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综合报道

(2004年度特稿⑦)
人民日报赴江苏采访组:“两个率先”竞一流
  2004年12月29日06:3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江阴大桥雄姿。
江阴大桥雄姿。
  “苏湖熟,天下足。”古人这六个字,说的是江苏的富庶和特殊地位。

  1983年2月,邓小平同志视察苏州。走在春意萌动的乡野,提出了一个让人心驰神往的构想:小康社会。

  一代伟人挥洒下的点睛之笔,渐渐铺展成一个民族的壮丽蓝图: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江苏,义不容辞地肩负起“两个率先”的历史使命———率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这是江泽民同志的殷殷嘱托,是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交付的千钧重任。

  初冬时节,我们采访组访苏北、探苏中、看苏南!江苏的干部群众告诉我们: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江苏抓住以乡镇企业为主的工业经济大发展、以浦东为龙头的长三角大开放两次机遇,经济总量跃居全国前列。今天,江苏又在紧紧抓住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历史机遇,书写“两个率先”的雄文巨篇!

  “两个率先”,难点在苏北,重点在农村;全面小康,必须是不含水分、人民群众得实惠、老百姓认可的小康

  江苏,无疑是我国最具经济活力和竞争力的地区之一。

  很多人说,江苏的经济总量占全国1/10左右,进出口总额遥遥领先,实际利用外资居各省之首,江苏已提前进入小康了!

  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说:去年“两会”后,他到昆山调研。昆山当时人均GDP已达5000美元,但当地人特别是农民却并不认可自己“小康”了,因为手头活钱不够多、居住环境不够好、日常生活不够方便……

  省领导层陷入了深思:什么才是真正的小康?人民期待一个怎样的小康?全省上下在讨论中形成共识:小康,应该是不含水分、人民群众得实惠、老百姓都认可的全面小康。江苏在全省范围算总账,制定了由经济发展、生活水平、社会发展、生态环境4大类18项指标构成的全面小康综合指标体系。并把其中3项作为核心指标: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00美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000美元、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3项指标,一个重心:富民!

  李源潮说,江苏实现“两个率先”,难点在苏北,重点在农村。

  南北反差,是江苏特有的省情。一道长江天险,阻断了人流、物流、信息流,凸现发展“鸿沟”:当苏州市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时,宿迁市人均GDP才700美元,差距是令人沉重的7倍。当苏南农民开始翻盖第三代小楼甚至兴建现代化集中居住区时,苏北还有10余万户农民仍住在茅草房中。难点在苏北,就是要协调区域发展;重点在农村,就是要缩小城乡差距。

  分类推进,协调发展,江苏上演了三出大戏:提升沿京沪线的高新技术产业带,增强苏南竞争力;开发沿长江两岸的基础制造业带,带动苏中崛起;建设沿东陇海线的加工带,推进苏北工业化。三出大戏,使大江南北,处处展现生机。

  江苏沿江有8市,岸线扼长江巨龙咽喉要冲。沿江开发,使沉睡千年的荒芜江岸,化为巨大的资源优势!

  扬州,“淮左名都”,文人骚客的温柔梦乡。“开山铸铜、截海煮盐”,卓越的古代工业技术,成就了扬州的汉唐之盛;清代中期,得大运河漕运之利,这里商贾云集。及至近现代,扬州却从立体交通网络悄然淡出,在发展的涛声中一度沉寂。“早上皮包水(泡茶馆),晚上水包皮(泡澡堂)”,人们这样形容扬州的民风。

  “发展不是泡出来的,而是干出来的”,扬州市委书记季建业道出了全市人民的心声。近两年,扬州以沿江开发为契机,“收拢五指干大事”,局面豁然开朗。现在,纵贯南北的高速公路、连接京沪线的宁启铁路、沿江前行的高等级公路、飞架南北的润扬长江大桥、连江接海的港口码头,托起一个刚刚荣获“最佳人居环境奖”的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交融的新扬州。2002年,扬州经济结束多年徘徊,发展的红线昂然向上。

  相邻的泰州,拥有黄桥决战革命传奇的英雄城市,百万雄师过大江,东线第一帆就在这里升起。沿江开发,泰州创造性地开辟了一条与长江南岸跨江联动的路子,使这里96公里江岸、70公里深水岸线,化为活跃的生产要素!该市下辖的靖江与江阴市隔江相望,靖江市委书记刘建国说:“30多公里深水岸线,是靖江的优势;加工制造业强,是江阴的优势。跨江联动,两优互补。”现在,不仅江阴的企业跨江而来,全国各地的投资者乃至外商都注目靖江,可谓热潮涌动。

  沿江开发带动苏中崛起,成效明显。今年前三季度,苏中合同利用外资增幅达62%,高于苏南36个百分点,这是苏中首次超过苏南。泰兴市委书记李春江说:“沿江开发不仅是确保江苏顺利实现‘两个率先’的重要战略举措,更是江苏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得意之笔。”

  梯度推进,深刻的变迁也发生在苏北。

  省长梁保华说:“没有苏北的小康,就没有江苏的小康。”近两年,省里数百亿元资金投向苏北,实行财政、产业、科技、劳动力四个转移,苏南与苏北5市对口支援,从苏南选调一批骨干到苏北任职……一项项实实在在的措施,正使苏北获得强劲的发展动力。

  在周总理故乡淮安,我们见到不少南京人身影。宁淮挂钩合作,活水源源引来。南京中央商场在此投资6亿元兴建新亚商场,效益颇佳;淮安肉联厂被南京一企业收购后,成为带动农民致富的龙头企业。

  苏北的资源、劳动力优势,带动了海内外资本在沿东陇海线的加工带集聚。去年仅苏南5市对口转移500万元以上项目就有198个,总投资额超过47亿元。当年苏北5市人均GDP达到8500元,比上年增加1100元,迈过1000美元大关,第一次赶上了全国平均水平。今年前三季,苏北利用外资和民资的增幅分别高于苏南14个百分点和5.5个百分点。对江苏来说,这是具有转折意义的变化。

  纵观江苏,苏南、苏中、苏北,三大区域,经济发展,梯度明显。今天,协调发展,缩小差距,苏南仍在领跑,苏中正在崛起,苏北正加鞭追赶!淮安市委书记丁解民说:“更深刻的变化在数字背后,那是苏南发展场的北移,是苏北内生力的滋长!”

  城乡差距,是江苏的另一块心病。

  农民人均纯收入1000美元,意味着在2002年基础上翻一番。如何攻坚?江苏的思路是:跳出农民富农民,跳出农业搞农业,跳出农村建农村。

  在政府推动下,长江以北500万农民大转移工程启动了,百万农民大培训工程启动了,为此,省财政两年投入专项资金6000万元,各县市提供配套资金。劳务输出,对江苏农民增收的贡献率达到50%。

  在淮安洪泽县,农民们今年特别高兴:人均收入4121元,净增606元。县委书记陈贵说,这是天帮忙、人勤快,但最关键的是政策好!今年江苏全省农业税率降低3个百分点,减负17.7亿元。省级财政今年增加支农预算16.2%,安排资金21.8亿元,财政支农资金稳定增长的机制已确立。

  在苏南,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成为农民增收的主要引擎。

  2003年底,江苏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为2.18∶1,成为全国城乡收入之差最小的省份。今年,这一差距继续在缩小。

  江苏的下一个目标,要让所有行政村都通上柏油路,让所有农家都喝上干净水,让所有草危房在省内绝迹,让所有农民都享受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

  立足于快,服从于好。发展不动摇,思路要调整。把宏观调控作为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动力,让宏观调控夯实“两个率先”的根基

  今年4月的“铁本”事件,震动全国。痛定思痛,江苏各级党政干部称之为一场震撼思想的“台风”。全省上下全面反思:我们要实现什么样的经济发展?我们要力争什么样的“两个率先”?

  名闻全国的“苏南模式”,使江苏较早地步入工业化中期、城市化加速期和国际化提升期,但也带来尴尬:资源短缺与低效利用并存,超快增长与超高消耗相伴。2003年,全省人均耕地不到1亩,每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耗煤0.9吨,石油消耗量高达1705万吨,水、矿产、电力、运输的供给压力日趋加大……

  加快发展必须科学发展,率先发展必须健康发展。省长梁保华说:“发展不动摇,思路要调整。对江苏来说,落实宏观调控不仅是中央政策的要求,更是我们自身发展的要求。那种通过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来换取高增长的路子再也不能走了!”

  思路决定出路。常熟市委书记杨升华经历过4次宏观调控,他坦率地说,这次调控时间最长、力度最大。起初,一些同志想不通:这不是急刹车吗?然而,结合实际,长远思考,结论就不同了。这次调控的本质,是发展模式的转变。

  “立足于快,服从于好。”刚刚履新的苏州市委书记王荣这样解读宏观调控。目前,江苏的经济总量和人均GDP位居全国前列,已经很快,怎样更好?我们在江苏得到的回答是:要数量更要质量,要速度更要效益,在“快”与“好”发生矛盾时,首先是保证“好”。甚至,“宁愿慢一点,也要好一点”。

  淮安市委书记丁解民说,“铁本”事件给苏北敲了警钟。过去总觉得“手中没有米,叫鸡鸡不理”,可是,发展不等于盲目圈地铺摊子,苏北立足于科学发展,才可能发挥后发优势。

  把宏观调控作为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机遇,化为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动力,江苏干部的精神状态,令人深感振奋。较之具体的调控措施,这种思想认识上的收获更珍贵,意义更深远。

  当然,在落实宏观调控过程中,江苏也遇到困难,用他们的话讲,是“土地难供,资金难融,项目难批,房子难拆”。但是江苏各地不折不扣服从调控,千方百计自我化解。现在江苏人使用频率较高的几句话,是“工业向园区集中,人口向城市集中,住宅向社区集中”,是“产业集聚,开发集约,能量集合”,一个“集”字,折射出江苏的新思路、新选择。

  “铁本”事件后,扬州市委专门下发文件,明确提出落实调控政策的10条具体意见。泰州市委书记朱龙生认为,土地紧了,就让厂房长高,向空中伸展;电力紧了,就在避峰、错峰、让峰上做足文章;资金紧了,就充分利用外来、民间资本,借机调整资金结构、拓宽融资渠道……

  在江苏,我们听到最多的是一个理念———招商选资。从“引资”到“选资”,一字之差,起点不同。

  常熟市今年谢绝了2个超亿美元的化工项目,只因可能带来污染;江阴市提出,规模小的不选,发展前景一般、引进成本过高的不选,环境危害严重、影响可持续发展的不选;苏州工业园区把集约利用土地放在首位,每平方公里工业用地投资强度达15亿美元。

  江苏人选资的手段很多,“筑巢挑凤”、“借鸡生蛋”、“腾笼换鸟”……集约化发展的味道越来越浓。

  见到南京市长蒋宏坤时,他正要去跟外商重新谈一个项目。这原本是个10亿美元的钢铁大项目,宏观调控后,南京市认为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尽管先期投入了几百万元,但仍然主动下马。不过,南京人并未错失这个“大块头”,他们提出将其改为液晶彩电项目,外商反应十分积极。

  把高新产业调大,把优势企业调活,把招牌产品调强,把引资结构调优……调控的落实到位,让江苏人初步尝到了甜头。

  今年,全省规模以上高新技术产业可望实现产值5000多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0%,高于同期工业产值增速近20个百分点,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材料等产业形成支柱,全省IT业已取代传统制造业,成了江苏第一支柱产业,更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的新品涌现出来,到2010年,江苏高新技术的产出将力争达到1万亿元。此外,全省轻工业增幅明显快于重工业,现代服务业发展提速,民营经济愈趋活跃。吸收外资持续较快增长,全年实际利用外资可望近200亿美元,占全国近1/3。

  事实证明,江苏在这一轮宏观调控中没有走过场、搞应付,而是实实在在地转观念、促发展,使“两个率先”的内涵更丰富、基础更牢固。

  跳出环保抓环保,变无价为有价,为可持续发展垫路铺石;“吃”废料、“吐”金子,让循环经济成为破解经济发展与环境矛盾的“金钥匙”

  有人说,在工业化时代,经济增长与环境污染是一对“孪生兄弟”。这似乎是一条铁的定律。

  说到这个问题,江苏省环保厅厅长史振华竖起两根指头,说:江苏有一喜,有一忧。

  喜的是,“九五”期间,江苏经济快速增长,主要工业污染物排放总量(COD)明显下降。全省现有国家环保模范城市15座,几乎占全国1/3,在苏南形成了独特的“国家环保模范城市群”。

  忧的是:江苏单位面积污染负荷居各省之首,人均环境容量在全国最小。发达国家上百年逐步出现、分阶段解决的环境问题,在江苏近20多年的迅猛发展中已集中产生。

  如何破解发展经济与环境资源的矛盾?面对已有问题,江苏响亮地提出: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

  春来水碧似镜,秋到澄江似练。水,本是水乡之魂!然而,一度,水污染成为江苏莫大的困扰。

  太湖是水污染的重灾区,五里湖又是重中之重。无锡市开创了“环境资本运作”的治理先河,提出“先购买整治,再升值拍卖”的思路,贷款10亿元,退渔还湖、清淤调水、绿化造林、开发新景,五里湖面积由5.2平方公里扩至近10平方公里,湖区成了岸美水碧的旅游休闲地。去夏,无锡成功出让湖边1号地块,成交价16.7亿元。预计全部综合整治完成后,经济净效益可达50亿—60亿元。

  五里湖之变启迪江苏人:保护环境就是解放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经营环境就是创造生产力。

  史振华说,环境是无价资源,但也是有价商品,环保绝不只是投入不产出的“公鸡”,而是可以下蛋生财的“母鸡”。运用市场经济手段,优化配置环境资源,就可为可持续发展铺路垫石。这种认识,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从南京到苏州,我们听到了“用两根冰棍钱降污龙”的故事。治污难点是污水处理厂建设少资金,运转要亏损。江苏决心先在矛盾突出的苏南启动经济杠杆,经过深入调查算细账,每吨水污水处理费增收1.15元时,可实现排污与治污收支平衡。这个钱,老百姓能否接受,要让听证会来说话。按照平均用水量概算,每家每月如果多交2.3元钱,相当于两支冰棍钱,将可全面实现江南水环境的逆转。这笔账,算得人心悦诚服,也算得江南治水别开生面。现在,江南大多数地方,污水处理厂已建到了村镇。

  收住污龙,还要擦亮明珠。“七溪流水皆通海,十里青山半入城”,在常熟,人们开始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水质。2001年以来,这里每年投入10亿元建环保设施。一家跨国公司总裁前来洽谈投资,常熟市领导不提投资环境,先请外商到城边的尚湖去喝茶。清风徐来,天鹅翩飞,800公顷湖水碧波荡漾,水质达到直接饮用水标准。茶未品完,景已入心。外商惊诧不已:在一个工业发达的城市,还能保留这样一方净土,可见政府有效的管理。双方信任由此建立。

  风姿万千、玉人吹箫的瘦西湖,一度曾成城市生活污水排放地。有人幽默地说:烟花三月下扬州,看到一条臭水沟。近两年来,扬州投入数十亿元,全面整治瘦西湖及周边环境。现在,瘦西湖周边污水绝迹,湖水与京杭大运河相连,水体24小时可实现全部更新。风吹杨柳动碧波,瘦西湖再现盛景。

  面对下一步的发展,江苏省提出:发展循环经济,建设生态省份,为老百姓创造山川秀美、清新宜人的现代家园。

  江苏循环经济的实践,颇让人打开思路。

  苏州现在由三大区块组成:老苏州,指古城区;新苏州,指高新区;洋苏州,指与新加坡合作建设的苏州工业园区。新苏州、洋苏州,循环经济已成规模。走进苏州工业园区,只见水碧草青花盛。早在10年前,中国和新加坡两国专家制定了前瞻性规划,科学合理布局工业与各项城市功能,“污染物集中控制”、“清洁能源”等环保理念得到了充分体现。园区在招商中,注重产业链的环环相扣,使各企业间组成资源共享、副产品互用的大循环圈,上游企业的“废料”成为下游企业的“原料”。

  在苏州,我们参观了一家特殊的企业———常熟市汽车饰件有限公司。常熟有2300多家服装厂,年产成衣3亿多件,也产生大量废布角料,过去一些厂家集中焚烧,产生污染。1993年,常熟成立了这家专“吃”废布料的公司,与意大利合作攻关、拥有专利技术的流水线“吞”进去废布废料废丙纶丝,“吐”出来的却是精美的汽车装饰件,产品为一汽大众、上海通用配套选用。废弃物循环利用成宝,公司年销售额达10亿元。

  有意思的是,一墙之隔还有一家企业———江河天绒纤维有限公司。产品展室内,含有大豆蛋白纤维的服装多彩多姿。这种拥有羊绒的手感、蚕丝的光泽、棉花的透气、羊毛的保暖的神奇纤维,由我国自主研发,正是循环经济的产物。这家企业从大豆低温榨油后的豆粕中提取大豆蛋白,制成纤维,剩余的豆渣制成有机肥料返回农业生产。上下游企业生产过程中的废弃物充分利用,基本实现了“零排放”。

  变废为宝,终点成了新起点。江苏是全国第一个全面规划循环经济的省份,目前,全省108个循环经济试点单位各放异彩,从企业到园区,从工业到整个社会,循环经济已从理论化为实践,汇成势不可挡的潮流,显示出诱人的生命力。

  从提高党的执政能力高度,全力破解区域协调发展、城乡协调发展、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三大难题,叫响“平安江苏”、“诚信江苏”、“法治江苏”等的理念。江苏,正在“两个率先”的快车道上,稳步前行。

  《人民日报》 (2004年12月29日 第一版)

(责任编辑:徐星瀚)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