人民网>>时政>>时事策划(暂停更新)

台海观察:台湾岛内选情急剧升温
王建民
  2003年07月04日00:3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随着SARS疫情的逐渐消退,台湾岛内选情急剧升温。日前,“行政院长”有预谋的炮轰“立法院”、栽赃“泛蓝”阵营的激烈言词,预示着一场更为激烈的选战序幕正式拉开。民进党的选举策略与王牌开始一个接一个出招,“泛蓝”阵营则处处被动应付,未来选情有何变化,值得观察。 

    策略之一:拉笼工商界,变“拼经济”为“拼选举”

    陈水扁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最为不利的一点就是没把经济搞好。因此,如何转移民众的不满情绪,增强民众对民进党执政与“拼经济”的信心,就成为民进党选举面临的首要任务。陈水扁最为聪明的一点就是会搞选举,经常会提出一些响亮的口号,以振奋人心与转移社会关注的焦点。其中“拼经济”的口号,就是一绝。“拼经济”意即发展台湾经济,为台湾人民谋福利,谁敢反对,谁敢不配合?于是在这样的口号下,社会各界特别是“泛蓝”阵营只好跟着陈水扁设计的选举步调走。 

    5月下旬,陈水扁邀请六大工商团体领袖与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经济研究院、台湾智库三大财经智库负责人召开特别会议,商议“拼经济”问题,陈水扁不仅提出重振经济的“七点结论”,而且宣告成立“总统经济顾问小组”,并邀请国民党副主席萧万长出任小组召集人。这是陈水扁非常厉害的一招,一方面通过这个特别会议与工商界、财经界加深了关系,另一方面通过“微笑老萧”出马,既分化、打击“泛蓝”阵营,又可凭其财经能力与社会声望激励人心,制造“振兴经济”的气势。萧万长也积极配合,提出一系列经济发展建议,为民进党的选举显然是一大利多,于是“拼经济”很快变成“拼选举”。 

    接着,陈水扁宣布将原委托民间兴建的公共建设工程由政府收回,作为公共建设进行,此举可影响投资达1000多亿元新台币的利益重新分配,不仅将使许多大企业从中受惠得益,从而达到“买票”的目的,还可以通过公共建设方式刺激经济。随后,在“拼经济”的口号下,“立法院”不仅一举通过了577亿元的扩大公共建设计划与200亿元的扩大就业追加预算,加上2003年度的2000多亿原预算与500亿元的防治SARS预算,总额超过4000亿元;而且“行政院”还提出“三年三千亿”的刺激经济景气方案,这可能成为未来一段民进党“拼经济”的重要粮草。 

    策略之二:丑化“立法院”,给“泛蓝”扣“反改革”的帽子

    民进党选举的一个重要策略是丑化对手,打击对手,把自己变成受迫害者,以赢得民众的同情与支持。去年“立法委员”选举,民进党一个“再野蛮也不过如此”的广告宣传,制造民众对国民党制约陈水扁施政的不满情绪,让民进党在选举中获得大胜。现在,民进党为转移民众对执政的不满情绪,又旧戏重演。游锡堃日前召开记者会,痛批“立法院”与在野党特别是国、亲两党,指其拖延法案进度,是台湾改革的最大障碍。“行政院发言人”积极配合,表示“问题的症结在于长期的政党恶斗,游‘院长’希望在野党思考给台湾人民的出路,而不是让政府陷于内耗”。顿时岛内的社会焦点转向“立法院”的议事效率,而不再是民进党执政的能力与表现。从而让民众感觉到,法案不能通过,“拼经济”效果不彰,责不在执政党,不在“行政院”,完全是“泛蓝”在杯葛,在阻挠。 

    其实这是民进党选举部署的一个重要步聚。此前,民进党中央已有所动作,表示在近期将推出一波政党形象广告宣传,其中以“立法院”第三会期的多项重大法案遭国、亲两党阻挠为诉求,主打“改革与反改革”文宣,首先是批判“立法院”与“泛监”阵营不配合行政部门施政,阻挠改革。这样,“泛蓝”就被扣上“反改革”的帽子,成为旧势力与保守势力的代表,使其选举中陷于被动。可以说,民进党善于运用大陆“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比较容易蛊惑人心,打击对手。 

    在这种背景下,民进党开始鼓动召开“立法院”临时会议,企图就财经与两岸的六大法案进行审议,以求闯关通过,为选举制造议题。尽管“泛蓝”阵营认为召开的理由不充分,不支持,但担心背负反改革的恶名,已开始软化,看似难以阻挡。 

    “泛蓝”已意识到民进党这一招“反改革”帽子的厉害,开始反击。连战表示台湾没有“改革与反改革”的问题,而是“真改革与假改革”,“有能力改革与无能力改革”的问题。但如何能让民众了解事实的真相及了解“泛蓝”改革的主张,在没有执政资源的情况下,并不容易。因此在选举议题与文宣的较量上,“泛蓝”则输民进党很多,让本是优势之处不能有效发挥,而且变得被动。 

    策略之三:处置刘泰英,收一举数得之效果

    民进党选举的另一利器,就是司法改革,打击黑金,树立自己的清廉形象。民进党上次胜选的关键之一,就在于反黑金策略与李远哲最后关头提出的“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也是反国民党的腐败)口号的临门一脚。日前,民进党幕后主导的司法部门对刘泰英案的处理颇具选举政治意义。 

    刘泰英曾是国民党党营事业管理委员会的主委,是国民党黑金政治的象征;又是李登辉过去身边的人红人,曾不可一世,即使在民进党执政之初也不买陈水扁的账,挫败陈水扁属意接管中华开发银行的人选,得以继续掌控中华开发银行,进而掌控中华开发控股公司。因此陈水扁向刘泰英开刀,可一举数得,达到多项有利选举的效果。 

    一是展现民进党司法改革的勇气,塑造民进党的正义形象。二则震慑与警告李登辉及其势力,不能阻挠陈水扁的施政与选举布局或制造麻烦,只有配合陈水扁的选举,李登辉才能平安无事。这也是近期李登辉相当低调的重要原因。三是将刘泰英与国民党的黑金政治挂钩,强化民众对国民党过去腐败的不满,同时为下一步继续深挖与连、宋相关的弊案留下伏笔。随着选举的进行,民进党继续会加大对与连、宋相关弊案的追查,给其选举造成压力。四是中华开发金融控股公司是一个庞大的金融集团,资产总额超过2万亿元新台币,民进党急于接手,“财政部”高官公开要求刘泰英辞去董事长一职,以便控制这一金融机构,为选举筹资铺路。可以说刘泰英案是陈水扁选举的一步重要棋子。可以预料的是,陈水扁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对连宋的杀伤力将不可小视。 

    策略之四:搞“民粹”,制造“大陆打压台湾”的不满情绪 

    两岸关系仍是影响台湾大选的重要因素,甚至可能成为陈水扁下次胜选与否的关键所在。可以预期,在即将到来的台湾领导人选举中,陈水扁仍会在两岸关系上大做文章,而且选情越是不利,越会制造两岸关系的紧张,转移岛内民众关注视线,以便从中获胜。 

    事实上,从最近一系列事件已经可以看出陈水扁这一策略的迹象。台湾当局与“台独”势力借SARS疫情怪罪大陆,丑化大陆,激发部分民众对大陆的不满情绪。台湾未被世界卫生组织及时从旅游警告中除名,台当局不分清红皂白地也将此归罪于大陆,认为是大陆从中作梗、阻挠,企图加深民众对大陆的仇视。特别是台湾在加入世界卫生组织问题上,陈水扁声称要在明年大选时同时举行台湾加入WHO的“公投”。不论到时是否真正举行“公投”,民进党都会在未来的选举中祭出这张牌,给两岸关系制造麻烦,控制选情。 

    若选情对陈水扁不利,不排除台当局举行“公投”,届时大陆将陷于两难:不强烈表态,等于容忍“公投”,大陆可能难以做到;强烈反对,则正中陈水扁之计谋,会在岛内掀起反大陆浪潮,选情会顿时逆转,“泛蓝”阵营将相当被动,陈水扁可能又一次意外当选。这可能是两岸关系因素对台湾选情最大的影响。 

    在两岸关系与“台独”问题上,陈水扁可做的文章很多。不仅可逆势操做,制造两岸紧张情境,还可顺势操作,在形势对他相对有利时,在两岸“三通”与两岸交流等方面宣布开放政策,一举赢得工商界与民众的支持,而待选举结束后,则可延缓实施。相对的,两岸因素则是“泛蓝”的弱点,无从着力,还会被对手扣上中共同路人的帽子。“泛蓝”及连、宋的一个中国认同,不论他们如何表示爱台湾,认同台湾,都会被民进党及“台独”势力认为他们不爱台湾,是中共的同路人,也让本土意识强烈的台湾民众表示怀疑,这就是“泛蓝”及连、宋的原罪与选举中的不幸,也是陈水扁选举时打击对手的有力武器。日前,陈水扁又故伎重演,指责连、宋认同“一国两制”,当选是“台湾特首”,“未来台湾不必再选(总统)”,而是选“特首”。随着选情的进展,两岸议题会成为选举的焦点,可能会引发许多意想不到的事件,也可能是导致选举结果的关键性因素。 

    策略之五:制造矛盾,分化“泛蓝”,重点打宋 

    “泛蓝”整合及连、宋配成型后,对陈水扁选举造成很大压力,因此民进党采取的一个重要策略就是通过各种方式制造“泛蓝”内部的矛盾,进行分化,以便从中取利。因此“泛蓝”内部的团结与否,能否经得起民进党的挑拨与分化,是影响未来选举的重要因素。 

    “泛蓝”是一个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与党派、利益的合作,本身存在着难以克服的矛盾。一是国民党内部关系复杂,不仅李登辉的残余势力还未完全消除,而且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本土群体,上层离心离德者更是大有人在,连战不能完全有效控制。二是亲民党看似团结,其实也是矛盾重重,有所谓的“宋系”与“非宋”人马之分,不少党内政治人物为自己的利益,常常与中央不能保持一致。三是国民党与亲民党之间,虽然连、宋有合作的诚意与决心,无奈两党中上层干部却不易合作,还制造新的矛盾。日前,民进党策划的“连宋秘约”事件,两党说法一,而且相互指责,导致摩擦,不利互信。四是“泛蓝”积极争取无党籍势力,不仅未能有所帮助,还引发“体制内”与“体制外”的矛盾以及利益之争。日前,“泛蓝”极力争取的无党籍“立委”陈文茜公开表示不再为“泛蓝”辅选,国亲政党联盟文宣组召集人苏起则提出辞职,让“泛蓝”内部的矛盾不断上演,这是选举大忌。另外,在花莲县长补选问题上,“泛蓝”整合也十分艰难,也考验“泛蓝”的团结,对未来选举具有重要参照意义。 

    民进党正是看到“泛蓝”的这一弱点,不断从中分化与制造矛盾,破坏“泛蓝”合作,不仅让“泛蓝”疲于应付,而且加深内部的矛盾与冲突。其中目前最为厉害的一招便是让国民党的副主席萧万长出任“总统经济顾问小组召集人”,让“泛蓝”十分被动,反对也不是,支持也不是。反对,则会被扣上不配合“拼经济”的帽子;支持等于向对手投降。萧万长的出马,对“泛蓝”选情有重大不利影响,萧是否会发挥上一届选举中的“李远哲效应”,或者还有另一个“李远哲”出来,值得观察。 

    为分化与打击“泛蓝”,民进党制订了一套详细的计划,目前重点是“打宋”。近期以来,制造“宋楚瑜架空了王金平”及“宋王不和论”;民进党针对宋表示未来当选后扮演“总协调角色”大做文章与批判;要重审“兴票案”及要宋说明与刘泰英案的相关问题;吕秀莲出书严厉批宋;对亲民党“立委”高明见参加防治SARA国际会议事件大肆攻击,矛头直指宋楚瑜,等等,试图彻底毁掉宋楚瑜的亲民形象,并增加“泛蓝”内部的裂痕。下一步,民进党还会针对连战过去任内的相关案件问题穷追不舍。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刘锋)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