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五次

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议决案



    1.从上次本党大会以来,革命发展得很快,党的长大也同样的快。从第四次全国大会到现在,党员自九百余人增至五万余。党的政治影响比数量的增加更快。本党无疑的成为全国工农的领袖;领导无产阶级经过两年的不断的斗争,斗争中包含好几次反对帝国主义与军阀的武装暴动。在党的领导之下,四年短期之内,二百八十余万工人与九百余万农民,已经组织起来。本党已成为群众的党了。

    自“五卅”起,上海无产阶级的斗争、香港罢工、汉口无产阶级的反帝国主义斗争……都是中国革命史中重要的事件。在过去的二年,工人阶级在国民革命运动中站在最主要的地位上。如今他已取得斗争的领导权。工人阶级在中国革命中这样的地位,足以保证革命的前途,将来不会开出一个资本主义发展的时期,而是直接走到社会主义建设的斗争。

    2.中国革命的发展,已符合第七次国际扩大会议决议案所指出的道路。民族革命之发展加紧了阶级斗争。国民党内的封建分子及资产阶级,想领导革命,以与本国反动派及外国帝国主义妥协;然而包含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的国民党左派,则反对封建分子、资产阶级的妥协政策;于是在民族解放运动之中,发现了危机。封建分子、资产阶级看见不能依了他们的阶级利益而领导革命,他们就把国民党分裂了。他们不但离开了国民革命的斗争,并且转而反对之。他们已成为帝国主义的工具。上海无产阶级,做了两次英勇的暴动以欢迎革命军,他们在反抗北方反动军阀和外国帝国主义的斗争中,有很大的牺牲。但是,南军占领上海后,不久蒋介石就在上海下命令屠杀工人。

    现在革命已进到第三个阶段,封建分子与大资产阶级已转过来反对革命。在这阶段中,革命势力之社会基础是无产阶级、农民与城市小资产阶级的革命的联盟。在这革命的联盟之中,无产阶级将实行其领导权。

    3.革命运动发展,无产阶级势力增加,同时,反革命的势力也渐渐形成。反革命势力的形成,有下列的表演:(A)帝国主义列强之联合的直接武力干涉,(B)反动军阀与大资产阶级同盟反对国民革命。帝国主义者看到无产阶级所领导的民主政权,足以给帝国主义者及其同盟军以最后的打击,他们便想用武力恐吓手段强逼革命的国民政府采用妥协政策,另一方面,他们帮助并鼓励军阀与大资产阶级建立反革命的同盟。革命运动中第三阶段之初期,就遇到了帝国主义军阀与大资产阶级联盟的这种威吓。但是,革命运动正要在坚决反抗这反革命联盟的斗争中,更加向前进展。革命势力定能巩固集合民族的精力,巩固一切革命力量,建立工农小资产阶级的民主独裁政权,以反抗并破坏反革命的同盟。

    4.从“五卅”起,无产阶级开始为反帝国主义斗争的领导权而斗争。这个斗争建立了广州革命的国民政府,获得暂时的成功。封建的及资产阶级的分子,看见这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反帝国主义斗争,将走得太远,客观上危害了他们的阶级利益,于是他们也开始用全力使民族解放运动移转到他们的指挥之下。当时我们的党,却只注意于反帝国主义及反军阀的斗争,而忽略了与资产阶级争取革命领导权的斗争。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互争国民革命的领导权,第一个表现就是三月二十日的事变,蒋介石推翻了左派政府。

    三月二十日事变,开了争夺领导权的第二阶段。在此时期,资产阶级占了上风。他们利用他们在广东的胜利,而想把他们的权力扩大至于全国。在这时间本党没有正确的政策。固然,资产阶级一天留在民族革命运动中,我们就一天须与他们结合反帝国主义的联合战线。但是资产阶级将来的作用,在三月二十日之后,已经更加清楚了。然而本党没有懂得资产阶级已经重新得到民族革命的领导,并想消灭革命。因为本党对于大资产阶级在此后革命阶段中的作用,没有很清楚的认识,所以在讲联合战线时,没有致力于给劳苦群众的利益以足够的保障。这并不是说我们在三月二十日以后的反动时期中,要立刻倒蒋。本党的任务是继续的去争领导权,--建立一个左派的革命联盟,包含工、农、小资产阶级,以反对封建分子及资产阶级的领导,这封建分子、资产阶级的领导,客观上是必将出卖革命。这个任务并不与联合战线不两立。

    在争夺领导权的斗争中,无产阶级必须在农民中得到同盟者。无产阶级要提出急进的土地改良之要求,以巩固与农民之团结,向封建分子、资产阶级之反动奋斗。本党没有实行这个任务以领导无产阶级。联合战线做得太广泛了,甚至乡村中的封建宗法的反动分子也联合在内。在本党领导之下的广东农民运动,除要求组织农民协会与减租外,没有更急进的要求。当时封建分子和资产阶级的联盟已经准备使革命妥协,至于消灭,而本党没有认明;应当在乡村之中攻打他们的根基。实则只有进攻这种封建分子、资产阶级之反革命,才可使革命的社会基础更加深入。这件事没有做,为了这个原故,广东便很容易地失掉了。

    5.北伐之主观上的动机,是资产阶级想扩大他的权力。但是客观上北伐是发展革命的方法,所以帮助北伐的政策是对的。但在此革命地盘扩大之时,本党未能充分注意使革命的社会基础同时深入之必要。这种疏忽,其根本原因,是因为过分估量了大资产阶级的作用。那时的策略,是先帮助资产阶级完成其革命的第一阶段(扩大),然后再来做第二阶段的深入。因为有这错误政策,所以不能征调全国革命的民权派的力量,以限制封建分子、资产阶级想利用军事胜利之帮助,而加强其势力之企图。最后封建及资产阶级分子的势力已经很强大,于是他们公开宣告包办整个的民族解放运动,而实行其分裂革命之政策。因为对于联合战线的见解错误,所以在革命军所占据的地域中,一切反动的社会基础,仍任其存在。因此,到蒋介石叛党的时候,不能使他孤立,封建的资产阶级分子,居然带着很大的力量,从民族革命中分裂出去。倘能及早在城市与乡村中(特别是乡村中)加紧阶级斗争,那末,早就可以摇动反动势力的地位,--例如广东之失,也就不会这样容易的了。

    6.对大资产阶级估量不确,甚至于过分,于是对小资产阶级的估量就过小。小资产阶级不会成为一个独立政治力量的,当大资产阶级与封建反动势力联合而预备使革命势力妥协之时,无产阶级应非常注意小资产阶级,否则,他将与资产阶级一路走。上海暴动之失败,最大原因是无产阶级没有得到小资产阶级群众的赞助。

    蒋介石并不是在四月十二日突然变成反革命,而命令在上海的街道上屠杀工人的。从三月二十日起,他已经是革命的仇敌了。但党没有指出蒋介石所代表的是资产阶级,他要消灭革命,因此,也就未能充分号召城市中民权派的群众,使他们围绕在无产阶级的周围,以防止蒋介石能够在上海建立其新军阀的独裁。

    7.共产党第五次大会以为上海无产阶级的二月暴动是太早熟了,在那时候的革命热情中,党不能有计划的指挥群众,建立苏维埃式的市民政府的尝试。更是太早熟了。

    大资产阶级一开始时便没有帮助这个运动;白色恐怖起来,小资产阶级也吓退了;于是无产阶级陷于孤立。二月暴动失败后至三月暴动之间的时期,是很可以利用之以建立一个无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群众的亲密联盟,以为革命的民权政府的基础。但是因为第一次早熟运动的失败,使党跳到另一个极端;因此,过于重视资产阶级,拉他进市民政府,而忽视小资产阶级的群众。本党的另一错误,是于不自觉之中把上海运动做成是一种独立的,而未顾及全国民族运动的联系。

    8.第五次大会认识上海无产阶级在本党领导之下英勇斗争的历史意义。大会认为:虽然上海事件有许多失败与错误,但不失为无产阶级争取革命领导权之斗争中的重大事件。在这时期中无产阶级、农民、小资产阶级的民权联盟,已经成为革命的唯一的社会基础。上海无产阶级仍为革命的柱石,上海仍是斗争的重要中心之一。上海无产阶级从“五卅”以来就继续不断的在本党领导之下做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而且他的斗争必能坚决的反对帝国主义的统治并且反对资产阶级的妥协,将来一定是打倒帝国主义的主要力量。

    9.第五次大会坚决的认为:封建分子、资产阶级的叛离,不足以削弱革命。现在的时期不是革命低落的时期,而是紧张剧烈的革命斗争时期。在这时期里无产阶级成为斗争的原动力,应该以土地革命及民主政权之政纲去号召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当封建分子及资产阶级留在民族运动中的时候,他们阻碍土地革命及民主政权政纲的实现,因此,群众的革命力量是被遏制的。现在革命的民权派力量之自由发展的障碍已经减轻,所以土地革命及民主政权的运动可以加强起来。

    革命基础之地域,需要很快的扩张,但是同时在这地域之中要把革命的社会基础使之深入。广东之失去,表现出革命只扩大而不深入的危险。这个时期里革命的主要任务,是除去反动根基,以巩固革命。要做这件事,必需执行急进的土地改良政纲和创造乡村的革命民主政权。

    10.革命势力的发展使帝国主义的干涉更加严重。于是小资产阶级之中发生一种恐惧失败的情绪,想要将革命根据地从帝国主义威胁之地,转移到别的地方去。第五次大会警告全党:应当反对这种无根据的失败主义的趋向。帝国主义的干涉,确实存在。中国共产党应当领导工农群众从坚决的斗争中,保护革命而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现在要巩固革命于中国的中部及南部,并不是忽视扩大革命地域之可能与必要。但中国共产党必定反对以扩大革命地域为借口,而实际上抛弃或削弱现时革命根据地的倾向。

    第五次大会认为共产党应当竭力执行深入革命的职任,以巩固革命的根据地。如果认为要先完成北伐而后始执行急进的土地改良与民主政权之创造,那么,这正可以使资产阶级在他所占领的沿海诸省,戴着民族主义者的假面具而在极短时期内巩固他们的势力,以帮助帝国主义。东南诸省是经济上最先进最富饶的地方,我们不能拱手让给资产阶级。否则,这就是使帝国主义更加强固(因为中国资产阶级太弱,不能独立的生存)。如果这样,中国将要走进一个时期,在帝国主义财政资本的领导权之下,发展经济,使世界资本主义有很大的稳定。中国将继续处于帝国主义统治之下,虽然统治方式上或者略有改变,然而实质上这就等于消灭革命。

    第五次大会认为共产党必须领导劳苦群众反对封建、资产阶级等的反动派,以巩固革命的胜利。革命的根据地一定要在那种省份里巩固起来,那边要有久经战斗的无产阶级,群众的农民组织,以及高度发展的国民党及共产党的组织。共产党不能想出一个更天然可靠的基础,如上海无产阶级,广州工人阶级,广东、江西、湖南、湖北的革命农民。第五次大会丝毫不减少扩大革命地盘与打倒张作霖的需要,同时也以为党有一个目前重要的任务,就是在湖北、湖南、江西、广东、广西、福建、浙江诸省,毫不留情的与反动势力作战。这个任务的完成,其意义是在很大的地域上建立革命的民主政权,这地域在社会情形及经济上都是合宜的。这样可以铲除封建资产阶级消灭革命的企图。客观上的条件(国内的与国际的),都利于中国革命发展到工农小资产阶级之民主独裁制的阶段。这个革命前途不仅是国际决议案所指示的,而且是由事实所产生的。如果对于这种前途有分歧的政策,那就是把革命的领导权让给资产阶级,其意义就是消灭革命。

    11.四年前中国共产党在两种条件之下,加入中国国民党,(A)保持组织的独立,(B)有批评的自由,以执行其拥护工人阶级利益之政治的主张。在此合作中,本党曾很坚决的反对右派,因右派系主张限制本党的独立组织者。但是本党在国民党中,以前只有离开国民党而求所谓“独立”的政策,而实际上并未能将真正独立的工人阶级之政策执行起来。主要的原因,就是本党对于国民党的阶级基础未能正确的认识。在现时这一革命的阶段之中,工人阶级的利益与影响,应在国民党与国民政府的政治上很明显的很坚决的表现出来。

    革命的现时阶段之中,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关系,比以前应当更加密切。资产阶级之退出,使国民党日益成为工、农、小资产阶级三种被压迫阶级的联盟,无产阶级是这个联盟的原动力。在这种情形之下,共产党不仅与国民党共同担负责任,而且共同担负政权。共产党一定要使一切革命政策、政纲与策略之决定中,都考虑到工农的利益。共产党不能做国民党的旁观者或反对者。这革命的联盟,必定要立在一个共同的国民革命的政纲上。

    共产党的加入国民政府与省政府,以及由联席会议讨论革命的实际问题之新方法,都已表现国共两党的关系更加密切了。在这新的情况之下,党团工作变成非常重要。要经过党团使政权与党的机关影响群众。第五次大会警告全党:决不可以因为我们与国民党关系的新方式而发生取消派的倾向。要知道一个革命的联盟并不就等于一个党。

    现在阶段之中,革命的主要任务,是土地问题的急进的解决。这土地问题的急进的解决(土地革命),是巩固工农小资产阶级革命联盟所必需的;工人阶级领导着这个革命。第五次大会不赞成“共产党是工党,国民党是农党”的机械理论。土地革命就是推翻封建宗法的革命;这种革命当然要当代最革命的阶级来领导。无产阶级是现在中国最革命的阶级,他应当领导农民去实行推翻封建专制主义的斗争。

    12.现时的革命阶段的主要特质,就是无产阶级应当在斗争之中取得领导权。然而必须无产阶级的经济利益有了保证,他才能完全实现这个政治上的功用而行使其革命的领导权。须有英勇的革命斗争,才能获得光明的政治发展。工资低微,营养恶劣,衣服褛褴受尽剥削的工人,决不能负担这个责任;所以要领导工人完成这一历史使命的第一条件,就是共产党要很坚决的为提高工人生活程度而奋斗。第五次大会认为:为实现工人在革命中的领导权起见,应当为工人力争下列的要求之实行:(一)八小时工作,(二)足够供给生活的工资,(三)劳动保护法,(四)救济失业,并为失业者觅得工作,(五)劳动保险及恤老金,(六)保护女工与童工。

    13.现时大资产阶级对于国民政府仇视,组织一个很显著的反革命大联盟,会同着帝国主义的干涉及经济封锁,来威吓国民政府,于是国民政府在财政方面感觉很大的困难。如果财政困难不能解决,那么,革命的斗争便不能继续进行,军队便不能改造,将要发展而成民权独裁制的政府机关,也不能建设。共产党应坚决的反对增加劳苦群众经济负担的企图,因为这不是解决财政困难的方法,而恰巧相反,这种企图却会削弱国民政府的基础。第五次大会认为:对于财政困难唯一的稳当的解决方法,便是农民革命。因没收大地主的土地,则向来交付给地主的地租,便可以有一部分以地税的形式交给国家,使国家增加了一大批财富。现在暂时解决财政的方法还有两点:A.征收很重的财产税,B.发行革命战争的公债,而把公债的担负加于不劳而获的阶级身上(资产阶级和地主)。

    14.在革命运动发展中,中国的青年们有很大的作用。在各种斗争中,青年们在共产主义青年团指导之下,总是站在前线上,而给党以很大的帮助。在现在时期中,当革命运动要深入和扩大之时,青年的革命意义格外增加了。党对于青年之革命的意义须加以严重的注意。从前党对于青年运动,未尝加以充分的注意。将来党对于共产主义青年团必须建立一种亲密的联合,必须积极的领导共产主义青年团,并且在实际工作中,加以帮助。共产主义青年团是共产主义运动中最主要的一部分,共产主义青年团是一条运河,党须经过这条运河,而影响到广大的劳苦青年群众。我们现在如果把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数量上的增加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应负的任务比较起来,就可以看见现时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上的发展是很不够的;这是因为以前在各种斗争中,共产主义青年团的群众工作太薄弱,或者共产主义青年团不能在他的组织下面巩固他的政治影响。共产主义青年团将来的工作,一定要很注意于群众运动的发展,要利用一切的机会,在工人之中以及乡村和军队之中去发展青年的群众运动。党盼望共产主义青年团的第四次大会能根据这个精神去进行他的工作。

    15.党对于被剥削的妇女群众的工作,必须较之从前更加注意的去做。在工农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革命联盟之中,被剥削的妇女们,一定无疑的是很重要的因子。妇女是人民中最受压迫的一部分,她们在革命队伍之中,也是最为热心于革命的。

    16.去年的经验,已经证明了一切无党的普通群众组织,特别是济难会,在革命战线上,对于革命群众,已经起了很大的作用。党以后对于这些组织也必须加以重大的注意,为的是经过这些组织,而在工农和知识分子之中扩大和巩固党的影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