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学习实践“三个代表” >>  身体力行"三个代表" 2003年1月07日07:10


浩然正气撼人间——追记南京军区庐山疗养院院务处原处长胡训名

本报记者  余清楚  廖文根

    

  2002年3月15日,天空下起阴冷的小雨,位于江西省九江市的南京军区庐山疗养院里一片肃穆。在病房通往院门口的路上,400余名干部职工自发守候着。当一位身盖党旗的年轻军官的遗体被抬出病房时,人们忍不住内心的悲痛,霎时间,哭声与雨声交织在了一起。

    这位年轻军官叫胡训名,时年36岁,生前是南京军区庐山疗养院院务处处长。2002年2月24日晚10时许,忙碌了一天的胡训名收拾东西回家,在疗养院门口,几个歹徒一拥而上,用砖头、木棒等凶器猛击其头部,毫无防备的胡训名当场倒在了血泊中。

    庐山垂泪,长江哀挽。在含泪送别胡训名的同时,胡训名生前的一幕幕浮现在人们的脑海里。

    认真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就是要把群众满意不满意作为衡量工作好坏的标准,坚持从群众最不满意的地方干起,从群众最关心的事情做起,从群众最需要的事情做起。

    ———摘自胡训名日记

    在胡训名的工作原则中,始终坚持的一条是“基层至上”。胡训名说:“为基层服务没有条件可讲,没有理由可推。工作要特别主动、特别自觉,无论是领导交办的,还是基层上门请求的,都不要让他们讲两遍。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工作做好。”

    2001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一职工家的水龙头突然爆裂,喷水四射,惊慌之中,这家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胡训名。被电话铃声从睡梦中惊醒的胡训名披上衣服就跑到那个职工家里。一看情况比较严重,胡训名先是打电话给修理工,接着就动手堵水,找东西包扎水管。当修理工赶到时,胡训名已浑身湿透了。

    曾有几位老干部反映:病房重新装修后,抽水马桶改为蹲式,非常不方便。“必须安装上老同志满意的马桶”,胡训名跑遍九江市,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第二天,他又赶到南昌,终于买到一种特别适合老人使用的坐便器。

    一天夜里,一位疗养员由于用力过猛,把拉灯的线绳整个拉了下来,灯只能一直亮着。到深夜两点钟,疗养员实在熬不住了,把电话径直打到了院务处长家。刚躺下的胡训名接到电话二话没说,带上工具几分钟就赶到病房。小小难题化解了,疗养员能睡踏实觉了,胡训名才放心离去。第二天有人笑他,“这点小事,你不会等到第二天再找人修吗?”一脸疲惫的胡训名却认真地说:“疗养员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不能过夜。”

    “在后勤工作中,身为一名处长,在许多问题上要敢于较真碰硬,要把单位的利益和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不能肥了个人腰包,留一世骂名。”

    ———摘自胡训名日记

    “胡训名太正了!”这是记者采访中听得最多的一句话,而这正是他遇害的原由。

    2002年初,庐山疗养院决定对山下医疗区内的水塘进行整治。九江市大田发展有限公司经理乔荣金与合伙人冯彪想独揽这项工程,率先提出水塘改造方案,工程预算54.56万元。工程到底需要多少钱?胡训名请来地方技术人员进行预算,结果只需34万元。整整相差20万元!他立即向院党委作了汇报,建议取消该公司的竞标资格。乔荣金、冯彪等人得知这一情况后,便打电话给胡训名,约他出去吃饭、喝茶,被拒绝。乔、冯二人跑到胡训名办公室,恳请他“高抬贵手”、“通融一下”,并暗示“事成之后决不亏待你”。得到的回答却是:“我决不拿原则作交易!”眼看攫取超额利润的计划要落空,乔、冯等人恼羞成怒,使出丧心病狂的毒计:招来一帮地痞流氓,对胡训名下了毒手。

    如今,13名犯罪嫌疑人中已有11人被缉拿归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2001年6月,疗养院党委决定清理不合理占用的住房,胡训名被任命为清房小组副组长,也是具体承办人。接过这个“烫手山芋”,胡训名最先“开刀”的是自己的朋友和老乡,做通了他们的工作后,胡训名带领清房工作人员一家家做工作,不到半年时间就清理出住房28套。

    28套房子怎么分?全院人员的眼睛又一次盯着胡训名。胡训名在大会上重申:严格按“打分”分房!就是这样,还是有人提着礼品、揣着“红包”来了。“收礼的口子什么时候都不能开!”这是胡训名给自己和家人下的死命令。有的人东西一丢就走,他穿着拖鞋就追出门去,把礼品退还。

    院务处每年经手的经费上千万,胡训名常说:“公家的便宜,谁也不能占。”2001年4月,疗养院医院进行电力增容,供电局初步预算资金为上百万元。胡训名带领营房助理员和水电班长到实地考察,三番五次跑市场核算各种材料费用,一遍一遍推敲方案,之后又与供电局多次洽谈,终于把全部费用降至50余万元。

    就是凭着这股“抠”劲,在任处长的短短11个月里,胡训名为院里节省经费200多万元。

    古人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就要身先士卒,做好模范带头作用,防止糖衣炮弹的攻击,树立起清正廉洁的党员形象,只有这样才能挺直腰杆说话,堂堂正正做人。

    ———摘自胡训名日记

    在整理胡训名遗物时,人们发现了他的“廉洁自律记录单”,上面记载着他当处长不到一年时间里19次拒礼的记录,其中现金8700多元,微波炉、烟酒等若干。

    熟悉胡训名的人都知道,钱,对于他是很重要的:一个人的工资要养活父母、岳母等六口人,2000年胡训名家里看的还是14英寸黑白电视,他穿的最贵的衣服是280元的夹克;穿西装时,总是一件军用衬衫系一条军用领带。

    胡训名的弟弟做得一手好木工活,在医院干了4年临时工。胡训名当上院务处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弟弟解雇了。他对弟弟说,“其实这样做我心里也很难过,但为了理直气壮地清理解决勤杂人员队伍臃肿的问题,我必须这样做。”弟弟走后,他开始减员增效,把那些通过各种关系进来,根本用不着,工作又不好,群众反映很大的“关系户”60多人一一清理出去。

    胡训名的妻子车月红1995年就下了岗,直到2001年院党委解决干部家属下岗问题时,车月红才被聘为合同工,月薪300元。在妻子的记忆中,结婚十几年,胡训名一直坚守着“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这一原则。妻子和孩子没有坐过一次公家车。

    女儿是胡训名的掌上明珠,他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亲亲女儿。但胡训名留给女儿的时间却少之又少,女儿的家长会总是由妻子参加。九江离南昌只有90分钟车程,可是10岁的女儿想去省城的愿望却一直未能实现。

    “训名的身躯虽然倒下了,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人格魅力将永存我们心间。”胡训名的战友们深深地怀念着他。 

    《人民日报》 (2003年01月07日第一版)  




 
相关专题
 学习实践“三个代表”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