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港澳>>新闻专题>>澳门回归五周年

何厚铧:富家公子初战江湖
  2004年12月03日15:4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何厚铧:而立之年担当重任

  何厚铧:爱国爱乡无愧我心

  1 含着金钥匙出生

  何厚铧竭力想保持“低调”,以示自己与普通人无别,然而事实却是天壤有 别,他是名门之后,是声望显赫的澳门传奇人物何贤的宠儿,是人尽皆知、妇孺 谙熟的何氏家族“五公子”,是1955年在其家族事业兴旺发达、父亲驰骋濠 江时“含着金钥匙出世”的人。

  何贤先后有5位太太,6儿7女,再加1个养女。

  何家长子名叫何厚铿,学音乐出身,是何贤第二个太太谭佩贞所生。

  何厚铧是何贤儿子中的老五,在何贤所有的子女中排行12。他的弟弟何厚 泽最小,排行13。

  陈琼是何贤最后一位太太,她为何家生下最后两个儿子:厚铧和厚泽。

  不幸的是,厚泽如今已亡故。据说是在1992年至1993年间,厚泽在 美国跳楼自杀,原因不详。

  1955年在澳门本土出生的何厚铧,自少年时代起就被父亲送到加拿大读 书。

  或许,相当多的青年一族会对何厚铧羡慕不已,因他的父亲何贤曾被民间传 颂称作“澳门王”,澳葡政府也曾因他父亲为澳门作过突出贡献而授予其“荣誉 市民”勋章,并以“何贤”的名字命名街道。厚铧置身的“何氏家族”虽不是澳 门最富有的家族,但却是最有政治地位和广泛社会影响力的爱国家族……

  然而,厚铧还是厚铧,他仍与任何一个普通之人无别无差。那便是他的自食 其力和奋斗拼搏,于是他拼出了自己的“传奇”:

  年仅13岁,他便离家出洋,留学异国;从中学到大学,他的青春岁月都在 国外度过,“他的英语比中文好得多呢”————凡叔父辈的长者,都熟知厚铧 是喝洋墨水儿成长起来的。

  1978年,何厚铧在加拿大多伦多约克大学工商管理系毕业。

  1981年,他经考试成为加拿大特许核数师、注册会计师。

  1982年,学成归来的何厚铧返回香港,在毕马城会计师楼担任核数师。

  2 初次出道 惨遭重挫

  在香港的日子非常顺利,本来一切刚刚安排好,何厚铧一心想在全新的事业 与生活天地中自食其力,自谋生路,故没有在庞大的家族生意中任职。

  1983年秋天,何贤被确诊患了肺癌。父亲病发改变了何厚铧自谋生路的 人生。开始时,厚铧不肯回澳门,再后来父亲的病严重了,要到美国治疗,需要 他回来。无奈中,厚铧显然已由不得自己选择了,他是何贤病危中的希冀与慰藉 ————所以他为尽孝子之道,临危受命,打理家族的繁重业务。

  80年代的澳门,经济正面临起飞。

  然而国际经济的大气候却令这个小城也承担了动荡飘摇的风险……

  何贤赴美治病后,在澳门的全部生意都交给了他的宝贝儿子厚铧负责打理。

  与父亲不同的是,厚铧是新时代的生意人,他曾在加拿大攻读工商管理学位 ,现在回到澳门协助家父料理生意,可谓既有理论之箭又有施展拳脚的靶牌,这 文武双全商衔披挂的年轻人,本可以在澳门商界一路“绿灯”地驰骋、施展作为 了,不是吗?

  然而事实却远非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命运,常常最爱捉弄人。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便是这个道理吧—— ——有时人一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缝儿……

  父亲病危,大丰也危,而且危在旦夕————这恐怕是年纪轻轻仅有20来 岁的贵族子弟、“乖乖仔”何厚铧做梦也始料未及的“不顺”啊!

  这天,何厚铧刚刚到大丰银行办公,开始批阅文件……

  忽然,大丰银行楼下营业部经理敲门疾入,神色慌张地对何厚铧说:

  “今天形势有点不妙啊,许多人来提款,大厅都挤得满满的!”

  此后,接二连三的电话铃声,便像“催命鬼”一样刺耳地鸣响着,这种时刻 里,听这铃声让人感觉不详,令人心惊肉跳……

  何厚铧镇静地接起一个个电话————不出所料啊,是大丰的好几家分行连 续打电话来报告说,他们那里也排满长队,储户们纷纷吵闹着等提款呢!

  何厚铧的脑子里迅疾闪过一个不祥的念头———“挤提”!

  这对于银行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大丰银行————这个最具代表性的何氏家族企业,却因谣言蛊惑而引致不 明原因的储户排队提款,一瞬间突降厄运,正像怒海中的孤舟,被狂风骤雨打击 着,逆流浮沉,欲淹欲没……

  3 四面楚歌 柳暗花明

  含着金钥匙出世的何厚铧,并非拿着金钥匙去开启自己的事业之门……他如 今碰了壁,碰的可是一个始料未及的灭顶之灾。

  躺在金银窝里的何厚铧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昨天还平静井然的大丰家业,今 日突然间像给台风掀起了房顶金瓦————大丰,危在旦夕,会不会一夜之间破 产呢?

  形势极其严峻,却再也无处逃避了。

  何厚铧立即召开银行高层管理人员开会,大家共同商量对策。

  何厚铧本是富家公子,但在危难关头,也实可谓“早当家”了。他日后的成 就,或许就是从这个关口处,硬是给灾祸逼出来的!

  “我走的这条路,本来实在是身不由己。”的确,世界上少有呱呱堕地的天 才幸运儿。更没有天生平步青云的成功骄子。磨难确实是一种命运的食粮——— —举凡成功人士都不曾侥幸避开的“刺胃”口粮。何厚铧至今对人仍毫不讳言: 当年的他,是硬着头皮被“命运的鞭子”推上这条路的……

  就在何贤为大丰银行担忧的节骨眼上,大丰遇到危难的消息也迅速传到了北 京。

  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给中国银行作了指示:何贤为国家办了这么多好事,且历 经数十年,今天他的家族生意遇到困难,我们应该帮他一把!

  指令很快下达到中国银行澳门分行。

  澳门分行一面通知大丰,同意拆借资金,并向新闻媒介表示,大丰经营状况 良好,中银有意向大丰参股。

  在此之际,澳门社会中纷传着一个可恶的谣言,人们都在私底下传说何贤在 美国已死了,这无疑是给摇摇欲坠的大丰危业再推一把,雪上加霜的不祥音讯搅 得人心浮动不安。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新闻媒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于1983 年10月4日的报刊上大红条幅刊登报道:《昨在美接受记者长途电话访问:何 贤表示很快恢复·大丰一切业务正常》,力驳何贤病逝美国的谣言。

  《澳门日报》以大标题发布“本报消息”:正在美国纽约养病的本澳中华总 商会会长、大丰银行董事长兼总经理何贤,昨日下午5时曾与记者通长途电话。 何氏声音响亮,一点不像病重之人……

  大丰银行无论怎样艰难,毕竟显示了君子风度,大气而从容,树立了一个令 人尊重的企业形象。

  对于取人,大丰来者不拒,即使是未到期的定期存款亦照付,同时延长营业 时间,让在银行轮候的人全部取款后才休息,因此储的信心增加,前往提款的人 开始减少。

  对于何贤的健康情况,是不可置疑的。因许多听众,已从电台中听到了何贤 从大洋彼岸传回的声音————他老人家还活着!这无异于给惊恐不安的人们吃 了颗定心丸。

  中银在澳门是大银行之一,加之它是国家银行,在公众心目中的信用度自然 较高。它愿意向大丰参股,大丰的前景自然不用担忧,挤提风波也就很快平息了 。

  就这样,1983年10月11日晚8时,何贤从美国乘飞机返回香港。

  10月12日下午,何贤回到澳门,在码头发表了书面谈话,感谢各位亲朋 好友的关心。

  就在这一次,名不见经传的“五公子”何厚铧,才首次出现在何贤返澳的新 闻和照片中。

  今天看这张旧照,何厚铧实在是年轻腼腆,秀气而略显表情生涩,模样颇书 生气,风度亦很似七八十年代港产电影中的文弱小生。

  4 老父辞世 临危受命

  何贤回来了,可他的身体并没有“痊愈”,反倒是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他 知道有生之日已不多了……临终前,何贤将大丰银行正式托附给中国银行,要求 中银参股。

  1983年11月30日,中国银行接受大丰银行的建议,决定参加大丰银 行股份,并接受大丰银行董事会的委托,于翌日派负责人参加该行管理。

  何厚铧,被任命为该行代总经理,与其兄长、代董事长何厚铿,共同参与大 丰银行的管理。

  其后,何厚铧被任命为常务董事兼总经理至今……

  “当时可算临危受命?”有记者完全明白当年一个28岁的小伙子面临突变 而又将肩负重任时的感受,便这样问他。

  “在大丰银行这个问题上可以这样说。”

  何厚铧语调平和,似乎当年那段令他刻骨铭心的记忆已不再令他悲伤惧怕。 无论遥遥的将来如何任重道远,而他已经化悲痛为力量,轻松上路,沿着父亲的 足迹,沿着何氏家族的血脉————继续拼搏、行走下去……

  1983年12月6日,在中银“注血”何氏企业后不到1周时间,何贤不 幸病逝了……

  28岁的何厚铧和哥哥何厚铿抹干泪水,临危受命,接过了管理大丰银行的 重担。

  父亲走了,万般不舍地走了……他再也不能“拉儿子一把”,从容地将厚铧 带徒出师,他只有狠心地闭上眼,随儿子自己去闯去拼,好自为之了。

  何贤临终前做了最该做的事,像“托孤”一样给儿子的事业,寻找到一个坚 实可依的合作伙伴和强壮臂膀————他去世后,大丰银行由中国银行注资60 %,40%是私方及外国组织的股业。

  因为中银的参与,使大丰银行如虎添翼,重振旗鼓,从1983年至今,大 丰业务节节上升,又一次如日中天,呈现出兴旺的景象。

  文字摘自《何厚铧家族传》

(责任编辑:王新玲)
相关专题
· 澳门回归五周年
· 澳门回归五周年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