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3年1月10日00:33


一场大雪之后,人民网记者来到距昆明仅60公里的嵩明县白邑乡漆树塘村,
亲眼目睹了困难群众最真实的生存状态——

人民特稿:贫困户王绍光的苦涩与希望

人民网记者 张帆 (人民日报经济周刊与人民网共同策划)

    
虽然眼下日子艰难,但王绍光一家对新生活仍有憧憬

    编者按:

    隆冬时节,春节将近,困难群众的生产、生活安排得怎么样?党中央非常关心。最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专门开会,研究进一步解决好困难群众的生产生活问题,胡锦涛总书记在内蒙古考察时又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一定要关心群众的生产生活,把帮扶困难群众作为一件关系全局的大事,切实抓紧抓好。各级领导干部都要把困难群众放在心上,了解他们的呼声,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

    苦涩

    王绍光的大儿子说:“去年腊月间,亲戚给了一双袜子,我爹有生以来才有袜子穿。”

    1月5日,王绍光刚上大学的大儿子从学校回到家。夜里,一场漫天的大雪接踵而至。

    这是入冬以来滇东地区下的最大的一场雪,足足10个时辰的降雪把王绍光一家所在的嵩明县白邑乡漆树塘村覆盖在一片扎眼的白色之中。

    “这雪下得怪人,前天天还暖着,说下就下,没得预兆。”王绍光一边数落着天气,一边叫大儿子王永学把被雪水滴湿的被子拿到坝子上晒一晒,顺便再借副梯子上房补补房顶。

    王绍光的媳妇张圣珍是全家起得最早的人,一大早就升起火塘,煮好两碗玉米糊糊送到公公、婆婆家里去,老人都患有慢性病,没钱医治,只好在家捱着,天冷更是下不了床。

    20多年来,王绍光领着媳妇和两个儿子在土地上苦苦劳作,与贫困做全力的抗争,40出头的他看着像60岁的老头。几绺黄褐的头发搭在额头上,发灰的脸上满是皱纹,穿一件沾满泥土的破旧中山服——这是唯有的两件外衣中的一件。“去年腊月间,亲戚给了一双袜子,我爹有生以来才有袜子穿,我妈的袜子是捡我和兄弟的,而我们一年四季也就穿一双袜子,换洗的没有。”老大王永学说。

    王绍光一家盘着8亩地,眼下小麦刚入中耕,明年4月才能收;没有灌溉水,大春就只能种点包谷和洋芋,再套种点丝瓜。投入太少,产量也低,小麦亩产150公斤,包谷200公斤,一年下来,除腊月期间用2斤包谷换1斤大米外,就只靠包谷和洋芋为食了。

    儿子们的学费是王绍光最大的心病,8年前他开始上山采药,带着一张塑料布,一出门就是两三天,夜里裹着塑料布就是一宿。后来,采的人越来越多,采药的点也越来远,“龙丹草、首乌、蛇药这些原先到处都有的,现在没有了,最远的地方我来回走了15天。”

    去年7月的一天,王绍光在采药的时候眼睛被野棘刺伤,什么也瞧不见了,张圣珍得知消息后,不晓得从那里生出的勇气,夜里独自上山,把自己的男人背回来。回家后,王绍光的眼睛是没事了,身体却一路往下走,胃下垂、腰肌劳损,先后而至,现在基本上丧失了劳动力,地是盘不动了,采药的活儿也干不成了。

    日近年关,王绍光还养着两头仔猪和一头母猪,5年没杀过年猪了,今年更不会,只盼把猪养肥点能卖个好价钱。王绍光清早一起身,就忙着垫高被大雪压塌的猪圈,调好猪草喂猪;养了一辈子猪,王绍光也没赚上几个钱。“买不起饲料,喂点包谷和猪草,猪长得慢,1年半才出一次栏,猪也不肥,价钱起不来;还有猪瘟,去年5月出的11只小猪一下就死了5个。”张圣珍想起死掉的猪崽既心疼又无奈。

    响午时分,邻村的一个姓李的猪贩进了家门,拉着王绍光又递烟又寒暄,猪贩看上了王绍光的两头猪,每头出价600块,猪贩说王绍光的猪太瘦,这个价已经给高了。张圣珍眼神紧张地盯着丈夫和猪贩耳语,半响没出声,末了,听见猪贩不耐烦地哼了两声才出了口气。王绍光与猪贩谈不拢,他要的是760块一头。

    其实,王绍光不知道,象他这样不喂饲料只喂包谷和青草的猪城里人叫“生态猪”,肉质鲜嫩,又无激素,在城里价格可高了。

    希望

    去年,大儿子考上了云南师范大学,成为嵩明县3000多苗族人中的第一位大学生;二儿子今年又念初一,王绍光从村上贷了1000块,准备种点蔬菜。

    过去的一年辛劳如此,日子也没见怎么好过,但有一件,是让王绍光特别高兴,也特别安慰的——去年,大儿子王永学考上了云南师范大学,成为嵩明县3000多苗族的第一位大学生。

    “得到通知书那几天,我爹夜里总睡不着,我晓得他一是高兴,二是忧心,一学期就得交近4000元的学杂费,还不包括我的生活费,钱从那里去找啊。”在那些日子里,王永学看见父亲日见消瘦的背影,退学的想法都有了,但看着手里那张红得扎眼的通知书,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地吞了回去。

    好在乡里帮助了2000元,办事处和村上分别又给了点,王绍光一狠心,贱卖了两头猪,又向亲戚筹了点儿。儿子上学的钱总算落实了。

    王永学上昆明的那天,成了全家,也是漆树塘全村的节日,漆树塘距离昆明也就是60公里的样子,但此前一家人谁都没上过省城。王绍光穿上了儿子中学时候一件的外衣,张圣珍也从姐姐那里借来一件,儿子从旧货市场花了8元钱买了件衬衫,找了一个熟悉昆明的亲戚带路,一家人就这样动了身。进了城,找到学校,老俩口帮助儿子收拾停当就赶回来,来回花了28块车费。张圣珍的脑海里连昆明什么样也没印象,只是逢人就说,“昆明好,昆明好嘛。”

    送走了老大,还有老二,老二王永文今年念初一。既然小的还在后头,王绍光就还得为新生活谋划,操劳。思前想后,他准备种点蔬菜,可没有垫本的资金。好在村里搞起了小额信贷,王绍光感觉小额信贷好倒是好,但每个月要还现钱,拿不出来。更让他困惑的是市场的变化,“今年你说番茄好卖,但明年一来价又变了,种下去亏本怎么办?”

    跟媳妇合计了好久,最后,王绍光还是从村上贷了1000块。这样,既不懂蔬菜种植技术、又没有种植经验,更缺乏市场信息的王绍光决定冒一回险。记者真心祝福这个为命运所困的人能成功一次,哪怕只有一次,让他计划的新生活有一个美好的开始。

    【附言】:文章刊发后,有许多网友来信询问“贫困户王绍光”的联系地址,希望能尽所能及地帮助他,现把“贫困户王绍光”的通讯地址附上:

    云南省嵩明县漆树塘村 王绍光 邮编:651709

    网友热评:面对贫困户,我们应该做什么?


王永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猪草喂猪,两兄弟能上学到今天要靠这头大母猪。
含辛茹苦的王绍光夫妇,正在琢磨种蔬菜的事。
来源:人民网 2003年1月10日


 
相关专题
 扶贫济困送温暖
 人民特稿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