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07月31日17:15


“执政为民与党的建设”
——中共中央党校张志明博士与网友交流录

  编者按:2002年7月30日下午3:00 ,中共中央党校张志明博士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www.qglt.com)“学习三个代表 迎接十六大”专区,就“执政为民与党的建设”这一主题与网友交流。访谈由关山度主持。

    现将访谈内容整理如下,供大家参考阅读。

    【关山度】: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邀请到中央党校张志明博士结合“三个代表”和“七一”讲话与大家探讨“提高执政为民水平与党的建设”。

    张志明博士长期从事党史研究和“文革”史研究,对党的建设以及执政党执政方式和领导方式建设都有很深入的思考。今天请他结合对“三个代表”的学习理解,结合最近的“5.31”讲话精神,重点探讨如何坚强党的建设和提高执政为民水平的问题。

    【张志明】:大家好,今天能有机会与人民网的网民朋友就“执政为民”的问题,与大家交流一下自己的浅见感到很高兴。

    1、【关山度】:张博士,执政为民和党的建设是什么关系?——江泽民同志在“七一”重要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在“5·31”重要讲话中他进一步强调指出:“贯彻‘三个代表’要求,关键在坚持与时俱进,核心在保持党的先进性,本质在坚持执政为民。这三条是并列关系还是递进关系?因为共产党是执政党,贯彻落实“三个代表”是否应更多地落实到执政为民上?执政为民和党的建设是什么关系?

    【张志明】:总书记提出三个代表以后,七一讲话对三个代表作出了一个系统的阐述,那么七一讲话之后,接着又开了十五届六中全会,谈了作风建设问题,接着又发表了中央党校5.31讲话,那么这中间究竟是个什么关系呢?我理解,包括党的作风建设,包括这一次5.31讲话强调执政为民都是和三个代表紧紧联系在一起,是为了更好的把三个代表落到实处。

    2、【关山度】:“七一”讲话和“5.31”讲话中都强调要紧紧抓住执政为民这个本质,您认为行使好执政为民的权利应树立好什么样的执政理念?

    【张志明】:实际上,大家对党执政为民从理论上是比较清楚的,现在大家最关心的是,怎么样做到执政为民。

    我理解,目前至少应该从两个方面去关注这个问题,第一是党的各级干部,党的各级执掌国家权力的干部,必须牢固树立执政为民的理念;二是党必须通过科学的制度安排处理好执政党与国家政权的关系。

    3、[网友]:应该如何确立正确的执政理念呢?

    【张志明】:作为执政党的各级干部,应该从以下方面来认识这个问题,中国共产党的一切权力来自于人民,一切权力为了人民,这应该是中国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执政党坚定不渝的执政理念,也应该是执掌国家权力的各级党的干部不可动摇的观念。

    毛主席说过:人民要解放,就把权力委托给能够代表他们的、能够忠实为他们办事的人,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

    毛主席这话有两层含义,一是说,我们共产党人的一切权力都是人民委托给我们的,我们党自己没有权力。二是说,人民之所以把权力委托给我们,是因为我们共产党人能够代表他们的利益和要求、能够忠实地为他们办事。你如果不能代表他们了、不能忠实地为他们办事了,人们还会把自己的权力收回去的。革命时期是这样,执政时期更是这样。你如果不能做到执政为民,你的执政能力和水平得不到人民的认可和拥护,你即便是工人阶级执政党,你即便是在历史上曾经为人民做过很多好事,人民也会抛弃你。苏共执政74年下台的深刻教训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所以,江泽民同志在提出“三个代表”以后,反复强调其核心是继续保持党的先进性,其本质在坚持执政为民。

    4、[网友]:对于执政理念,您认为下面一些提法是适合的吗?比如中国共产党的江山是打下来的吗?打江山者坐江山天经地义吗?一些基层的个别干部把自己称为“父母官”,您觉得这与党的执政为民的理念相符吗?

    【张志明】:这的确是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上的一些说法,但是这些说法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澄清,而这些问题得不到澄清,党的正确的执政理念是无法确立的。

    我谈谈我的一些看法,我觉得对第一个问题(中国共产党的江山是打下来的吗?),江山是一种形象的说法,指的就是国家政权,政治学上叫公共权力。

    有两点必须明确:

    一是人民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夺回了自己的江山,如果说我们共产党有江山的话,那应该就是人民的江山,而不应该说成是党的江山;

    二是人民选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决不是仅仅因为中国共产党会打仗,会打江山,如果仅仅指的会打江山,那农民起义军就可以做到。而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赢得了中国人民的真诚信赖。这是中国共产党走向执政地位的法理基础,也是中国共产党巩固执政地位的法理基础。

    对于第二个问题(打江山者坐江山天经地义吗?),我认为这话老百姓说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党的一些干部这么认为,就是个大问题了,因为它与马克思主义是格格不入的。共产党走向执政地位不是历代封建王朝的坐江山,而是领导人民当家作主。

    对于第三个问题(一些基层的个别干部把自己称为“父母官”,您觉得这与党的执政为民的理念相符吗?),我记得毛主席曾经多次深情地把人民称为红军的活菩萨、党的活菩萨、小平同志则真诚地把自己称为中国人民的儿子,而一些地方的个别基层干部,却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称为百姓的“父母官”,更有级个别的把那些上访的老百姓称为“刁民”。这是为我们共产党的天理所不容的。要确立执政为民的观念,必须从内心真诚敬重人民群众,真诚地把人民当成主人。

    5、[国语]:张博士,“执政党”与“革命党”是否一定是矛盾的?说我党应该永远是一个革命的党,永远走革命的道路有没有错?

    【张志明】: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这也是现在三个代表提出以后,大家比较集中思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强调我们现在是执政党,强调现在我们党要树立执政党意识,是不是要抛弃我们党传统的革命精神?这是个大问题,这里需要澄清的一个问题是,执政党和革命党的概念要先弄清楚,我们党严格的说,在民主革命时期,也不应该单纯称为一个革命党,因为我们还有在井冈山时期和延安时期的局部执政,是一个局部执政的党。而现在我们谈的执政党,指的是在全国范围内执掌国家权力的党。他们二者的关系,我认为,我们今天强调党要强化自己的执政党意识,是特指我们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自觉不自觉的在用一种革命党的斗争思路来执掌国家政权,这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教训。所以,我们今天强调,用执政党意识来执掌国家政权,特指的是要运用工人阶级执政党的执政规律来执掌政权,而不是要抛弃党的优良的革命精神,“与时俱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党的传统的革命精神在现代的发扬光大。

    6、[老笨牛]:请问张博士:如果说三个代表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那么该理论本身可否被发展?

    比如说,再加上一个代表,即人类社会最先进社会制度的代表。而原有的三个代表并没有包含先进社会制度的内容,因此我认为可能是不完善的,还应当再加上这第四个代表的内容。我想三个代表的理论虽然伟大,但总还不至于穷尽了人类所有的思想理论,更不用说三个代表理论本身还有待象张博士这样的人才去演译和解释并充实。

    【张志明】:“三个代表”当然也是不断发展的,而且必须要发展。江泽民同志一直强调的“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精神,这种科学精神不仅适用于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建设实践,更首先适用于马克思主义自身的发展,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基础,当然这种方法论基础也适用于“三个代表”。

    7、[九宫八卦]:张博士,如何理解“三个代表”与全民党的区别?全民党理论上行的通吗?

    【张志明】:“三个代表”提出以后,尤其是“七一讲话”提出允许新的社会阶层中的优秀分子加入党组织之后,很多人提出了这个问题,认为中国共产党要变成一个全民党。其实这个问题在“七一讲话”中已经说得非常清楚,这里需要进一步补充说明的一点是,全民党的概念有两个出处,一个是二战以后,一些西方国家的社会民主党确实在自己的党章中,改变了自己原来代表的阶级阶层的利益,号称自己代表全民的利益,以赢得更多的选票,比如英国工党和德国的社会民主党。他们这样做,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为赢得自己的执政地位起了一定的作用。另外一个出处,是苏联共产党曾经提出过全民党的概念。

    我们党提出“三个代表”,与上述两种情况是根本不同的,我们党不是全民党,也从来没有说要成为全民党,我们只是强调党的阶级的先进性和党的群众的广泛代表性的统一,只是强调党既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也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先锋队。这在党的民主革命时期也是这么处理的,当时我们党也没有叫全民党,但是我们赢得了全中国人民的广泛的拥护。

    8、[老笨牛]:请问张博士,三个代表的理论究竟是建党的思想纲领还是建国的思想纲领?

    【张志明】:(一)

    三个代表理论很明确,就是新时期党的建设的总的纲领。至于执政党与国家政权的关系,这可能是真正做到执政为民的一个更为重要的方面。因为,我认为光有执政为民的理念是不够的,还要有具体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安排,来保证执政为民的执政理念落到实处。沉痛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没有民主的国家形态就不能保障社会主义民主的存在;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主要任务就是健全民主的国家形态——民主的政治体制。

    我记得,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曾经在十月革命胜利以后,对当时的社会主义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做过很形象的比喻,他说,我们的民主本质上应该是真实的民主,但我们真实得很马虎;资产阶级民主本质上应该是虚伪的民主,但它们虚伪得很认真。这话很发人深省!

    【张志明】:(二)

    那么具体应该怎么样结合我们的国情,通过制度安排来做到执政为民呢?换句话说,目前做到执政为民需要解决的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

    应该说,要做到执政为民,我们现在有许多工作要做,但是我认为,需要解决的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实现我国独特的政党制度与发展民主政治的有机结合。

    9、[网友]:什么时候恢复党代表啊?那可是我党克敌制胜的法宝呀,全国人民都眼巴巴盼着这一天呢

    【张志明】:这位网友提的实际上是党的民主问题,这是现在全党都特别关心的一个问题。

    党代表不是恢复的问题,从来都没有取消过,关键是党代表怎么真正发挥作用的问题。

    党代表真正发挥党的最高权力机构的代表的作用,确实是我们党克敌制胜的法宝,怎么样发挥党代表的作用,现在有很多的方案和设想,5.31讲话对党的民主也作了一再的强调,现在的关键是通过什么具体的办法,来保证党代表大会职能的实现,也就是真正保证党代表的民主权力。比如,有些人认为,应该实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也有一些试点,效果不错;还有一些人认为,应该首先完善党的委员会制。

    总之,发展党内民主、健全党内民主制度是大势所趋。

    10、[大话中油]:请问西方理论在执政规律中的借鉴作用?

    【张志明】:这个问题提的挺好,“七一讲话”中提出,要深入研究共产党自身的执政规律,实际上就涉及到了一个如何借鉴西方执政党的执政规律问题,在全世界所有的执政党中存不存在一种可以为各种性质的政党共同借鉴的基本规律性的东西?

    现在看来,这个问题的回答应该是肯定的,有些客观规律性的东西是不能违背的。比如说,如何整合不同社会阶层的利益要求以形成执政党的政策;比如以什么样的执政方式和领导方式才能更好的执掌国家权力,才能更好的发挥国家的整体效能,才能更好的领导社会,这些都是有一些共同的经验可以分享的。

    我记得马克思曾经在晚年说过,一些类似于俄国这样落后的农业国,可以不经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享用资本主义所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而进入社会主义。实际上已经对这个问题作了很好的说明。

    11、[糊涂脑袋,聪明心]:请问嘉宾,党政分开,什么时候能实现?

    【张志明】: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现在看来,单纯的谈党政分开是无法说清这个问题的。当初提党政分开是特别针对于文化大革命权力高度集中的教训。

    现在我们重新认识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党政分开分不开的问题,而是一个如何通过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正确处理好我国独特的政党制度与人民民主的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问题,如何有效的发挥我国政党制度和国家制度的独特优势的问题。

    12、[刀下贱民]:用什么机制来保证我们党能够执政为民,如果一旦不为民了,怎样纠正。

    【张志明】:确实是要用具体的、管用的、可操作的机制来保证我们党执政为民,这也是前面所谈到的要健全民主的国家形态的问题。

    我今天对这个问题确实是有所准备,但是稿子上说的并不全,这是多年来我自己对这个问题思考的一个思路。

    这个思路简单来说是这样三步:

    第一,总体方向是以党内民主制度的率先完善带动社会民主的发展;

    第二,关键是以健全党内民主选举制度为切入点,逐步实现通过制度选好人、掌好权、管好人、用好权的核心问题;

    第三,目标是建立党内民主制度与人民民主制度的良性互动机制。当然,最终的目标是要实现人民民主。

    13、[黄藤酒]:张博士,请您阐明执政党在国家民主政治建设上的作用。谢谢!

    [楚沙]:我有问题一直搞不懂,为何非要搞党派?不要党行不行?只要人民团结就好。

    【张志明】:(一)

    这两个问题有一定的联关性,先谈谈后一个问题。

    现代政治不要党究竟行不行,这已经不是一个现在讨论的问题了,这已经是资产阶级的政治家们在二三百年前,理论上已经探讨并解决过的问题。他们当初就是这么想的,也不想要党派,甚至对议会中出现的党派,持一种特别恐惧的态度。但是,经过代议制民主的运作实践以后,随着政党在议会中的规范化,忽然发现政党是党政代议制民主运作不可或缺的重要政治因素,这就是现代政党政治形成的一个直接的背景。从目前全球范围来看,除了极少数原始部落状态的一些小国家之外,绝大部分国家实行的都是政党政治。换句话说,这些国家的运作都是在政党的领导和组织下进行的。

    【张志明】:(二)

    前一个问题提的特别好,执政党在国家民主政治建设上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甚至可以说,一个国家民主政治建设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执政党对于民主政治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以什么样具体的措施来加强和培育本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共产党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缔造者,对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起着更为直接的关键性作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动员、组织、协调、培育都需要执政党去领导,整个政治社会化的过程,都需要执政党去引导。

    14、[廉彤]:张博士,我觉得党应该大力吸收优秀的海归人士加入,这是保持党的先进性的一个重要因素。

    【张志明】:这个问题提的比较新,“七一讲话”中只是谈到了新的社会阶层,其中包括五个社会阶层,还真没有把“海归人士”作为一个阶层单独列出来,但是他其中谈到的一些原则,对“海归人士”是完全适用的,那就是各个社会阶层中的优秀分子,只要符合党员条件,就要积极培养吸收他们入党,当然这中间就包括“海归人士”。

    15、[崛起中华]:张博士,我以亲身经历向您请教如何廉洁干部队伍建设,切实落实执政为民。

    张博士,我在地方力求洁身自好,但始终为腐败分子所排挤,并受打击报复。而我一旦加入腐败队伍,一切都变得得风应手。当然您也可以给我冠以罪名,那么我还用得着上强国论坛来与您讨论了吗?这种现象有很强的代表性,请问我如何才能在地方工作不被腐败,又不受腐败分子排挤?这个问题对于党组织、干部队伍建设,至关重要,因为先进的理论已经有了,优秀的《干部任用条例》也已经有了,但是正义之士仍然被排挤于党组织、干部队伍之外,这是事实!我们应当要实事求是对待党组织、干部队伍建设的问题。没有一只好的干部队伍,空有先进的理论,完善的法律,却得不到落实和执行!

    【张志明】:看了您的问题,发现很多网友对这个问题都特别关心,对这个问题我想试着这么回答:您谈的这些问题确实存在,在有些地方可能还特别严重。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办法还是要靠民主,而根据我国的国情,必须首先实现党内民主制度建设的突破,而党内民主制度中,必须以健全党代表大会制度为基础,实现党内选举、弹劾罢免、任期为一体的党内民主选举制度突破,使党真正能够的通过制度化的途径,保证选好被党代表所认可的干部、管好这些被选出来任期内的干部,并且实行严格的任期制,真正建立干部队伍的理性的代谢机制,保证党的绝大部分的优秀人才能够脱颖而出。

    16、[刀下贱民]:张博士:你对中国的民主进程有一些独到见解,但你认为你的方案可能被采纳吗?

    【张志明】:谢谢您的鼓励,这绝不仅仅是我的独到见解,党内民主是全党的共同呼声,是中国民主政治发展的大势所趋,“七一讲话”和“5.31讲话”已经体现了这种全党的呼声,相信“十六大”会更加体现这种呼声。

    17、[九宫八卦]:张博士,能具体谈谈你对我国建设独特的民主政治的设想吗?或者谈谈你理想中的政党与政府权力机关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谢谢

    【张志明】:简单而言,执政党做执政党应该做的事情,国家做国家应该做的事情,社会做社会应该做的事情。

    总之,执政党应该通过符合民主政治要求的、法定的、制度化的渠道,进入到国家政权内部,然后严格按照国家制定的法律去行使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

    18、[生在新中国]:您认为我党在推行民主进程中采取了哪些措施?今后的民主道路具体该怎么走?

    【张志明】:(一)

    这个问题是现在被很多人所忽视的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包括一些党员干部,可能是由于文化大革命的沉痛教训,使很多人误认为共产党是不讲民主的,只会搞阶级斗争,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

    刚才,我在一个网民的问题中看到他提到我的一本书《从民主新路到依法治国——为人民民主奋斗八十年的中国共产党》,不管大家怎么理解,我有事实可以证明,这本书我是带着极大的真诚写出来的,中国共产党得下江山,绝不仅仅是会打仗,而且在民主民族革命极为艰难的井冈山和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主政治建设是连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特使赫尔利先生都极为钦敬的,任何当时到过延安的党外人士、民主人士没有一个不是发自内心称赞共产党的,他们对共产党的称赞绝对不是因为他们会打仗,而是因为共产党真心真意领导边区人民搞民主政治建设。

    【张志明】:(二)

    我记得,1940年五月底六月初,在中国抗日战争最艰难的岁月,作为“不官不党居第三者地位”的著名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回国考察了乌烟瘴气歌舞升平奢侈腐化的陪都重庆之后,心情极为忧郁,不禁为抗战的前途和命运深深疑虑。他不顾蒋介石的规劝和阻拦,带着猜测、好奇和惊恐的心情来到了陌生的延安。短短10天左右的访问,陈嘉庚深深地为延安共产党人所开创的一代新风所打动,他不仅一扫在重庆时的失望情绪,对抗战的胜利充满了信心,而且坚信这样一个一心一意为人民的政党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执政党,并预言“假如更多的人象他们那样刻苦耐劳、埋头苦干,我们中国一定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1945年7月,曾参与孙中山创立同盟会,为在中国建立民主政治苦苦奋斗了数十年、时任国民参政员的黄炎培先生,应毛泽东之邀访问了延安,并对中共在延安的民主政治建设成就大为叹服,并对毛主席提出的通过民主新路来走出中国政治兴勃亡忽周期律的恶性怪圈极为赞赏。

    【张志明】:(三)

    建国以后,我们党对探索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新路也是做了艰辛的探索,当然中间经历了很多惨痛的教训,这些教训绝不是说明共产党不要民主,而是我们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民主之路,才能保证真正执政为民落到实处,只是毛泽东在晚年的探索陷入了大民主的误区,他的初衷是真心真意追求与人民合一的,是想保证国家权力的人民主体地位永远不变颜色的,只不过这条道路是非理性的,到今天我一直坚信我这个判断。

    改革开放以来,在这个问题上,小平同志最大的贡献,换句话说他超越于毛主席的地方,是发现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是阻碍我们党无法探索到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理性之路的最深层的原因,也正因为于此,才开辟了改革开放的全新时代,并于1992年,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从而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打下了坚实的理性基础。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也同时取得了民主法制建设的巨大进步。比如,完善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农村推行了村民自治的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各级政府精简了机构,提出了依法治国,建立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理论,保证了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正确方向等等。尽管这些措施的落实还有许多需要进一步改进的地方,但是发展势头是不可阻挡的。

    江泽民总书记提出“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保证我们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执政党,在新世纪领导中国人民实现经济复兴和文化进步的同时,能够切实完成当年毛主席想完成而没有完成的夙愿,能够真正逐渐通过党内民主制度的率先健全,来带动社会民主和人民民主制度的完善和发展,从而从制度上确保党的执政为民理念的贯彻落实,从制度上保证真正做到“三个代表”。

    【张志明】:非常感谢大家提出了一些高质量的问题,我回去后会把一些问题下载下来,以便继续深入研究,因为有些问题我自己研究的还不够,也要向大家学习。不过,我保证我是抱着很真诚的态度和大家交换一些看法和心得,希望有继续交流的机会。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继续就一些问题一起进行探讨,我的E-mail地址是:zhimingzh@hotmail.com。谢谢大家!

来源:人民网
关于我们
兴起学习贯彻“三个代表”新高潮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