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

总导演袁德旺谈春节晚会突出特点难言之隐
  2004年01月19日22:0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新华社北京1月19日电(记者 曲志红  万一  沈路涛) 随着春节将至,中央电视台一年一度的春节晚会又成了人们关注的热点。虽然,每年的晚会到最后往往未必让人满意,但一到此时,人们还是忍不住又要翘首以盼,等着大年三十合家团聚品尝这台“年夜饭”。

  那么,今年的“春晚”到底什么“口味”?在人来人往、嘈杂忙乱的“春晚”办公室,“掌勺大厨”袁德旺为我们详细讲述了他的“菜单”。

  总体思路:让全国老百姓欢乐喜庆过大年

  显然,这并不是袁导的独创,从中央电视台开始办春节晚会始,打的就是这个谱。不过,这台晚会负载的政治和社会责任太多、太大,方方面面的内容都要兼顾,有时越想让人喜庆欢乐反而越乐不起来了。对此,袁德旺的想法很单纯:讲老百姓爱听的事情,以老百姓喜欢为晚会的基本要求,这就是他为今年春晚提出的宗旨。

  算起来,袁导也是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的元老级人物了,从1984年至今,他6次参与了春节晚会的编导,两次担任总导演。他认为,中央电视台22年来倾全台之力,调精兵强将办春节晚会,积累了大量宝贵经验,也赢得了广泛认同,可以说,这台晚会代表了中国电视综艺晚会的最高水准。

  今年他执导春晚,也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继承和发展。继承,主要是继续突出历届晚会喜庆、欢乐、祥和、团圆的基调,这8个字代表的正是春晚的艺术风格;而发展,主要是各种技术手段的运用,表现方式的变化,特别是内容上要体现每一年不同的时代风貌和特征,这样,才能办成“这一年”的春晚。

  2003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袁导谈起这一年的大事如数家珍,抗击非典、“神五”升天,经济繁荣,民生安定……“这些,理所当然要成为今年春晚表现的‘内核’,否则,就等于无视全国人民共同走过的生活历程。但是,春节晚会毕竟是综艺性文艺节目,不能说教,更不能变成政治历史课。”

  没人愿意把大年三十看晚会当成受教育的课堂,中国人经过千百年积淀下来的年文化就是热热闹闹,高高兴兴,合家团聚,辞旧迎新。

  “国家现在的法律、政策、制度等都在强调亲民、便民、利民,我们文化活动当然更得提倡贴近民众,贴近生活”。想得十分明白的袁导一心想让猴年春晚成为“让全国老百姓真正乐起来”的晚会,他“改编”了抗非英雄钟南山院士的一句话作为自己春节晚会的指导思想:“让全国老百姓欢乐喜庆过大年就是最大的政治”。

  突出特点:新面孔+新组合+新节目

  基于这样的指导思想,今年春晚大幅度提升了各类节目的娱乐性和观赏性。而一向比较“娱乐”的语言类节目,当然也就水涨船高,大占上风,共长4个半小时的晚会,小品、相声等语言类节目就有120分钟,可以说占了晚会时间的一半。

  袁导颇有信心地告诉我们,这些节目的娱乐性明显超过往年。而歌舞类节目,在强化艺术性、观赏性的同时,在创作和演员的选择上也都注重了“让老百姓乐起来”的原则。

  他觉得,较之往年,今年的春晚有自己的突出特点:

  --新面孔。很多“新人”将出现在今年的春节晚会上,当然,这些“新人”一般都大有“来头”。如,不久前在许多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荣誉》中的“警察局长”程煜,将在晚会上出演小品。和他一样在影视或舞台上很有名气的韩再芬、柏青、英壮、刘金山、杨少华、杨议等也都将首次在春晚上亮相。深受年轻人喜欢的青年歌手沙宝亮、杨坤,也是第一次上春晚,刚刚走红就能上春晚,对于青年歌手来说,过去几乎没有。

  袁导说,这是春节晚会第一次一下子推出这么多新面孔。春节晚会到底应该多用“新人”还是多用“老人”,社会各界观众一直争议不休。袁德旺自己也认为,春节晚会并不是推出新人的最佳时机,更不是考验新人的实验场。这次使用如此之多的新面孔,主要还是为了尽可能满足不同层次观众的心理需求,让大家都能在晚会上找到自己喜爱的明星。

  当然,这需要勇气。袁导坦率直言:“是福是祸还有待观众评判”。

  --新组合。除了使用新面孔,今年的晚会,还将为观众推出许多十分有趣的新组合。比如最受欢迎的小品明星黄宏,和一身正气的“警察局长”程煜合作;春晚常客蔡明离开郭达,与英壮首次搭档;巩汉林失去了敬爱的赵妈妈后,与韩再芬、柏青重新搭配;多年未在春晚露面的喜剧演员严顺开和童星小叮当牵手;杨少华、杨议父子上阵等等,都将给人带来新鲜的期待和新鲜的感觉。 在歌舞类节目中,周杰伦、阿杜、莫文蔚、齐秦、李菲、赵薇等两岸三地深受欢迎的当红歌手、演员组成同一版块,希望吸引更多的眼球,形成有冲击力的热潮。

  看来,对于整体形式变化不大的春节晚会来说,变换一下人物关系、角色搭配和组合形式,也许到不失为最简便的游戏。

  --新节目。无论用什么人,变什么花样,其实一台晚会能否成功,最重要的还是节目质量本身。为此,整个编导班子费尽心血操碎了心。眼下大模样基本已定,袁导总算基本满意,自认为整体水平较高,是他参与导演的春节晚会中最好的一次。

  袁导介绍说,这次晚会的节目,题材注重以小见大,注重反映生活实际。他比较欣赏的小品《让一让,生活多美好》,写的是由于堵车而产生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理解;表现青年人对老年人理解的《讲故事》;反映再婚家庭生活状态的小品《婚礼》;郭东林、郭达和杨磊首次组合的小品《好人不打折》;赵本山与往年的老组合一起为观众奉献的《送水工》等,都很有生活气息。袁导说,对于语言类节目,基本要求是有主题、有包袱、有明星、能动情。

  能否有好听、好唱、能流行的新歌,曾被认为是一台春节晚会成功与否的标志,现在大家虽未必如此苛刻了,但希望春晚的歌曲能带来点儿惊喜,也在情理之中。袁导说,他们花费很大气力为晚会寻找、创作新歌,也有不错的收获。比如,杨坤和谭晶合唱的《天下父母心》,透过青年人自己的感受告诉大家,父母很辛苦,一辈子不容易,我们应好好孝敬他们。这是我们民族文化中最传统的主题,特别选择了用流行歌手演唱,目的在于更容易让年轻人接受。

  还有一部较大的作品,沙宝亮主唱的《唐人街》,是春节晚会专门创作的反映海外华人生活现状的歌曲。为了更加符合海外欣赏习惯,在音乐元素上,考虑了当今世界上最为流行的音乐元素,包括说唱风格、舞蹈、画面等。

  袁导十分赞赏的另一首歌,是听起来可能有点另类的歌曲《老王》,由川藏歌手亚东和李琼演唱。歌曲通过一种叙事性风格,讲述一位普通干部下乡扶贫,和群众一起走上奔小康之路的田园风情。“老王进山那天没出太阳,到了农家掀开锅盖两眼泪汪汪。”后来老王和大家一起努力,改变乡村贫困面貌,农民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他离开山村时,乡亲们依依不舍送到大路旁。袁导说,这实际上是歌颂党的基层干部转变作风的,但以歌曲的形式,情景化的包装处理,显得十分人情味。这样的作品是多年来少见的。

  对于每年晚会都要表现的民族团结、民族欢乐的音乐作品,这次也重新进行了设计,采用了青年人比较喜欢的“迪斯科”的节奏作为基本调式,使一些优秀的传统民歌,唱起来有了时代气息。 今年,还是外国艺术家表演最多的一次。爱尔兰“舞之魂”的舞蹈,阿根廷的滑稽表演等,都带有强烈的娱乐性和观赏性。

  “娱乐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的结合比较好”,袁导对今年晚会节目的自我感觉还不错。

  难言之隐:热闹背后的矛盾

  感觉不错并不等于一切满意,即使作为每年最重大、最受重视的电视晚会的总导演,其实上还是有很多无奈。

  最突出的矛盾,也许就是“完全政府行为操作晚会”与不甚规范的文化市场运作之间的冲突。这个矛盾由来已久,而今只是越发尖锐。

  袁导不得不承认,约近40个节目长达4个多小时的春节晚会,合成排练的时间仅仅不到10天,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春晚的修改、打磨和最后的演出质量,因而使晚会在艺术上很可能会显得不精致甚至有些粗糙。一台春节晚会涉及编、导、摄、录、灯、服装、化妆、效果等多种工序,加上不同艺术门类、不同团体400多人的演员队伍,合成、合作起来十分复杂。特别是要用电视的手段现场直播出来,无疑需要大量的排练合成时间。但由于种种原因,偏偏做不到这点。所以,最后一些本来挺精彩的节目只好忍痛割爱,还有一些著名的歌手、演员等也只能放弃。

  袁导遗憾地说,实际上没有哪个演员不愿意上春节晚会,很多十分著名的歌手、演员,像刘欢、那英、孙楠等都积极为春晚准备了节目。未能如愿的原因,有的是因为作品不适合,有的是因为他们自己公司的活动无法协调排练、合成时间。

  其次,创作队伍的匮乏也让编导们捉襟见肘。无论语言类或歌舞类节目,春晚都要求必须是原创作品。新作品的创作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要求极高,成功率极低,所以虽有大量人员投入创作,但能符合晚会要求的节目还是很少。今年春晚音乐类节目有近3000个作品,最终选择的不过20个;而在上百个语言类节目里最终敲定的也不过10个。袁导觉得,在节目的选择上余地并不大,能上的节目显得弥足珍贵。

  另一番感慨,也许只有中央台春晚的导演格外强烈,那就是众口难调。袁导告诉记者,春晚最大的观众群实际上在农村,几乎占90%,故一定要考虑到他们的审美要求和心理需求。但对电视台晚会的判断和选择产生直接影响的,往往是城市观众,尤其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观众。

  以前,有人说中央电视台是北方电视台,节目和语言总是适合北方观众。袁导认为,这个说法有些以偏概全,但如果真正选择了特别具有南方风味的演员,不知怎么的,南北观众都不接受。有的音乐类节目还行,但一到语言类节目就不行了。

  “像严顺开这样南北‘通吃’的演员还真难找”。虽是半开玩笑,但还是说出了一种尴尬。在我们这样一个地大人多的多民族大国,要想让人们都满足于一台晚会,本来就是勉强:“只要不同层次的观众都能在晚会中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节目,我们也就算达到目的了”。

  心理准备:功过任由评说

  每年的春节晚会,大幕一闭各种议论也就随之而来,说好的、说坏的、褒的、贬的众说纷纭。对此,袁导已经十分习惯并做好了接受各种意见的心理准备。

  他认为,每年的春晚都受到媒体的高度关注和百姓的议论,是很正常的事情,对春晚的批评,只要是善意的,无论准确与否,他和他的同事们也都非常欢迎。“这是给十几亿人口过年做的‘一顿饭’”,所以,要求一定要高,如果降低标准那就是后退。袁导说,他们今年特别强调了严肃、严密、严格的“三严”政策。但尽管这样,仍然会有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肯定也会有很多观众觉得不满意,不过瘾。

  “我不但有心理准备,而且觉得十分正常”,袁导真心地表示,由于不同身份、不同文化层次、不同年龄的人,心理需求和审美情趣肯定不一样,因而他们看待晚会的角度和对晚会的评价也自然不同。

  “这些不同的观点可以自由发表,我觉得是一种进步,也是对我们的促进和帮助。”和整个剧组一起煎熬了好几个月的袁德旺,一脸掩不住的疲惫。侃侃而谈之间,不断地接听各种电话,发布各种指令,很有些坐镇帐中、运筹帷幄的“大将”风度。

  他最后阐述了一点,可能是自己对春节晚会最深刻的体会吧:“说到底,春节晚会,是为我们这样一个东方大国一年中最重要的民族节日举办的晚会,所以,要表达的总是中国人最传统、最基本、最重要的内心情感和内心情绪。”今年,他们的选择是--祝福!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臧文丽)
相关专题
· 2004年央视元宵晚会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