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2002年两会专题 >> 精彩回放 2002年2月25日13:09


九届人大二次会议:朱镕基总理会见中外记者回答记者提问
    
三月十五日,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记者招待会,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会见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本报记者 李舸摄)

  新华社北京3月15日电 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今天下午举行记者招待会,大会新闻发言人曾建徽邀请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会见采访本次大会的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的提问。

    朱镕基总理在招待会开始时表示欢迎记者们提出任何问题。

    意大利《24小时太阳报》记者:有人认为,10年以后世界会有三种大货币,美元、欧元,另一个不知道是亚洲的日元还是人民币?你觉得人民币有这个可能性吗?

    朱镕基答:人民币能否成为世界货币,这个问题不应该由我来回答,而且现在还言之过早。但是我可以说一句:现在人民币非常坚挺,不会贬值。

    中央电视台记者:在过去一年中,中国政府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也赢得广泛的赞誉。请问过去一年让你最感困难的是什么,最不满意的是什么,最感动的又是什么?

    答:过去的一年我感到非常难,这个困难超过了我预料的程度。第一,我原来没有估计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这么大;第二,我国发生的历史上罕见的特大的洪涝灾害也超出了我的预料。但我感到满意的是,我们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依靠全国人民的努力,我们站住了,这两个困难我们都挺过去了。这是不容易的,所以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了一句:“来之不易”呀!

    我所不满意的,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但是,我也感觉到,有个别部门和地区没有很好贯彻中央的方针政策。我最感动的,是我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看到我们的人民解放军不顾一切地保卫人民,甚至用身体保卫堤防,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您再过几天就将访问美国,但是考虑到现在华盛顿出现了一种很不好的反华的情绪,看来您的美国之行就好像您要踏入另一片“雷区”。在华盛顿人们指责中国从事间谍活动,或者是偷窃一些敏感的、高技术的情报用于提高中国自己的军事技术,而这对美国的安全构成了威胁。您对这样的指责作如何的反应?您打算怎样来改变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在美国华盛顿有一些政客,他们在要求重新审查美国奉行的对华接触政策,在美国好像不太喜欢中国的情况下,您认为中国还值得把美国当成你们的朋友吗?

    答:在中美两国元首实现互访以后,中美之间致力于建立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发展势头本来是很好的。但是由于种种不讲你们也知道的原因,在美国出现了一种反对中国的潮流,这使我们感到很不安。我不认为我对美国的访问将要进入“地雷阵”,但是确实会遇到很多敌意和不友好的气氛。在今年2月22号的《business weekly 》(《商业周刊》)上登了一篇题为《China ,what's going wrong 》(《中国出了什么问题?》)的文章,这篇文章十分特别,它认为中国已经大祸临头。我还没有看到美国的其他杂志发表过这样的文章。这篇文章的发表也反映了现在美国出现的那一股潮流,实际上是美国的内部斗争把中美关系作为牺牲品。这样,我也成了一个受害者。这家杂志的封面上登了我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看起来我就像个死人。在这种气氛中,我应邀访美当然是个很不轻松的任务,很多媒体也预言我的访问不可能成功,但是我还是要去,因为既然你们有气,我就要去给你们消消气。这不是个“地雷阵”,无非是气氛不太好,但我的访问就是要去说明真相,恢复中美致力于建立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的好势头。

    刚才,你要我说明关于所谓中国盗窃美国军事机密的问题。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方面的人士犯了两个“过低估计”的错误。第一,过低估计了美国自己的保密能力。据我所知,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里的保密措施十分严密,根本就不可能泄露什么机密,所以直到现在他们没有能够找出那位李文和博士泄露机密的证据,没法起诉他,只好把他解雇了。我们不要忘记历史,历史上曾经有过这种草木皆兵、人人自危的时期,在美国有过这种时期,在中国也有过这种时期。第二,过低估计了中国开发军事技术的能力。中国人是很聪明、很勤奋的,许多华裔美国人的成就就证明了这一点;中国独立自主地开发“两弹一星”也证明了这一点。中国完全有能力开发任何的军事技术,这仅仅是个时间问题。但是请记住,中国是最早声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我们已经停止了核试验,我们和美国已经签订了导弹互不瞄准的协议。我们为什么还要冒政治上和道德上的风险去盗窃什么人的军事机密呢?所以,所谓中国盗窃美国的军事机密的问题,可以认为是一种天方夜谭。

    台湾人权新闻通讯社记者:1993年下半年开始实施的宏观调控有成效。第一,对付亚洲金融危机有一个很大的截阻作用;第二,在中国内部使金融市场稳定,物价稳定,社会稳定。请问宏观调控今后怎样继续做到内外兼顾?另外,您这次到美国去将面临人权问题,这个问题也可能是一个焦点。请就人权问题提出您的看法。

    答:1993年下半年开始采取加强宏观调控的措施,当时正是中国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取得巨大成就的时候。与此同时也出现了某种程度的过热,就是在房地产、开发区、股票市场方面出现了过热现象。这种过热导致1994年通货膨胀达到21.7%。当时邓小平同志还在世,在他的支持下,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决定加强宏观调控,采取了16条措施,其中13条是经济措施,有11条是关于金融方面的。由于加强了宏观调控,使中国在两年多一点的时间解决了经济过热问题,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很大成绩。去年中国之所以能够抵御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就是因为我们在1993年已经发生了这种金融问题,幸好我们在它还未扩大的时候就把它制止住了。我们有了宏观调控的经验,才使我们在去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站得笔直。我在这里想介绍2月16日《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意思是说美国在亚洲大力推行资本的过分流动,促成了危机的发生,危机发生后又通过国际金融组织贷款,要一些国家实行紧缩财政、提高利率等并不适合这些国家的政策,结果使金融危机加深。关于这个问题、这些观点,我早在去年就已经讲过,所有到中国来访问的贵宾,我都给他们讲过,包括你们《时代》杂志2月15日一期封面上的3个人:格林斯潘、鲁宾、萨默斯,你们称之为阻止了世界金融崩溃的3个人。这3个人我去年都跟他们谈过,我想他们也同意我的观点。我说这些话,并不是想跟《纽约时报》那两位作者分稿费,因为我的这个观点也没有申请专利。我只是说,经济的发展、金融的开放必须有宏观调控,要根据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实行不同的宏观调控政策。过快地要求一个国家开放资本市场,过分地扩大资本的流动性,往往欲速不达,很可能破坏这个国家的经济。

    刚才还提出了一个人权问题。我想这也是在座很多记者想向我提出的一个问题。所有跟我们中国领导人会见的外宾,很少有不谈人权问题的,好像不谈中国的人权问题回去就不好交待。因此,这个问题在我向他们重复了这么多遍以后,今天实在不想再讲了。我只想讲一桩事情,就是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最近访问中国时,我告诉她一句话。我说:“我参加争取和保障人权运动的历史比你早得多。”她说:“是吗?”表示她不同意我的意见。我就说:“不是吗?”我说:“我比你大10岁,当我冒着生命危险同国民党政权作斗争,参加争取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运动的时候,你还在上中学呢。”我说我们在人权的观点上很多是一致的,我在中学学习时就念了法国卢梭写的《社会契约论》、《爱弥尔》、《忏悔录》。人生而平等、天赋人权的观念我早就知道。我们接受了中国“五四”运动的影响,“五四”运动就是为民主、科学而斗争,所以后来我们在共产党领导下一直是进行着反对专制独裁,反对反动政权侵犯人权的斗争,我们今天怎么可能反过来去压制人权?而且只有我们才知道在中国如何才能够实现保障人权。当然,我们在人权问题上并不是没有缺点,也不可能没有缺点。因为中国几千年是封建社会,还有过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只有50年,50年怎么可能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但是我们愿意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特别是听取我国人民群众的意见。我们天天都在看人民来信,研究怎样满足他们的愿望,实现他们的要求。我们也愿意听取国际友人的意见,因此我们有很多对话的渠道。我们同美国、欧盟、澳大利亚都有人权方面的对话渠道。我们在人权方面的工作每天都有进步。刚刚闭幕的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增加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内容。我们全国人大常委会在立法,我们国务院也在立法,国务院立的法叫行政法规。我们天天在努力健全我国的法制,保障中国人民的人权,我们会继续做下去。我们欢迎外国朋友批评我们的工作,但你不要太急了,我比你还急嘛!

    日本共同社记者:日美两国同意共同研究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这件事对日中两国友好合作伙伴关系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观察人士说,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倒闭案损害了包括日本在内的外国金融机构对中国的信用,您对此有何评论?还有,您任总理以后第一次访日将于何时实现?

    答:我们反对TMD,尤其坚决反对把台湾纳入TMD,因为TMD不但违反了有关导弹的国际协议,也干涉了中国的内政,是对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侵犯。为什么要搞TMD?据说是因为中国在东南沿海部署了600枚导弹,而过去只有几十枚。我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中国部署了600枚导弹,因为连我都不知道!在我们的国土上部署导弹是我们自己的主权,但我们的导弹绝对不会瞄准台湾的兄弟姐妹。我们不会轻易地使用导弹,但我们不能不部署,我们希望和平统一中国,也绝对不能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如果那样的话,台湾将永远被分离出去。美日建立TMD的另一个理由,就是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射了导弹,在研制核武器,而中国没有对它施加影响。我要问:我怎么就不知道它在研制核武器。我们不知道这件事,何况它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怎么能干预?!既然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都是从美国出来的,你还害怕什么呀?

    关于广信问题,这是大家所关心的。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申请破产这件事情,是中国金融改革过程中的一个个别事件。但是这件事非常重要,它向全世界发出一个信息:中国政府不会为一个金融企业还债,如果这个债务不是由各级政府所担保的话。这就是说,外国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对这些金融企业进行贷款时,必须进行风险分析,审慎从事。大多数舆论都认为中国这种做法坚持了金融改革的原则,符合国际惯例。我觉得那些债权银行以及某些金融机构对这个问题的估计太悲观,就是认为中国已经发生了金融危机,没有支付能力,不讲信用。中国经济保持快速发展,现在有146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国际收支是平衡的,完全有能力偿还债务,问题是这种债务是不是应该由政府来偿还。同时,我也认为,尽管你破产是合法、合情、合理的,你也不能随便破产,不要破出甜头来,大家都搞破产也不行。我在中学时念过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这个剧本里的商人夏洛克借给安东尼奥3000块金币,契约订明如果3个月不还,就要在安东尼奥身体的任何地方割下一磅肉。当然,现在不还债不会割你的肉,但是那个债权银行对你也不会善罢甘休。因此我想,今后不会有太多的金融机构破产,也许就没有了。但前提是各个债权银行不要逼债,不要逼它们提前偿还贷款,你逼急了,它就只好破产。如果大家坐下来按照国际惯例谈一谈,采取资产重组、注资、债权变股权等办法,这个问题是可以得到解决的,你的债务也能得到偿还,它也用不着破产。你刚才说,这件事影响了一些日本银行的债务,我感到遗憾。但我想大家如果共同努力的话,今后可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关于访日问题,去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20周年,江泽民主席对日本进行了成功的国事访问,双方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宣布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这是符合中日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如何落实这一联合声明,中国将尽自己的努力,我也很愿意来做具体落实的工作。至于我何时能够访问日本,要通过外交途径来商量。

    俄罗斯《独立报》记者:一些观察人士说,现在涉及到重大战略性的国际事务中,似乎只有俄罗斯在支持中国。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中国在反对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上与俄罗斯立场非常近似。你是否会料想有朝一日中国在反对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方面,会与俄罗斯共同采取更加实际、更加具体的措施?如果那样,你是否认为在国际事务中,中国将会与俄罗斯靠得更近,而不是与美国靠得更近。还有,在实施俄中签署的一系列有关文件特别是经贸协议方面,你认为俄罗斯是否有足够能力实施这些协议?

    答:最近我应普里马科夫总理邀请访问俄罗斯,并进行了第四次中俄总理会晤。这次会晤是为了落实江泽民主席和叶利钦总统关于建立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要求所涉及的具体内容。我们取得了很多成果,主要是在经济贸易合作方面签订了十几个协定。

    俄罗斯支持中国反对TMD,但这并不是说,而且也没有到研究如何对付TMD的时候,因此我们没有谈到这个问题。

    我认为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到目前为止还是很好的,双方致力于建立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关系。我们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也是很好的,双方建立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确实在俄罗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你们从电视里看到,叶利钦总统同我会见的时候把我的手拉过去放在他的胸口上,会谈结束时,叶利钦总统走过来和我紧紧拥抱。我想这无非是说明我们是真诚的朋友。

    我想我这一次访问美国,也会受到同样的接待,会受到热烈的欢迎,而不是去闯“地雷阵”。也许我跟克林顿总统不会拥抱,但可能握手握得很紧,这也是一样的意思。

    香港凤凰卫视记者:我的问题跟香港的生活与投资有关。打个比方,如果我在香港打个电话给美国总统克林顿,每分钟只要0.98港元,要是我打电话给您,每分钟就要9.8港元,是10倍的价钱。这次发现从北京打电话回香港,每分钟从原来的8.1元降到了5元。我们知道通过竞争可以降低通话费用,提高服务质量。请问总理,您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加快中国电信市场的竞争步伐?还有,现在一些外资银行已经可以经营人民币业务了,那么您认为大概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全面开放人民币的业务经营?

    答:中国电信业务正在降价,降得还不够,还要继续降价,办法就是引进竞争。首先,我们正在改革中国电信业体制,一个重要原则就是打破垄断,鼓励竞争。第二,有步骤地开放中国的电信市场,让外国资本进入中国的电信市场。我们也将让外国银行在中国经营人民币业务。具体的细节现在没法谈,反正是要逐步开放。香港银行家赶快申请,申请得越早,批准得越快。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在您访问美国期间或是在访问美国之后几个月,中美在有关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方面,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考虑到现在中美之间的关系有所恶化,中美之间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另外,在中国看来,开放市场、引入外国的竞争,最困难的是哪些领域?

    答:中国进行恢复GATT(关贸总协定)的地位和进入WTO(世贸组织),已经谈判了13年,黑头发都谈成了白头发了,该结束这个谈判了。现在存在这种机遇。第一,是加入了WTO的国家知道没有中国的参加,WTO就没有代表性,就是忽视了中国这个潜在的最大市场。第二,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积累的经验,使我们对加入WTO的条件所可能带来的一些问题提高了监管能力和承受能力。因此,中国也准备作出最大的让步。最近,我们与美国以及欧盟等国家进行了认真的谈判,双方的差距正在缩小,但是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只要双方从大局出发,从促进国际市场的繁荣和稳定出发,大家都作一点让步,那么达成协议是很有希望的。

    记者招待会是在大会闭幕后举行的。这是本次会议最重要的一场记者招待会,有600多名中外记者出席。招待会历时一个半小时。

    《人民日报》 (1999年03月16日第1版) 




 
相关专题
 2002年两会专题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