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回忆,浅浅的对照--无限怀念毛泽东(一)
人民网强国论坛网友:人欢马叫


  人们都说现在中国改革开放了,社会进步了,人民自由了,生活富裕了。城市处处高楼大厦,处处灯红酒绿,处处莺歌燕舞,比起五、六十年代,确实好象换了一个世界。自己的生活,与五、六十年代相比,也是天地之别。按说应该是非常的满足了,高兴了。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我常常会产生一些奇怪的念头,常常忆起过去,尤其是青少年时期,又常常觉得那个时候的一切都是非常的美好;觉得那时候,人们的生活虽然比较清贫,但一切都很简单,大家活得很轻松,过得很快乐,不象现在这么复杂,活得沉闷,感到压抑。 

  记得五十年代,我父亲在工厂当工人,一个月三十多元钱的工资养活家里五、六口人,生活谈不上富裕。我们住的是工厂的平房宿舍,一排排的一大片,每排十来户,一座公用厕所,一处公用水笼头。宿舍里没专设物业管理机构和人员,所有排里的环境卫生都是邻里们自己维持。各家门前自己清扫,厕所、水笼头等处的卫生,各家轮流值日,负责每天的清扫、维护,仅仅依赖一只小小的“值日牌”,来维持正常的工作秩序,各户顺序传递,每户负责一周,很少发生梗塞。 

  那时候人们还没有象现在这样强调“社会公德”、“公民道德”和“环保意识”,但可能是“勤劳朴素” 的传统美德,使邻里们都习惯了这种做法,也都乐意自觉地遵守和维护“值日牌”的“指令”,自觉地履行“清扫”的职责。即使个别邻居有时打扫不及时或打扫不干净,其他邻居也会有些意见,可只要信息反馈到了那户,他家以后清扫就会十分注意,打扫得也就干净了。 
 
  记得有一次轮到我们家值日,我自告奋勇地打扫了一遍,过后有邻居问:“今天厕所是不是没有扫,轮谁家值日?”我母亲听见了,自己又扫了一遍,过后又数落我说:“以后扫干净点!”遇到宿舍组织卫生检查什么的,各家也都是大人小孩齐出动,连宿舍大门外面的马路也清扫得干干净净。 

  那时,经常搞一些“爱国卫生运动”什么的活动,如灭蚊蝇、灭老鼠之类,大家也都是男女老少齐动手,搞得十分的红火。组织负责此类活动的,也就是宿舍“家委会”,其成员也就是几个不上班的家属老太太。但就是这几个不起眼的老太太,就能把政府的有关指令传达到各家各户,而且做得有声有色,你说怪也不怪。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这些事根本没往心里去,更搞不懂这里面有什么深奧的道理和秘诀。现在想起来,倒是感慨非常,我明白了,这是社会的力量,是道德的作用。这些事要是放到现在,成吗? 

  现在倒是成天价讲“增强环保意识”、“爱护卫生,人人有责”,成天价讲“培养社会公德”、“提高公民素质”,可又见多少人对自己小区周围的环境卫生伸过手呢。呵,呵,现在小区是有专门的物业机构、社会环保机构提供清洁维护服务,不再需要居民们亲自维护了,这是社会的进步,应当肯定。可总是感觉到,好象缺失了一些什么。 

  由此又念起当时的邻里关系,那时候,邻里们的关系十分融洽,大家处得十分随便,因而也感到十分的轻松。邻里们常常是进你家出他家如同自家,串门的事十分的普遍,大人们如此,小孩们就更不用说了。比较要好些的邻里,常常自家做了新鲜的、可口的“好吃的”,也要让孩子给邻里送去尝尝,你来我往,形成习惯。我常常被母亲“派遣”给邻里送自家做的“好吃的”,总是乐颠颠地去,乐颠颠地回,多数情况是“碗不空回”,常常是装满别家回赠的“好吃食”。其实,那时所谓的“好吃食”,无非是“饺子、年糕”,甚至咸菜之类的东西,哪里比得上现在的宫廷食品、名贵食品什么的,可我们吃得格外香甜。 

  那时还没有“防盗门”出世,也实在不需要那个“捞什子”,也没有现在象禁锢牢房一样的铁防护栏,也没有现在这么队伍强大的警察,只有少数民警,管管户口、联系住户之类的事,更没有现在那么繁多的法律法规。但那时的社会秩序、治安情况却出奇的好,抢劫的、偷盗的、其他犯罪的也没有现在这么多,什么跳楼的、自焚自杀的就更是少见了。是啊,活得好好的,干嘛要去寻死啊。 

  当然,那时候人们也不富,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顶多有辆自行车、缝纫机之类的家具,就是比较值钱的了。不象现在有些富人,又是豪华汽车,又是贵重手饰、又是高档衣物,又是成百万上千万的存折和银行卡,成天提心吊胆的,害怕遭抢、遭盗。那时的人们不用担这个心。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偷盗、抢劫之类的事,这类事也时有发生,但不经常。即使有些人家丢了自行车之类在当时比较贵重的物品,大多能较快地破案,物归原主。至于入户抢劫,杀人致死之类的事並不多见,抢银行之类的事,那时的我好象还没有听说过。 

  那时人们之间的关系也远没有现在这么复杂,一有矛盾和纠纷,就诉之法律,动辄以“侵犯权利”,告上法庭。那时社会上还没有这个法那个法来维护人们太多的“权利”,人们也缺乏这方面的“法制观念”,不太懂得使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那时没有听说过父母告子女不赡养的,也设有听说过子女告父母不抚养的,更没有听说过公民告政府欺压、不作为的。那时候这样的事体很少,人们都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尽心的不多。即便有时没有做到,或做得不好,也能互相理解和谅解。有了问题,大家一块协商解决的办法,用不着大动肝火,更用不着寻求法律。 

  当然,那时候邻里之间“磨擦走火”的事也还是有的,但不论是吵了嘴的,打了架的,还是损了别人家物品的,最多也是家委会的那些老太太们进行规劝和调解。比较严重一些的,大不过派出所民警出面处理,也无非是批评、教育,说服、调停,往往都会事息人宁,相处如初。即使有的人真的做下了小偷小摸的事体,被罚款、拘留的也很少有。不比现在,一不小心,就会违了这规那规,动辄罚款;就连孩子们玩耍打架,把对方伤了,也要赔付医药费、营养费、陪视费,精神损失费等等名目繁多的赔款,弄不好还得上法庭,还得付诉讼费、律师费什么的。如果事情发生在学校,学校也还得陪着当被告,也还得承担法律责任,也还得赔偿损失。少则几千元、上万元,多则十几万、几十万元,家庭情况好一点的还可以承受,差一点的,倾家荡产也凑不足。这样的事在那时候很少见,也许当时我还小,信息量少,反正我没听说过。记得在十来岁时,与邻居的孩子争吵,打破了人家的脑袋,我吓坏了,跑回家里告诉母亲,母亲也吓坏了,跑到邻居家,与邻居一起把伤者送到医院。因为伤势较重,还缝了几针,住院十来天。邻居没有将我们告上法庭,也没有要我们赔偿这费那费,只是接受了我们送去的几听水果罐头,告诉我以后可不敢再打架了,更不能用砖头这些东西打人啦。自那次以后,我再没有和人打架。这事要是搁到现在,我们家不跟着遭罪才怪呢。 

  那时候人们的钱包没有现在这么鼓,业余生活也不如现在这么“丰富”。一到晚上吃完饭,收拾好家务后,有在家看书读报的,有听“戏匣子”,有串门聊天的;更多的常常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坐在小院子里“聊大天”,谈论工厂的建设,数说生活的变化。大家乐乐呵呵,热热闹闹,“师傅长”“师傅短”喊个不停。你根本分不出谁是“管理员”,谁是“技术员”,谁是“厂长”,谁是“工人”,没有“等级”,没有“歧视”,人们的思想很单纯,生活也很健康。 

  现在社会进步多了,变化可就大了,人们有钱了,业余生活也“丰富”多了。有在家看看电视,上网聊聊天,或者约三几亲朋搓搓麻将,找“轻闲”的;有到商场购物,酒店“聚歺”,舞厅“蹦迪”,歌厅“0K”,找“娱乐”的;还有去吸毒,赌博,嫖娼,会“二奶”,找“消遣”的;真正污七八糟,什么都有。那时“毒、娼”之类早已绝迹,社会不兴这些,人们也不好这些。 

  那时单纯而融洽的邻里关系着实给我留下了深深的记忆,近五十年来仍旧不能忘却。也许是现在居住环境的变迁,也许是现在社会风气的变化,反正现在邻里之间总有一种如陌生人的感觉。 

  你看,好不容易住上了高楼大厦,实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可是“邻里”的概念好象没有了,“邻里关系”也淡薄多了。也难怪,一家一扇防盗门,有门铃,有“猫眼”,窗户、阳台还装上了牢固的防护栏,实实地把自己整个地禁固在自己家的“小天地”里了。再加上大家都早出晚归,忙着挣钱,上班匆匆,下班匆匆。业余时,有钱人、“款爷、富姐”们都各自找地“娱乐”、“消遣”去了,一般百姓下班回家,做饭吃饭,或看电视打电脑,或读书看报,然后洗漱睡觉。工作压力、生活压力,已经很重,说不准哪天就会失去的“饭碗”,谁还有多少闲心思,多少“闲功夫”再去邻居那里串门聊天。就是闲在家中的退休老人,也都不想惹那些“按门铃”、“被透视”、“换拖鞋”之类的麻烦,还是呆在自个家里省事。 

  你可以做个民意调查,除了仍然住在“四合院”、“筒子楼”及单位宿舍院的,住在那些新建的小区里,尤其是高档小区里的人们,向他们询问邻居的姓名、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等等,恐怕十有八九会摇头。邻里之间,比较好的,可能见了面还知道是与自己住在同一橦楼里的,互相还能打个招呼问个好什么的,再往细说,也就一问三不知了。你要是找个人,向小区里的人打听,十有八九是打听不出来的。 

  这並不是说现在的人们不重视交际交往,或者没有了交际交往。不是的,恰好相反,现在的人们比过去更注重交往,只不过交往的对象不同了,不再是邻居,而是对自己的工作、事业、挣钱、生活能帮上更大的忙的其他“有用”的人了。而这些交往的场所,也大多不是在家里、院里了,而挪到了酒店、宾馆、歌厅、高尔夫球场等一些更加高档的地方去了。 

  过去,邻里们谁家有什么事,其他人都知道个大概;谁家有了什么难处,也都愿意出手相助,大家都格守着“远亲不如近邻”的传统,不象现在,把什么保护“个人隐私”看得比天还重要。现在,有的邻里已经够得上“老死不相往来”了。不是有过这样的报道吗,过孤寡老人死在家里十数日无人知晓,最后是“腐尸臭气”报的信;还有邻居家遭抢,呼喊“救命”,竟没有一个邻居出门相救,终遭罪犯杀死在家。还有类似的报道还有不少,这使我想起了国外的一些类似报道。不同的是,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外却是资本主义。怎么就如此地相似。你想,邻里之间竟是如此疏远,如此冷漠,发生那些陌生人被抢、杀,有人围观而无人相助的事情也就不难理解了。 

  深深的回忆,浅浅的对照,使我无法不怀念毛泽东时代,我十分留恋那个时代的社会风气、人际关系、邻里关系。如果因此被人称为“守旧”,我心甘情愿。我不希望过去的“清贫”再现,但更不喜欢今天的“豪华”永存。我觉得富裕的物质生活与同样富裕的精神追求,应当成为社会的奋斗目标,留恋美好的过去意味着憧憬美好的未来。 

  以上回忆权且称之谓“邻里篇”,借以纪念中华民族的一代伟人-毛泽东。如果时间允许,我将继续作更多方面的回忆,来表达对领袖的无限怀念。 

  二00三年十二月九日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