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专题 >> 东方文化与人权发展会议发言 >> 相关报道 2002年10月28日16:42


赵启正接受《人权》杂志采访时表示
中国人权状况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本报北京2月10日讯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赵启正在接受今天创刊的《人权》杂志记者采访时,全面阐述了中国人权发展现状和前景,分析了中、西方人权观分歧的根本原因,阐明了中国政府对人权问题的基本看法。

    他说,中国人民现在享有前所未有的自由和个人权利,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今后将在更广泛的领域和更高的层次上享受人权。

    赵启正说,人权问题是国外对中国缺乏了解、存有许多疑虑和误解的一个问题。为了向世界说明中国人权的真实情况,阐明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立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1991年11月1日发表了中国第一份人权白皮书———《中国的人权状况》。这个白皮书将国际社会关于人权的普遍性原则与中国人民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实践相结合,系统地介绍了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走向人民民主的现代社会的艰难历程以及人权状况发生的沧桑巨变,鲜明地向世人阐述了中国的人权观点,有针对性地驳斥了西方媒体散布的谎言,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此后,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定期发表中国的人权状况白皮书和文章,不断向世界介绍中国的人权状况及其进展。到目前为止,先后发表直接以人权命名的白皮书6个,另外还分别就改造罪犯、农村扶贫开发、妇女、儿童、计划生育、民族、宗教、西藏等与人权密切相关的问题,发表了12份白皮书和若干篇文章。

    与此同时,针对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进行的系统的歪曲和攻击,如美国国务院每年发表的《国别人权报告》中国部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还适时发表有分量的文章,摆事实,讲道理,予以驳斥和澄清,有时还发表报告如《美国的人权纪录》,针锋相对地进行回击。

    赵启正说,在世界各国中,像中国这样在大约10年的时间里,发表了18个有关人权的白皮书,阐述自己的人权状况和主张,并不多见。从一定意义上说,这本身就是中国社会不断走向开放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中国人权不断发展进步的标志。我们的人权白皮书与某些国家发表的人权报告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它并不以“世界人权法官”自居、以指责别国为己任,而是立足于阐述本国的人权理论与实践,总结自身在维护和促进人权方面的经验,推动本国人权的发展;同时还因为它并不强加于人、颐指气使,而是立足于阐明自己的观点和状况,与国际社会进行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对话与交流,谋求与世界共同进步与发展。

    赵启正认为,中国关于人权的一些基本观点,也在世界上特别是在广大发展中国家赢得了广泛的理解、支持和认同。这当然最主要是因为中国确实在维护人权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中国的人权观是合情合理和合乎国际准则的,但毫无疑问也与我们长期不懈地向国外介绍和说明中国的人权状况和观点有很大的关系。

    赵启正说,我们与西方在人权问题上的确有很大的分歧。1990年以来,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提出了10次反对中国的人权提案,虽然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但始终没有彻底放弃,这本身就反映出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与中国在人权方面有着很大的矛盾和分歧。这些分歧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对事实认识上的分歧,一种是人权观上的分歧。比较起来,人权观上的分歧更带有根本性,对同一事实的认识往往由于受到不同人权观的支配而得出很不相同的结论。尽管中国的人权状况在许多方面仍有待改进,但是,改革开放以来的20多年是中国人权发展最快的时期,这不仅表现在人民生存权、发展权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的改善上,而且表现在民主法制建设的加强和公民权利、政治权利的扩大与维护上。事实上,人权的实现是一个与社会的文明进步密切相关的不断发展的过程。各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历史文化各不相同,采取不同的发展道路和人权模式,是很自然的。强迫世界各国都采用一种发展模式、一种人权模式,是不符合人类发展规律的,也是背离人权的基本精神的。

    赵启正说,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是一项符合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事业,是中国促进社会全面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中国政府和人民愿意为之付出长期不懈的努力。我们愿意吸收世界其他国家的好的经验,充分利用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真诚地希望一切关心中国人权的国家、组织和人士,对中国人权发展提出好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

    他说,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历史、文化和宗教背景不同,社会制度、经济发展和意识形态不同,在人权问题上存在这样那样的分歧,是正常的。这些分歧不应该成为对抗的理由和沟通的障碍,相反,应该成为互相借鉴、加强沟通的动力。我们认为,解决分歧的办法不应当是扩大分歧,而应当是缩小分歧。双方应当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大家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谈,而不应当颐指气使,要求别人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对于国际上一些人士由于不了解中国情况而存在的对中国人权的误解甚至敌意,我们希望通过接触、对话和交流,尽量减少误解和分歧,增加了解和理解,扩大共识和合作,暂时不能达成共识的,可以先把分歧搁置下来,求同存异。但是,我们反对把人权政治化、以人权为借口干涉中国内政、破坏中国社会稳定和国际声誉、阻碍中国发展的行为。最近一些年来,中国与美国、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许多西方国家进行了多个层次上的人权对话,这对于增加彼此间的相互了解和加强合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我希望这种对话今后能够继续积极有效地进行。

    他说,人权的基本目标、理想和内容是共同的、一致的,但是,不同历史文化、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实现普遍人权的方式、方法和模式有所不同,人们对人权保障的看法和理解也有差别。例如,东方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比较强调个人与社会的和谐和个人对社会的责任,表现在人权上就是比较强调个人权利与集体权利的协调;而西方文化则更关注个人、个人自由和价值的实现,表现在人权上就是比较强调个人权利与政府、社会的分离和对立。又如,人权与经济发展水平有密切关系,许多发展中国家比较重视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人民生存权、发展权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维护和促进。因为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发展问题是最突出、最根本的问题,是解决一切问题包括人权问题的关键。这与西方发达国家强调的有很大的不同。另外,东方国家在婚姻、家庭等问题上,也与西方许多国家有不完全相同的理解和看法。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各国的历史、文化和发展水平有关。

    赵启正说,中国人权进步最突出的表现是中国人民的生存状况在最近的20多年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78年以来,中国政府坚定不移地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极大地促进了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从1979年到2000年,按可比价格计算,中国国民经济保持了年均9.5%的增长速度,中国的贫困人口由1978年的2.5亿减少到不到3000万,23年中消除贫困人口约2.2亿人,这不仅在中国历史上而且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前所未有的。占世界人口1/5的13亿中国人民生存状况的巨大改善,是中国人权发展史上具有历史意义的进步,也是中国对世界人权事业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根据中国的具体国情,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稳步推进民主、法制建设,促进中国社会的全面进步,保障人民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中国人民现在享有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自由和个人权利,例如,个人从事经济、商业、文化活动的自由,选择职业的自由,言论、出版的自由以及法律对个人权益保护等等,都有了很大的发展。

    中国积极参加国际人权领域特别是联合国人权方面的活动,尊重《世界人权宣言》和联合国人权公约及其基本原则。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批准加入了18个国际人权公约,并依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将这些公约规定的保护人权的原则和标准纳入到中国的法律当中。

    当今世界局势错综复杂,国与国之间的利益争夺,不同民族、宗教、文化、价值观念的冲突,都有可能上升为影响人类和平与生命安全的因素,对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和挑战。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中国作为一个多个民族、多种宗教共存的、处于经济和社会发展过渡期的大国,能够保持社会稳定、民族和睦、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人民生活逐步改善,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是值得我们倍加珍惜的。

    赵启正说,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不足和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还有3000万农村贫困人口没有解决温饱问题,还有8507万15岁以上人口是文盲半文盲,医疗健康保障水平还比较低,劳动者权益的保障面临不少挑战。另外,法制不够健全,执法不严、执法犯法等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事件时有发生。中国政府维护人权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对于一切侵害人权的现象都坚决予以纠正。但是,我们深知,中国的发展需要分阶段逐步实现,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全部解决,解决中国的问题要有决心和信心,更要有恒心和耐心。

    赵启正表示对中国人权的未来充满信心。他说,中国未来经济更加发展、人民生活更加富裕、社会更加公平开放和文明进步,是可以预期的,是经过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完全可以达到的。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中国人民将在更广泛的领域和更高的层次上享受人权。中国目前正处在一个重大的变革时期,有着良好的发展机会,我深信,每一个中国人都会以积极的姿态热情参与这个伟大的社会变革,为实现中国美好的明天积极贡献自己的力量。 

    《人民日报》 (2002年02月11日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专题
 东方文化与人权发展会议发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