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郭老》确是毛泽东的诗作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研究组

  2002年1月7日《北京日报》刊登了邓遂夫同志的文章《〈呈郭老〉诗二首的真伪》(以下简称“邓文”),认为毛泽东的《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这首诗是伪作。对这个问题,应作认真分析,以得出正确的解答。

  一、格律不合不能作为辨别真伪的主要根据

  邓文认为毛泽东的《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这首诗是伪作,一个重要论点,是认为这首诗“与毛泽东作律诗的一贯作风相违背”。

  邓文说:“只要仔细分析一下经他同意公开发表出来的所有律诗和绝句,可以说没有一首是不合律的。”而《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这首诗,“其不合平仄者竟达十七处之多(由改变格律而造成‘失粘’等差错还忽略不计)。”

  为了讨论的需要,我们把《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全诗抄录如下: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在旧体诗词的格律问题上,毛泽东主张“律诗要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1965年7月21日毛泽东致陈毅的信)。但在研究毛泽东诗词的格律问题时,又不能不注意到毛泽东在诗词创作上,有时不拘守格律、甚至写古风式律诗的情况。例如,他留下过多幅手迹的《五律·看山》,以及这首《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就是古风式律诗。王力在《汉语诗律学》一书中说:古风式的律诗,“字数和普通律诗相同,对仗的规矩也和普通律诗相同,只是句子的平仄不依照或不完全依照律诗的格式,粘对也不完全合律”。《五律·看山》按律诗正轨衡量,是一首古风式的律诗。《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按律诗正轨衡量,也是一首古风式的律诗,没有完全依照律诗的平仄格式,是一首拗律。

  毛泽东写古风式的律诗,并非他的独创。早在古代就有一些诗人有意识地写古风式的律诗,例如,杜甫的《崔氏东山草堂》:“爱汝玉山草堂静,高秋爽气相鲜新。有时自发钟磬响,落日更见渔樵人。盘剥白鸦谷口粟,饭煮青泥坊底芹,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苏轼的《寿星院寒碧轩》:“清风肃肃摇窗扉,窗前修竹一尺围。纷纷苍雪落夏簟,冉冉绿雾沾人衣。日高山蝉抱叶响,人静翠羽穿林飞。道人绝粒对寒碧,为问鹤骨何缘肥。”以上这两首诗,都有不合平仄之处,或者失对,或者失粘。杜甫和苏轼都是古典诗词的大家,不能因为这两首诗的失粘、失对和平仄不合,就断定这两首诗不是出自他们的手笔。

  同样,判断毛泽东诗词的真伪,也决不能仅仅根据其是否完全合乎平仄,而是要综合考证各种材料,特别是档案材料,才能得出有可靠依据的、符合实际的结论来。

  二、关于张耀祠同志的回忆

  邓文引述张耀祠同志的回忆,作为推论的一个依据。其实,张耀祠同志的那段回忆,只是证明了毛泽东曾经否认写过一首五绝“郭老从柳退”,并不能由此推论《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不是他写的。对此,邓文也是含糊其辞的,说“毛泽东主席到底有没有在张耀祠等人面前正式否认那首诗(按:指《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是他写的,现在已经很难确证”。顺便说一句,邓文把“郭老从柳退”这四句不拘平仄的五言韵语看作是一首五绝,是对诗体的判别错误。

  毛泽东在张耀祠等人面前否认的究竟是“郭老从柳退”这首诗,还是包括《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在内?最近,我们就这件事专门问了张耀祠同志。他说:“江青念的那首五言诗,我们的确问过主席,主席说那首诗不是他写的。至于《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这首诗,主席在世的时候,我不知道有这首诗,当然也就不可能向主席核实。”

  这里顺便澄清一个事实。邓文说:“毛泽东向来不做五言律,以及迄今所见他的其他五言律均有可疑”。这又是一种没有根据的主观推断。毛泽东确实很少写五言律,认为他自己不擅长写五言律,但这并不等于他从来不写五言律诗。他是说过,“我对五言律,从来没有学习过,也没有发表过一首五言律”(见致陈毅信)。但是到了邓文的结论里,却变成了“毛泽东向来不做五言律”。毛泽东究竟写没写过五言律诗呢?有毛泽东的诗词手迹为证,1955年在杭州写的《五律·看山》就是一首(见配发的毛泽东《五律·看山》手迹)。

  三、为什么说《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是毛泽东所作

  首先,有确凿的档案可以证明。这首诗编入《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时,是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铅印件刊印的。

  我们还查到1973年8月7日周恩来写给毛泽东的一封亲笔信。信中说:“江青同志在昨晚政治局会议上已将主席读柳子厚的封建论和呈郭老的诗以及有关问题给我们传达了,我们也议论了一下。”毛泽东圈阅了这封信。这表明,毛泽东认同了“呈郭老的诗”是他写的。周恩来的这封亲笔信保存在中央档案馆。

  除了查阅档案,我们还找到这一时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有关同志核实情况。她们通过亲身经历也证实,《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确是毛泽东的诗作。

  张玉凤同志(时任机要秘书)说:“《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这首诗,我有印象,确实是毛主席的。”“当时是1973年9月初,我上班后在主席会客厅里放文件的桌子上,看到摆着一首诗,是铅印的,不是手稿。当时主席也在场。我问他:‘您最近又作诗了?’主席点点头,笑了,说:‘是的。’我拿起桌子上的诗稿念给主席听。他在每句读完了的时候都点点头,很高兴的样子。”

  一名曾经担任过中央办公厅机要译电员的工作人员说:“记得1973年夏天,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政治局委员吴德同志在市委书记、常委会上传达了毛主席的一首诗。地点在市委三楼西头紧靠吴德同志办公室的会议室。吴德同志将诗读了一遍之后,让在座的每个书记、常委传看。这首诗是铅印发给政治局同志的,白纸大黑体字。”“事后我向主席请示其他工作时,顺便说了吴德同志在市委常委会上给我们传达的主席的一首诗。于是我就背给主席听。主席非常认真地听着。当听到‘孔丘名高实秕糠’时,主席忍不住笑了出来,并一直微笑着听完。我问老人家:‘主席,这是您写的吗?’主席对我笑笑,点点头。”

  需要说明的是,确认《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一诗是毛泽东所作,并不意味着要对这首诗所反映的复杂历史背景和政治内涵加以肯定。这首诗作于“文革”后期发动批林批孔运动的前夕,而批林批孔运动乃至整个“文革”已经被历史所证明是错误的。对此,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已有定评。正因为如此,这首诗没有被收入我室编辑出版的《毛泽东诗词集》,而只是作为供内部研究使用的历史资料编入了《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

  摘自:《北京日报》2002年2月25日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