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港澳台专递 >> 台湾 2003年3月13日01:11


台海观察:国亲合作难  “连宋配”受挑战

金奕

    

    国亲两党经过3年的分合,终于正式开始结盟。不过,尽管泛蓝军欢欣鼓舞,但无论是“国亲合”还是“连宋配”,都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

    国亲合作的新老问题并未消失

    第一,国亲两党基层对立仍深。亲民党从国民党中出走由多种因素造成,“反李”、“拥宋”、不满权利分配不均应该是主要原因。如今除了“反李”两党有交集之外,其它两个矛盾依然存在,国亲分家后经过几次选举更加深了两党矛盾。特别是前年底的“立委”选举,泛蓝军为争夺彼此重叠的选票,相互间厮杀惨烈,许多选区的国亲“立委”甚至杀红了眼,这些选举恩怨绝非一句“国亲合”就可一笔勾销的。而且,平常两党“立委”在“立法院”就是一种竞争关系。以“两岸人民关系条列”修正案为例,同样是要求直航,国亲两党“立委”就互抢风头,提出四、五个版本,内部协商破裂后法案迄今无法通过。所以国亲合作,两党中基层的反弹声浪都不小。

    总的说来,亲民党内的负面反应更大些。国正亲副的合作模式,很有可能加速亲民党的边缘化,亲民党及党内菁英的政治前途都将出现危机。所以“连宋配”成局后,亲民党的支持者大表不满,副主席张昭雄不得不亲自南下安抚基层。国民党虽说确立了泛蓝军“老大”的地位,但是因为党内“排宋”人士的存在以及担心利益受损,反对“国亲配”的声音也不小。国民党本土派“立委”陈宏昌明言,绝大多数国民党“立委”不可能为了维系国亲整合,就让宋楚瑜担任“行政院长”。对于宋楚瑜可能掌握明年底“立委”提名主导权,许多国民党“立委”私下反弹强烈。尽管两党中央尽量压制反对声音,可是国、亲上合下不合的痼疾并未消除。

    第二,国亲互信基础薄弱。2002年6月,为了防止宋楚瑜重回国民党争夺党主席之位,国民党中央制定了“排宋条款”,规定凡被停权一年以上、撤销党籍、开除党籍的人没有资格参选党主席。近期国民党高层人士屡次提出国亲合并的建议,但是没有人提出要修改令亲民党耿耿于怀的“排宋条款”。连宋此次商讨成立“国亲政党联盟决策委员会”,决定由宋主持该会工作。国民党因此提出“落日条款”,即“总统”选举结束后“委员会”即告解散。国民党认为,如果没有“落日条款”,宋楚瑜将可主导“内阁”人事甚至两党“立委”提名等作业,国民党将被亲民党蚕食。虽然该案因亲民党反对而作罢,但国民党“防宋”心理可见一斑。亲民党因几次与国民党合作都有被“摆一道”的经历,担心如果没有保障机制,未来胜选后国民党赢者通吃,亲民党又白委屈自己一次。此次连宋签署“备忘录”,就是亲民党要求国民党签下书面保证,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其政治效力起码对国民党是一种约束。这种彼此间的不信任,将导致两党合作可能流于表面和形式,一旦深入就将遇到困难。

    第三,几次国亲合作多以破局告终。第一次“连宋会”是2001年6月,这次国亲整合主要目的是办了协调当年底的县市长和“立委”选举,避免兄弟相残。当时连宋做出国亲在6县市合作,国民党“取3让3”的决定,亲民党也按协定劝退桃园、台北、高雄三县党内参选者。但是国民党中央无法压制地方反弹,在亲民党实力较强的屏东、南投县和基隆市都派出参选者,导致亲民党在这3个地区高票落选;至于“立委”选举则是连协调都办不到。2002年国亲进行第二次“连宋会”,成立“在野联盟”。年底的北、高市长选举,连宋原定亲民党支持台北市长马英九连任,高雄市则由两党共同支持亲民党推荐的张博雅。然而最后连战还是顶不住基层的反对声浪,全力为黄俊英辅选,令张博雅被淘汰。此次国亲整合无论是政策还是机制都较前两次周密,但是只要有利益冲突,国民党中、基层照例会对抗中央。届时宋楚瑜虽能压住党内反弹,国民党中央却未必有这个能力。

    第四,国亲对于泛蓝主导权之争从未停止。2001年第一次“连宋会”后,泛蓝合作的声势高涨,亲民党怕丧失主体性,副主席张昭雄喊出“没有泛蓝军,只有泛宋军”的口号,引起国、新两党的强烈不满。年底“立委”选举前,国民党呼吁出走的党员“回家”,被宋楚瑜批评为回去是喝国民党的奶。2002年北高市长的选举,国民党方面又传出国民党是“正蓝旗”的说法,让亲民党更为不满,两党主导权之争公开化。今年1月,两党“立委”为“连宋配”谁正谁负吵得不可开交。“连宋会”前,连战又提出未来“两党合并”的趋势,突显国民党的强势和亲民党的弱化;而宋楚瑜则重提3年前他得到的460万张选票,暗示他才是泛蓝盟主。对于“合并”之说,亲民党内普遍认为“合并就是让他们吃了”,宋楚瑜也回应说,国亲现在应该强调合作而不是合并。由此可见,即使是在国亲“蜜月”期,两党的主导权之争还在继续,这必将增加两党间的猜疑,影响合作的诚意。

    第五,决策机制尚未确立。关于国亲“政党联盟决策委员会”的功能,两党并未做详细的规定,未来如何分工仍有待协商。据称,除了选举组织架构与人事配置之外,有关选举经费的分摊、第六届“立委”过半提名的席位分配比例等敏感议题,都将会在“委员会”中处理。国民党“立委”已经声明,“立委”提名模式不可能成为国正亲副的交换条件,更遑论让亲民党主导提名权。在政策联盟上,国民党“e盟”会长、“立委”徐中雄表示,两党合作不代表每个法案都要绑在一起,“寡头政治”的时代已经过去。因此,如何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决策机制,直接关系到两党合作的成败;而如果两党中央不考虑建立一套与之相配合的奖惩机制,任何机制的运作都没有纪律保障,破局的可能性则会增加。

    

    综上所述,基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国亲合作障碍仍多,国亲高层必须谨慎以对。

    “连宋配”面临的挑战和问题

    首先,“连宋配”面临内部的挑战。如果说亲民党内是因为宋楚瑜不能居正而反对“连宋配”的话;那么国民党内中生代则是因为急于出头而对“连宋配”不满。此次国民党中生代对“连宋配”频频发声,颇有“逼宫”味道。他们先是批评“连宋配”是“某些人关在台北的小房间里搞权力分配的秘密谈判”,质问“4年前的旧组合,要拿什么赢?”中生代的代表,台北市长马英九、桃园县长朱立伦、台中市长胡志强在“连宋会”前更是直言,他们是国亲合的推手与压力源。胡志强甚至表示,“连宋如果协调不成,不如统统不要选了”。国民党副主席吴伯雄也声称,“对连宋外的各种组合都不要排斥,看看有没有比连宋更好的人选”。国民党本土派则支持由马英九与王金平出马,将亲民党排除在外。

    国民党中生代力挺马英九自有其道理。马英九是中生代的代表,如果马英九站到第一线,说明世代交替已经开始,连宋等一批“老人”将走下政治舞台;反之如果“连宋配”成功并且胜选,国民党内政治资源的分配恐怕还要论资排辈,世代交替的势头必将放慢。目前“连宋配”成功暂时顶住了这一压力,未来连宋一旦应对出错,逼退的声浪必将涌现。

    其次是“连宋配”的权力分配问题。这个问题仅存于“连宋配”之中,因为宋楚瑜以高支持度屈居副手,在未来权利分配上必须给予补偿。台舆论分析,如果胜选,连宋权力分配是一个难题。第一种选择是“连宋配”,由宋兼任“行政院长”和两党合并后的首任党主席;难题是“副总统”兼“阁揆”有“宪政”争议,两党合并的难度也甚高。第二种选择是“国亲配”,连战代表国民党角逐“总统”,宋楚瑜指定代理人担任“副总统”搭档,胜选后宋本人出任“行政院长”;难题是,“阁揆”任期受制于“总统”提名权和“立院倒阁权”,连宋不仅要有高度互信基础,还得同时具有足以镇慑两党的领导权威。如果权力分配无法解决,仅凭“泛蓝团结”一句口号,国亲合作就无以为继。

    其三是“泛绿军”的分化和打击。由于在台湾岛内政治力量的对比中,泛蓝要高出泛绿10个百分点,所以“连宋配”后,一般认为绿军想取胜只有寄望于蓝军的分裂。民进党是此道高手,每到国亲整合时,陈水扁都会放出点他与谁见了面,谁向他要官之类的消息,仅一个“扁宋会过几次面”就搞得泛蓝军争吵不休,瓦解国亲在“立法院”的合作也常常得手。民进党“立院党团”干事长陈其迈就表示,国亲口说要合,但国民党陆续打出“正统牌”和“大老牌”,一再向宋楚瑜施压,而宋楚瑜则拿460万的得票数向连战示威,民众只看到国亲争抢“总统”大位。面对拥有执政资源的民进党,国亲两党一是要不为所诱,二是要提高警觉,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总之,目前国亲结盟尚属起步阶段,未来一年两党合作机制能否顺利运作将是一大考验。如何协调差异,团结一致并非易事。国亲结盟虽然迈出了第一步,能否敦行致远就取决于国亲两党的智慧了。


来源:人民网 2003年3月13日
(责任编辑:庄红韬)


 
相关专题
 台海观察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