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共青团,80年青春辉煌 >> 牵动青年的讨论 2002年4月22日09:04


“保尔与盖茨谁是英雄”
——电视连续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热播后引起大讨论
    

    2000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电视连续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播出之后在全国各阶层人群中,尤其是广大青少年和教育工作者反响热烈。中宣部、教育部和团中央立即组织座谈、讨论,探讨保尔精神对当代青少年的教育意义;同时也告诉我们,如何塑造孩子的精神世界早已是众多教师和家长的共识。

    给孩子一个牢固的精神支撑点,不仅仅是为了让孩子有一个绚烂人生,也是为了给我们的民族一个辉煌未来。

    附:保尔●盖茨 关公战秦琼?

    主持人:汪文

    沙龙在座:

    刘明桥29岁男公司职员

    王涧鸣46岁男编辑

    高雪28岁女外企职员

    马严36岁男法学硕士

    主持人

    曾看到一篇报道,介绍《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电视剧拍摄过程。讲乌克兰演员不怕吃苦受累,高度敬业,非常令人感动。其中他们的一句话让人热血沸腾,大意是:“没想到中国人如此热爱我们的保尔”。当时,我和同事们商量讨论“保尔”话题,但担心现在的年轻人对此感到陌生,不易接受。前两天,《北京青年报》讨论保尔和盖茨谁是英雄,看得出,读者反响强烈。我个人感觉这两人没法往一块儿放,但这个话题一经确定,许多人踊跃发表自己的观点。

    刘明桥

    把保尔和盖茨进行比较,可能恰好反映了人们对英雄价值判断的不同。就像每个男人都渴望成为男子汉,但对男子汉的理解各有不同。有人认为能喝酒能打架是男子汉,有人认为忍辱负重是男子汉,由此扩大到对英雄的理解也不一样。讨论两人谁是英雄,则反映了价值观的变迁。实际上,这两人不分谁高谁低,不同的人群学不同的英雄,不同的时代学不同的英雄。

    我特别想强调一句:千万别因为崇拜对象变了就认为谁没价值了,这两个人内在的东西不可比,就像水和油,硬往一块儿掺和,就毁了两样好东西。

    高雪

    我们虽然不是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长大的一代人,但似乎并没有远离过保尔。因为在一贯的教育里,只要谈及理想与英雄主义,自然就会提及保尔。这已经不是一部书或是一个人,而成为一种象征和符号。他会在某些特定的时刻,让人想起某种东西。但是我不敢说,他曾经深刻地影响过我的生活。

    40多岁的人看保尔,可能在找寻年轻时的激情和回忆,或是重温某种理想,因为保尔毕竟实实在在地影响与感染过他们。可对20多岁的人而言,保尔可能更多地是一个模糊的形象而已。你不能说他们就没有理想,不被英雄主义所感动,这有一个时代距离感的问题。

    王涧鸣

    我对比尔·盖茨不了解,只知道他是微软帝国的国王,但对《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有特殊的感情,我是60年代上山下乡的老知青,现在每晚都看。但相比之下,我儿子对《钢铁》就无动于衷。我只有问他“看保尔还是写作业”时,他才表情茫然地坐下来看一集。他崇拜的是歌星、影星,满屋贴的都是他们的相片,我给他撕过好几回。而每当我看“保尔”,就会立刻回想起我的童年,一下子兴奋起来。我们从小接受的就是这样的教育,不仅保尔,像董存瑞、黄继光都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至今依然深刻影响着我们的精神生活。但如果有人现在像保尔这样,有的年轻人可能认为他是傻子,爱出风头。当然,这也可能因为两代人所受的教育有很大的断层。

    马严

    看着那些乌克兰演员的充满激情地表演,我心里别有一种感动:在保尔的理想已经被放弃了的那个国家,竟还有这样一些人把先辈火热的理想表现得那么饱满和真诚,这本身就能够回答我们自己的疑问:对于理想、信仰,这个世界上的人始终会有一种审美的、终极的态度,因为这是人的一种精神高度。

    在一个比先辈生活富足的时代,人们完全可能会因自己没有先辈的理想、信仰状态而自惭和不踏实。完全剥离了牺牲、困苦和历史后果的先辈的精神状态,由此而成为一个审美的对象。实际上,当保尔把这种精神状态概括为“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时,就已经普适化了。毕竟,个人高尚的精神状态既不能为革命时期(和斯大林时代)严酷的暴力负责,也不能为苏联社会主义实践的失败负责,对不对?现在有人说要“警惕红色经典”,似乎对这种纯洁高尚的个人的精神状态很害怕。他们对庸碌的个人追求和自私自利膨胀倒不害怕。这是有意思的。看保尔,表现了千千万万中国人向自己内心呼唤纯洁精神的愿望,这种愿望当然是无害的。 

    (原载《中国青年报》2000年3月17日)

    北青报继续引导保尔讨论 

    《北京青年报》社3月21日请了一些专家学者、网络从业人员和教师、学生,在北京国际饭店座谈,为他们近两周的“保尔与盖茨谁是英雄”的讨论加温。

    该报常务副总编何宁没有避讳使用“关公战秦琼”的说法。而这个说法原来是被一些读者用来否定这场讨论的意义和价值的。何宁说,把两个人分出高低的实际意义不大。重要的在于:这场讨论把对英雄的评判权力交给了读者。

    有意思的是,《北京青年报》的青年评论家张天蔚的看法与此不同,仿佛他是从另外一个单位来的。他说,对于英雄有社会自发的评价,也有知识精英利用自己所掌握的资源为引导普通大众而推举的英雄。他认为这次“保尔与盖茨”的讨论恰恰是后一种而不是前一种。它的引导性是非常明显的。这个与自己领导“唱反调”的发言令人吃惊,在座中引起了善意的笑声。

    在比较中,抽象是不能避免的。著名翻译家童道明和Ch inabyte网站的执行总经理宫玉国分别“抽象”了保尔和盖茨。

    童先生说,保尔与苏联文学中的许多红色战士不同之处在于:保尔的精神中有一种人类性。同样是豪言壮语,语言体系却是不同的:另外一本书中的英雄说人的个人的生命是不值钱的;而保尔则说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保尔是人类的英雄,不是阶级的英雄,他的精神形象可以上溯到普罗米修斯。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比苏联任何一部“红色经典”都更有经典意味,也就是它的人类性。

    宫玉国说,保尔是为人类解放而奋斗的;而盖茨以个人的奋斗客观上推动社会进步,也是为人类解放做出了贡献。

    张天蔚反对后一种抽象,说如此抽象,盖茨的个人性就没有了。

    这很有意思,什么许可抽象,什么不许抽象?没有抽象,就看不到事物的普适性,没法比;但有了抽象,可能要比较的人就给抽象没了。抽象的限度在哪里?我看,不能把个人抽象为理想和概念;但人的精神追求是可以剥离特定的时代而获得抽象的。  社会学家邵道生使用了“时世造英雄”这句老话,说保尔在中国“复活”是因为中国在社会转型中付出了沉重的精神代价。他引用恩格斯的话说:每当社会需要这么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而北京社会科学院的马仲良副院长则证明,这两种价值在西方世界都是现实共存的。知识经济把社会分为两个领域:充满竞争的市场和充满温情的社区。盖茨是前一个领域的英雄;而后一个领域,则有一大批品德高尚的人在为社会默默奉献。

    从3月11日开始的这场讨论,10天左右共有1000多名读者参与,尽管这两个人的“可比性”受到了其他媒体的质疑。在为媒体提供的新闻稿中,北青报为整个讨论得出的结论是:“历史虚无与道德怀旧都是不可取的”;为此次座谈作出的总结是:“专家学者指出:保尔与盖茨谁是英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这种讨论,深化当代青年对保尔精神的认识,不断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

    (原载《中国青年报》2000年3月22日)

    (人民网资料)




 
相关专题
 共青团,80年青春辉煌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