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事策划(暂停更新)

台海观察:民进党“查贿风波”透视
彭维学
  2003年08月13日09:3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贿选与查贿有如岛内选举的“孪生子”,如影随行,岛内民众早就习以为常。然而,在刚刚结束的花莲县长补选中,陈水扁当局以“查贿”为名大搞“绿色恐怖”而酿成的“查贿风波”,激起岛内各界的强烈不满,戳穿了民进党自我标榜的所谓“民主”、“人权”、“清廉”的假象。

    大动干戈,不择手段

    为展示查贿、防贿的决心,台当局全方位调动检察、警察大军进驻花莲。“内政部”、“法务部”、“最高检察署”、“调查局”、“刑事警察局”等全部出动,“检察总长”卢仁发、“警政署副署长”洪胜等人在花莲成立“联合查贿指挥中心”。“内政部长”余政宪在短短13天时间内,以主持“查贿誓师大会”、“反贿选会议”等名义,4次跑到花莲召集相关单位开会、训话,宣示“防贿四绝”,即:“绝不手软、绝对行政中立、绝无法律假期、绝对配合法务部侦查”,规定查获县市长贿选者“最高可记两大功,破格升职”等。“警政署长”张四良奉命撤换民进党当局不信任的花莲警察局长张林的职务,指派其亲信人马继任。选前最后一周,余政宪还从台北等地增调460名警力开赴花莲,下令全岛5000警员机动待命,动员查贿的规模堪称空前庞大。岛内媒体算了一笔帐,外来警察加上花莲当地的1200名警察,“花莲平均每40人就有1名警察看管”。

    台当局查贿的手段更是无所不用。本来,台当局“第535号大法官释宪文”规定,警察人员不得“不顾时间、地点及对象任意临检”、“临检应限于已发生危害或依客观合理判断易发生危害的处所、交通工具或公共场所为之”。然而,余政宪于7月29日宣布,在花莲高山族村落进行24小时的“定点巡逻”、“拦路检查”、“站岗查贿”。余政宪振振有辞地声称查贿“没有侵犯人身自由”,“行政院长”游锡堃则辩称“没有贿选何必怕查”。结果,警方设立了1000多个“严防贿选买票巡逻点”,在高山族地区实施了几近“戒严”的查贿措施,不分时间、路段、对象,任意拦检救护车、砂石车、甚至外县市赴花莲的观光游览车。“法务部长”陈定南还多次出言不逊,说“花莲选民民主素养低,选风向来不好”,甚至把高山族“丰年祭”、庆典时“杀猪分肉、集会宴客”的传统习俗说成是“恶质文化”,强调“杀猪文化等同于贿选”,禁止杀猪请客。

    民进党还推行双重标准,大搞“选择性办案”。以查办贿选案为例,投票前一天,警方查获花莲县富里乡民洪鸿业涉嫌以6辆自行车为民进党候选人游盈隆贿选,然而民进党中央硬说这是“对手抹黑”,不准警方追查。而当警方查获多名谢深山的支持者涉及“餐会贿选”时,民进党指令花莲新任警察局长在8月2日投票当天凌晨,通知记者到检方采访。以“站岗查贿”为例,在民进党势力较弱的高山族村落,“警政署”安排每村一哨,而在支持民进党的村落路口,就不安排路检人员。“防制贿选重点场所”巡逻箱主要设在泛蓝军候选人谢深山支持者及助选人员住所附近,用意十分明显。
    
    走火入魔,意在选票

    岛内媒体用“百年不见大阵势”、“大炮打蚊子”,形容台当局在花莲查贿的规模与手段。人们也许要问:花莲经济、文化相对落后,人口不到40万,选民不到26万(不足岛内选民总数的1.5%),台当局为什么如此兴师动众、搞得花莲民众不得安宁呢?

    原来,花莲县选民结构相当特殊。其一,花莲向来就是泛蓝的天下,泛蓝、泛绿在近10多年来花莲县大大小小选举中的得票率基本维持七三开。其二,花莲县闽南人、客家人、外省人、高山族四大族群平分秋色,民进党惯用的“统独牌”、“省籍牌”影响不大。三是高山族占花莲县人口的23%,一直是泛蓝军的铁票,民进党开拓票源的空间相当有限。民进党认为,泛蓝军在花莲选民结构中占绝对优势,尤其是高山族对泛蓝军情有独钟,主要是国民党利用传统的组织战,靠“贿选买票”的结果。

    按理说,如果泛蓝军只有1人参加补选,县长宝座肯定落入泛蓝军手中。但国民党籍的吴国栋打死不退,花莲补选呈现三足鼎立的态势,让民进党心存侥幸。求胜心切的陈水扁误以为“国亲基层严重分裂”、“吴国栋基层实力惊人”,盼望“连宋相争,阿扁得利”的历史在花莲重演,即使是吴国栋出线,只要把谢深山拉下马,打赢明年3月选举的前哨战,进而重挫“连宋配”声势,拉抬陈水扁低迷不振的选情声势,扩张泛绿政治版图。

    因而,民进党大打“查贿牌”,其如意算盘无非是一石三鸟:一来展示执政当局“拼改革”的决心与能力,替游盈隆另辟选举舞台,争取隐性选民、工商界的支持。二来寄望对高山族的重点查贿“产生强烈的恫吓效果”,降低高山族的投票意愿,使泛蓝军高山族“铁票生锈”,变相帮助游盈隆拉票。三是通过“选择性查贿”,全方位盯住谢深山及其助选人员,使国民党传统的组织战无法发挥作用,使民进党公开的“执政资源牌”、私下的“贿选牌”发挥奇效。正如岛内媒体所言,这种方式“不是查贿,而是警告”,“警告某些阵营不要动,也警告值勤警察对某些阵营不要管”。

    适得其反,自食其果

    民进党擅长选举,小算盘打得很响,但此次却事与愿违。俗话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把这句话放在民进党及其候选人头上,相当贴切。

    余政宪抛出“查贿”举措后,岛内各界强烈反弹。 最先站出来表示反对意见的是负责花莲查贿工作的“地检署”主任检察官杨大智,他在记者会上猛批“路检查贿”“违反宪法,侵犯人权”,强烈要求陈水扁出面制止。尽管“内政部”和“法务部”指责杨大智“严重伤害司法独立形象,造成选举困扰”,扬言要对其“查处”,但全岛上百名检察官连署声援杨大智,痛批“内政部”利用“查贿”为民进党选举造势,把警察当成绿营的“传声筒”。泛蓝阵营抨击余政宪“把花莲人当贼”,实行“绿色恐怖”和“第二次戒严”,是“台湾民主的大倒退”。《中国时报》、《联合报》等岛内主流媒体及台湾大学教授张麟征、台湾政治大学教授杨日青等学者批评查贿用力过猛,“不仅伤了花莲人的心,连人权法治的基础也一齐劈了”。就连吕秀莲也看不过去,强调“路检查贿”一事“确有检讨空间”,“应注意程序是否正当”,“在可能的范围内,行政中立是最好的表现”。

    杨大智因“查贿风波”越闹越大而成为“媒体英雄”,而台当局则因查贿不当而狼狈不堪,民进党候选人游盈隆更深受其害。花莲县长补选结果,泛蓝军大胜,民进党大败,除了选民结构及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不利民进党外,民进党的“查贿牌”大伤花莲人尤其是高山族民众的自尊心,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造成一些原本支持民进党的隐性选民、中间选民和工商界选票流向谢深山。最明显的例证是,在高山族为主的秀林乡、万荣乡、卓溪乡等乡镇,游盈隆的得票数比谢深山的得票数少得多,比他上次县长选举时的得票数还少。

    由于“查贿牌”弄巧成拙,余政宪不但成为最有争议的“内阁部长”,也成为民进党内部检讨的主要对象。党内部分重级人士批评余政宪“急于表功”,“查贿行动过于夸张,结果适得其反,根本形同反辅选”。而国亲两党则讥讽余政宪、陈定南是“泛蓝胜选的大功臣”。
    
      “民主”、“清廉”,假象拆穿

     花莲查贿暴露了陈水扁当局违法乱纪、侵犯人权、贿选买票等诸多问题。然而,这只不过是民进党上台以来腐化变质、走向堕落的一个缩影。

    以贿选而论,民进党“立委”候选人提名、“立院党团”干部改选“贿”声“贿”色不说,在“立法院副院长”选举、行使“考试院长同意权”时也是高价收买在野党“立委”。而闹得沸沸扬扬的“高雄市议长贿选案”,民进党更是难脱干系。

    陈水扁当局在花莲县长补选中为了一党之私,公然侵犯花莲民众的居住权和通行自由权。联系陈水扁上台以来对军公教人员大搞“忠诚查核”、指令“国安局”监听岛内重要人士、监视主张“三通”的重要台商等一系列行为,所谓“人权治政”只不过是欺骗民众的谎言。

来源:强国社区--读书论坛 (责任编辑:孙娟)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