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媒体评弹

反思“李肇正现象”的反思
  2003年11月06日13:2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上海48岁的中学教师李肇正近10年来于教学育人之余废寝忘食地进行创作,写了深刻反映平民生活的小说300多万字,但直到今年3月他突发心脏病遽然辞世前,在上海评论界竟没有被发现,更谈不上被重视。有评论家遗憾地说:“上海有这样优秀的小说家,竟然与我们擦肩而过!”

  这被称作是“李肇正现象”。

  “李肇正现象”引起了上海评论界的反思。

  有评论家从李肇正的遭遇联想到评论界的现状,说:“事实上,我们的评论界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了那么多的‘圈子’,排斥外来者是‘圈子’的本能。‘圈子’只接纳与自己趣味相近,或者趣味被改造过来的人,而李肇正恰恰是一个趣味不同而又无法被改变的作家。”就是说有那么多的“圈子”占领了文坛,李肇正身在“圈子”之外,又不肯向某一个“圈子”靠拢或至少是拉上点关系,那么他的被排斥、被埋没就毫不奇怪了。

  有评论家从李肇正小说“对转型时代小人物命运的深切关注和对真实生活毫不动摇的正视”谈到当前创作的流行趋向,说:“与时下文学潮流贵族化、精英化、商业化、时尚化、美女化的价值取向不同,李肇正笔下的男女主人公都来自当今社会的底层,是被社会学家称为‘平民’的那些人:用血肉之躯扛起国企困难的下岗女工,在黄昏的夕阳里相依相扶的老人,在弄堂口摆水果摊的阿姨”,等等。而且他是写得那么深刻,投入,认真,因为这样的生活是他“切切实实的生命体验”,他天天就在这样的生活里泡着。这就不能不被贵族化、时尚化、商业化之类的作家和评论家们视为“另类”,看不顺眼。有的评论家就说,李肇正的小说是“令人不愉快的”。因而他的被冷落、被摒弃是不言而喻的。

  还有评论家从李肇正小说的被忽视谈到“批评的缺席”和“批评的失语”,尖锐地指出:其实,批评从来没有缺席过,“在那大大小小的文学研讨会上,在电视媒体、时尚杂志上,批评非但没有缺席而且热闹得很。在策划一套套赚钱的文化垃圾,在吹捧美女作家,在为一些作家的蹩脚之作做宣传广告的时候,批评非但没有失语而且喋喋不休。在时尚和金钱面前,批评界总是趋炎附势、追逐时髦,忘了自己的独立人格和良知责任,就知道锦上添花地凑热闹,而不愿去做雪中送炭、艰苦发现、带点风险的工作”。还呼吁:李肇正已经走了,“李肇正现象”不能再发生,李肇正悲剧不能重演!

  以上这些意见和反思,都讲得很好,很精彩,令人感动,所谈的都是一些带根本性质的问题,触到了问题的症结。只是我觉得还有点不足。我想说的是,上面这些评论家本身也都是上海评论界的知名人物,与李肇正同处一片蓝天下,比邻而居,当李肇正最需要帮扶和关注时,他们在做什么?毋庸讳言,在这里,这些评论家显然也不例外地“缺席”和“失语”了。那么是为什么呢?是自己所属的“圈子”的局限?是“价值取向”格格不入?还是忙着上电视媒体、攀时尚杂志、捧美女作家、做蹩脚广告,以及诸如此类“趋炎附势、追逐时髦”的活动?这就要每人自己扪心自问了。

  我觉得所谓“评论界”并不是个空架子,而是由许多评论家个体组成的。而有人在某种情况下却把它当作空架子或挡箭牌,有了什么事都骂那个空架子,自己好像是局外人,这恐怕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毛病出在一些具体的个体身上,却都来怪那个空架子,岂不让人觉得滑稽?言词越激烈,越尖锐,越让人觉得缺少真诚,像是作秀。

  总之,我觉得“反思”固然要从大处或全局着眼,但也应该从自我做起,每人都先想想自己;“改革”也从自己做起,真正丢掉点“趋时”的东西。这样似乎才能更好地表现出评论家的“独立人格和良知责任”,也才会有实际效果。 (阎焕东,2003年11月6日,第1版) 

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杨帆)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