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文娱 >> 文化广角 2002年8月16日13:17


“墓志铭”种种

俞剑明

    

    中外古今,不少人临终前希望请到一位妙笔生花的文人墨客为自己撰写墓志铭,希望尽可能用些漂亮的词藻为自己歌功颂德,使自己死而无“憾”。而许多为世界作出过卓绝贡献的人,却希望自己的墓志铭写得愈平凡、愈简单愈好。

    英国著名科学家牛顿,墓碑上写着:“艾萨克·牛顿,一个海边拾贝壳的孩童”。

    美国著名科学家富兰克林临终嘱咐,在他的墓碑上写上:“印刷工人本杰明·富兰克林”即可。

    法国作家司汤达的墓碑上,刻着本人生前撰写的铭文:“阿里哥·贝尔,米兰人。活过,爱过,写过。”

    创造“相对论”学说的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临终前没有把自己的大笔财产留给儿子,而是让律师在他死后埋在他的公墓里,并吩咐将自己的“墓志铭”这样写:“艾伯特·爱因斯坦名字下面是一道有关相对论的问题。谁能解决这个问题,谁就可以获得他的遗产。”

    意大利名画家拉菲尔的墓碑上刻着这样的话:“活着,大自然害怕他会胜过自己的工作;死了,他又害怕自己也会死亡。”

    英国伟大戏剧家、诗人莎士比亚52岁逝世,墓碑上刻着他生前自撰的四行诗体墓志铭:“看在耶稣的份上,好朋友,切莫挖掘这黄土下的灵柩;让我安息者得上帝祝福,迁我尸骨者定遭亡灵诅咒。”几百年来,谁也没惊扰过诗人的永恒之梦。

    法国16世纪的大文豪雨果,死后葬于他父母和妻子的坟墓中间,他的墓志铭充满了温情和浪漫:“希望我的坟墓和她一样,这样,死亡并不使我惊慌,就像是恢复过去的习惯,我的卧室又靠着她的睡房。”

    英国当代文豪肖伯纳,视死亡如同叶落归根一样自然。他一直活到94岁,墓碑上风趣地写道:“我早就知道无论我活多久,这种事情一定会发生的。”

    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名作家海明威,墓志铭十分简短、寓哀于谐:“恕我不起来!”

    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师范大学著名教授启功,在66岁时自撰的墓志铭诙谐生动,让人过目难忘:“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妻子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

    最后,抄录一段幽默的“墓志铭”,它是为军队里一头驴子写的。由于这头驴子“驯养无素”和它那种“目无长官”的脾气,在它遇难后,军官们特意给它题了“墓志铭”:“下面安睡着我们的麦吉(驴名),在她的一生中,曾踢了一位将军,两位上校,四位少校,十名上尉,二十四名中尉,四十名上士,二百二十名士兵。最后,她踢上了一颗炸弹,不幸以身殉职。” 


来源:《浙江日报》 2002年8月16日
(责任编辑:刘春靖)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