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台湾频道>>学者专栏>>刘红专栏

台海观察:泛蓝军何去何从?
刘红
  2004年06月08日13:5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随着5月20日陈水扁当局“就职”,台湾政治舞台出现三类态势:一方面大选“枪击案、选举中作票、启动国安机制”的“三大真相”云山雾罩;一方面根据选举程序,陈水扁按部就班“就职”,制造“合法当选”的假象;一方面选举后出现“五五波”的蓝绿新布局。三者之下,台湾政局进入多事之秋,也给泛蓝军带来十分不利的局面。不过,泛蓝军克服败选带来的巨大冲击,基本稳住队伍,抗争方向、目标、手段没有出现大的差错。目前国亲两党初步达成合并的共识,但泛蓝军今后的路并不平坦。

  追查真相

  面对出乎意料的选举变局和只差0.2%、29518张选票的败绩,缺乏充分心理、组织准备的国亲联盟领导集团,在第一时间宣布“选举无效告诉”,提出“全面验票、调查‘枪击案’、调查‘国安机制’”3项诉求,在被当局拒绝后国亲两党决定升高抗争层级向陈施压,发动群众进行了长达20天的街头抗争。人们高呼“阿扁作票”、“阿扁下台、选举无效”、“民主已死、司法已死、悼陈水扁”等口号,以各种各样方式表达“要真相、拼公道、救台湾”诉求,为避免被民进党扣上“暴民”的帽子,泛蓝高层呼吁民众“理性、中道、冷静、克制”,后半阶段转往“中正纪念堂”进行另一波和平抗争。泛蓝军的街头抗争与20世纪90年代初期民进党组织的街头动乱有着质和量的区别,或者说国亲两党组织的更像是“选举行为”,不可能对泛绿形成政治威慑力。街头抗争的成果是加大声势,使陈水扁依靠非法手段当选和“两颗奇怪的子弹”家喻户晓、海外扬名,也使得国亲两党上层有了继续对支持者进行政治动员的机会。

  在街头抗争的同时,连战、宋楚瑜起诉“中选会”等28个选务机关,指出“‘防御性公投’与选举同时举行违反‘公投法’第17条、枪击案后启动‘国安机制’违反‘选罢法’第6条第2项、‘公投’与选举票箱置于同一场所违反‘选罢法’第2条秘密投票原则”和“13项选务违法”。实质上,以追查“枪击案、选举中作票、启动国安机制”的“三大真相”。进入司法程序,有利于维护泛蓝素质高、守法治的形象,对泛绿军形成一定的压力。

  稳定内部

  令人意料的结果让泛蓝阵营陷入空前困境,政党联盟内部的政治危机提前爆发。面对这一危机,连战、宋楚瑜为首的国亲两党领导集团,通过支持体制外的街头抗争扩大政治影响,通过漫长的司法诉讼程序拉长抗争战线,在揭露陈“三大真相”的同时,变为年底“立委”选举的政治动员,增加胜选“立委”选举的可能性。

  面对有人质疑街头抗争会影响“立委”选情,有人要求检讨辅选机制以改革党务,有人提出立即实现党内“世代交替”,有人希望政治路线向“本土化”方向定位,更有人随着绿营挑拨离间起舞,对此连战明确把选举诉讼、“立委”选举、党务改革作为今后的工作重心,统一认识。在统一思想的基础上,泛绿军分化、拉拢、收买的行为没有得逞。如拱王(金平)马(英九)压连(战)宋(楚瑜),挑拨国民党和亲民党的关系,制造宋楚瑜和马英九对立,制造马英九应该接班的舆论,扶持代理人等。5月10日,台联党提名国民党新生代、原高雄市议员蓝健菖参加7月的市议员补选;台联党副秘书长陈鸿基称,确实有几位包括现任本土派“立委”在内的国民党人士正与台联党接触。问题是泛蓝军绝大部分人,能够以大局为重,支持连战和宋楚瑜的领导地位,“大规模出走”的“崩盘效应”没有出现。同时,国民党决定成立“特别策略委员会”,由6位副主席分别负责“枪击案真相调查”、策略论述、“立委辅选”和党务改革工作。明确宣布在司法验票工作未结束前,党内人事暂不调整。稳定上层结构有利于泛蓝军阵营下一步的行动。

  针锋相对

  “3·20选举”导致选民结构发生改变,泛蓝军的政治版图不断被压缩,但依然还有约五成的支持率,加上“立法院”的半数席位,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都具备监督、挑战和牵制陈水扁的实力:

  延长“验票”战线。对于“验票”结果,从司法程序看,争议票的认定需要时间、过程。更为重要的是要对陈水扁的无赖的“底线”有充分的认识。泛蓝军第一个目的是尽可能的揭露“三大真相”,第二个目的是把“验票仗”延长到年底“立委”选举,作为团结内部、进行政治动员的依据。至于“施政总质询”,更是成为追查“三大真相”的主战场之一。

  对于泛绿军利用“5·20”制造陈水扁合法当选的假象,泛蓝军针锋相对,当天在“国父纪念堂”发动抗争,抵制出席陈水扁就职仪式和拒领选举政党补助金,避免造成陈水扁“当选正当化”的口实。

  以“修宪”对付“制宪”。针对陈水扁“公投制订台独宪法”,泛蓝军则以“修宪”方式予以反击。国民党“五六七联盟”建议成立“修宪委员会”,拟定国民党的“修宪”版本,把“修宪”方向定为“中华民国第二共和,承认两岸分裂状态,保留未来统独选项,建立三权分立的总统制”。

  应对“四项公投”。陈水扁当局在年底进行的“四项公投”中,有全社会赞成的内容,如“立法院”席位减少一半,这样可以提高投票率和赞成率;为便于“公投”通过,泛绿军利用掌握的执政权,准备修改“公投法”降低“公投”通过的门槛。肯定有泛蓝军不同意的内容,如停建“核四”和追查国民党的巨额党产,“四项公投”成为泛绿军攻击泛蓝军的专利。同时,“公投”中有“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内容,祖国大陆肯定会反对,陈水扁可以利用此煽动对大陆的敌意。再把此转嫁到泛蓝军身上,把其打造为“卖台的典型”。因此,“公投”成为泛蓝军对付的难点。

  打好“立委”选举仗。泛绿军的目标是当选席位增长二成,控制“立法院”主导权。如此,泛蓝军的实力、形象和意志将会严重衰退。国民党设立了由连战担任召集人的“选举对策委员会”,主导选务规划,并且把“立委”选战定位为“中华民国”对“台湾共和国”的决战。

  艰难前进

  不可否认的是,4年来泛绿军的行情一直处于稳步、小步上升,泛蓝军的空间被压缩,“3·20”胜选成为泛蓝军是否走下坡路的关键。

  理念不清。出于扩大“台独”阵地、煽动两岸对立目的,李登辉和陈水扁进行了历时16年的煽动,在台湾社会出现了“凡是大陆支持的,他们就反对;凡是大陆反对的,他们就支持”的现象。在这一民意下,拒绝与“台独”势力同流合污的泛蓝军自然处于不利地位。如今,泛蓝内部也出现了与泛绿比“谁更加本土化”的趋势,这样造成政治理念和发展组织上的摇摆,只能压缩其发展空间。

  党务改造的包袱。国民党经过4年多来的改造,在建立党内民主体制、改善党的形象方面已经取得很大进展。但是,长期以来形成的思维、观念、利益阻碍前进的脚步。与民进党相比,抗争勇气、策略、能量都不如他们。与亲民党相比,他们顾虑过多,缩手缩脚,“在野党”的色彩不浓,还放不下执政党的架势。总之,受选举的干扰过大,任何行动还未出台,先考虑是否有利于全党和具体候选人的小算盘,缺少魄力,在“闹而优则仕”的社会环境里难于打开局面。特别是许多传统做法捆住了国民党的手脚,如党产问题,尽管国民党改造把党产向透明化方向转化,但是民进党随时都可以拿党产做文章,“清算党产,还财于民”成为国民党的罩门;同样如果党产被查收,国民党凝聚力大幅降低。如地方派系问题,经过4年来的工作,地方派系中出现倒向绿营的趋势。清算党产和地方派系转向,将瓦解国民党的金脉和人脉。至关重要的是国民党和亲民党如何合作,在“3·20选举”结果意外的情况下,年底“立委”选举因为争夺提名和争夺票源问题,两党合作行动的难度增加,同样增加了泛绿军从中渔利的可能。因此,随着陈水扁第二个任期的到来,对泛蓝军的考验越来越严重。

  总之,陈水扁在推动“台独时间表”和打压泛蓝军方面,呈现越来越嚣张的趋势。面对这一态势,泛蓝军还没有根据“台独”势力执政后出现的社会基本矛盾转变的现实,找到一条有利于发展壮大的道路。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臧文丽)
相关专题
· 专栏文章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