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的创造 科学的理论
——论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
何理 岳忠强 王长存

  毛泽东创立的、并在长期革命和建军实践中得到极大丰富和发展的军队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它从根本上保证了我军永远是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军队性质,是我军完成作战、训练和各项任务的强大动力,是人民军队政治优势、革命本色和优良传统的重要体现。

  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战争和军队建设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反映人民军队本质和政治工作规律的科学,内容丰富、博大精深。毛泽东提出的关于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建军宗旨的思想;关于整个军队的方向就是政治工作方向的思想;关于政治工作的总方针是团结自己、战胜敌人的思想;关于政治工作的根本任务是保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和提高战斗力的思想;关于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瓦解敌军是政治工作三大原则的思想;关于掌握思想教育是我军政治工作中心环节的思想;关于发扬三大民主,加强革命纪律的思想;关于党的三大作风就是政治工作作风的思想;关于政治工作要从中国革命和军队的实际出发,力戒教条主义、形式主义的思想;关于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的思想,等等,构成了一个严密而完整的科学理论体系,是我军政治工作的根本指导思想。

  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在理论上和实践上具有崇高的历史地位和伟大的现实指导意义。它科学地回答和解决了如何建设一支由无产阶级先进政党领导的、具有强大战斗力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问题,从而使它成为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在改革开放、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今天,作为我党我军政治工作一代宗师毛泽东的伟大创造——军队政治工作思想,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仍然是我军建设和政治工作的科学指南。当前我军所面临的时代以及所担负的任务,与过去相比已经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和发展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最根本的就是要完整、准确地学习和领会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立场、观点、方法,研究解决军队建设中的实际问题。这也是本文所要着重论证的主要内容。

  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建设一支新型人民军队,是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核心

  马克思主义认为,无产阶级专政的首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的军队。“任何取得胜利的革命的第一个信条就是打碎旧军队,解散旧军队,用新军队代替它”①。毛泽东根据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特点指出:中国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不同。“在中国,主要的斗争形式是战争,而主要的组织形式是军队。”②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全国人民夺取革命胜利的斗争中,首要的和起决定作用的是必须创立并拥有一支能够完全适应伟大革命战争需要的人民军队。“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③。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正是在波澜壮观的人民战争和人民军队建设实践中应运而生、丰富发展的。

  军队作为阶级斗争的工具,其根本性质,归根到底是关于它的阶级属性问题,即归谁掌握、为谁服务的问题。一切反动的旧式军队尽管服装不同,旗帜各异,具体的阶级归属和服务对象千差万别,但在本质上都隶属于剥削阶级的统治集团或其中某一派别,都是为少数人或狭隘集团的利益服务的。我军与旧式军队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它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领导的、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军队。这是毛泽东给人民军队本质作出的科学规定,也是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所要解决的最基本的政治原则和政治立场问题。

  (一)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阐明了党与军队的关系,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为建设新型人民军队指明了方向

  毛泽东认为,在军阀分裂割据的旧中国,历来是有军则有权,军多则权大。旧军阀统治的特点就是军事支配政治,武力控制政权。但人民军队不能走旧的军阀主义的老路。我军是中国共产党创建和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在党的直接领导和指挥下,为实现党的历史任务而战斗。因此,军队的一切行动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决不允许同党闹独立性,决不允许任何个人向党争夺兵权。他指出:“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军事只是完成政治任务的工具之一。”④因此,军队政治工作应从组织上、政治上、思想上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组织上,建立健全党委制、政治机关制、政治委员制和连队党支部制,并不断完善党的组织生活制度。在政治上,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切实保证党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在军队中的贯彻执行,努力完成党在各个时期的中心任务。在思想上,对广大官兵进行马克思主义革命理想和革命精神教育,用无产阶级思想克服非无产阶级思想。总之,全军一切组织、一切人员和一切行动都必须绝对听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统一指挥。

  为了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必须克服一切“左”的或右的错误倾向,坚持正确的思想原则,警惕和反对资产阶级与党和人民争夺兵权。从建军开始,毛泽东就主张必须反对和抛弃各种企图削弱、摆脱党的领导的军阀主义倾向和单纯军事观点,并在“古田会议决议”中阐明了必须坚持党领导军队的重要思想,规定红军的一切工作都要“在党的讨论和决议之后,再经过群众去执行”⑤。在反对张国焘拥兵自重,分裂红军的斗争中,他进一步地提出了“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⑥的著名论断。抗日战争爆发后,毛泽东及时纠正了在红军改编后曾一度出现的某些削弱和放弃党的领导的新军阀主义倾向,拒绝了国民党向我军派遣军事指挥人员的无理要求,坚持了共产党对八路军、新四军的领导和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争方针。抗日战争胜利后,毛泽东针锋相对地挫败了国民党妄图让共产党交出军队的罪恶企图,并在人民解放战争胜利发展的形势下,强调了坚持和健全党委制,反对党和军队内部存在个人独断专行和分散主义倾向。在建国后的和平建设时期,毛泽东又多次指出,枪杆子必须永远掌握在党和人民手里,绝不允许它成为个人野心家的工具,粉碎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妄图分裂军队,篡夺党权军权的阴谋,坚持了党对军队的集中统一领导。我军发展的历史表明,坚持和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首要前提和决定性因素。

  (二)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阐明了人民军队的根本宗旨,保证了我军是一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队伍

  我军的性质不但决定于党的领导,同时也取决于我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军队的宗旨是关于这个军队是为谁服务的根本方向问题。在建军初期,毛泽东就十分注重军队的服务方向,并通过对广大官兵进行新旧军队性质对比和政治教育,批评当时存在的那种“不认识红军和白军是根本不同的”⑦雇佣观念,在官兵中树立为自己为人民打仗,为工农阶级而作战的思想;要求军队同时担负起打仗、筹款和做群众工作三大任务,开展土地革命,建立革命政权。1945年,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报告中,全面审视我军成长壮大的历史过程,集中而深刻地论述了我军的根本宗旨。指出,这个军队“不是为着少数人的或狭隘集团的私利,而是为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着全民族的利益,而结合,而战斗的。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就是这个军队的唯一的宗旨。”⑧根据这一思想确定的我军政治工作的根本职责之一,就是教育全军官兵认真学习、深刻理解我军的宗旨,真正做到一切言论行动都合乎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并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

  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我军来自人民、属于人民、服务于人民的性质决定的。作为人民子弟兵,我军战士从入伍的那一天起就接受为人民当兵,为人民解放事业而战斗的思想教育,树立了正确的革命理想和人生观。通过这种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生动的而不是教条的思想政治教育,使广大官兵能把自身的解放与人民的解放、党的事业、军队的任务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并自觉地为之英勇奋斗。因此,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仅是关系我军建设方向的重要政治原则,而且也是一个重要的实践原则,它具体地生动地体现在我军的全部历史和全部活动之中,也体现在我军每个成员的一言一行上。我军官兵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祖国的高度政治觉悟;为人民革命事业不怕困难、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以革命利益、人民安危为生命的自我牺牲、英勇献身精神;与人民休戚与共的血肉不可分割的联系;爱护群众的一草一木、一针一线的自觉的群众纪律等等,都是其具体表现。几十年来,正是由于军队政治工作认真地坚持和贯彻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才使我军为人民立下了不朽功勋,成为一支举世无双、深受人民爱戴和拥护的人民子弟兵队伍。

  (三)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阐明了政治工作的三大基本原则,保证了我军良好的内外关系

  古往今来,军队中官长与士兵的关系,以及军队与民众的关系,都是与军队及其所进行的战争的性质直接相联系的。毛泽东从揭示和批判旧军队官兵对立、军民对立的反动本质出发,把建立良好的官兵关系、军民关系作为新型人民军队建设的必然要求,提出了著名的官兵一致、军民一致和瓦解敌军政治工作三大基本原则。

  官兵一致的原则,是人民军队内部关系的本质规定,是人民军队性质在官兵关系方面的具体化。我军所有官兵都是为着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而战斗的,在政治上一律平等,人格上互相尊重,生活上互相关心,只有职务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在我军创建初期,毛泽东即针对旧军队中官长压迫士兵,官兵严重对立以及当时我军内部存在的旧的军阀主义作风,提出了“中国不但人民需要民主主义,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制度,将是破坏封建雇佣军队的一个重要的武器。”⑨他明确规定军队内部严格实行“官长不打士兵,官兵待遇平等,士兵有开会说话的自由,废除繁琐的礼节,经济公开”⑩等制度,从而奠定了我军新型官兵关系的基础。后来我军坚持实行的尊干爱兵和政治、经济、军事三大民主,就是本着这个原则不断完善和发展的结果。实践证明,坚持官兵一致的原则,就能形成官兵平等、上下一致、同甘共苦、互相友爱的新型内部关系,有效地增强军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军民一致的原则,是人民军队正确处理军政、军民关系的基本准则,是人民军队性质在对人民群众和政府关系方面的具体化。毛泽东认为,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军队只有与人民打成一片,才能无敌于天下。他明确提出,我军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之外,还要担负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和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等项任务,即学会消灭敌人和唤起民众两套本领。在长期革命斗争中,我军充分发挥了既是一个战斗队,同时又是一个生产队和工作队的伟大作用,开展生产运动,实行生产自给,减轻人民负担;组织和帮助人民群众参加革命斗争,进行经济建设;拥护政府、热爱人民,广泛开展拥政爱民和拥军优属活动,模范地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从而使我军受到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爱戴。正如毛泽东所说: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只要军民团结一致,那就是任何力量都打不破的铜墙铁壁。

  瓦解敌军的原则,是在军事打击的同时,依靠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军的一种策略手段,是人民军队和人民战争本质的必然要求。毛泽东说:“我们的胜利不但是依靠我军的作战,而且依靠敌军的瓦解”(11)。瓦解敌军工作的政治基础是我军所从事的战争之正义性和进步性。开展政治攻势,宣传我军战争之正义和自卫防御的性质,揭露敌方战争的反动性、侵略性,说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指明其必然失败的趋势,以动摇敌军官兵的信心和意志。大量事实表明,在国内革命战争中,大多数敌军士兵,包括一些下级军官都是被反动统治者欺骗和强迫驱赶到战场上卖命的,因此,他们可以在正义战争和革命政治工作的感召下觉醒。即使在民族革命战争中,对来自异国的敌军士兵也能够收到好的效果。宽待俘虏,是瓦解敌军的重要政策,也是人民军队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重要方面。它可以有力地揭露敌军的反动宣传,争取广大被蒙骗敌军官兵放下武器,投诚起义站到人民方面来,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击敌人。

  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所阐明的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政治工作三大基本原则,是人民军队本质属性的规定,是创建新型人民军队并始终保持其性质的三块主要基石。这三个方面是紧密联系、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性质的决定性保证,是实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前提条件,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则是我军建设的根本出发点和全部工作的归宿。政治工作三大原则,乃是人民军队本质的外在表现。毛泽东在总结我军政治工作的基本经验时指出:“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不可能有彻底拥护人民利益的军事工作与政治工作,而如果没有这种军事工作与政治工作的军队,就不可能是彻底拥护人民利益的军队”(12)。

  依靠群众,充分发挥我军政治优势,从根本上提高战斗力,是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基本着眼点

  我军长期面对着在数量上和装备上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充分相信和依靠群众,发挥人民军队特有的政治优势,是战胜敌人,完成我军肩负的伟大历史使命的可靠保证,这也是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基本着眼点。

  毛泽东以伟大哲人的眼光,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方法,分析历史上各种形式战争的经验教训,比较敌我双方的优劣条件,揭示出我军特有的政治优势在于人民军队及其所从事的革命战争之正义的、进步的性质,它能够把广大人民群众(军内和军外的、武装和非武装的)最大限度地动员和组织起来,形成一切优势装备都无与伦比的强大战斗力。列宁说:“在任何战争中,胜利属于谁的问题归根到底是由那些在战场上流血的群众的情绪决定的”(13)。世界战争史无可辩驳地表明,在群众中蕴藏着巨大的战争潜力和革命威力,是任何一种力量都无法战胜的。政治工作作为党在军队中进行的思想工作和组织工作,它是党与群众的纽带和桥梁,是把人民群众中的战争潜力转化为现实战斗力的中介和重要激发机制,是发挥人民军队特有政治优势的必要条件和可靠保证。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十分注重发挥人民群众对战争胜负的决定作用;注重发挥先进思想对群众行动的先导作用和动力作用;注重发挥党组织在群众中的核心领导作用和先锋模范作用,并以此形成自己区别于其它各种军队的思想教育、精神教育的明显特点。

  (一)动员和组织群众支援战争、参加战争

  毛泽东认为人民群众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力量。他说:“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力量对比不但是军力和经济力的对比,而且是人力和人心的对比。军力和经济力是要人去掌握的。”(14)由战争性质而造成的人心向背,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只有革命军队所进行的进步正义战争才能真正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反动的、非正义战争,因其脱离人民,必然遭到人民群众的反对。我军所从事的人民革命战争以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的彻底解放为目标,战争的胜负直接与广大人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所以必然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空前广泛的同情和拥护。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证明:“兵民是胜利之本”(15)。“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16)因此,我军政治工作的头等重大任务,就是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支援战争、参加战争,夺取革命战争的胜利。中国革命战争正是在广泛动员、组织人民群众的基础上取得胜利的。正如毛泽东反复强调的那样,在敌强我弱,物资条件异常艰苦困难的条件下,这个政治动员军民的问题,实在太重要了,如果没有这一点就没有胜利。“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17)。

  (二)掌握思想教育,培养官兵成为自觉的革命战士

  毛泽东说:“掌握思想教育,是团结全党进行伟大政治斗争的中心环节。如果这个任务不解决,党的一切政治任务是不能完成的。”(18)同样,思想教育也是军队政治工作的中心环节。这是因为,“思想的进步是一切工作进步的枢纽”(19),军队中一切工作都必须坚持思想领先的原则。

  掌握思想教育,首先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党的纲领路线教育。毛泽东强调,“政策是革命政党一切实际行动的出发点,并且表现于行动的过程和归宿。一个革命政党的任何行动都是实行政策。”(20)我军官兵是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自觉的战士。党的纲领、路线是革命利益的集中体现和全党全军的行动准则,没有对党的纲领、路线的正确理解,就没有正确的自觉的革命行动。因此,毛泽东十分注意用党的纲领和政策统一全党全军的行动。他昭告全军将士:“必须提高纪律性,坚决执行命令,执行政策,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军民一致,军政一致,官兵一致,全军一致,不允许任何破坏纪律的现象存在”(21)。

  掌握思想教育,必须坚持对官兵进行革命理想和正确人生观的教育,提高官兵的思想政治觉悟,自觉抵制各种错误思想,保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

  毛泽东指出:“军队的基础在士兵”(22)。没有革命的政治精神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的,甚至是腐败的军队。但是这种革命精神不是自发、自然产生的,它要依靠革命的政治工作向广大官兵进行贯注。教育部队树立明确的革命目标,提高思想觉悟,激发广大官兵为人民而战的积极性。教育部队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念,敢于压倒一切敌人,不怕牺牲,不怕困难的战斗意志。教育部队自觉服从革命大局,个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树立为了革命的整体利益奉献一切,甚至牺牲生命的思想。教育部队苦练杀敌本领,提高官兵的练兵热情,熟练掌握手中武器,最大限度地发挥现有武器装备在战场上的威力,实现武器与人的最佳结合。

  (三)充分发挥党组织在群众中的核心领导作用和干部的骨干带头作用,以形成无坚不摧的强大战斗力

  我军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武装集团,因此,必须根据革命战争的需要和党的组织原则把全体官兵组织成为一个高度团结统一的战斗集体。与其它军队不同,我军官兵不是单枪匹马的个人英雄,而是革命的集体英雄主义者。所以,我军战斗力主要来自组织的力量,团结的力量和集体的力量。全军统一领导和团结的核心不是任何个人或其他宗派,而只能是共产党及其各级组织。

  毛泽东历来非常重视发挥党组织在部队中的核心领导作用,要求各级党组织必须成为部队的“领导中枢”。建军之初,他尖锐地批评了当时红四军中一度存在的极端民主化倾向,指出“极端民主化的危险,在于损伤以至完全破坏党的组织,削弱以至完全毁灭党的战斗力。”(23)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毛泽东提出了加强党委领导,实行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注意党委会的工作方法,在连队建立党的支部,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等一系列重要理论原则,并特别强调,党的各级组织必须在军队建设和组织官兵完成各项任务中起核心领导作用。其主要体现在:一是党组织必须认真宣传和贯彻执行党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使广大官兵了解党在各个历史时期的任务和目标,掌握开展军事、政治斗争的方针、原则和方法,提高实现党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的自觉性。二是党组织必须宣传和贯彻人民战争的思想,组织广大官兵进行人民战争战略战术的研究与演练,提高打赢人民战争的本领。三是党组织必须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及时解决干部战士遇到的各种实际问题和思想问题,协调关系,化解矛盾,鼓舞士气,凝聚军心。四是党组织必须大力做好作战中的思想工作和组织工作,进行战场宣传鼓动、开展军事民主、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发扬我军群威群胆,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坚决夺取胜利的革命精神,并根据作战任务的变化,及时调整组织,配备干部。

  发挥党组织核心领导作用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充分发挥干部在群众中骨干带头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毛泽东指出:“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24)党组织必须认真抓好干部队伍建设,旗帜鲜明地清除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对干部工作的影响;实行任人唯贤的干部路线,坚持德才兼备的干部标准,选拔配备好各级领导班子,反对任人唯亲。同时要在作战、训练和完成各项任务中充分发挥各级干部的骨干作用和模范带头作用。在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指引下,我军政治工作紧紧抓住干部队伍的组织、思想、作风建设不放,通过各种形式培养和造就了成千上万思想觉悟高,联系群众好,能征善战的各级军政后干部。党“依靠着这些人而联系党员和群众,依靠着这些人对于群众的坚强领导而达到打倒敌人之目的”(25)。他们无论在强敌压境、艰难困苦的反围剿、反“扫荡”斗争中,还是在胜利进军的解放战争和保卫国防、实现国防现代化的进程中,都是部队工作坚强的领导者、组织者和实施者。他们以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冲锋在前,退却在后的模范行动和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与勇敢坚定的革命精神,在广大官兵心目中树立了崇高的人格和指挥威信,教育、团结和带领部队完成了党交给的作战和其他各项艰巨任务。

  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是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根本方法

  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是一个党性、实践性很强的科学体系。如上所述,他不但提出了一整套军队政治工作的理论、原则,而且还形成了自己优良的独具特色的政治工作作风和方法。毛泽东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了马列主义的方法论,如果我们善于从中国革命实际与中国军队的具体任务出发,善于调查研究,善于联系群众,那末,政治工作(与军事工作、后勤工作)的全般任务就能完成,团结自己,战胜敌人的目的就能达到”(26)。坚持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反对教条主义、形而上学的主观主义方法论,坚持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这就是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最根本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也是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

  (一)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中国革命和我军的具体情况出发

  毛泽东指出:“中国共产党的武装斗争,就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农民战争”(27)。可以说,这是人民军队建设和我军政治工作面临的最基本的“实际”和最大的国情、军情。它一方面决定了中国革命战争和革命军队无可比拟的先进的革命性质,同时也说明了,我军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必将是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它不可避免地会把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和旧军队的作风,如军阀主义、流寇主义、盲动主义、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平均主义、极端民主化等带到革命队伍中来。如果不解决在部队中存在的这些十分错误的倾向,就不可能把这支军队改造成为无产阶级性质的、具有严格纪律的、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的新型人民军队,党领导的革命战争就可能重蹈黄巢、李自成式的农民起义的覆辙,使革命归于失败。军队政治工作必须从这个根本实际出发,坚持用无产阶级思想教育部队,开展正确的思想斗争,克服农民小生产者的落后保守意识和错误思想,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反对错误的不良倾向。

  军队政治工作必须根据各个时期具体任务的变化,确立正确的方针、内容和方法。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我军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了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民族革命战争,也经历了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国内革命战争,以及保卫社会主义祖国和参加国家经济建设的伟大革命实践。在这些斗争中,军队政治工作都能根据革命形势的重大转变和军队任务的发展变化,创造和确定自己新的具体工作方针、内容和方法。从不拘泥于一成不变的固定模式。正如毛泽东指出的那样:“如果我们犯了主观主义的毛病,我们就会无力以高度的革命精神去教育军队”(28),就无法完成政治工作担负的艰巨任务。

  军队政治工作必须从广大官兵的思想实际出发,加强针对性,提高实际效果。毛泽东强调思想政治工作要“有的放矢”。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必须掌握部队的思想动态,具体了解干部战士在想什么、干什么,以及他们的情绪、愿望、困难、问题,分清哪些是正确的积极的东西,哪些是消极的、甚至错误的东西。部队思想政治工作要立足于发扬积极的、正确的思想,批评和克服消极的、错误的思想。只有这样,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才能是具体的、生动的、理论联系实际的,才能避免空洞抽象的教条主义毛病,同时毛泽东还指出,在思想教育中必须坚持民主的方法、说服的方法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他曾形象地说,对敌人是打击、消灭,是用“霸道”;对同志、士兵、人民、朋友则要用“王道”。对思想方面的问题,决不能采取简单粗暴和压服的办法,只能采取治病救人的方针,通过耐心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循循善诱、启发自觉,以逐步提高官兵的思想政治觉悟,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

  (二)贯彻群众路线,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群众观点是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基本观点。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认识论和方法论在党的领导和政治工作方面的具体运用和展开,是毛泽东在理论上和实践上的一个伟大创造。毛泽东认为,政治工作从一定意义上说,就是党的群众工作,因而必须树立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的思想。在军队中首先是依靠、尊重广大的士兵群众,相信他们的聪明才智和革命创造精神。

  军队政治工作要把贯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法作为整个工作过程的起点和归宿,并在实际工作中自觉地搞好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的有机结合。这是因为,政治工作决不单是少数政治工作干部的事,它必须依靠广大群众去做。可以说,没有广大群众的参与就没有坚强的政治工作。所以,在任何一项工作中,都不能只有领导和少数骨干的积极性,而没有广大群众的积极性。要注意充分发挥领导骨干的积极性和带头作用,但又不能超越群众的觉悟程度,犯强迫命令的错误;也不能落后于群众的觉悟程度,放弃正确的思想原则,犯自由主义、尾巴主义的错误。在工作指导上,一方面要充分发挥政治工作在普遍号召与广泛动员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同时更要对所属部队加强个别的具体的指导。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把工作落到实处。

  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是坚持实事求是,贯彻群众路线的重要环节,也是政治工作了解情况,解决问题的主要途径。毛泽东号召,“一切实际工作者必须向下作调查”(29)。军队政治工作机关和领导干部要把调查研究,了解情况作为一项经常性的重要工作,对各个时期部队所担负的任务以及完成任务的情况,官兵的思想状况等方面进行周密的具体的调查研究。领导者必须先当学生,后当先生,放下架子,虚心向战士学习,向下级学习。这种认真的而不是表面的,实在的而不虚假的调查研究,即是了解情况,向群众学习的过程,也是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调查就是解决问题”(30)。这就是毛泽东的结论。

  (三)在实践中总结,在实践中发展

  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是适应了人民军队的创建而创立,并在人民军队和人民战争的长期革命实践中完善发展,是我军建设和政治工作经验的科学总结,在我军创建初期,为了把以农民为主要的成分的军队改造成为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完全适应中国革命战争需要的新型人民军队,毛泽东在总结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我党从事军事运动和井冈山斗争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明确地提出了首先和着重从政治思想上建设军队的伟大思想,并于1929年12月主持制定了建党建军的纲领性文献——“古田会议决议”。“古田会议决议”,总结了建军两年多来我军革命斗争的实践和党内不同意见的争论,从根本上划清了旧式军队与人民军队的界限,提出了正确的建党建军和军队政治工作的原则,奠定了新型人民军队建设的基础,也标志着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形成。在其后的十几年里,我军政治工作在革命实践中得到巨大发展,同时也受到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张国焘军阀主义等错误思想的影响。1944年由毛泽东亲自主持修改的谭政《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则进一步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总结了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经验,更加系统地阐明了军队政治工作的方针原则、方向任务和工作方法;批评了政治工作中的主观主义、形式主义、孤立主义等不良作风;提出了必须根据形势任务的变化不断变更政治工作的组织形式、工作方式等问题。这标志着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达到了完全成熟的阶段。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领导恢复了军队中党的各级委员会,并在总结一些部队结合土地改革运动和整党运动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经验的基础上,指导全军开展了以“诉苦”、“三查”为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和军队内部的民主运动。新式整军和在军队内部普遍开展的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和军事民主,是我军群众性思想政治工作的新创造,它极大地提高了广大官兵的战斗热情,有力地保证了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建国后,毛泽东根据我军所担负的任务和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的要求,进一步明确了政治工作在社会主义时期仍然是我军的生命线。军队政治工作必须与这种新的形势任务相适应,必须统一政治工作领导体制,加强和健全政治工作机构,制定和完善政治工作的条例、法规,加强探讨训练和完成各项任务中的政治工作等。不容否认,在六七十年代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也曾受到“左”的错误思想的影响,但是,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最本质的品格,理论联系实际,在实践中发展创新,以及他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解决我军建设问题的根本立场、观点、方法,却是青春永驻,永远不会过时的。

  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全面发展,是邓小平创造性地继承和发展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结果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辟了我党我军历史发展的新时期。在邓小平的主持和倡导下,实现了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和我军建设指导思想的转变。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进入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逐步实现国家四个现代化的新时期。同样,我军也进入了建设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新的历史阶段。全面地继承和发展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研究和做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军队政治工作,探讨现代战争中政治工作的特点和规律,已经成为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主要任务。据此,邓小平深刻地指出,“我们政治工作的根本的任务、根本的内容没有变,我们的优良传统也还是那一些”(31)。在新形势下,我们仍然必须继承和坚持毛泽东关于政治工作的理论和传统作风。但是,现在“时间不同了,条件不同了,对象不同了”(32)。因此,政治工作没有新的内容不行,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应有所不同。遵循这一基本思路,邓小平创造性地解决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和发展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这一重大课题,把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推向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一)邓小平提出了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根本指导方针是坚持和继承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和优良传统,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

  1978年邓小平在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纲领性文献——《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研究和解决任何问题都离不开一定的历史条件”(33)。由于客观情况的变化,“我们应该也只能采取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方法,总结过去的经验,分析新的历史条件,提出新的问题、新的任务、新的方针”(34)。他深刻地分析了当时我军面临的新的历史条件,明确地提出了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基本方针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研究和解决军队建设中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恢复和发扬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提高我军战斗力。在他的指导下,科学地阐发了毛泽东关于政治工作是我军生命线的思想,正确地确立了政治工作的地位作用。既否定了林彪、“四人帮”“突出政治”、“政治冲击一切”的谬论,也纠正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出现的忽视和轻视思想政治工作的倾向。他特别指出,军队政治工作要加强,要从战士入伍的第一天起就注意这个问题。强调一定要把军队教育好,使军队坚定不移地维护党的基本路线,并根据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出现的新情况,有针对性地抓好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定共产主义信念和艰苦奋斗为主要内容的思想政治教育,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以及极端个人主义、拜金主义等腐朽思想的影响。同时指出:“革命精神是非常宝贵的,没有革命精神就没有革命行动。但是,革命是在物质利益的基础上产生的,如果只讲牺牲精神,不讲物质利益,那就是唯心论”(35)。从而提出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须一手抓革命精神教育,一手抓群众的实际利益,贯彻物质利益原则的重要思想。

  (二)邓小平提出了军队政治工作必须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反对主观主义、形式主义

  自60年代以来,我军政治工作曾一度受到党内左倾错误思想影响和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其主要表现是理论脱离实际,形而上学猖蹶,教条主义、主观主义、形式主义谬种流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在领导全党实现历史性的伟大转折时反复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出发点、根本点,是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因而,我军政治工作必须自觉地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工作作风。否则,我们就只能说空话,什么问题也不可能解决,我们的事业就没有希望。他要求各级领导和政治机关一定要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解决问题,创造性地做好新时期的政治工作,决不当“收发室”。他严厉批评了政治工作中的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做表面文章,甚至弄虚作假的形式主义现象。他说:“解决部队的思想问题,也要实事求是。要针对每个单位、每个人的不同情况去做思想工作”(36)。“领导者必须多干实事。那种只靠发指示、说空话过日子的坏作风,一定要转变过来”(37)。1992年在南巡谈话中,邓小平又进一步指出:“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多。……形式主义也是官僚主义。要腾出时间来多办实事,多做少说”(38)。邓小平的以上论述,无疑对转变和改善政治工作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三)邓小平提出了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要发扬老红军的革命传统,保证我军在政治上永远合格

  我军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强柱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军将受到多种复杂的政治环境的考验。能否使我军在政治上合格,永远保持人民军队的性质不变,这是邓小平给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提出的重要任务。1989年在接见参加首都戒严部队领导干部时,他高兴地说:军队经过这次风波的考验证明是合格的,“我讲考试合格,就是指军队仍然是人民子弟兵,这个性质合格”(39)。同年10 月,他在离开军委领导岗位时又满怀信心地说,“我确信,我们的军队能够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的性质”(40)。

  “政治合格”从根本上说,就是共产党绝对领导的人民军队的性质不能改变。邓小平明确指出,我们的军队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国家的军队。我国和西方资产阶级国家不同。我们是由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军队作为国家政权的主要成分,理所当然地也必须由共产党来领导。党领导军队非但不会改变军队的国家政权属性,恰恰是保卫人民民主专政,维护国家和社会稳定的必要条件。正如邓小平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国家所以稳定,军队没有脱离党的领导的轨道,这很重要。同时对于军队自身来说,要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色不变,就必须继承和发扬红军的革命传统,自觉抵制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渗透和腐朽思想的影响,保持艰苦奋斗,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保持部队高度的团结一致和严格的组织纪律。必须坚决克服“文化大革命”遗留的“派性”和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倾向。军队任何时候都要坚决听中央的话,听党的话,任何时候都不能搞小集团、小圈子,不能把权力集中在几个人身上。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如果一旦脱离了党的领导,背离了红军的革命传统,人民军队的性质就必然会改变。

  (四)邓小平提出了新时期军队政治工作要为以现代化为中心的国防建设服务,保证提高部队战斗力

  邓小平认为,国防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必须与整个国家现代化进程相适应,并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经济建设。军队装备的真正现代化,只有国家经济有了比较好的基础才有可能。因此,军队政治工作既要保证国防建设服从于国家经济建设的大局,又要保证军队现代化任务的完成,为不断提高我军战斗力服务。在当前国家不可能把更多的财力、物力投入国防建设的情况下,要教育部队正确对待国家现代化与国防现代化、国家经济建设与军队建设的关系,积极参加和支持国家经济建设,自觉地服从大局,在这个大局下面行动,做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保卫者、建设者。

  同时,军队政治工作还必须保证以国防现代化为中心的教育、训练任务的完成,提高我军战斗力。邓小平提出要把教育训练放到战略的地位上来,加强合成训练和军队的质量建设,不断提高我军在现代战争条件下的作战能力。军队政治工作必须服从和服务于这个中心,切实保证军队现代化的实现。要通过政治工作,加强思想政治教育、提高官兵政治觉悟,造就“四有”革命军人;调动官兵练兵习武的积极性,提高教育训练水平和作战本领;发动和组织部队学习现代战争知识和科技文化知识,全面提高部队的政治素质、军事素质和科技文化素质,以适应未来反侵略战争的需要。邓小平根据形势的发展进一步指出,即使在未来的高科技战争中,技术装备虽然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但也不能认为什么都是技术决定的,“不要完全迷信这个”(41)。我们还是要坚持人民战争,还是要立足于发挥自己的政治优势,用劣势装备打败装备优势的敌人。“军民团结一致,敌人要消灭我们的人民是不可能的”(42)。因此,军队政治工作还要积极研究和探讨未来高技术战争条件下政治工作的特点和规律,为夺取反侵略战争的胜利做好充分准备。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代表了我军政治工作发展的两个相互联系的历史时期。邓小平创造性地解决了在当前国际国内环境条件下,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保持人民军队性质,发挥人民军队的政治优势,提高我军战斗力,以及适应国家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要求,进行军队政治工作的改革创新等问题。他提出和倡导的关于培养军地两用人才;关于开展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活动;关于加强艰苦奋斗和共产主义理想教育,培养“四有”新人;关于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方针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关于思想政治教育要从实际出发,坚持以理服人,贯彻少而精的原则;关于军队要整顿,要有严格的纪律和统一行动等,都是新时期邓小平对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的重大发展和丰富。但就其基本的立场、观点、方法而言,两者则是完全一致,一以贯之的。

  毛泽东军队政治工作思想光辉永存。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 注释

  ①《列宁选集》第3卷,第669页。

  ②⑥(11)(14)(15)(17)(22)(24)(27)《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2卷,第543页,第547页,第379页,第469页,第509页,第480页,第511页,第526页,第609页。

  ③⑧(18)(29)《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3卷,第1074页,第1039 页,第1094页,第791页。

  ④⑤⑦⑨⑩(16)(23)(25)(30)《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1卷,第86 页,第88页,第87页,第65页,第65页,第136页,第88页,第277页,第110页。

  (12)(19)(26)(28)《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军队政治工作学习文件》,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1978年8月第1版,第54页,第41页,第64页,第63—64页。

  (13)《列宁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8月第1版,第117页。

  (20)(21)《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4卷,第1286页,第1239页。

  (31)(32)(33)(34)(35)(36)(41)(42)《邓小平文选》(1975年—1982年),第114页,第114页,第114页,第113页,第136页,第335页,第74页,第74—75页。

  (37)(38)(39)(40)《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21页,第381—382页,第304页,第334页

  摘自:《毛泽东百周年纪念》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