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中国共产党80年 >> 网上互动 >> 网友佳作 2001年7月04日13:18


身在异乡之献给党的生日

网友:准备好了

    



    一又六分之一个月的时光消耗在大街小巷的穿梭里,我心中那份“度过”的感觉已经如此的浓烈,可想见八十年的坎坷历程对于一名党员来说,是怎样的一种心情的奔腾和淋漓。我的人生里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大起大落,只是偶尔品尝一点生活赐予我的小情调的悲怆与欣慰,但我站在组织外,却又能体会到过往岁月里的风雷雨雪云——此时的心潮激荡,已经创下历史最高水位,席卷警戒线、扫荡堤坝、奔放而出,直袭心理底线。

    前天,坐在宿舍的小房间里,与一群被台风压制在室内的新同事们共享老天爷的无情,一个个面部木然的注视着电视画面的切来换去。定格在深圳TV的党的生日专题节目时,我的瞳孔在放大的瞬间却又惊讶的发现他们也开始从慵懒中振作起来。这个时候,宿舍里有了活人的声音,丝毫不亚于麻将桌上的争吵——从电视里游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话题,每个人都顺着那历史的痕迹展开了自己的思路。

    叙述出一段其他人不了解的往事,甚至是说到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人名,这都是骄傲的理由,脸上闪烁的是纵横睥睨的感觉,就跟平时说到自己拿下了一个几十万的业务时一样。一个熟悉的面孔由显象管打到我们的视线里,几双眼睛立刻迅速的在房间内搜索同道——是“XXX!”——声音的主人们对视一眼,眉毛一挑,会心的笑一笑,完成了一次兴奋的传递。当然,也有茫然者,很小心翼翼的打听着其他人某一次兴奋的源泉是什么,那么就会有人以“小朋友,好好听讲”作为开头,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铺开自己珍藏的历史画卷。

    在我获得这份工作,进入这个宿舍的大半个月以来,大家第一次如此的统一的将兴奋点聚焦在同一个点上。是集体无意识吗?这个算不算?我不知道,但我却清楚的感觉到大家心中的那份团结。我连他们的名字都叫不全,以前整理一下自己对他们的种种感觉,有亲切,有忽视,还有鄙视和漠然。但这一天,我觉得他们都是那样的可爱。或许大家都在心里藏着一份对时政的关注,对社会人文的透析,可在这个商品经济唱主角的舞台上,只能被迫隐忍。因为这样一个日子,一个契机,潜藏多时的热情爆发了出来。这种热情是与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打工仔的物质生活目的有点不相兼容,不过不打紧,米饭要吃,精神也得有支撑。我与他们的心理距离缩短了。

    多年以来,在生活里提及共产党,面对的大多是调侃、讥嘲、讽刺,很少有人与我一起真诚直白的抒发热爱。进大学前,是常常冲动,大学里,是常常感动,进入社会,是一动不动,心如止水——这是网下的我的心理发展轨迹。然而在这一天,我心里的信念又一次的强烈起来,我必须承认,我被他们感动了。感动一次,对于许多感性的人,也许有如家常便饭,可对于我这样一个感觉迟钝的人来说,却弥足珍贵。我得谢谢他们,虽然这句话我没有说出口。

    我不清楚在深圳,在全中国,如这个宿舍里的这群打工仔一样的人有多大的比例,但我相信,只要这样一群人还存在着,党的希望就永远在。我不是一个党员,小时候入队是进中学以后的事情了,入团干脆就是被大学班上的团委书记逼的,就象作家梁晓声所说,我对党的热爱,是建立在间接了解的基础上,与生活里的直观是存在着悖反的。了解过许多党的光荣业绩,曾经、现在也耳闻目睹了许多触目惊心的事情,我的信念里一直充满了矛盾与战斗。我身边的这群人,也与我的感受大同小异。在党的生日这一回,我不避忌讳,真诚的希望党能够自省、自强,建设好自己的队伍——只要党爱人民、爱国家,我就永远支持她!(摘自人民网强国论坛)


人民网 2001年7月04日


 
相关专题
 中国共产党80年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