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迎接党的十六大 >> 电视专题片 2002年9月20日10:03


《光辉历程》——从一大到十五大
唤起工农——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十分重视农民问题。在彭湃倡仪下,农民运动讲习所在广州举办,彭湃、阮啸仙、毛泽东等先后担任所长。图为广州第五届农讲所学员毕业合影。二排左12为所长彭湃。

  【视频】

    1997年夏天,我们摄制组来到上海,请虹口区委党史办公室的同志带领着,冒雨去寻访“四大”旧址。史料记载,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5年1月在上海闸北横滨路6号召开,但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块纪念牌。

    梁士明(中共上海虹口区委党史办公室原主任)

    “这里就是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会址。这个会址原来的房子已经都没有了,在战争中被炸掉了。那么我们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呢?因为我们找到了一个“四大”的工作人员,叫郑超麟。他今年九十几岁了。他开始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看到这里有一堵墙,看不到铁路,就说:“不是这个地方。”我们告诉他后面就是铁路,再一看,那边有个教堂,他说就是这个地方。他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因为他在“四大”期间始终作记录,而且做向导,把代表带进会场。这个地方很安全,开了十一天会,没有发生过任何破坏。”

        “四大”会址荡然无存了,在我们拍摄这部片子时,他是当时唯一健在的“四大”亲历者。遗憾的是,在播出这部片子时,他已经离我们而去。

    郑超麟(上海市政协原委员):

    “究竟‘四大’在什么地方开的?一个说法是横滨桥 (是在铁路边),旁边有一条水沟,再旁边有一所小学,是我们办的,也是开全上海党员大会的地方。杨之华(瞿秋白夫人)是第一个来的‘四大’代表。这个会是在弄堂里的一座两层楼房子的楼底下开的。她穿着刚同瞿秋白结婚时买的一件羊毛衫去开会……”

        老人的回忆把我们带到70多年前,那正是大革命风起云涌的时期。从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到1925年 1月中共“四大”,虽然只有一年的时间,但革命的局面却极大地显示了国共合作的力量。

    这所军校,人们是太熟悉了。不要说国民党的一些将领,就是共产党的许多元勋,也都出自这所军校。但是,孙中山选在1924年6月16日亲临军校,主持开学典礼,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了解他的用意。两年前的这一天,陈炯明炮击大元帅府,他没齿不忘,所以特意选择这个日子开学,以期建立自己的军队。

    黄埔军校也是中国近代史上,国共两党合作创办的第一所革命的军政学校。为了办好它,孙中山专门派出由蒋介石和共产党员张太雷等4人组成的“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去苏联考察党务和军事,学习列宁创建红军的经验。在大革命时期,黄埔军校开办了六期,招收学生12000佘人。共产党人周恩来任该校政治部主任。毛泽东后来在抗日战争初期,曾高度评价了那个时期的国民革命军,“是有大体上相当于今日的八路军的精神的”。

    在这个时期,同样办了六期的,还有广州农讲所。 1924年7月3日开学,几乎和黄埔军校同时创办,其全称虽然叫“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农民运动讲习所”,但它的创办却是共产党人提议的,而且负责人也都是共产党员。它也是国共合作的产物。

    (字幕)

    广州农讲所历届负责人:

    第一届彭  湃

    第二届罗绮园

    第三届阮啸仙

    第四届谭植棠

    第五届彭湃

    第六届毛泽东

    一批批学员,从这里奔赴各地农村,去开展农民运动,组织农民自卫军。革命的火种在广大农村点燃,亿万沉睡的农民被唤醒,他们集合在革命的旗帜下,投入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大革命。

    这不由得使我们想起前面提到的一个人——彭湃。他被称为广东“农民王”,是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杰出的农民运动领袖。他是留学日本的知识分子,出身于广东海丰一个工商业者兼地主家庭。然而,他脱下学生装,换上粗布衣,头戴斗笠,到田间与农民交朋友,还把祖父留给他的田契当众烧毁。农民不明白农会是什么,他就把农会叫作“贫人党”。家乡的农民因此爱戴他,给了他一个亲切的称呼——“湃哥”。正是这个“湃哥”,在任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时,提议创办了农讲所。当广州商团叛乱时,他率领广东农团军,参加了战斗。

    就在农讲所开学的 1924年的7月,外国人集中居住的广州沙面租界,数千中国工人举行了政治大罢工。斗争持续了一个多月,终于取得胜利。广州工人乘胜组织了工团军。这次罢工,是中国工人阶级从“二七”大罢工的挫折中奋起的先声。邓中夏,这位共产党早期著名的职工运动领袖就曾这样说过(字幕):“自‘二七’失败后,消沉状态直到一九二四年上半年还未改变,七月广州沙面发生大罢工,才表示着这种消沉状态应该中止了。”

        有了奋起的工人,有了觉醒的农民,有了革命的武装,革命的洪流就不可阻挡。这一年的10月,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群众运动的推动下,依靠黄埔学生军并联合工农武装和其他军队,镇压了帝国主义支持的广州商团的反革命叛乱。在南方革命形势的影响下,冯玉祥于1924年10月发动北京政变,推倒曹锟、吴佩孚直系军阀统治。孙中山在11月,应冯玉祥电邀,离开广州北上,争取国家的和平统一。一路上,他不断传播自己的主张,发起召开国民会议和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国民运动。大江南北,到处热气腾腾。

    在这种形势下,中共“四大”召开了。

    这两份当年的通知,可以使我们详细了解“四大”的准备过程。

    1924年8月31日,中共中央给各地发出一封信,信中要求各级组织:“对于本党一年来各种政策,工农、青年、国民党各种实际运动及党内教育上、组织上各种问题发表其意见,并于小组会议时提出讨论,以其结果报告中央。个人有特别意见者,指令其写成意见书,由委员会或组长汇寄中央局。”

    事隔半月,中央又正式发出召开“四大”的通知:“第四次全国大会现定于11月开会,应出代表之各地方及俄、法两特别组应召集同志大会(不能开大会处召集组长会议),推选代表于11月14日以前到沪。”同时对代表人数进行了分配,并提出10项议程。后来,实际召开的日期是1925年1月11日到22日。

    从这两份通知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中共中央集思广益之心。而那时各级党组织对中央的指示,执行起来不折不扣。我们从现存的档案中发现,就连远在莫斯科的中共旅莫支部,也给中央写来了专门的报告,不仅汇报了对各种问题的讨论情况,而且各种观点多少票,都详详细细记录在案。

    彭述之是中共旅莫支部推选的“四大”代表,会后留在中央工作。他在“四大”结束十天后给旅莫支部全体同志写了一封信,从准备、经过、选举结果到各决议要点等方方面面都写到了。在信的最后,彭述之这样说:“还有一层可报告者,就是在此次大会上的空气极好,现出和衷一致的精神。各地方的代表都表现一种很忠实而又很热心承受大会教训的样子。现在可以说我党自经此次大会之后,我党已由小团体而转入真正的党的时期了。”这封信保存了下来,成为研究“四大”的重要文献。

    张注洪(北京大学教授):

    “‘四大’的历史功绩主要在于它明确提出了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对于民族革命运动之议决案》中明确提出:‘中国的民族革命运动,必须最革命的无产阶级有力的参加,并且取得领导的地位,革命才能够得到胜利。’另外,大会对中国革命问题的认识有了重大进展,指出在‘反对国际帝国主义的同时,既要‘反对封建的军阀政治’,又要‘反对封建的经济关系’。这就表明,共产党这时已经把新民主主义革命基本思想的要点提出来了。‘四大’还提出,‘务必在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民族革命时代努力获得最大多数农民为工人阶级之革命的同盟’,‘没有这种努力,我们希望中国革命成功以及在民族运动中取得领导地位,都是不可能的。’”

    国共合作的实现并不等于阶级矛盾的消失。随着革命运动的发展,统一战线中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争夺领导权的斗争也日益尖锐。对于国民党内部的争论,我们可以从下面的故事中得以了解。

    国共合作后,国民党人邓泽如等提出对共产党员的“弹劾案”,冯自由也给孙中山写信,指责孙中山偏袒共产党人,要求“严重惩办”“引狼入室”的廖仲恺等人,要求孙中山“向党员引咎道歉,以平多数党员之公愤”。8月30日,孙中山亲自主持国民党一届二中全会的最后一次会议,他很严肃地说:“关于国民党内共产党员的争论,不是枝节问题,而是原则问题”,这“不是因为共产党员的错误行为引起的”,而是由于“反对共产党员的那些人根本不了解自己党的主义”。他反复说明,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孙中山严厉斥责冯自由“因为未被选入中央委员会而煽动一伙人反对共产党”,当场以总理的身分宣布,开除冯自由出党。同时警告说:“如果在这次会议以后,还有同志不了解我的主义,再无端挑起是非,那我就要采取对付冯自由一样的办法来对他们”。他下面的话,举座皆惊——“如果所有的国民党员都这样,那我就抛弃整个国民党,自己去加入共产党。”

    这场斗争,就发生在中共“四大”召开之前4个月。

    “四大”结束后不久,孙中山便在北京病逝了。他在遗嘱中写道(字幕):“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这是他对国民党人最后的告诫。

    孙中山的逝世,在全国人民中引起巨大的悲痛。共产党人写了许多深刻论述孙中山的革命思想和革命事业的文章,对这位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和中国共产党的诚挚朋友表示深切的悼念。

    中国共产党人不仅那时十分珍惜与孙中山的革命友情,直到今天仍对他的业绩给予很高的评价,称他是本世纪“站在时代前列”的三位伟人之一。

    萧  甡(国防大学教授):

    “党的‘四大’总结了一年来国共合作的经验,批评了当时党在统一战线工作中的‘左’的和右的错误倾向。着重指出,这种错误倾向主要是右的倾向在当时党内占主导地位,是主要的危险。大会确定了对国民党的工作方针,这就是扩大和帮助左派,批评和争取中派,坚决反对右派。大会还提出要加强共产党的独立性,要在全国建立和发展党的组织。‘四大’的主要历史功绩有两个:一个是提出了共产党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问题;另一个提出了工农联盟问题。但是,大会没有回答如何实现无产阶级领导权。”

    “四大”之后几个月,即爆发了一场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运动,这就是著名的五卅运动,它以磅礴的气势掀起了第一次大革命的高潮。在共产党的推动下,五卅狂飙迅疾席卷全国,仅一两个星期里就有600多个城镇、 1700多万群众奋起示威。遍布世界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华侨、国际友人纷纷举行集会、发出通电和发起募捐。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五卅运动的过程中,也得到锻炼和发展,“四大”时党员只有994人,到年底就达到1万人。一年内增加了10倍。

    这是中共历史上的第一份日报。所以叫《热血日报》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创办于五卅惨案的第二天。6月1日决定,6月4日出版,这种速度在今天恐怕也是罕见的。

    这就是当年《热血日报》的公开通讯处和发行所——上海北浙江路华兴坊567号。印刷是在印刷《向导》杂志的明星印刷厂。报纸编辑部是秘密的,由瞿秋白任主编,编辑有沈泽民、郑超麟、何味辛等人。

    这是风起云涌的时代。五卅运动、省港罢工,两次东征、统一广东,国民革命终于发出进军的号角。1926年5月,以共产党员为主力的叶挺独立团出发了。北伐先锋,锐不可档。两个月后,国民革命军大举北上,席卷江南半壁河山。在北伐军的8个军中,就有4个军的党代表或副党代表是共产党员。“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从珠江唱到长江,“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的旋律从城市传遍山乡。

    由国共两党首次合作,以北伐战争为主要内容的第一次大革命运动,在中华民族20世纪的革命史上,留下了辉煌的篇章。

    瞿秋白为《热血日报》写的发刊词鼓舞着革命前进 (字幕):“创造世界文化的是热的血和冷的铁,现世界强者占有冷的铁,而我们弱者只有热的血;然而我们心中果然有热的血,不愁将来手中没有冷的铁,热的血一旦得着冷的铁,便是强者之末运。”

    (字幕)

    中共“四大”档案

    大会召开时间:1925年1月11日一22日

    大会召开地点:上海

    出席代表人数:20人(其中有表决权者14人)

    代表党员人数:994人

    大会通过议案:《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大会宣言》、《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修正章程》和11个决议案

    中央领导机构

    中央委员会

    委    员:陈独秀、李大钊、蔡和森、张国焘、项  英、瞿秋白、彭述之、谭平山、李维汉

    候补委员:邓  培、王荷波、罗章龙、张太雷、朱锦棠

    中央局委员:陈独秀、彭述之、蔡和森、瞿秋白、张国焘

    中央总书记:陈独秀

    组织部主任:陈独秀(兼)

    宣传部主任:彭述之

    委员:蔡和森、瞿秋白

    工农部主任:张国焘 


在中国共产党帮助下建立的黄埔军校,培养了大批军事干部。图为1925年黄埔军校政治部工作人员合影。前排左4为聂荣臻。
来源:人民网 2002年9月20日


 
相关专题
 迎接党的十六大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