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21日14:17


上饶市两任书记一自杀一被判 断裂的官场生态链
本刊记者 周文水

  “前后两任市委书记,一个自杀了,一个被判刑了,现在一市委副书记又被‘双规’了,一个被检察院公开点出其行贿买官的市委常委被调离了,德兴市委书记也栽了,市交通局长又进去了,下一个会是谁?真不明白上饶究竟怎么啦,这样发展下去,上饶还有前途吗?”

  时间似乎可以冲淡一切,距江西省通报去年前上饶市市委书记余小平自杀调查后仅4个月,这个曾轰动全国、被称为建国以来第一位在任自杀的市委书记,似乎已经要彻底远离人们的视线,围绕他的种种争论和猜测也要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了。然而到上饶以后,尤其是在一些饭局和茶座里,余小平的名字出现的频率还是极高的。余小平的死曾把上饶官场推进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而前不久市委副书记胡发群被“双规”并被罢免了人大代表资格,上饶官场又掀起了一阵波澜。引发坊间更多传闻的是,今年6月份前任市委书记王兴豹被起诉时,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多名上饶市的原任、现任官员都被指曾向其行贿买官。对号入座查出这些官员以及他们的何去何从,现在成了市民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有关讨论挤爆了由上饶市委宣传部主办和管理的“上饶之窗”网站。

  一些有识之士指出,在连续出现多起官员腐败案件后,上饶官场的廉政形象已严重受损。如果有关方面不积极重构官场生态,市民对上饶官场将会缺少信任感,这将严重影响上饶市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日前,本刊记者在上饶采访时,触摸并感受了上饶官场生态的累累伤痕。

  余小平自杀之谜与雾

  在上饶,只要是对时政比较关心的市民,茶余饭后少有不说余小平的,有人戏称:上饶在全国出名的除了上饶集中营也就是余小平了吧,现在他的经验正为许多问题官员“招商引资”过去了呢。但在话题中,有关余小平自杀原因还是一团迷雾,版本甚多

  2003年8月26日早上7时半左右,像往常一样,上饶市市委书记、市长余小平的司机准时开车来到上饶市沿河路余小平家,准备接余小平上班。

  司机到了以后,却发现余家大门紧闭。司机知道余小平的妻子去了西藏考察,以为余小平太累,决定让余小平多睡一会,便开车出去吃早餐。半小时后,司机再次折返时,却发现门依然是关着的,司机开了门后,竟然见到余小平直挺挺地吊在天花板的一个挂钩上。

  经现场勘查,余小平系自杀。因为他死时穿戴整齐,衣服鞋帽都是簇新的。经调查,发现那根电线来自他家中的传真机,而且是一根电源线。检查浴室发现,他在临死前还洗了澡,并把换下的衣服全部洗净晾好。现场有几个烟蒂,而且烟蒂全部被撕碎,余小平显然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餐桌边上还有几个啤酒瓶,里面的啤酒已经被喝空。

  在事发前,谁都没发觉他有什么异常征兆。而事发后,由于长时间没有来自官方的正式消息,有关余小平自杀的各种传闻就一直没有停过。

  2004年7月5日,中共江西省纪委通过当地媒体向社会通报原上饶市市委书记余小平自杀案的初步调查结果。通报称,余小平身为党员领导干部,“道德品质败坏,生活作风糜烂,最终自绝于党和人民,所作所为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经江西省委批准,省纪委决定给予余小平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通报中有关余小平的主要违纪事实有:一、道德品质败坏,嫖宿卖淫女。二、生活作风糜烂,长期包养情妇。三、指使某中学校长违反规定将儿子推荐为省级优秀学生,并弄虚作假保送到北京某大学就读。

  除了以上三点事实以外,通报还提到其经济问题,但“因重要涉案人员黄春发尚未归案,待黄春发归案后则做深入调查”。

  但外界舆论普遍认为,目前公布的余小平自杀3个问题难以构成余自杀的“内因”。实际上当余小平自杀后,当地传得最厉害的一种说法是余因为牵涉一宗命案,才闹出这件事。

  余小平在樟树时认识一名来自四川的情人,该女怀上余的孩子后,威逼余小平离婚,并要求与其结婚。余小平为了摆脱纠缠,就请人把这个女的给做掉了。此后,该女家属到处上访,终于把这个事情给捅开了。

  而无论是哪一种说法,在关于余小平的自杀原因中,都与一个重要人物脱不了干系,他不仅为余安排“买春嫖娼”,而且据说余除掉情人也是他安排的人。这个人就是在上饶圈地搞房地产开发的春来集团老总黄春发,在上饶,他是出了名的与余小平关系很铁的人。余小平自杀前的一天,黄春发携款外逃了。

  黄春发,福建南安人,1990年后出外经商,先是在湖南搞煤炭贸易,后来转到江西发展。黄春发在江西的投资始于宜春,而余小平那时是宜春的副市长、副书记。黄春发本来是做石料生意的,1995年在樟树以个人名义投资兴建大京九加油城。由于政策倾斜生意红火,年获利数百万元。大京九的发展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政策优惠,因为在105国道上大京九加油城的一幅巨型广告上就写着“樟树市政府采购定点加油单位”的字样。大京九加油城1995年兴建时占地40亩,土地转让价格是2万元/亩,按当时的市场价,土地出让价格应在20万/亩左右。

  余小平任樟树市委书记后,黄春发追随而来并在樟树注册成立春来集团,后在该市著名的中心商业区“小香港街”开发商住综合建筑春来大厦。后来春来集团又以每亩2.4万元的价格获得市政府重新规划的中药材城开发权。中药材城占地面积400亩左右,至今尚未开发完毕。黄春发在樟树的三大投资项目,其土地审批均未经招标议标。在余小平的支持下,黄迅速聚敛财富,并成立春来集团,范围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纸箱生产销售、广告策划、饮食住宿、成品油销售等业务。

  余小平任上饶市委书记、市长后,黄春发再次紧跟着杀进上饶,开发起“中国江南商贸城”项目。该项目位于上饶市的320国道旁,规划占地2300亩,一期项目1661亩。据称,商贸城总投资约达20亿,将成为一个容纳5万人、规模相当于一个县城的区域性商业中心。

  余小平与春来集团的瓜葛究竟有多深,这可能要到黄春发最终归案后才有结论。但是在上饶,谁都不会把余小平的自杀与经济问题分割开来,与春来集团割裂开来。在2003年8月8日,上饶市委一届八次全体会议召开,这也是余小平生前最后一次在全市大型会议上亮相。据一名与会人士介绍,余小平讲话字字铿锵,中气十足,特别是最后一段谈反腐时慷慨陈辞,让大家印象很是深刻。那天,余小平在台上还多次脱稿讲话,告诫广大领导干部不要和企业主拉拉扯扯,“他们都是别有用心的,这里给你送钱,背后给你记录在案”。他希望“在座的地级干部一个都不要出问题,县级干部尽可能少出问题”。

  王兴豹案牵出一大批问题官员

  如果说,余小平自杀是上饶官场的重磅炸弹,那么王兴豹案无疑是一场地震,它展示了上饶官场一个断裂的生态层面。

  王兴豹被捕时的职务是江西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他于1994年到1999年担任上饶地委(后撤地设市)书记。在各个方面,他似乎都要早于余小平:担任上饶地委书记比余早,被捕比余自杀早,宣判比余案通报早。

  2004年6月份,在余小平案件通报结论前20天,王兴豹与妻子文献兰涉嫌受贿罪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在南昌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这一案件的审理在上饶乃至整个江西都引起了轰动。

  据检察机关指控,王兴豹在1994年到1999年担任上饶地委书记期间,涉嫌插手工程承揽、银行贷款、干部提拔、司法活动、经济纠纷、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大学生分配等,范围涉及金融、组织人事、司法、国土等领域,王兴豹、文献兰涉嫌单独或共同受贿先后达62次,共计158万余元。检察机关在侦查过程中,扣押、冻结王兴豹夫妇现金、存单及贵重物品共计417万余元,其中尚有202万元他们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经查证也无合法来源的证据。

  然而真正引起上饶轰动的并不仅仅是王兴豹夫妇俩的贪婪,而是这样一段公诉:   “据查,1997年至1998年期间,时任广丰县卷烟厂副厂长的杨某,三次送给被告人文献兰人民币共计6万元,王兴豹则拍板决定杨某享受副县级待遇,1999年又拍板决定任命杨某为广丰县县长助理。王兴豹还在1997年至1999年间,帮助时任广丰县县委副书记徐某任上饶下属婺源县县长,徐被提拔后,又到王兴豹家送给文献兰人民币2万元。1996年至1997年,王兴豹帮助上饶某镇党委书记辛某提拔为上饶市副市长;1998年至1999年,王帮助上饶地区交警某队队长吴某,使其被任命为地区公安局副局长。这两起案例中,王兴豹 及其妻子均有谋取私利表现。”

  收受大量“好处费”帮人提拔升官,这一点随着全国类似案件曝光日益增多,上饶人倒也不怎么觉得惊诧,但是他们更关心的是公诉书中提到的几位买官的父母官。虽然公诉书中并没有直接点出买官的官员的名字,但熟悉上饶官场的人很快就能根据事件本身对号入座找出买官的主了。令市民们无法接受的是,这些被公开指为“买官”的人许多人还仍在市领导岗位,并且还频繁在媒体露面,甚至大谈全市廉政建设。

  一时间,得不到正常渠道宣泄的市民们在网上表达他们的愤怒。“已公开了的行贿者,却仍在领导岗位,这是对民意的蔑视,严重地损害了上饶党和政府的形象”、 “这是对民意的藐视,对法律的践踏”,“强烈要求对已公开的行贿者实行‘双规’,这是老百姓的心声”之类的愤懑之辞充斥“上饶之窗”网站。

  不知是对这种民意的回应,还是早有安排,某位被指行贿的官员日前被调离了上饶。

  吴祖国折现上饶官场潜规则

  似乎是为了考验上饶人对官场腐败的承受能力,在余小平和王兴豹案热量未褪尽时,上饶市民又发现在“上饶之窗”网站上,好久未在公众场合露脸的市委副书记胡发群的名字已悄悄被撤下,民间传他被“双规”了。果不其然,9月1日召开的上饶市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罢免胡发群的上饶市人大代表职务。据了解,胡发群因经济问题在6月底被有关部门“双规”。民间传,胡发群与上饶的多起国有资产改革案有牵联。

  也在这个时候,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不胫而走:3月份刚被终审判决11年的吴祖国已是保外就医了。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但在上饶,提起这个吴祖国却是大大的有名。

  吴祖国是2000年12月被上饶市委任命为主政30多万人口、财政收入过亿元的德兴市委书记(县级市)。德兴民间流传许多有关他的传闻:一是因为他酒量特大,又喜欢吃花酒,一些女人把与他相伴戏称为“为祖国献身”;二是他喜欢钱财,只要送钱给他,没有办不到的事,遂有好事者称“为祖国纳税”。因此有人送他“钱色书记”的绰号。

  在德兴,他是出了名的“两手抓”,一手抓“官帽”,一手抓“经济”。据办案人员调查,吴祖国深谙“要致富,动干部”之道,因此他一贯热衷于干部的调整和提拔,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动一批干部。不少心怀叵测的人窥得吴这一嗜好,便投其所好“以钱买官”。仅吴祖国在中央党校学习的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德兴市就有约30名干部先后到北京拜访过他,并或多或少都送了钱物。有的乡镇甚至是班子里多个成员一同前去拜访,有的镇书记、镇长同到北京,按照职务高低,书记比镇长要多送1000元……

  吴祖国敛财的另一条途径就是极力插手全市的各项工程,在德兴,要想承包大一点儿的工程,没有吴祖国点头是很难办到的。因为吴与几位建筑老板关系都很“铁”,一般人很难插手。

  然而在当地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吴祖国的现形记——“贪官的落网是必然的,贪官的露馅却是偶然的”。谁也没料到,身为市委书记的他以及他极力提拔的公安局长竟会栽在了一个女骗子手上。事情是这样的,德兴市无业女青年程银香自称是国家某领导人的私生女,和德兴市市委书记吴祖国的关系“不一般”。她打着吴祖国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有人向吴祖国反映,吴听后顿时龙颜大怒,责令德兴市公安局严查。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原德兴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舒影静因私设小金库百万余元败露,由舒影静一案又牵涉到原德兴市公安局局长,时任弋阳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局长邵亚军受贿,最终吴祖国因收受邵亚军的贿赂而浮出水面。

  客观地说,吴祖国的仕途一帆风顺,与他的工作能力和成绩分不开。1987年7月,吴祖国被组织上任命为广丰县委副书记,这年他只有34岁,在当时是全区最年轻的县级干部之一。由于他出色的工作能力,1988年12月,他被调到上饶地区的门户——上饶县任县委副书记。1995年6月,42岁的他升任为上饶地区老建办主任,成了一个年轻的正处级干部。1997年11月,组织上将他放在上饶地委所在地担任原上饶市(县级市)市长直到2000年12月调任德兴市委书记。 据上饶市检察院办案人员说,吴祖国在出任德兴市委书记之前,没有发现他有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他的堕落是出任德兴市委书记以后的事。当吴正处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面对金钱的诱惑,在权力失去监督时他败下阵来,一步步陷入泥潭。

  断裂的官场生态链

  当几起腐败大案在上饶掀起波澜的时候,有人认为“上饶官场生态环境已经被破坏得不行了”。分析人士指出,上饶官场生态环境被破坏最主要因素是两个方面。一是缺少真正以民为本的官场服务意识,以致将钱权作为了当官的最高追求了;另外一个就是权力与经济关系太密切了,这就是余小平为什么在自杀前说“广大领导干部不要和企业主拉拉扯扯”。

  严盛永是上饶市下属县广丰县的一个农民。他家原住在广丰西门严家临街面,共有7个店面。1994年县政府统一规划建设博山路,要求街道两边不规整的建筑全部拆迁。没有谈妥拆迁条件,他的房子就被强制拆迁了。在其后的两年里,他们一家只能用竹篾搭起临时棚子居住,可就是这样的临时棚子还遭遇了几次拆迁。自房屋被强制拆迁后,严盛永就开始上访。1994年6月份,当时的广丰县城建设拆迁指挥部办公室出具了证明,就他被强拆的480平方米的建筑进行“拆一还二”补偿,同意新分建房地点在博山中路路段,面积为960平方米。并要严盛永拿着证明材料到有关部门办理手续。时任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周厚丰也对此进行了批示,然而至今已有十年了,这张盖有鲜红政府部门印章的材料依然是一纸空文。而严盛永也一直坚持上访,直到当时主管的领导升任现上饶市委领导,严盛永的上访材料已是破损不堪了,他的心也冷了:当任领导都不肯管,现在新官还能理旧事?记者在上饶采访时,不管是采访前任还是现任领导,“时间太长了,记不清楚”都成了一块很好的挡箭牌了。但一个不变的现实是,前几年在广丰一直进行得很顺利的拆迁工作现在已很是艰难,前不久因拆迁问题还惊动省里派来了调查组。在广丰一个拆迁现场进行采访时,一些同志告诉记者,不是百姓太刁蛮,当地政府无信和根本不考虑百姓的利益是百姓抵制拆迁的主要原因。

  虽然前有震惊全国的“铅山黄金和‘黑金’案”,后有余小平在自杀前对“广大领导干部不要和企业主拉拉扯扯”的告诫,但在上饶,权力对经济的干涉却似乎是无处不在。虽然前市委副书记胡发群的问题还没有对外公布,但知情人说,曾在抚州为官就被“双规”过的胡发群,这次再落马的原因就是利用权力对经济施加影响并从中渔利。而记者所了解的一个“办理了两本房产证却拿不到房子”的奇特案件,就可以一窥上饶官场与钱场的密切关系。

  上饶市的一个叫俞宏信的市民,于2000年11月在上饶市信州区法院购买了一被执行的店面,然而在交了40万元的房款并办理了房产证后,但却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拿不到房子。在上访三年后,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栋房子竟被城管部门拆了。信州区法院进行提级执行,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后进行调解,在同一地段给俞宏信另外一个店面,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在俞宏信再次办理了房产证后,他又一次拿不到这栋房:房屋已被别人占用。而更令俞宏信不解的是,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态度很耐人寻味。据俞宏信讲,法院给他指出两条路,一是将房子租给现在的使用者至少8年,一是将房子出卖给现在的使用者,而这租售的价格都远低于目前的市场价。据他自己调查,现在在使用他房子的人已是打通了“法院关键角色”。“当年我是冲着说法院的执行房肯定没问题的,然而4年了,我投入了40万,办了两本房产证,却拿不到房子,还逼着我租售,这真是天下奇闻,这难道不是司法腐败?”被房子折腾了4年之久的俞宏信充满了气愤和无奈。

  从上饶采访结束时,记者经过了被称为余小平滑铁卢的“中国江南商贸城”。这座昔日喧嚣一时的商贸城现在显得有些寂寥,这也许是上饶权力和经济“拉拉扯扯”最好的见证。然而当官、商越走越近,甚至合二为一时,无论是官也好还是商也好,总是要出事的。

  官场生态环境的重建,对眼下的上饶而言应该说是一场并不比经济发展更为轻松的考验。

  最能体现上饶官场生态断裂的“铅山的黄金和‘黑金’”

  2002年江西省“打黑除恶”一号大案——上饶市铅山县祝氏家族黑帮案。以祝海全、祝凤全、祝福全为首的“祝氏黑帮”,因为有当地前后两任原县委书记涂福生、李再春,县委原组织部长周献珍和铅山县公安局原局长、政委、副局长等一批当地的“大哥大”人物的保护,一步步在当地做大,最后“钱、枪、印,样样都有,即使他要当皇帝当地也没有人敢反对”。在铅山境内,有一座中央直属的永平铜矿,由于地方一直与矿上争利益,当地的公安部门对地方上流氓的偷盗、敲诈行径放纵不管。祝氏家族黑帮,就在这种“气候”中,逐步“发展壮大”。特别是在铜矿附近发现了一座金矿后,祝氏家族通过各种关系搞到了非法的“开采证”,从此,他们的实力迅速膨胀,势力迅速扩展。由于黄金的能量,铅山县的前后两任县委书记涂福生和李再春都与祝家产生了密切的关系,最终成了祝氏黑帮的“黑保护伞”。涂福生后来在狱中承认:“没有我的努力,当地的金矿盗采活动很可能‘早被上边取缔了’。”由于打通了上层关系,又有雄厚的资金,一支人数多达三四十人的“祝家军”也在此期间形成。这些人基本上都拥有枪支,一部分枪支甚至是当地公安部门卖给他们的。因为头上有“伞”,手中有枪,祝氏家族开始大规模掠夺矿山资源,独霸矿产。每个矿洞不论出不出金,每月都要向他们交3000元的“管理费”,逢年过节还要上缴费用,说是“代为孝敬县里帮忙的官员”,甚至还直接索要干股。如有不听话者,则枪支“伺候”。祝凤全公开扬言:“杀人就像杀条狗。”村民侯家福因为不愿被索干股,就被“祝家军”五杆枪排射击中,脑浆四溢;另一个叫闵德福的“不听话的”被迫带伤逃亡。甚至还有莫名其妙被砍劈的,村民李有松的兄弟因为挖出了高品位的金矿,祝凤全眼红,就派手下喽罗用枪将其打成重伤,霸占了那个价值200万元的金矿。从1989年起,祝氏黑帮共作案90余起,持枪持械伤人致死6人,重伤12人。 就这样,他们通过“红”、“黑”两手,独霸矿山。一段时间,祝家的收入“抵得上县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

  不仅如此,祝氏家族的巨大能量在其他领域也开始显现。由于组织部长周献珍的鼎力相助,祝氏黑帮的“领军”祝海全在政治上也步步高升,由村支书而副乡长,由副乡长而乡长,又由乡长而乡党委书记,形成了“红中有黑,黑中有红”的可怕现象。不仅如此,由祝氏黑帮的一手操纵,原五铜乡派出所所长童国强升任了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五铜乡原党委书记高金火升任了上饶市信州区常务副区长,照祝氏家族的人说是“州府里也有了人”。

  《时代潮》 (2004年 第二十三期)

(责任编辑:刘锋)
深圳石化集团原董事长致企业亏损21亿被公诉
九江市原副市长吕明因受贿32.2万一审被判11年
赴监狱听贪官说法 广西新任厅级干部接受廉政洗礼
成都原宣传部长高勇涉嫌在深圳洗钱数百万
陈凯案引发福建官场“大地震” 8大贪官遭重惩
30年清廉抵不过20万 省委党校副校长的堕落轨迹
1100万元公款几句话就到手 杭州开审杨秀珠案
科长受贿20万判刑11年 国家损失300万无可挽回
家产千万情妇多名 原广东罗定市委书记受审
涉嫌23项罪行 “三假干部”如何走上局级岗位?
江西将通报余小平案情 自缢前一切工作照常
反腐倡廉

人民短信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