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港澳台专递 >> 港澳 2001年11月15日13:01


董建华背后的女人——香港特首夫人董赵洪娉
    



    人民网香港11月15日电  海外媒体今天刊登专稿,报道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的夫人董赵洪娉。这位香港“第一夫人”,不仅默默地做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善事,而且全力支持丈夫为香港多做事。

    董赵洪娉说,老弱、伤残、贫苦、青少年,这些一向是她的“死穴”,一看,一接触,心就软。确实,青少年和儿童是董太最关心的一个社群。而家庭则是她一心牵挂的对象,丈夫董建华更是她的偶像。

                        带着耳朵探“夜青”

    一天深夜,董太带了40只烧乳鸽、20多打饼干到协青社,探访暂居在那里的“夜青”(深夜流连街上或离家出走的青少年)。董太对他们说,我还带来耳朵,听你们说故事。但孩子们都话不多,只顾着吃,直到有一个吃得忘形了,问了一句:“董太,我们该怎样称呼你?”“叫我Betty啦!”董太说。这群孩子顿时大笑起来:“Betty,那不就是鼻涕(粤语两者谐音)?”一个无心的笑话使隔膜消弭于无形。董太说,孩子们都不坏,只是他们爱用另一种语言去诉说对这个世界的不满。

    探访“夜青”送乳鸽后,董太一直对孩子们牵肠挂肚,于是再相约他们一起吃火锅。孩子们都有些不安,他们从没去过那种高级地方,怕失礼。然而董太盛意相约,于是协青社内的30多个孩子全部出席,在“十八溪”酒店坐了三桌,围炉一席夜话,说的都是孩子们的亲身经历。董太说,绝对大开眼界,还有一些是涉及麦当劳、家乡鸡的秘密,董太眨眨眼:“都不便公开说!”那是她和孩子们之间的秘密。

                        20多年“长义工”

    到街头看看孩子们夜里的世界,一直是董太的愿望。她还与社工一起深夜跑到街头,将一个个浪荡孩子“捡”回来,任他们戏言,听他们说故事。

    “现在香港每年至少有四五万个18岁以下的青少年流连街头不回家,情况越来越严重,究其原因,大部分是对家庭状况和父母不满。要处理这些青少年问题,我提议该从家长方面入手。”于是董太和一帮志愿人士合力筹组了一个“德育关注小组”,由五位家庭教育专家以“智囊团”形式为家长解决与子女沟通的实际问题。

    身为特首夫人,董太现时共出任75个不同组织的赞助人或主席。“如果你认为我只会剪彩,那你就错了。任何机构邀请我去,我都会看它的年报、工作意义,告诉你,我会认真研究的。”董太做过很长时间的义工,做得最长的一份,是红十字会。“我在1969年从美国回到香港,70年代开始做义工,最先是做马鞍山的老人和九龙城寨幼儿园,那时上门教小孩学英文,楼上楼下,已闻到阵阵鸦片味。后来在1975年的时候加入红十字会,一做就20多年,大家就像是一家人,舍不得离开。”

    “最感动的一次,是颁奖给一个长期捐血者,那人总共捐了200次血,是红十字会的最高纪录。试想想,一个人最多三个月才可捐一次血,算得出,那人捐血捐了多少年!”

                        全力支持夫君多做事

    香港的在职父母很多,人人都说要善用时间,但跟孩子相处,不只是靠周末带他们去麦当劳,放假请他们去迪斯尼玩就算是沟通。

    身为两子一女的母亲,董太绝对有条件谈父母之道,当年她就放弃了工作机会,一心留在家里把三个孩子带大。“就算你的孩子能考进哈佛读MBA,也不代表他是一个完人。你的支持是很重要的,但关心也不能少。我常常跟女儿说,你看你的孩子,又学游泳,又学画,又学弹琴,活动多得不得了,但千万别忘记身教的重要,尤其家庭观念,是教不来的,你有,他们就有,你对亲戚家人冷淡,孩子也会有样学样。”

    董家的身教楷模当然还有个董建华。说起这位特首丈夫,董太喜不自禁:“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我的偶像。”丈夫事事不急不躁,什么都说慢慢来。“我都笑他,吃饭要不要慢慢来?”偶像的特点是忍耐,董太说她这个急性子怎样学都学不来。

    “他步步为营,不怕挫折,目标很清晰。”这种作风自然会多花时间,难怪要从早上7点忙到晚上11点,做老婆的,偶尔会叫他别太辛苦,却不多言,一切点到即止。做个背后女人,最重要的是为男人提供一个温暖舒适的家,让他回来喘口气,董太说。“他一辈子都是这样,喜欢辛苦。男人对工作多少有点近乎疯狂的热忱,那种苦,他们enjoy,你不用可怜他,如果不是因为enjoy,就不会如此辛苦都做下去,反正已经无求。”

    董太开朗直率的性格,为循规蹈矩的董建华带来生活上的调剂:“他比较含蓄,我则喜欢热闹。”

    当然,也有发生不愉快事件的时候,被舆论大锣大鼓地批评了好一段日子,董太说“我全忘啦”。“人家的误会我不会再去想,早就已经放下,做人不可以老是生气,孔子也有对头人,自己对得起自己,无须取悦全世界。”

    “一世人,有多少机会丈夫是做特首的?有此机缘,不多做点事,还去生气,岂不浪费?又或者再过一年他做完了这个任期就下台了,不如趁此机会多做点有益的事。”

    董太说,自己最幸运是嫁得个好老公和拥有一个乐也融融、热热闹闹的家。“他追了我6年,订婚后两年我才决定跟他结婚,对这个男人,我了解透彻后才委身下嫁,如今证明,我没有选择错。当然,他也很有眼光呢!”(吴酩)


人民网 2001年11月15日


 
相关专题
 人民网驻香港记者报道集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