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迎接党的十六大 >> 电视专题片 2002年9月14日08:38


《光辉历程》——从一大到十五大
革命纲领——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工人运动迅猛发展。图为1922年3月,香港海员和市民欢庆罢工斗争胜利。

  【视频】

    “中国共产党万岁!”这个口号,几十年来,回响在祖国的大地和天空。

    历史上第一次提出这个口号的,是1922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二大”宣言的结尾处,赫然写着这个口号。

    “二大”宣言本身就是一个第一,是中国共产党以全国代表大会名义公开发表的第一个宣言。

    与“中国共产党万岁!”并列在一起的,是“国际共产党万岁!”——以这样两个口号作为宣言的结束,并不是偶然的。这次大会,在组织上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变化,就是加强了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的联系。在这个宣言中宣布:“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为此,大会还专门通过了一个《中国共产党加入第三国际决议案》。

    在“一大”的纲领中,只是规定“联合第三国际”。“二大”作出的组织关系的变化,对中国共产党以后的成长,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二大”还有个第一,那就是制定了第一个党章。在《关于共产党的组织章程决议案》中,旗帜鲜明地强调,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组织,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忠实代表。为了把中国共产党建设成为一个革命的群众性的无产阶级政党,决议案提出两个重要的原则:一是党的一切活动都必须深入到广大的群众里面去;二是党的内部必须有严密的、高度集中的、有纪律的组织和训练。

    这个党章对党员条件、党的各级组织和党的纪律作了具体规定,比“一大”通过的党纲更加完整地体现了民主集中制原则。党的“二大”全面接受了列宁的建党思想,在组织建设上前进了一大步。

    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创办的第一份中央机关刊物,它是“二大”之后的西湖会议决定出版的。打开它,那泛黄的纸张,诉说着已经远去的斗争;那模糊的字迹,遗留着早期共产党人的信念。那时,《向导》的出版,犹如给黑暗中的路人亮出了一盏明灯。它无愧于自己的名字。

    在这个刊物上,我们能找到许多耳熟能详的名字。它的主编是蔡和森,在“三大”以后,毛泽东也曾参加过编辑工作。最早负责《向导》出版发行的是徐梅坤,他干了两年。

    根据徐梅坤的回忆:我们来到上海新昌路,当年的公共租界梅白格路。在这条路上,曾经有过一家小印刷厂:光明印刷厂。《向导》就是在这里出版的。

    那两年,徐梅坤常去的地方,还有莫尔明路上的一座两底两层的楼房。他是去蔡和森和毛泽东家里取稿件。街道如今已经变了,楼房也找不到了,但先驱者的音容婉在,他们的心血永远留在了这珍贵的刊物上。

    关于“二大”,我们还想说一说它的有关细节。首先,就是开会的地址。在今日的上海,我们找到了这所房子:上海成都北路7弄30号,也就是70多年前上海的英租界南成都路辅德里625号。当时这里是李达的寓所。1922年7月16日中共“二大’’第一次全体会议,就是在这里举行的。说它是第一次全体会议的会址,而不是“二大”的会址,是因为这次大会接受了“一大”的教训,为了安全,决定少开全体会,以小型分组讨论为主,多安排在党员家中进行。而全体会议则每次换一个地方,今天我们已无从查访。

    不仅我们今天找不到,有史料记载,当年的毛泽东就是因为没有找到地方,才错过了这次大会。他曾经对斯诺回忆说:当时我被派到上海帮助组织反对赵恒惕的运动,第二次党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我本想参加,可是忘记了开会的地方,又找不到任何同志,结果没能出席。

    “二大”共有12名代表,据有关文献记载,12名代表中的11人是(字幕):上海杨明斋、北京罗章龙、山东王烬美、湖北许白昊、湖南蔡和森、广东谭平山,中央局委员陈独秀、张国焘、李达,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李震瀛,青年团临时中央局施存统,尚缺一人姓名不详。

    尽管12名代表的全部确认还有问题,但经过反复考证,已经搞清了“二大”选出的5名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他们是陈独秀、张国焘、蔡和森、高君宇,还有邓中夏。

    会址也好、代表也好、委员也好,也许都仅仅是一些细节。不记得是谁曾经说过,历史往往忽视细节,而注重逻辑和结果。对于党的历史来说,重要的是“二大”的结果。“二大”的主要贡献是:提出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民主革命纲领——一个自鸦片战争以来,还没有哪个阶级、哪个政党提出过的,如此鲜明、完整、彻底的民主革命纲领。

    在介绍这个纲领之前,有必要重读一下“二大”宣言,那沉重的文字,今天还会压迫住我们的呼吸(字幕):“帝国主义的列强在这八十年侵略中国时期之内,中国已是事实上变成他们的殖民地了,中国人民是倒悬于他们欲壑无底的巨吻中间,……百万的中国劳工在那些矿山工厂里,做他们生利的奴隶。……三万万的农民日趋于穷困;数千万手工业者的生活轻轻被华美的机器制造品夺去,而渐成为失业的无产阶级。”

    当中国共产党人抱着为党的纲领而奋斗的信念深入到实际斗争中去的时候,他们开始认识到: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条件下,中国人民的迫切需要还不是并且还不可能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帝国主义势力的侵略,封建军阀的统治,像两座大山沉重地压在中国各民族、各阶层人民的头上,中国革命不首先推倒这两座大山,国家就不能独立,人民就不能解放,也就谈不到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

    正是基于对苦难中国如此透彻的认识,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才奋力担起领导的重任,制定出事实上的中国革命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当时这个党的党员还只有195人。

    萧超然(北京大学教授):

    “党的‘二大’提出的主要任务是:‘消除内乱、打倒军阀,建设国内和平’,‘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统一中国为真正民主共和国’。这就是后来我们常说的党的最低纲领。而党的最高纲领,‘二大’的宣言是这样阐述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政党。他的目的是要组织无产阶级用阶级斗争的手段,建立劳农专政的政治,铲除私有财产制度,渐次达到一个共产主义社会。’党制定出这样完整的革命纲领,是对中国社会性质和革命性质的认识上的进步,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历史意义。”

    “二大”取得这样的成果也有国际上的原因。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到当时的华盛顿会议和共产国际召开的远东民族会议。前者是帝国主义对世界的重新瓜分,后者是被压迫民族的团结聚首。两个会议性质截然不同,因此擦亮了中国人民的眼睛。

    1921年11月至1922年2月召开的华盛顿会议签订了“九国公约”,接受了美国标榜的“各国在华机会均等”和“中国门户开放”的侵略原则,使中国又恢复到被几个帝国主义国家共同宰割的局面。

    与华盛顿会议针锋相对的是,1922年1月共产国际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会议强调,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是当前中国及远东被压迫民族的最大敌人,号召“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和被压迫的民族联合起来”。

    早在1920年7月到8月的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就根据列宁的民族和殖民地问题理论提出:“殖民地革命在最初时期不会是共产主义革命”。

    这次会议的精神,通过远东民族会议传到中国,而此时中国共产党一方面在革命实践中研究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一方面接受列宁关于民族殖民地的理论,并开始把这两个方面加以结合。这样,一个大体上符合中国国情的革命纲领就逐渐地酝酿和形成起来。

    《先驱》杂志是当年社会主义青年团办的刊物。在 1922年1月15日创刊号的发刊词中,有这样一段话:必须把(字幕)“努力研究中国的客观的实际情形,而求得一最合宜的实际的解决中国问题的方案”当作“第一要务”。

    邓中夏在《共产主义与无政府主义》一文中也指出:实现共产主义的大目标,必须“有步骤、有手段、有方法”。周恩来在《西欧的“赤况”》中也说:“我们当信共产主义真理和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两大原则,而实行的手段则当因时制宜。”这些都反映了当时中国共产党人认识上的进步。

    而中共最早喊出“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的口号,是在1922年5月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

    1922年6月15日,中共中央发表《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的主张》,进一步指出解决时局的关键是,必须用革命手段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建立民主政治。这表明中共对现阶段中国革命的任务和应该釆取的策略,已经有了清醒的认识。这种认识,到“二大”时更趋明确,就制定出了民主革命的纲领。

    为了贯彻这一纲领,“二大”在《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的议决案》中,号召全国的工人、农民团结在共产党的旗帜下进行斗争,同时,联合全国一切的革命党派,联合资产阶级民主派,组织民主联合战线,并决定邀请国民党等革命团体举行联席会议,共商具体办法。

    杨天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二大’明确地提出了一个民主主义的革命纲领,同时‘二大’也提出了一个建立‘民主的联合战线’的决议,这个较之于‘一大’,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一大’规定了中共不能够和黄色的知识阶层建立联系,不能够和其它的党派建立联系,对于现有的中国的政党要采取攻击的政策。而‘二大’提出来要和中国的民主派合作,这个思想是统一战线的思想,是符合中国社会的当时的性质,也符合当时中国社会的革命任务的。”

    “二大”前的1922年1月,共产国际召开的那次远东民族会议期间,列宁抱病接见了中国代表团中的国民党代表张秋白、共产党代表张国焘和铁路工人代表、共产党员邓培,表达了他和共产国际希望两党合作的愿望。列宁当面询问中国客人:“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是否可以合作?”

    然而,怎样建立联合战线,建立什么样的联合战线?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的代表马林发生了分歧。当时中共大多数领导人,拒绝了马林要共产党到国民党中去进行政治活动的建议。

    面对这种局面,马林不得不去莫斯科直接向共产国际汇报。这一走,他便错过了参加“二大”的机会。当共产国际主席团决定:“中共中央必须立即由上海迁到广州,所有工作必须在和马林的紧密联系下进行”时,“二大”已然作出决议,仍然坚持了只搞党外合作的意见。因此,与国民党联合的问题,“二大”并没有真正解决。

    虽然还有悬而未决的问题,但“二大”毕竟高举起民主革命的纲领,在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道路上向前迈进了一步。纲领就是旗帜,就是号召。“二大”闭幕后,全国各地普遍兴起了工人罢工的高潮。

    这部电影(《燎原》)反映了那时安源的工人斗争,据说这位俱乐部主任的原型就是刘少奇。

    这幅油画家喻户晓。由于它真实、形象地再现了毛泽东去安源的情景,近年已被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等人都是安源工人运动的发动者和领导者。那时,共产党的许多领导人都在各地从事工人运动。

    1922年下半年,在全国形成了北方区、武汉区、湖南区等几个罢工重点地区。翻开那时的报纸,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工人罢工的消息。就是今天读来,也会感到工人运动的浪潮汹涌澎湃、扑面而来。

    安源路矿大罢工喊出:“我们不是牛马,我们要作人”的口号;开滦五矿大罢工,使帝国主义者惊叹:“今天的中国工人不象往昔时候,而是完全地变了。”是的,一切都变了。中国工人阶级在斗争中成长,中国共产党在斗争中成长。

    而在这革命斗争中,我们听到的最多、最响亮的口号,就是:(字幕)

    “中国共产党万岁!”

    (字幕)中共“二大”档案

    大会召开时间:1922年7月16日—23日

    大会召开地点:上海

    出席代表人数:12人

    代表名单:陈独秀、张国焘、李达、杨明斋、罗章龙、王烬美、许白昊、蔡和森、谭平山、李震瀛、施存统(缺1人姓名不详)

    代表党员人数:195人

    大会通过议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中国共产党章程》等9个决议案

    中央领导机构中央执行委员会

    委    员:陈独秀、张国焘、蔡和森、高君宇、邓中夏

    候补委员:3人(姓名不详)

    中央执行委员会

    委员长:陈独秀

    宣传:蔡和森

    组织:张国焘


来源:人民网 2002年9月14日


 
相关专题
 迎接党的十六大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