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时政>>港澳台专递 2003年06月06日02:09


香江客语:香港“痰价”大涨:每口1万!

吴酩

    近几个月,不少东西的价格遇“S”而涨。

    首先是板兰根和醋。据说前者可以防御病毒入侵、后者可以杀毒驱瘟,于是从广东到香港,各种包装的板兰根、不同颜色的醋,身价大涨。虽然后来有专家说板兰根其实对SARS病毒没有抵御“功力”,熏醋还闹出了人命,但好像至今还没多少人为当初抢购了“贵”板兰根、“贵”醋而后悔。

    接着是口罩和一些中草药。为了防止“运载”SARS病毒的“飞沫”横行,口罩成了市面上的抢手货,价格一度急剧上扬;台湾有人竟把口罩抬到几百块钱一个。而随着据说能防“S ”中药方的流传以及百年老店“抗炎”汤药的热卖,金银花等中草药也闻风而动,涨价十几、二十倍。人们都以为“老字号”药店发了大财,其实是“冤枉”了他们--熬好的成药还按正常的市价出售,可买进的原料却因“非典”大大涨了价--不仅没大赚,还要赔不少。真正发财的是那些卖中草药的药贩子。据说内地几个药市上,前一阵子每天得出几个新百万富翁。

    遇“S ”而涨,市场规律使然,很难说什么对与错。但是,发这种灾难财的行为,总让人觉得不地道。因此,明知“挨宰”还买“贵”醋、“贵”药和“贵”口罩的人,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没有不骂这些人“黑”的。成千上万人的“暗骂”,大概也会形成一种强大的“场”,在这种谴责“场”的作用下,发了不义之财的主儿们,心里恐怕得有一段时间安生不了。

    人们惟独对一种遇“S ”而涨是拍手欢迎的。就是包括香港在内的许多城市,都加重了对随地吐痰、乱扔垃圾行为的处罚力度。随着新规定的出台,这些地方的痰都大大地“涨价”。过去很长时间里,北京对随地吐痰的罚款好像一直是每口5块,如今“涨”到了100块!广州、上海的“痰价”也分别涨到了50元和200元 。当然,收入和生活费用最高的香港,“痰价”也涨幅最大、数额最高:即将推出的有关维护城市环境卫生条例规定,对于随地吐痰者,执法人员可向他们发出传票,由法庭裁决,对特别恶劣者最高可罚款1万港元,比目前的定额罚款600 港元高出16倍多!

    大幅度提高”痰价“,不是为了增加政府收入、解决财政困难,而是为了制止破坏环境卫生的行为,为了减少疾病传播的途径,为了维护广大民众的健康,因为痰中可能含有多种病菌、病毒,减少这种“载体”,就能减少疾病的蔓延。最新的研究证明,SARS病毒并不像起初说的那么“短命”,在不同质地的附着物上可以存活几小时至几十小时,而在粪便和痰中,能存活得更长!因此,制止随地吐痰,实在是关系生命安危、社会安定的一件大事!必须用严法治理之。

    当然,有效制止随地吐痰,最终要靠广大市民痛改陈陋习俗、养成良好卫生习惯。但是,陋习的改变和新俗的形成,只靠娓娓的说教是不行的,必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用严法加以强制性的规范。就如同对幼树的矫正与修剪,不严法治“痰”,“改变随地乱吐社会积习”就永远是句空话。从几十年前,笔者念小学时,就听那个关于大名鼎鼎的李鸿章,在国外当着“洋人”面大大咧咧往地毯上吐痰的故事。他并非在唾弃“洋大人”,而是展示了一次陋习,丢了一次“洋脸”。可直到如今,李鸿章都死了快100年了,不准随地吐痰的口号也喊了至少几十年了,我们还在为此事而大伤脑筋。

    以法治“痰”,严法治“痰”,成为SARS带来的一个“副产品”。在这方面,千万要汲取以往注重立法、忽视执法的教训,一定把严法落到实处,不罚则已,一罚就罚得他“伤筋动骨”。如果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总是“严斥轻罚”,那就不仅会不断助长、怂恿违法,而且会使政府的威信尽扫。

    在制止随地吐痰方面,笔者主张必须营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氛围,令犯规者被罚一次就不敢再犯,令“旁观者”感到震慑,形成一种无形但有力的“场”。其实,也不光是“治痰”,在许多事上,仅凭言教、自律是不行的,没有严法和他律,形不成强大的“场”,美妙的“言教”往往会变异成掩盖作奸犯科的幌子。如果当年慈禧“老佛爷”对在国外丢人现眼的李鸿章,立马罚银1万两,那“随地吐”的陋习还会传承到现在吗?

    香港痰“贵”,贵得比吐血还让人难受,惟此才能使“随地吐”的陋习早日绝迹。(人民网香港6月6日电)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驻香港记者报道集
香江客语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