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7月08日05:19


不忘党恩  报效祖国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所长  谭铁牛
本报记者  张悦摄

  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的喜庆日子里,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我深深地感到:没有党的培养,我不可能从一个农家子弟成长为一名有信心在高科技领域做出一定贡献的青年科技专家,党的恩情将永远激励我献身于建设祖国、振兴中华的伟大事业。

    我出身于湖南省茶陵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78年初中毕业后,靠国家给予的助学金,顺利地完成了高中和大学的学业,随后又公费赴英留学13年,先后获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我真切地体会到海外赤子的命运与祖国的富强是休戚相关的。我既为祖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感到自豪,也为我国科技水平的相对落后而忧虑。因此,每次交纳党费的时候,我心中总是油然生出一份因不能直接参与祖国建设的不安与内疚。虽然我已经在英国知名学府雷丁大学获得了从教的终身职位,已经开始带博士生,有了自己的科研团队,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都很优越,但是,我一想到自己是共产党员,想到祖国的科技水平还相对落后,想到自己作为一名公派留学人员的使命,回国效力的心情就越加迫切。1997年底,我与妻子毫不犹豫地双双递交了辞职书,放弃了在雷丁大学的终身职位。1998年初,我和妻子带着刚满周岁的儿子,毅然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走上了报效祖国的无悔之路。

    回国后,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归属感、事业感和责任感。因为我是在为自己的祖国效力,是以主人翁的身份工作着。回国后不久,我有幸参加了中组部组织的青年专家国情考察团,走访了贵州省的几个边远山区。当我看到那里的农民群众生产方式仍很落后,生活还很贫困时,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我想,提高国家的科学技术水平,大力发展先进社会生产力,尽快改变这种落后的面貌,让广大人民群众都过上好日子,不正是我们这些掌握先进科学知识的青年共产党员的职责吗?在我回国后近半年时间里,为了能使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科研工作中去,我与妻子商量,暂时不在北京安家,让妻子带着孩子到远在西安的岳父家去住。在那段日子里,面对远离爱妻幼子的牵挂和孤独,我丝毫没有后悔过。因为我觉得,自己举家回国的选择是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选择,为了祖国的科技事业,个人做出一点牺牲算不了什么。

    1998年6、7月份,我先后被任命为中科院模式识别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和自动化研究所所长助理,2000年6月开始担任所长。根据国际科技发展趋势和国内未来需求,由我主持在实验室开辟了动态场景的计算机视觉监控、人的生物特征的身份鉴别、数字多媒体数据的水印处理等新的学科方向。这些都是国际上最前沿的领域,对一个国家经济和社会生活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这些方面的许多关键技术,国外对我国实行封锁。为了打破封锁,我带领研究小组充分利用所内的光、机、电综合优势,扎扎实实地开展工作,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软硬件产品,建立了示范系统,并获准和申请了多项专利。这些研究成果的推广和应用,对互联网时代的国家信息安全、人口管理和打击假冒伪劣都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我回国刚刚3年多时间,还没有做出多少成绩,所做的工作同在科学领域做出卓越贡献的老一辈科学家相比,同科教兴国战略的要求相比,还微不足道,党和政府却给予我很高的荣誉和多方面的关怀。对于党的培养、组织的信任和同事们的支持,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加倍努力工作来回报。 

    《人民日报》 (2001年07月08日第四版)  




 
相关专题
 中国共产党80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