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时事策划(暂停更新)

香江客语:香港新“歪论”二则
吴酩
  2004年04月09日00:3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香港挺怪,号称法制完备居世界前列,但治港的根本大法——基本法,执行起来却困难重重。可以说,回归6 年多以来,围绕基本法的纷争就没止息过,虽然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热点,但正反双方都没离开“主线”。一方是坚决维护基本法的崇高尊严,全力贯彻实施,以期依法保障“一国两制”方针的全面落实;一方则是极力抹杀基本法的宪制地位,千方百计加以抹黑,妄图瓦解治港的法制根基,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然后再嫁祸于人。

  这种怪象,是特殊的历史背景、复杂的社会构成以及纷乱的国际因素造成的。毋庸讳言,在推广和实施基本法方面,香港此前相当一个时期是正不压邪。以致基本法颁布14年、香港回归 6载半,对这部治港的最重要法典,不光广大普通市民缺乏应有的了解,就是相当部分社会管治层面的“精英”,也没能全面、深刻地理解与掌握。少数以法律权威自居的政客,更是“趁虚而入”,肆意诋毁、故意歪曲、误导舆论,令政府依法施政举步维艰,治港大法变成一部“废法”。

  从这个意义上讲,最近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部分条文的解释行为,不单是为了纠正对基本法相关条文的曲解,制止当前有关香港政制发展的纷争,更是坚决维护基本法尊严、捍卫香港法制不受损害的行动。“释法”,澄清的是个别法律条文的模糊;“护法”,却具有更长久、深远的意义。中央做出表率,对香港的“护法”力量无疑是一种巨大的鼓舞。

  当然,围绕基本法的“反”与“护”的斗争,6 年多来从没停止,也绝不会因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成功“释法”而平息。这不,“释法”的内容刚一公布,各种新老攻击、抹黑、曲解的“歪论”就又纷纷出笼了。其中有两“论”颇具迷惑性。

  其一是“无中生有”论。某些人指责“释法”内容“超出”了基本法,是“硬加进去”的。他们所指的是“释法”的第三项内容,即特区行政长官、立法会产生办法“是否需要进行修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应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和第六十八条规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确定。修改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立法会法案、议案表决程序的法案及其修正案,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立法会提出”。他们认定,“行政长官报告”和“人大常委会确定”,是“释法”为香港政制发展新设的两道“障碍”。

  不错,在基本法中的确没有上述词句,但实际的含义却是原本就包含其中了。基本法及其附件是全国人大制订的,对其的解释权与修改决定权,毫无疑义当然归人大。这本是法律常识,只有别有用心的人才会做出修改决定权不归法律制订者的解释。而行政长官是中央授权在香港实施基本法的“第一责任人”,有关报告不由他提出,难道还另委他人不成?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不过是把这两个必须的法律环节讲得更清楚罢了,为的就是纠正前一段“修改产生办法是香港自治范围的事,中央不得干预”、“立法会可以提出”一类的谬误。

  实际上,真正“无中生有”的,恰恰是散布种种谬论的那些人。基本法清清楚楚地规定:涉及政治体制的法律草案,香港立法会是无权提出的。可香港某些一直带头反对基本法的立法会议员,却一心要变“无”为“有”,前段的搅浑水和眼下的新歪论,都是出于一个目的:向中央夺政制发展的主导权,向行政长官夺体制改革的“启动权”。人大“释法”,击碎了他们的迷梦。

  其二是“报告必改”论。本次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明确指出,基本法附件中规定的2007年以后各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法案、议案的表决程序“如需”修改,是指可以进行修改,也可以不进行修改。这使得前一段颇为流行的2007年特首、立法会产生办法“必须”修改,而且必须实行一人一票普选的说法,立时灰飞湮灭。但是,一种改换“包装”的歪论也应时而出。某些人接过“释法”中“是否需要进行修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应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的话头,立即向行政长官董建华施压,要他“按照‘释法’的规定,尽快向人大常委会提政改报告,不得拖延”。这种论调,看似“尊重”人大“释法”,实际是新瓶装旧酒,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到特首报告这一点,却把“是否需要修改”的前提又“忽略掉”了。好像人大“释法”,不过只“加”了特首报告、人大常委会确定两个程序,2007年修改两个产生办法则是笃定的,而且要实现“双普选”。人大常委会对“如需”修改的解释,就这样又被悄悄“废”掉了。

  根据本次“释法”原则,董建华并不是非提报告不可的,倘若他认为“不需修改”,就没有必要提出报告;而以后继任的行政长官,也只是在认为“需要修改”时才提交报告。用鼓动市民上街游行示威来要挟特首,逼迫其匆忙提出报告,进而肢解人大“释法”,可以说是一种更“高明”的歪论。

  歪论,非正论也。从本质上说,它们是禁不住批驳的;从长远看,它们也绝禁不起实践的检验。但是,短期的蛊惑作用却不能轻视,特别是在香港这种“社会心理”特别敏感的地方。  (人民网香港4月8日电)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徐冬梅)
相关专题
· 关注香港政制发展
· 人民日报社香港分社
· 关注香港政制发展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