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港澳台专递 >> 台湾 2002年6月07日15:47


张学良“口述历史”:痛贬蒋介石 佩服周恩来
    

  人民网香港6月7日电  台湾消息:因发动“西安事变”而被蒋介石幽禁半世纪的张学良,在5日正式公开的口述历史中宣泄其积压50余年的愤懑、怒气与怨气,痛贬蒋介石的人格与事业,称蒋介石在近代史上的作为只有北伐和建立黄埔军校,对抗日、对台湾都没有贡献,晚年的思想像袁世凯,想做皇帝,但魄力不及袁。

    张学良(少帅)在1991年7月26日开始的一系列访谈中,一扫过去对蒋介石含蓄批评、谨慎恭维的作法,对他的老长官猛烈开炮,而且炮火猛烈。1975年蒋介石去世后,张学良曾写了一副挽联“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宛若仇雠”悼蒋,并称蒋对他是“白粉知己”,但在4800页的口述历史中,少帅对蒋几乎没有一句好话,这显然是少帅整部口述历史记录最凸出也是最令人瞩目的一点。

    张学良说:“我的判断,蒋先生讨厌我极了。所以后来蒋先生不能让我自由的原因,我是主张抗日,假如我要(是获得了)自由,那抗日的功劳都是我的。换句话说,我是他(的)一个大敌手,政治上的大敌手,他把旁人枪毙了,把陈仪枪毙了。”张说:“要说蒋经国对台湾有贡献,我承认。蒋先生有什么贡献?”“北伐、黄埔学校,没有旁的。”“我主张抗日的。在蒋先生心里,他(的)第一敌人是共产党,而我(的)第一敌人是日本。”

    张学良说,澳洲籍的政治顾问端纳说蒋介石是个骡子,很难跟他讲、很难把他说服。少帅又说:“蒋先生这个人,我批评他,他要(是)有机会,他真能(会)当皇帝。他的思想非常顽固,旧的思想,不是当代的思想,蒋经国就不同,所以我可以说,到台湾以后,要不是蒋经国,蒋介石就没有了,现在也是没有了。”少帅表示:“介石没有中心思想,他的中心思想就是他自己,(我)本来很尊重蒋先生,但后来不尊重,因蒋先生完全是自我主义。”少帅说那是“唯我的利益独尊主义”。在西安事变谈判释蒋期间,蒋较器重宋子文,但少帅说:“那是另一回事,利用他。蒋先生这个人就是这样”。少帅讽刺地说,蒋介石是个投机取巧型的买办、好吹,什么“几年准备(反攻)、几年成功”,这样只会失信于民。少帅和张夫人赵一荻(赵四小姐)都不认为蒋介石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张学良很不客气地说,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发表的《蒋委员长西安半月记》,“都是假的”。过去盛传少帅看了蒋介石西安日记,而大受感动,“始知委员长人格如此伟大”,事实上是蒋嘱文胆陈布雷于1937年2月在杭州新新旅馆辟室杜撰,八易其稿。少帅批评蒋介石唯我独尊,一定失败,他说:“蒋先生什么都没有,蒋经国还留下点东西,蒋先生留下什么?没有。”又说:“蒋先生后来的思想很近似袁世凯,可是没有袁世凯那么大的魄力。袁世凯想当皇帝,他也想当皇帝,(但)袁还是个人物。”

    少帅说:“从中国历史上你(来)看,皇帝、首领是大多数北方人!宰相是南方人,南方人比较窄小,蒋先生这个人就是比较窄小。你看他用人,他自己的亲戚和他自己有联系(关系)的人,就特别好,不是跟别人平等待遇。”

    张学良口述历史最具可读性的就是他对中国近现代政治人物的看法。除了蒋介石,不少人被少帅点名,但对宋美龄并无微词。与少帅一起接受访谈的张夫人赵一荻(赵四小姐)说,到台湾不久,宋美龄介绍董显光教张氏夫妇研习英文圣经,赵四小姐说,董显光也是他们派来考察少帅思想的。张学良说,孙夫人宋庆龄曾责怪他“为什么还不反蒋”!他说宋庆龄是彻头彻尾地亲共。少帅又透露,1936年12月25日释放蒋介石这个日子,是宋美龄、宋子文挑的,以做为圣诞礼物。

    少帅说他很不喜欢孔夫人宋蔼龄,他说,宋蔼龄是“坏蛋”,对他态度不好,她说:“这小家伙(指少帅)捣乱得很,你要不整他一下,他是捣乱,你们不能放松他,应该惩罚他。”少帅透露,张家和孔家差点变成亲家,他说:“原来我们想做亲,他要我的儿子娶他的孔大小姐(孔令仪),要娶的话,要保证不娶姨太太。我说我儿子的事,我不能保证。后来他儿子(孔令侃)想娶我的大姑娘,我说我也不能反对,也不能赞成,最好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呆呆(相处)。”少帅说他看不起孔令侃,也看不起孔祥熙,他说宋子文和孔祥熙不合,他和宋子文则是好朋友。“西安事变”时,宋子文曾拍胸脯说姓宋的不说瞎话,一定保证少帅自由,结果宋子文陪少帅到军事委员会受审时,有人骂宋子文:“你说姓宋的人永不说谎,怎么到了现在这地步。”宋哑口无言,少帅则说他听了“很难过”,但谅解他。少帅说宋子文并没有“担保”他的自由,他说:“宋子文他怎么能担保,他怎么敢担保呢?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外头说话连一点影都没有!”少帅又说,他把蒋介石送回南京后,有人主张枪毙他,宋子文就对蒋先生说如你把少帅枪毙,我就把你的事抖落出来。但少帅并未进一步说明宋子文要抖落什么事。

    中国近现代军政人物中最被少帅看扁的是何应钦。王新衡曾对少帅说,蒋介石不用人才,只用奴才。少帅说何应钦就是一个奴才。他说,“西安事变”发生后,西安方面知道南京有些人有野心,想藉机除掉蒋介石。少帅说他知道何应钦有很大的野心,但不怕他,是怕蒋的学生,也怕一旦西安方面和中央军打起来,西安方面因兵少弹药少,绝对打不过中央军。少帅说,有一次蒋先生对何应钦说:“你把军服脱下来,你走。”何不敢走,少帅说:“若蒋先生要这样骂我,我真会把军衣脱下来就走。所以我看不起何应钦。”张学良称,何应钦从来就没被重视(过),也没有实权,没带过兵,如果他是何应钦,早就不做了,跟着李宗仁叛变,奴才一个。 

    张学良说,“西安事变”如杀死蒋介石,则中国必大乱,结果到何应钦这种人手里会更坏。

    张学良还批评同属东北人的齐世英,他说:“这个人反对我很厉害,他是国民党,他是CC。这个人很不守规矩,从小野心就大,东北的党务就在他手里,他专门在东北对我捣乱。……这个人是个很有能力的人……病重时我去看过他。”

    甚少人受到张学良的欣赏,在这少数人中,周恩来属第一名。少帅说,“西安事变”后,周来到西安,蒋本不愿见周,后来见了,只见一次,周看到蒋即叫:“校长”,周在黄埔军校做过政治部主任。少帅说,后来在西安主事的都是共产党、周恩来,“周恩来的人好厉害,他们都控制住了,连我的部下、杨虎城的部下都听他的,他说出的话很有理。这个人好厉害,不但会讲,也能处置事情,是我佩服的一个人。”另一个共产党员李克农,也是少帅欣赏的人,在1936年1月,少帅曾和负责中共情报的李克农在洛川秘密会面,少帅说,李克农这个人好厉害,很会说话,对东北军影响很大,王以哲(东北军将领)受其影响很大。80年代初,叶剑英公开证实王以哲是中共党员。

    张学良虽系虔诚的基督教徒,然漫长的冷月寒风和忍辱负重,却无法消除他那刚烈不阿的火焰之气,他终于在口述历史中倾吐了积存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郁结。(吴酩)


来源:人民网 2002年6月07日
(责任编辑:庄红韬)


 
相关专题
 人民网驻香港记者报道集
 缅怀少帅张学良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