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港澳台专递 >> 港澳 2003年2月08日00:46


香江客语:香港资源的“反向”运动

吴酩

    

    香港曾经是很缺少劳动力的。160 年前英国人刚强占的时候,香港不过几千人。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经济初起、特别是加工工业全盛阶段,香港俨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带动起几波内地往香港的移民潮,上百万内地劳动力及时弥补了香港的资源缺口,推动了香港的经济持续繁荣;大量就业岗位,也为汹汹涌进的新移民,提供了开拓新生活的机会。

    香港现实又是很富余劳动力的。上世纪80年代以后,加工业的大步内迁,结构的升级、经济的转型,使香港经济向资本密集轨道发展,市场吸收、消化劳动力的能力则迅速减弱。到了近几年,外围衰退的拖累、自身经济结构缺陷的凸显,使资源错配的矛盾愈加尖锐。持续7%以上的高失业率,就是一个最突出的风向标,早就越过5%的“合理线”了。但是,已经超过“安全水位”的香港,还在接受源源不断的“来水”:每天获批准到港定居的 150名内地亲属,大部分属于低文化水准的劳动力。香港统共只有600 多万人口,自身劳动力市场狭小,25万人失业,已经闹得苦不堪言,每年再机械增加几万劳动“后备队”,“吐纳”就更加失调。失业率焉能不高?更严重的是,这种状态恐怕要持续一个相当的时期,因为据说,在内地排队等待来港的亲属还有上百万!

    香港曾经是很穷的,50年代初时,远比不了上海。是最初的一批上海、江浙、潮汕的移民,给香港带来了丰富的资金、技术和行商办厂经验,加上数十年“垄断”中国内地的对外交往,使香港逐步变成了“下金蛋的母鸡”、聚集资本的宝地。尽管遇到连续几年的经济困难,但香港依然是很富的。且不说政府财政储备高达3000多亿、社会储蓄余额多达3 万多亿,单是每年市民用于赌马、买六合彩的资金,就有800 多亿!这可基本属于寻欢作乐的“闲钱”。而举世瞩目的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总造价不过1000多亿。

    资本,是市场经济中最活跃的要素之一。而资本资源急剧膨胀与香港投资空间狭窄的矛盾,本来可能因全球经济整体的低迷而进一步加剧,但是背靠中国内地的得天独厚优势,又有效缓解了这一趋势。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北京申奥、上海申博成功,都给近水楼台的香港,创造了一波波新的商机。港商得到了赚钱的新舞台,资本也得到了增值的新天地。特区政府不失时机地组织港商频频赴内地考察,鼓励抓住机遇、扩大投资;港商们也满怀希望,积极寻求合作伙伴、加快“北上”发展步伐。这独特的“天时、地利、人和”优势,引起了许多邻近国家、地区的羡慕,甚至眼红。但是没办法,“爹妈给的”,谁也改变不了。香港就是这么幸运。

    但是“甘蔗没有两头甜”,在大家为内地发展给香港带来巨大商机而兴奋时,一块阴云却悄悄地在聚集。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指挥着香港的资本加快“北上”,到内地大市场去追求利润最大化。但是资本资源的外流,可以给香港带来财富,却不能带来新的就业岗位,甚至会减少原有的岗位数量。而与此同时,非市场的力量,却从内地向香港刚性地不断输送着低文化水准的劳动力。市场,非市场,两股力量在资源配置上“碰头”、交手了,造成了资本“北上”、劳力“南下”的“反向”运动局面。虽然说,这种趋势并非始于今日,但确是随着全球经济环境的变化、香港经济结构的调整而影响越来越大的。在“稳定后援”支撑下的高失业率,很可能成为长期困扰正常施政的难题,并对香港社会稳定、经济转型产生慢性拖累作用。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笔者没有也还没听到什么“高招”。看来香港的“当家人”们,得做好长久“两线作战”的准备,既要提醒抓住商机,又要顾及民众生计;既要鼓励前往内地发展,又要重视加大本地投资;既要发展高科技产业,又要扶持高就业行当。总之,需要小心翼翼地在市场与非市场、商场无情与社会有情之间,不断地寻求平衡点。

    老天爷是公平的,在让人享受独特优势同时,也必定安排你付出一定的代价。(人民网香港2月8日电)


来源:人民网 2003年2月08日


 
相关专题
 香江客语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