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新闻中心>>人民特稿>>人民特稿

人民特稿:铁骨铮铮的谷景生将军
——写在“一二.九”运动六十九周年之际
人民网记者 曾 坤
  2004年12月08日21:4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下午看人民网,得知“一二.九”运动的主要领导人谷景生将军,于几天前不幸谢世,我的心如电击一般,好半天回不过神来。我真是懊悔啊!从去年“一二.九”纪念日到今天,心里一直想着要找机会回北京看望他老人家,顺便把我去年这时候写他的一篇文章送去,再和他聊聊一些感兴趣的话题。万没有想到,他老人家给了我一个永远的闭门羹!我懊悔,是因为我本该想得到的,一个90岁高龄的老人,前几年还得了脑溢血,我又去301医院看过他。这种无法收回的过失,将成为我永远跨不过去的心障!逝者如斯,谨将这篇寄托我心仪的文章,祭奠谷将军的在天之灵!

   “一二九”运动主要领导人谷景生将军素描 

  (写于2003年12月9日)

  谷景生将军最初走进我的视野里,大约在20多年前。1982年12月8日下午4点钟,新疆乌鲁木齐地区七所大学在该市团结剧场联合举办歌咏大会,纪念“一二.九”运动47周年。事先,举办者向自治区党政军所有最高领导发了邀请。下午三点以前,各院校浓装艳抹的演出队伍已陆续到场。到了3点整,一切准备就绪,只等领导人的到来。谁知,天公不作美,从早上开始,纷纷扬扬的大雪就下个不停,马路上全是积雪,行人嘴里吐着白气。几位大会组织者此刻的心情,就跟这天气一样不安宁,一个个不约而同地跑到剧场外翘首张望。3点40分,时任乌鲁木齐军区政委、自治区党委第二书记的谷景生,第一个来到会场,所有的人都大喜过望。因为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王恩茂外出不在乌鲁木齐,谷书记便处于最显赫的位置上。最高领导亲自出马,大会的规格一下子就上去了。举办者的这种欣悦心情,显然也感染了我一个初出茅庐的记者。

  “谷书记,您那么忙,还亲自参加青年团的活动啊?”我追到谷书记身边问。

  “我当然一定要来的,我也当过共青团的书记哎。”谷书记大声宣示说。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自治区其他领导,都像是第一次听闻,全都露出探询的眼神。谷书记一副军人气质,爽人爽语:“当年我担任共青团北平市委书记、北平左翼文化总同盟党团书记,与李长青、彭涛、周小舟等同志组织领导了“一二.九”运动。”第二天,中国青年报上登载了我写的一篇小消息:本报乌鲁木齐12月8日电 乌鲁木齐地区七所大学,今天下午联合举办歌咏大会,纪念“一二.九”运动47周年。自治区党委第二书记、当年“一二.九”运动组织者之一、北平团市委书记谷景生参加了大会。各族大学生满怀革命激情,高唱革命传统歌曲,热情歌颂党、歌颂祖国,决心继承和发扬“一二.九”革命传统,为振兴中华做贡献。

  岂料,一则小消息却引起大轰动。短短数日内,我接到全国十几封来电来信,纷纷询问“一二.九”运动领导人中怎么突然冒出个姓谷的来?依据什么?过去怎么没听说过?党史中怎么没记载?一时间,我被逼得翻箱倒柜,查史阅卷。蓦地,意识到这是一条重大新闻线索!

  一天傍晚,我悄悄叩响了谷景生家的大门。

   

  时光如水,自那之后的岁月里,我和谷书记先后都回到北京。我因那条重大新闻的采写,同谷家过往较密。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位资深的老将军,当年“一二.九”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为了忠贞的爱情,宁愿抛弃高官厚禄,饱尝艰辛和苦难。谷景生的名字重新出现在报刊上,那是80年代初期。而报刊上将他作为“一二.九”运动主要领导人的史实公之于众,一直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谷将军30年代初加入中国共产党,20岁当团长。抗美援朝时,他任政委、秦基伟任军长的15军,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打出了威风。1955年谷景生被授予少将军衔。“反右运动”之前,他相继担任军委防空兵副政委、党委第二书记,国防部第五院政委、党委书记。1958年,他的妻子范承秀因替一位同事秉公直言,被错打成“右派”。此时,范承秀已是4个孩子的母亲,并还怀有身孕。谷将军铁骨铮铮,不忍独善其身,誓不与妻子离婚。结果,仕途一落千丈。“文化革命”中又成了“四人帮”迫害的重点,被关押入狱长达8年之久。直到1978年之后,谷将军才得到解放。历任广州军区副政委,乌鲁木齐军区政委、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二书记兼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书记、第一政委。长期的磨难并没有改变他求真、求实的生活态度和理想主义的人生追求。上个实际80代初,谷将军刚出来工作不久,某文学研究所拟整理出版一部《左联回忆录》,纷纷向当事人或知情人约稿。一些人受“文革”影响,不说真话,依附权贵。谷将军得知后,怒火冲天,疾书该研究所:“编写《左联回忆录》,应以历史事实论史,不要重蹈以现在人的地位论史的错误,保存历史本来面目。”虽然短短两行字,但在当时,仍要冒很大政治风险的。后来,研究所将谷景生的信原样收录在《左联回忆录》这本书中。

  谷将军今年已90岁高龄了,一生大起大落,但晚年很幸福。如今他和老伴范承秀住在京城一座四合院里,享受着大军区正职待遇。说起往事,一幅超凡脱俗的态度。只是谈到子女时,却有说不完道不清的不尽悔意!他人生道路上的大起大落,像一把双面烙铁,使子女背腹受伤。他衷心希望,父辈的“升”与“降”,再不会涉及子女的身上。给他们一个自由的空间,让他们去走自己的路!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史江民)
相关专题
· 人民特稿
· 人民日报社澳门分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