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毛泽东第二次总结诗词创作
沈朝辅

  摘要:本文考察毛泽东在1956年—1958年期间总结并发展诗词创作的文学活动,分析他的政治心态和文学心态对总结的影响。此次总结产生三项成果:整理并公开发表《旧体诗词十八首》;创作并及时发表新作三首;出版毛泽东诗词的第一种自选集《毛主席诗词十九首》,并对其作全面、系统的批注。诗人毛泽东及其诗词在当代和后世读者面前的自我历史定位,由此次总结开端。

  毛泽东一生中第二次总结诗词创作,发生在1956年11月到1958年12 月,是他63岁到65岁的时候。这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已经七年,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大环境,毛泽东本人的心态,使得这次总结具有了正式整理诗词创作的学术性质。

  一、毛泽东文学心态发生了大变化

  1956年到1958年期间,毛泽东的文学心态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改变。这表现在四个方面:第一,毛泽东一改38年以来从不正式公开发表自己诗词作品的做法,开始大量地发表几十年来的诗词旧作,并且热情而及时地发表新作。毛泽东诗词创作的第一阶段是辛亥革命时期(1901年—1918年),他正处于人生的学生时代,这一时期的诗歌作品乃是习作。他从学校毕业踏上社会以后的38年(1919年—1956年),其诗词创作先后经历了新民主革命初期(1919年—1926年)、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27年—1936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1937年—1949年9月)、建国后17年时期(1949年10月—1965年),这后一个时期当时尚未结束。按照一般诗人的心态,会主动地及时地争取在报刊上发表自己的作品。可是,毛泽东却是一位赋诗填词几十年不发表的非常诗人。从1919年到1956年的三十八年里,毛泽东自己没有去投稿到报刊上发表一首词或一首诗。1936年,他在陕北保安接受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采访,介绍了自己的《七律·长征》,此诗被埃德加·斯诺所著的《红星照耀中国》所引用,海内外读者得以读到。1945年10月,毛泽东在重庆应柳亚子之请,将1936年2月所填之词《沁园春·雪》“录呈审正”,后经爱好者传抄,被《新民报晚刊》编辑吴祖光发表在1945年11月14日《新民报晚刊》副刊《西方夜谭》上,不久又被重庆《大公报》所转载。

  这一诗一词的公开发表,是38年间非常特殊的两次,且和一般诗人发表作品的方式大异其趣。政治家毛泽东的用诗之道决定了他发表诗稿的创新方式。38年过去以后,诗人毛泽东走上文坛了。第二,开始编辑出版毛泽东诗词的自选集。第三,毛泽东着手开始为自己的诗词作注解。(以上三方面的佐证见本文下面的文字中)第四,毛泽东谈诗论词的兴趣增长变浓。自1956年12月至1958年12月,两年时间里,毛泽东与友人与读者与同志与家人谈诗论词的书信有八封,论词的短文一篇,为自己诗词写的后记和批语各一篇,合计著文有十一篇之多。这在毛泽东文章史上也是第一次出现的文学现象。这些文章的标题依次是:(1)1956年12月4日《给黄炎培的信》(2)1956年12月5日《给周世钊的信》(3)1957年1月12日《给臧克家的信》(4)1957年2月11日《给黄炎培的信》(5)1957年5月11日《给李淑一的信》(6)1957年8月1日《对范仲淹两首词的评注》(7)1957年11月25日《给张明霞的信》(8)1958年7月1日《给胡乔木的信》(9)1958年7月1日《〈七律二首·送瘟神〉后记》(10)1958年10月25日《给周世钊的信》(11)《对〈毛主席诗词十九首〉的批注》。毛泽东在这个时间段里文学心态的种种外在表现,说明他确实开始了第二次总结诗词创作。

  二、激发诗人毛泽东走上文坛的政治和人生原因

  毛泽东文学心态是他人生心态的一部分,和他人生心态之最重要部分即政治心态有至为重要的关系。引起毛泽东这次总结诗词创作的大背景,是以他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务已经全面完成,开始把中国社会的革命和建设事业推进到社会主义这一新的历史阶段。1952年,恢复国民经济和土地改革任务完成。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抗美援朝取得了伟大胜利。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毛泽东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1955年,中国农村掀起了农业合作化的社会主义高潮。1956年,完成了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和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1956年9月,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向全国人民提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奋斗目标。毛泽东在文学创作上,追求与时俱进,于1956年6月,写出了新作品《水调歌头·游泳》,他颇为高兴,曾于1957年5月21 日对他的国际问题秘书林克同志说:“《水调歌头·游泳》这首词是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1] 引起毛泽东对诗词创作做总结的人生原因,是他作为开国领袖,渴望在党和国家的政治体制上做出创新,准备在适当的时候退居二线。国家进入建设社会主义的新的历史时期,毛泽东一方面朝气蓬勃,1956年6月1日、3日、4日,他在武汉三次横渡长江,高歌“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另一方面,于1956年9月13日,他在中国共产党七届七中全会第三次会议上说:“我说我们这些人,包括我一个,总司令一个,少奇同志半个(不包括恩来同志、陈云同志跟邓小平同志,他们是少壮派),就是做跑龙套工作的。我们不能登台演主角,没有那个资格了,只能维持维持,帮助帮助,起这么一个作用。你们不要以为我现在在打退堂鼓,想不干事了,的确是身体、年龄、精力各方面都不如别人了。我是属于现状维持派,靠老资格吃饭。……我是准备了的,就是到适当的时候就不当主席了,请求同志门委我一个名誉主席。”[2]1956年9月24日,毛泽东同参加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谈话时说:“我老了,不能唱主角了,只能跑龙套。你们看,这次党代表大会上我就是跑龙套,而唱戏的是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同志。”[3]毛泽东回顾建党以来的36年征程,自己在政治上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贡献及历史地位,是举世公认的,他自己清楚这一点。建国才八个年头,他已考虑政治上交接班的如何安排,心中充满着美好的愿望,既有平常心,又有历史巨人的宽广胸怀。那么,他对自己在文学创作上的业绩和历史地位是如何思考的呢?是不是也应该在适当的时候进行总结,把毛泽东诗词,把诗人毛泽东介绍给当代的国内外读者,同时也为后人留下经过自己整理的毛泽东文学遗产。历史将把机会提供给毛泽东,让他自己把诗人毛泽东的历史定位这一任务适时地提出来,并把它完成。

  三、毛泽东1956年到1958年的文学活动

  诗人毛泽东在1956年到1958年期间的文学活动,大致有三方面内容。其一是整理、总结自己到1956年为止的诗词创作,正式发表《旧体诗词十八首》;其二是对自己今后的诗词创作从内容、体裁、风格等方面提出新的追求,创作并发表了二首七律和一首词;其三是针对读者和注家对毛诗词的理解和注释有正确有失误,对已公开发表的二十一首毛泽东诗词做自注自解,以期在学术讨论中,使毛诗词在当代和后世读者中尽量做到“诗有达诂”。

  1.毛泽东整理38年的诗词创作,公开发表《旧体诗词十八首》。这次整理诗词创作,大约开始于1956年11月,到1957年1月12日暂告结束。引起毛泽东整理诗词作品的直接原因是臧克家等同志的一封来信。1956年11月,诗人臧克家正受命任主编,创办国家级诗歌杂志《诗刊》。副主编徐迟建议:给毛泽东主席写一封信,向他报告《诗刊》将于1957年1月创刊,编辑部把同志们搜集到社会上传抄的毛泽东的8首诗词附寄上,请求毛泽东亲自审订,并同意在《诗刊》创刊号上发表。由臧克家执笔并领头签名,严辰、徐迟、田间、艾青、沙鸥、袁水拍、吕剑依次签名的这样一封文学来信,送到了毛泽东的书桌上。前半生打了二十五年仗的军事政治家毛泽东,最懂得机遇的价值,也最善于抓住面临的机会。身为中共中央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毛泽东,无论从哪一方面考虑,都应当满足克家同志和各位同志这样一个庄严恳切的约稿请求。但是毛泽东想的比这更多、更深、更远。1956年11月时候的毛泽东的政治心态、文学心态,促使他抓住这一契机,将二十世纪的中国革命政治家诗人毛泽东,将交融了中华民族文学传统和革命新时代生活情趣的毛泽东诗词,最自然而适时地介绍给全国和全世界的读者。1957年元旦之后的一天,嘱咐秘书田家英打电话给徐迟同志,询问《诗刊》什么时候发稿。1957年1月12日,毛泽东给臧克家等同志写了一封信,并附上自己十八首诗词稿,作急件派人送给了诗刊社。1月14日,毛泽东邀请臧克家、袁水拍到驻地中南海勤政殿谈诗,历时二小时。1957年1月25日,《诗刊》创刊号上,以唯一插页形式,套红影印了毛泽东给臧克家和各位同志的信:

  克家同志和各位同志:

  惠书早已收到,迟复为歉!遵嘱将记得起来的旧体诗词,连同你们寄来的八首,一共十八首,抄寄如另纸,请加审处。

  这些东西,我历来不愿意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贻误青年;再则诗味不多,没有什么特色。既然你们以为可以转载,又可为已经传抄的几首改正错字,那么,就照你们的意见办吧。

  《诗刊》出版,很好,祝它成长发展。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题材束缚思想,又不易学。这些话仅供你们参考。同志的敬礼!

  毛泽东

  一九五七年一月十二日

  《诗刊》创刊号以头题位置,用11页的篇幅,发表了毛泽东的《旧体诗词十八首》:(1)《长沙》(沁园春一九二五年)(2)《黄鹤楼》(菩萨蛮一九二七年春)(3)《井冈山》(西江月一九二八年秋)(4)《元旦》(如梦令一九三O年一月)(5)《会昌》(清平乐一九三四年夏)(6)《大柏地》(菩萨蛮一九三三年夏)(7)《娄山关》(忆秦娥一九三五年二月)(8)、(9)、(10)《十六字令三首》(一九三四年到一九三五年)(11)《长征》(七律一九三五年十月)(12)《六盘山》(清平乐一九三五年十月)(13)《昆仑》(念奴娇一九三五年十月)(14)《雪》(沁园春一九三六年二月)(15)《和柳亚子先生(七律)》(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九日)(16)《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一九五0年十月)(17)《北戴河》(浪淘沙一九五四年夏)(18)《游泳》(水调歌头一九五六年六月)。此处引用的《旧体诗词十八首》的题目按《诗刊》发表时的原标题和篇目顺序,用括号补充说明每篇的体裁和写作时间。

  2.毛泽东思考今后的创作,创作并发表新作三首。《旧体诗词十八首》发表后,在读者中产生的广泛影响,促成了毛泽东对后半生诗歌创作的新进取。1958年1月1日,湖南师范学院院刊《湖南师院》上发表了毛泽东的新作《蝶恋花·答李淑一》。此词反映了毛泽东的文学心态和诗歌创作自我定格定位确定后的新追求。湖南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师李淑一是《蝶恋花·答李淑一》创作成功的激发者。她是毛泽东诗词读者中很特殊的一位,1920年她与杨开慧同学于长沙福湘女中。经杨开慧介绍,柳直荀与李淑一相识、相爱并结婚。柳直荀是毛泽东早年的革命战友, 1932年9月在湖北洪湖革命根据地被害。1933年夏天,李淑一听说直荀牺牲,结想成梦,大哭而醒,和泪填《菩萨蛮·惊梦》:“兰闺索寞翻身早,夜来触动离愁了。底事太难堪,惊侬晓梦残。征人何处觅?六载无消息。醒忆别伊时,满衫清泪滋。”1957年1月底,李淑一读毛泽东《旧体诗词十八首》后,于2月7日写信给毛泽东,说到1920年毛泽东赠给杨开慧的一首词《虞美人》,杨开慧当时让李淑一看过,现在除头二句记得外,余俱忘却了,请求毛泽东将这首《虞美人》全词书赠。信中还寄上她1933年悼念丈夫的《菩萨蛮·惊梦》。面对这样一封充满友情的故乡来信,毛泽东的灵魂失去了平静。毛泽东是1927年秋在长沙板仓离开妻子杨开慧奔赴秋收起义战场的,柳直荀也是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告别妻子参加南昌起义的。毛泽东曾说:“人对自己的童年,自己的故乡,过去的朋侣,感情总是很深的,很难忘记的,到老年就更容易回忆,怀念这些。”[4]此时此际,李淑一的来信,激起了毛泽东多重感情的波涛,与杨开慧的爱情,与柳直荀的友情,与李淑一的乡情,烈士遗孀李淑一的苦情……当然,也会忆起自己在1920年写给杨开慧的爱情之歌《虞美人·枕上》:“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5]再把当年这首词书赠给杨开慧之友李淑一,显然只会加深李淑一情感的折磨。毛泽东面临人生情感升华的挑战,面临诗歌创作中超越旧作的挑战,面临维护革命政治家诗人毛泽东创作基调所遇到的挑战。从1957年2月10日左右接读李淑一来信,到5月11日《蝶恋花·答李淑一》的创作完成,再到11月25日将主题由“游仙”改为“答李淑一”,毛泽东将自己青年时代的爱情、故乡故人和牺牲了的战友李柳之间的爱情,将共产党人救国救民不怕牺牲终于实现革命理想的壮志豪情,融铸到一首词中,使《蝶恋花·答李淑一》成为以“豪放”为主兼有婉约风韵的上乘之作。

  毛泽东曾经于1961年1月4日,对诗人何其芳说:“我60多岁才学近体诗,所以作得不好。古体诗我过去倒学过。”[6]毛泽东于1955年10月写了他建国后的第一首近体诗《七律·和周世钊同志》,接着又在当年写了一首《五律·看山》、两首七绝《莫干山》和《五云山》,1957年9月写了《七绝·观潮》。 但是,直到1958年7月1日,创作了《七律二首·送瘟神》,他才有意将这两首近体诗公开发表。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通讯《第一面红旗——记江西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和社论《反复斗争,消灭血吸虫病》。当时,毛泽东正在杭州的驻地刘庄,读了这两篇文章,激起了诗兴。诗成之后,他写了一封给秘书胡乔木的信:

  乔木同志:

  睡不着觉,写了两首宣传诗,为灭血吸虫而作。请你同人民日报文艺组同志商量一下,看可用否?如有修改,请告诉我。如可以用,请在明天或后天《人民日报》上发表,不使冷气。灭血吸虫是一场恶战。诗中坐地、巡天、红雨、三河之类,可能有些人看不懂,可以不要理他。过一会,或须作点解释。

  毛泽东

  七月一日[7]

  毛泽东的《送瘟神二首》(1963年,诗人改标题为《七律二首·送瘟神》)后来发表在1958年10月号《诗刊》和1958年10月3日《人民日报》,二首诗的手稿也发表在这天的《人民日报》第8版上。

  3.毛泽东为了“诗有达诂”,自注诗词。《旧体诗词十八首》、《恋花·答李淑一》、《七律二首·送瘟神》陆续公开发表后,正式发表的毛诗词已有21首。由于读者自身阅读水平的原因,或者由于读者对毛泽东创作某首诗或词的相关背景的不知情,毛诗词有些地方未能被正确地解读,毛泽东得到了这些信息,于是,在与一些友人的书信交往中或言谈中,对毛诗词的一些诗句或意境作了说明。向黄炎培解释“极目楚天舒”。毛泽东在这次整理、 总结诗词过程中, 曾于1956年12月4日致信黄炎培,将《浪淘沙·北戴河》和《水调歌头·游泳》书赠黄炎培,以答其历次赠诗的雅意。黄炎培对毛泽东游泳长江中怎么可能仰望长江上的“楚天”有所不解,写信请教。毛泽东于1957年2月11日回信说:“游长江二小时漂三十多里才达彼岸,可见水流之急。都是仰游侧游,故用‘极目楚天舒’为宜。”[8]向李淑一解释《水调歌头·游泳》。李淑一于1957年2月7日致信毛泽东,对《水调歌头·游泳》中的句子“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提出看法。毛泽东于1957年5月11日回信解释说:“已指出‘巫峡’,读者已知所指何处,似不必再出现‘三峡’字面。”[9]向周世钊、蒋竹如解释《七律二首·送瘟神》。周世钊、蒋竹如二位先生均是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的同学,他们给毛泽东的书信中谈到对《七律二首·送瘟神》的理解。毛泽东认为蒋竹如的某些解释不对,于是在1958年10月25日给周世钊的信中,作了说明:“坐地日行八万里,蒋竹如讲得不对,是有数据的。地球直径约一万二千五百公里,以圆周率三点一四一六乘之,得约四万公里,即八万华里。这是地球的自传(即一天时间)里程。坐火车、轮船、汽车,要付代价,叫做旅行。坐地球,不付代价(即不买车票),日行八万华里,问人这是旅行吗?答曰不是,我一动也没有动。真是岂有此理!囿于习俗,迷信未除。完全的日常生活,许多人却以为怪。巡天,即谓我们这个太阳系(地球在内),每日每时都在银河系里穿来穿去。银河一河也,河则无限,‘一千’言其多而已。我们人类只是‘巡’在一条河中,‘看’则可以无数。牛郎晋人。血吸虫病,蛊病,俗名鼓胀病,周秦汉累见书传,牛郎自然关心他的乡人,要问瘟神情况如何了。大熊星座,俗名牛郎星(是否记错了?)属银河系。这些解释,请向竹如道之。有不同意见,可以辩论。”[10]

  读者和注家,对毛泽东诗词的理解,有对的,也有错的。毛泽东对此有看法,1958年11月10日,他在郑州工作会议上讲话,流露了这一情绪。毛泽东说:“大跃进把有些人搞得糊里糊涂,到处都是诗。有人说,‘诗无达诂’,这是不对的。诗有达诂,达即是通达,诂即是确凿。”[11]一个多月以后,毛泽东在广州对《毛主席诗词十九首》作了全面、系统的批注。

  4.毛泽东批注《毛主席诗词十九首》。1958年9月,文物出版社出版了大字本的《毛主席诗词十九首》。这是毛泽东平生公开出版的第一种诗词自选集。这个版本所收的19篇作品,由《旧体诗词十八首》和《蝶恋花·答李淑一》组成。毛泽东在《毛主席诗词十九首》本子的书眉上写一段文字,说明批注的缘由、时间、地点和思绪,可以说是批注的序文,接着他写了十一条批注: (1)我的几首歪词,发表以后,注家蜂起,全是好心。一部分说对了,一部分说得不对,我有说明的责任。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在广州,见文物出版社一九五八年九月刊本,天头甚宽,因而写了下面的一些字,谢注家,兼谢读者。鲁迅一九二七年在广州,修改他的《古小说钩沉》,然后说道:于是云海沉沉,星月澄碧,饕蚊遥叹,予在广州。(毛泽东凭记忆引用鲁迅的这句话,尚未及校对,校对后应是:鲁迅一九二七年在广州,编校《唐宋传奇集》,作《序例》,文末题记说:“时大夜弥天,璧月澄照,饕蚊遥叹,余在广州。)从那时到今天,三十一年了,大陆上的饕蚊灭得差不多了,当然,革命尚未全成,同志仍须努力。港台一带,饕蚊尚多,西方世界,饕蚊成阵。安得起全世界各民族千百万愚公,用他们自己的移山办法,把蚊阵一扫而空,岂不伟哉!试仿陆放翁曰:人类今娴上太空,但悲不见五洲同。愚公尽扫饕蚊日,公祭无忘告马翁。

  毛泽东

  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时 (2)针对第一首《沁园春·长沙》,毛泽东批注道:“击水:游泳。

  那时初学,盛夏水涨,几死者数。一群人终于坚持,直到隆冬,犹在江中。当时有一篇诗,都忘记了,只记得两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3)针对第二首《菩萨蛮·黄鹤楼》,毛泽东批注道:“心潮: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的前夕,心情苍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是那年的春季。夏季,八月七号,党的紧急会议,决定武装反击,从此找到了出路。 (4)针对第五首《清平乐·会昌》,毛泽东批注道:“踏遍青山人未老:一九三四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这一首《清平乐》,如前面那首《菩萨蛮》一样,表露了同一的心境。” (5)在第七首《忆秦娥·娄山关》一词那一页的天头上,

  毛泽东针对自己在红军长征期间所写的诗词,作批注道:“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有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过了岷山,豁然开朗,转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以下诸篇,反映了这一种心情。” (6)针对第十一首《七律·长征》,毛泽东批注道:“水拍:改浪拍。

  这是一位不相识的朋友建议如此改的。他说不要一篇内有两个浪字,是可以的。三军:红军一方面军,二方面军,四方面军。不是海、陆、空三军,也不是古代晋国所作上军、中军、下军的三军。” (7)针对第十二首《清平乐·六盘山》,毛泽东批注道:“苍龙:蒋介石, 不是日本人。因为当前全副精神要对付的是蒋不是日。” (8)针对第十三首《念奴娇·昆仑》,

  毛泽东批注道:“昆仑:主题思想是反对帝国主义,不是别的。改一句:一截留中国,改为一截还东国。忘记了日本人是不对的。这样,英、美、日都涉及了。别的解释,不合实际。” (9)针对第十四首《沁园春·雪》,毛泽东批注道:“雪:反封建主义,批判二千年封建主义的一个反动侧面。文采、风骚、大雕,只能如是,须知这是写诗啊!难道可以谩骂这一些人们吗?别的解释是错的。末三句,是指无产阶级。” (10)针对第十五首《七律·和柳亚子先生》,毛泽东批注道:“三十一年:一九一九年离开北京,一九四九年还到北京。旧国之都:都城。不是State,也不是Country。” (11)针对第十八首《水调歌头·游泳》,毛泽东批注道:“长沙水:民谣: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所谓无沙水,地在长沙城 东,有一个有名的“白沙井。”武昌鱼:三国孙权一度从京口(镇江)迁都武昌,官僚、绅士、地主及其它富裕阶层不悦,反对迁都,造作口号云;宁饭扬州水,不食武昌鱼。那时的扬州人心情如此。现在变了,武昌鱼是颇有味道的。”毛泽东此批注中引典,因未准备立刻公开发表,故尚未校核。《三国志·吴书·陆凯传》上说:吴主孙皓要把都城从建业(今南京)迁到武昌,老百姓不愿意,陆凯上疏引童谣曰:“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 (12)针对第十九首《蝶恋花·答李淑一》,毛泽东批注道:“上下两韵,不可改,只得仍之。”[12]

  批注没有涉及到的作品,有5首:《西江月·井冈山》、《如梦令·元旦》、 《菩萨蛮·大柏地》、《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浪淘 沙·北戴河》。

  四、毛泽东第二次总结诗词创作的特点和意义

  这次总结,毛泽东面对的是自己65 岁之前的诗词创作,

  其创作历程的上限是1901年,此年他口吟儿歌《狮子眼鼓鼓》,它是毛泽东诗词的处女作。其创作历程的下限是1958年,总结涉及到1958年7月创作的《七律二首·送瘟神》。面对58年的诗词创作,毛泽东总结的目光是:为自己的诗词创作定性质,为自己的诗人身份定名位,而这两个定性定位必须从自己诗词作品即实际创作现象中抽象出来,作科学理性的分析,作实事求是的评判。

  1.毛泽东自论:革命政治家诗人。1956年11月至1957年1月整理诗词作品时,

  毛泽东不会不考虑自己的现实政治身份:作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应该把自己的哪些诗词公开发表?在海内外读者面前,毛泽东诗人形象是什么样的?毛泽东评价自己是二十世纪中国革命政治家诗人,写出了言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之志的词与诗,写出了言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之志的词与诗,继承了中华民族传统的诗歌形式,写出了表现新时代新人生的新诗歌。首先,毛泽东确定将新民主革命初期创作的《沁园春·长沙》作为第一次公开发表的《旧体诗词十八首》的领头之篇,也作为《毛主席诗词十九首》的开头之篇。毛泽东准确找到了自己人生和诗词创作的定向之作。他严谨地割舍了自己学生时代(1901—1918年)的所有诗歌习作,同时也将新民主革命初期创作的另外4首诗词不予收入,唯独将《沁园春·长沙》作为自己诗言志的开篇:此词抒发了毛泽东忧国忧民心系大地沉浮的壮志豪情。接着,毛泽东循着自己诗词创作在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建国后10年的发展,围绕诗言毛泽东之志的主题,将这三个创作阶段的代表作和重要作品选出来。这样,选入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的诗词13首,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诗1首,建国后的词3首,组成了《旧体诗词十八首》的篇目。其中,1927年春填的词《黄鹤楼》,言说了大革命失败前夕有志难伸的苦闷,表现了不服输、将有为的昂扬斗志;1928年秋写的《井冈山》,描绘了毛泽东领导红军走井冈山之路的雄伟志向图;1933年夏填的《大柏地》、1934夏写的《会昌》、1934年至1935年的《十六字令三首》等,是诗人身处政治逆境和革命大局严峻岁月里高唱的自信歌,言说了他再创辉煌的雄伟抱负。中央红军执行中央北上抗日路线的成功,党内对张国焘分裂路线斗争的胜利,使得毛泽东诗词创作出现了飞跃。《七律·长征》言说了他要统帅红军三个方面军全部北上抗日的军政之志;《昆仑》、《六盘山》、《雪》三首词把毛泽东的诗言志推向了高峰。这三首词,组成了毛泽东言说领导中国新民主革命走向成功的高远志向的系列诗篇。毛泽东在批注中说明,《清平乐·六盘山》中要缚住的苍龙是蒋介石;《念奴娇·昆仑》主题思想是反对帝国主义;《沁园春·雪》反封建主义,批判二千年封建主义的一个反动侧面。诗人批注《毛主席诗词十九首》,唯有对三首词点明了它们各自的主题思想,说明他认为这三首词是他诗歌意境创造和志意表达的纲。而这个纲在1949年4月《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一诗中,则描绘为毛泽东“三十一年还旧国”,在北平领导人民民主建立新中国,是反帝反封建反蒋之志的达成;在1950年10月《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一诗中,这个纲表达为中国人民结束了百年魔怪舞翩跹的长夜,迎来了人民五亿团圆、万方乐奏有于阗的欢乐;在1954年夏填的《浪淘沙·北戴河》词中,这个纲表达为毛泽东作古今英雄对比,抒发自己超越曹操,实现祖国统一的豪情。这个纲,与时俱进,有了新的发展和转变,在1956年6月填的《水调歌头·游泳》词中,毛泽东为自己写出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现实图画和远景而喜悦,词填成于六月,到十二月四 日和五日,他即乐意地将它书赠给黄炎培先生和周世钊先生。1958年7月1日,毛泽东刚刚写成《七律二首·送瘟神》,即写信给秘书胡乔木,说:“如可以用,请在明天或后天人民日报上发表。”,毛泽东发表诗词的迫切心情,是以往所不曾有过的,其原因可能是,他写出了中国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好作品,而且又是用他很少写的近体诗七律形式创作的,内容和形式都令他高兴。从创作发展论,《七律二首·送瘟神》在内容上和《水调歌头·游泳》共同表现毛泽东诗言志的重大转变,即由言民主革命推翻三座大山之志,转变为言建设社会主义中国之志,这表现了诗人创作将在未来的岁月里向前发展的趋势。已发表的十九首诗词中,词占17首、诗仅2首。毛泽东在自己追求的每一个领域,选择的是高远、卓越、丰富多彩,大诗人岂能只填词?所以,继1935年写《七律·长征》,1949年4月赋《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之后,他为1958年新赋《七律二首·送瘟神》而欣慰。

  2.诗人毛泽东完成自己诗词体系的框架设计。这次总结诗词创作,其特点和意义还表现在,毛泽东完成了对自己作品体系的框架设计,为今后岁月诗词创作的发展选择了方向和目标,为今后继续总结诗词创作编好一生诗词的选集奠定了基础。

  这次总结结束时候,毛泽东一共公开发表了三次作品:《旧体诗词十八首》、《蝶恋花·答李淑一》、《七律二首·送瘟神》,共21首诗词,作品写作时间的跨度是1925年到1958年,包括了毛泽东前期(1901年—1949年9月)创作的15首诗词和后期(1949年10月—1976年)创作的6首诗词。这当中,第一个创作阶段即辛亥革命时期(1901—1918)的作品未收,第二个阶段即新民主革命初期(1919—1926)的作品有1首,第三个阶段即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27—1936)的作品有13首,第四个阶段即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1937—1949年9月)的作品有1首,第五个阶段即建国后十七年阶段的作品发表了6首。观察毛泽东后来几次总结诗词创作发表作品的实际,毛泽东对其前期创作,只是补充发表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6首词,补充发表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1首诗。诗人生前最后审定出版的《毛主席诗词选》(39首本),就包括了以上的所有各篇,计28首,其余的11首则是1958年以后创作的新作品。所以,毛泽东自选诗词集的框架,在这次总结中已经基本形成了;毛泽东对诗人毛泽东的评价,在这次总结中已经有了冷静的成熟的思考。

  -----------------------------------------------------------------------

  [1]龚育之等:《毛泽东的读书生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6年第一版,第259页。

  [2][3][9][10][11][12]毛泽东:《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11页、第128页、第298页、第430页~431页、第436页、第459页~462页。

  [4]杨建业:《在毛主席身边读书——访北京大学中文系讲师芦荻》。

  [5]毛泽东:《毛泽东诗词集》,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166页。

  [6]胡哲峰,孙彦:《毛泽东谈毛泽东》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第1993年,第119页。

  [7][8]季世昌:《毛泽东诗词鉴赏大全》,南京出版社1994年12月第一版,第865页、第840页。 (南京农业专科学校副教授  南京 210038)

  摘自:《南京社会科学》2002年第2期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