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五次

对于职工运动议决案



    (一)职工运动两年来的发展及现在的形势

    本党第四次全国大会时。正是职工运动复兴时期的开始,两年以来,经过五卅运动、省港罢工,反奉战争中河南、天津、唐山职工运动的勃兴,铁路工会的恢复与发展,北伐后湘、鄂、赣、皖、苏、浙的发展,以至上海三次暴动,虽然有此仆彼兴,时起时伏的现象,然整个的形势,都是在不断的争斗继续高涨中。在政治上已经推进了国民革命的发展,给帝国主义以莫大的打击。从争集会、结社、罢工之自由,一直到参加政权的实现,充分的表现了无产阶级在国民革命中的领导作用。在经济上劳动条件,已有很显著的改善,从要求待遇的改善,团体契约权之获得,直到要求参加国有产业的管理的实现。群众生活的水平线,已有很显著的提高。在组织上,工会的权力,已渐次集中。纵的方面,从零碎的行会的组合,发展到统一的产业组合(虽然现在还是很弱小的)。横的方面,各地方总工会,更具有最高的权力。工会会员数量上,由五十四万增到二百八十万。所以这两年来猛勇争斗的结果,的确有很显著的急速的进步。

    中国职工运动发展的结果,使资产阶级受了莫大的威吓,渐次背叛革命(蒋介石叛变),不惜与帝国主义妥协,专力来打击工人阶级以保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同时帝国主义因见旧有工具军阀系统的崩溃,亦欲在中国找到新的工具,因此帝国主义与中国资产阶级之中,发生一种亲和力,互相吸引,因此资产阶级将渐次变成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新工具。

    资产阶级在这个新的企图之下,遂尽力打击工人阶级。一方面组织法西斯蒂,来屠杀工人领袖,破坏工会;现在苏、浙、闽、广、皖、赣、川等处,已很明显的表现出来了。另一方面,又欲以改良主义来欺骗工人阶级,如蒋介石颁布的工会条例,几乎全抄上海总工会提出的上海工人的经济总要求。并企图组织御用的黄色工会。在武汉的资产阶级亦欲以改良主义,来缓和工人阶级的进攻,如提倡分红利制度,甚至要工会来代管生产,以红利的大部分分给工人等。虽然我们在经济的分析上,看不出中国资产阶级有实行改良主义与工人阶级改良主义化的可能;但资产阶级在他的政权区域内,为欲巩固他的政权,与在工人阶级参加政权的区域内,欲缓和工人的进攻,的确有企图采用改良主义的倾向。我们应该加紧工人阶级的团结,组织工人阶级的武装来抵抗法西斯蒂,动摇资产阶级的政权。同时要极力提高工人的要求,发展经济罢工,揭破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假面具。

    (二)职工运动的新方针

    在党的政治议决案上,已指明“中国资产阶级”已经背叛了,中国革命将要在工、农、小资产阶级联合政权之下,向非资本主义前途发展。在党的总的政策之下,职工运动自然应该定出新的方针。其主要点:

    第一,要极力从政治上经济上向资产阶级勇猛的进攻,一直到要求没收一切银行、矿山、铁路、轮船、大企业、大工厂等归国有的实现。

    第二,要求参加国有产业的生产管理,监督生产。使国有产业能向非资本主义的路线发展,不致官僚化。

    第三,要求政府实行高度劳工政策,颁布劳工保护法,工厂法,规定八小时工作制,及最低限度工资等,使工人生活水平线,能随时提高。这些工作都应该是劳工部主要的工作,并须设立监察机关,保障这些法令的实施。

    第四,要求社会保险之实施,救济失业工人,同时要建立工人宿舍、公共食堂等。

    第五,要求设立国家商店,公卖一切日需品(食粮、燃料等),并发展合作社等等的组织。

    第六,各地总工会应该随时提出工人的行动总纲,为各地工人阶级奋斗的目标。

    第七,发展全国一致的政治的经济的争斗,各全国产业总工会应即提出总的经济要求。

    上面七项是职工运动方针之骨干,在国民政府管辖之区域内,应该加紧争斗,使能加速的实现。在蒋介石政权之下(资产阶级政权),北方军阀政权之下亦须极力宣传,各级工会提出之要求总纲中,都应该尽可能的提出。(自然要特别注意当地工人阶级当前的最迫切的要求)必须如此,才能兴奋工人阶级革命的勇气,抵御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侵入。必须如此才可以保障非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

    (三)经济斗争

    过去有些地方(如反奉战争中北京、天津、唐山等处)偏重于政治斗争,不注意工人的经济斗争,结果反减了工人对政治斗争的认识和勇气,并影响到组织的发展,这是我们很可宝贵的经验。所以在第四次大会的决议案中所说的,只有提高工人的经济要求,才能兴奋工人政治斗争的勇气,这是非常正确的。因为经济斗争是工会的日常生活,必须如此才能吸引广大的群众,加紧群众的组织。这是以后工作中应该特别注意的。在蒋介石统治之下,有组织黄色工会实行改良主义的倾向,我们应该极力提高工人的经济要求,尽量发展经济斗争,攻击这些黄色工会的组织,才能使工人不致受改良主义的欺骗,而扩大我们在群众中的影响。在北方军阀统治之下,自然没有公开组织与公开斗争的可能,但我们应该注意工人日常的迫切的生活痛苦,发展工人部分的零碎斗争,在可能时,仍须举行大的斗争,使工人群众在这些争斗中团结起来。但是在宣传上仍须提出总的经济要求来吸引群众。在武汉工人群众已经普遍的经过一次经济争斗,但是资本家随时将物价提高,使工人生活几乎毫无改良,甚至挨饿,因此一部分群众发现对政治斗争的消极。这是职工运动一个很大的危机。挽救这个危机的方法,只有一面提高工人的经济要求,继续争斗,另一方面要求政府限制物价,或设立国家商店,公卖一切日需品。还有一种危机就是用革命危急的恐吓,来限制工人的斗争。这样可使工人阶级成为其他阶级的工具,我们应该极力与这种主张奋斗。

    自经济罢工发展后,而资产阶级及其代表者倡为“罢工循环”之说,其用意则在打击工人阶级,就是国民党左派中亦往往有人因此学说而动摇。要知一般物价之增加决非因罢工所致,而有其根本原因,即供给与需要的关系及种种政治战争的影响,所以我们应尽力根据事实作广大的宣传,与此类学说奋斗。

    手工工厂工人与店员的争斗,成为目前很重大的问题,许多人以为欲保证与小资产阶级的联合,须绝对停止争斗,这句话未免矫枉过正。工人与小资产阶级的联合战线和领导小资产阶级,决不单是消极的方面让步可以得到的,而是要在积极的方面加紧反帝国主义运动,加紧反大资产阶级的争斗,不断的提出小资产阶级的利益,扩大一般市民的要求等。所以我们对手工工厂工人和店员的争斗,仍是要积极的拥护,才可以取得这些群众。第一、中国产业无产阶级的数量太少,必须使手工工厂工人与店员,完全团结在产业工人的周围,力量才能伟大;第二、手工工厂工人与大部分店员生活极为痛苦,只有发展经济争斗,才能组织起来;第三、手工工厂工人与大部分店员的劳动关系,多半是一种封建式的主奴关系,不经过争斗,不能打破封建势力的束缚。尤其是非产业的区域(各县、市、镇),手工工厂工人与店员,就是地方的无产阶级的代理人。应该是这些地方政治上的领导势力。但这些是他们被小资产阶级利用封建思想与权力所束缚,我们要使他组织起来,成为政治斗争的领导力量。自然,在手工工厂与店员的斗争中,要注意资本家的经济能力,提出的要求不可超过他的能力之外,对于团体契约权的争斗,也应就客观的形势而相当的让步。

    在工会参加管理的国有产业中,将有一种反对经济争斗的倾向发生。这种倾向发生的根源,一方面将是政府中代表资产阶级的分子要使这些国有产业能按照他的利益发展,而限制工人阶级的利益,另一方面将有人误认这些国有产业已经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工人阶级自己的产业)。这种倾向不单是要使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线降低,并且要影响非资本主义前途的发展,我们应该极力的与这个倾向奋斗,只有工人阶级生活水平线能随国有产业的发展而随时提高,才能保证非资本主义的前途。所以在这些国有产业下的工会,应该注意这些产业的发展,随时提出进步工人经济要求而争斗。

    在劳动保护法已经颁布以后,监督这个法令之实施将成为工会主要责任之一。工会应该注意资本家对于工人的欺骗,随时代工人向监察机关提出抗议。使工人阶级的生活,真能得这些法令的保障而提高。

    (四)组织问题

    现在工会组织有几个重大的缺点:第一,无论在纵的方面(产业组合)横的方面(地方组合)还是很零乱散漫,直到现在全国产业总工会,只有海员、铁路、邮政建立起来,并且没有力量。中华全国总工会完全没有尽他对于下级工会指导的责任,甚至毫无关系。各地总工会,虽然权力比较集中,但是所属各工会的组织,亦是非常散漫。所以目前职工运动在组织上的第一个责任,就是要强固中华全国总工会,强固并建立各产业总工会。合并许多小工会成为有力的产业的大工会。第二,许多工会还带很深的行会主义的色彩,甚至仅将行会组织改了一面工会的招牌,所以我们要极力与这种行会主义的工会组织奋斗,要限制手工工厂厂主、店东、包头等加入工会。第三,为准备参加生产管理,须组织强固的工厂委员会。过去虽然在许多地方的工会有类似工厂委员会之组织(每工厂一委员会),但实际上仅仅做了一些工会的日常工作。以后的工厂委员会,除了工会的日常工作,还要注意本工厂的一切的经济情形的调查和统计,然后将来才可以尽他的监督生产的责任。第四,在广东、上海……等处,已经有黄色工会的组织,我们要使这些工会统一起来,只有在这些工会下面的群众中去发展我们的影响和极力提高工人经济的要求。决不可以专与他们的几个首领联欢,希冀一种上层的统一。第五,手工业工人与店员的组织(尤其是在各县、市中),许多地方都以一种产业的方法去组织他。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工人,我们应按照他的职业和他过去组织的习惯,来做组织的原则,中华全国总工会应该即刻颁布一种关于手工业工人与店员工会的组织大纲,来做各地的标准。第六,铁路工人运动本为本党最早的工作,而且曾有伟大的斗争,因本党年来政策之极端与对此运动之轻视,到现在几乎完全放弃了,这是本党莫大的错误。以后应特别注意铁路工人,把铁总强大起来,在各铁路组织秘密工会,须由铁总派特派员到各路工作,以建立铁路工会的系统性,同时须在各地党部指挥之下,以建立党与工会的亲密关系。第七,第四次大会后,海员转变到本党指导之下,这是一个很大的成绩,本党应该继续加紧海员中的工作。惟海员运动,虽渐次在各轮船推行支部的组织,特别以省港轮船组织为最有成绩,但是宁波籍海员仍未完全组织在海员工会之下,内河轮船分会有放弃轮船而只组织木船划子的倾向,都是应该纠正的。第八,矿工运动在此二年内仅唐山曾有一度之发展,但党对于矿工甚为漠视,如北方及关外矿域最多,而我们只注意了城市的工人运动,未注意矿工,此后对于抚顺、开滦、山西、山东、焦作各矿工,本党应积极去做,以树立矿工运动之基础。第九,重工业,过去对于重工业工人很少注意,如上海轻工业同志达数千人,而重工业如某一造船厂仅只几个同志,可以证明,这是一个很大的缺点。重工业工人,在职工运动上应占重要的地位,在全部的数量上亦复不少,如我们不有计划的加紧在矿工工人中去工作,则重工业工人已经有广东机器工会之影响,不难为黄色派所取去。

    工人领袖官僚化之危险,是目前的严重问题,其原因是广大的工人群众缺乏健全的组织和充分的训练,工会干部人材太少,我们党的发展赶不上工人运动的发展,以致工会多为少数领袖包办,脱离群众的监督或党的指导,而趋于官僚化。救济这个危险,应该切实执行“工会民主化”的工作,工会的工作应该且必须要经过工人群众大会、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各种会议中决定工会的工作,要在这些工作中去健全工会组织,训练工人群众,培植工人运动人才,产生工人运动领袖,必须如此,才能挽救这个官僚化的危险。

    国民党应该是工农及小资产阶级的政治联盟,而以无产阶级为领导之政党,因此应无限制的引导工人阶级加入国民党,充实其内容,才能实现领导之作用。

    (五)失业问题

    现在全国各处都有广大的失业工人,尤其是被帝国主义封锁的武汉,差不多有十万以上的失业,还有继续增长的趋势,如果我们不为失业的恐慌而争斗,可以影响整个的职工运动。第一在武汉政府之下,应即刻要求社会保险制度之实施,救济失业工人,同时须加速大产业国有及国营的经济政策的实现,才可以挽救失业的恐慌。第二应该使失业工人完全在工会组织之下去争斗,在可能的地方,应该在工会内设立职业介绍所及互济会等组织,总之,无论如何要使失业工人不离开工会的影响,而为资本家或其他反动派所利用。

    (六)童工与女工

    童工与女工问题,在党的过去议决案上,都有很详细的规定,但到现在各地还未能正确的执行。各级工会均少注意童工与女工的利益,不引导童工、女工参加工会工作,以致童工、女工不了解工会的意义,不积极的拥护工会,或另外成立组织,形成如另一工会的形势,这是很危险的现象。以后各地工会要积极的拥护童工、女工的利益,每次经济罢工均须提出童工、女工的要求,引导童工、女工参加工会工作(工会的各级机关均须有童工、女工参加),才能挽救这个危险。

    现在劳动童子的组织,超越了他的教育宣传的意义,差不多变成了一种童工工会,以致与工会常常发生冲突。这是由于工会未能注意童工,和在童子团工作的同志不了解童子团组织的性质和意义的原因。以后各工会均须设立童工委员会(或学徒运动委员会)。童子团在组织上应该隶属于工会组织系统之下。尤其要注意童子团的童子化。

    (七)宣传与教育工作

    宣传工作在职工运动上占很重要的地位,过去很少注意,以后在各工会应极力发展宣传队的组织,各地方总工会至少须有一周刊和会报的发行(尤其要注意群众化),中华全国总工会已有发行日报的需要,务在最近期间实现。各种小册子的编辑,亦极为重要。

    过去工会的教育工作,在提高工人阶级文化程度上多未注意,此项工作,极为重要,在各地方总工会均须有教育委员会的组织,并须极力利用各级政府的教育经费来发展工人教育。在教材的方面,要多注意政治的教育,并须编制劳动教科书,供各地工会应用。

    (八)工人纠察队与武装

    工人纠察队,不管公开或秘密的地方皆须有普遍的发展。工人有武装在最初仅止自卫(对付工贼流氓等),维持秩序,现在我们要进一步而认为工人纠察队是保障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主政权的武装之一,所以只要有工会的地方,不管是秘密的或公开的,都应该有这样的组织,其注意点:(一)要是真正工人的组织,不可让流氓混迹其中,失业工人也不可过多。(二)纠察队应采用征兵制,使全体工人有受军事训练之机会。(三)纠察队可有相当之常备队。(四)中华全国总工会应公布工人纠察队统一的编制法及设立一部以管理之。

    现在的军队,多半是游民无产阶级的分子,很难使他革命化,所以我们要使军队革命化,和建立真正的革命军队,必须有多数的工人去当兵。因此到军队中去,拿枪去的口号,应该很广大的在工人群众中去宣传,打破一般不愿意当兵的观念!

    (九)工农关系

    现在资本家借口工人工资的增加,任意提高物价,使一般农民对工人不满,因此在许多地方都发生工农冲突的事。这是可以影响到整个的革命前途的。要使工农关系更加亲密起来,自然要把工人生活的痛苦,及物价增高的原因(完全是市场需要与供给的消长),完全是资本家的罪恶,尽量的宣布出来。但是仅只这样的消极的宣传是不够的,一定要各地工会能够与农民发生亲密的关系,帮助农民的组织,拥护农民的争斗,直到帮助农民取得土地,这样才能使农民了解只有工人是他真正的朋友,不受资产阶级及其他反动派的挑拨和利用。

    (十)与各国工会建立亲密的关系

    中国革命的完成,一定要得到国际无产阶级的帮助,所以中国工会应该与各国工会发生经常的亲密的关系。把中国工人的痛苦及斗争的情形尽量的向各国工人群众中宣传,以取得各国工人的深切的同情与拥护。尤其是在太平洋沿岸各国工人,只有中国工会比较进步,所以太平洋劳动大会,无论如何要在最短的期间召集,并须由此建立经常的宣传通信机关。

    (十一)党与工会的关系

    党与工会,在过去仍未能有正确的关系,不是使工会成了党的附属的机关,即是工会完全脱离了党的指导。其实工会的斗争应当完全在党的指导之下,同时不能使工会失了他独立的性质。具体的说,就是党对于工会的指导,第一应该是党的支部在群众中起作用,使群众完全受党的影响;第二,在工会的机关中,应该有党团的组织,使党的意志去影响工会的一切工作。这样自然可使工会的机关和群众,都完全在党的指导之下了。同时,党在每个时期的政策(如宣言、主张等),应尽可能的公开的在工会中讨论,增加群众对于党的认识。

    中央工委过去几乎完全停顿,因此党对于全国职工的运动的方针与策略,完全缺乏指导。以后应该极力将工委强健起来,使能充分的工作。以前许多区委工委都很懦弱,甚至无工委的组织(如北方),也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应该积极的纠正过来。

    现在各处工会,无论是上层领袖或下层的干部人材,都极缺乏,这也是可以阻碍职工运动发展的。要训练人材,第一要使工人群众多参加工会的工作,使在许多斗争中,增高他们的经验和工作能力。特别要注意工人代表会的建立和训练。第二,在各地总工会都要设立短期的职工运动训练班。党应该选择很好的工人同志,办一高等职工运动学校,养成高级的干部人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