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2月08日09:25


“老祖宗”王扶林呼吁
艺术人生:“红楼”明星20年后再聚首
本报记者  杨劲松  卜昌伟

  《艺术人生》让红楼明星再聚首,是在该剧总导演王扶林的支持下完成的。6日下午,王扶林导演对当年的演员们说得最多的是“对不起,我认不出你了”;而参加聚会的50多位明星全部宽容了这位73岁的老人。在他们心中,王扶林是电视剧《红楼梦》的老祖宗,而古稀之年的王导最大的感慨是:要老实做事!

  [我们有《红楼梦》]

  王扶林先生是我国电视剧的开拓者,30年前,他被我国派往英国学习电视节目制作,在那里他发现,莎士比亚的所有作品都被改编拍成了电视剧,当英国同行问他中国有没有这样的作品时,他毫不含糊地说:“我们有《红楼梦》!”

  1979年回国后,他就把拍摄电视剧《红楼梦》的设想向副台长戴凌风作了汇报,但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当时王扶林只执导了一部电视剧《敌营18年》,每年全国电视剧产量不过数十集,拍《红楼梦》简直是天方夜谭,但王扶林在央视台领导的支持下,赢得了包括红学界等社会各阶层的支持。20年后,他特别感谢的是拍板的戴台长,早已仙逝的众多我国文化巨匠,因为他们组成的顾问组是空前绝后的,他还特别提到了当年北京市的领导对兴建大观园外景基地的支持。

  [时间是最好的证人]

  王扶林导演说当年拍这部戏,最大的压力是很多流言蜚语的阻挠,他说:“当年很多人说北京大观园里的《红楼梦》剧组,正发生着小说里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说我拍完《红楼》娶了王熙凤,现在大家都明白邓婕的老公是张国立,从来没有和我结过婚。”

  他还透露:“《红楼梦》总投资共680万人民币,负责管理这笔巨款的是首次做电视剧制片人的任大惠,有人举报剧组有严重经济问题后,广电部计财司司长亲自率领14人的稽查组进入剧组,查了一个月的账。最后发现没有任何经济问题,任大惠惟一的错误是,请不拿一分钱的顾问们吃了29顿饭。计财司调查结束后,任大惠光荣地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对于目前某些影视大腕因涉嫌经济问题被拘的现象,王导用这样一句话感慨:“时间是最好的证人!我们要有职业道德与理想,为人要老实。”

  [重拍《红楼梦》要老实]

  王扶林对记者说:“我拍《红楼梦》用了整整5年时间,即便这样现在看来该剧还有瑕疵,所以我要奉劝今天或者将来想重拍《红楼梦》的导演们,《红楼梦》要细心拍。现在很多人想拍《红楼梦》,这说明它的魅力是无限的。《红楼梦》拍完已20年了,现在既然大家都有这个心愿来拍《红楼梦》,这几年涌现出不少有才华、有想法的导演和编剧,而且还拍出了不少值得称道的作品,比如《走过幸福》等,我觉得如果让这些后起之秀来拍,肯定能拍出比前部好的作品。但是,我要说的是,如果谁要拍,那就必须先老老实实研究曹雪芹、研究《红楼梦》,如果有了这个前提,那我相信他们一定能拍出好作品。”

  回想当年拍《红楼梦》时的情景,王扶林说:“拍《红楼梦》我们整整花了5年时间来做这件事,一年时间的知识准备,长达两年半的拍摄,另外的一年半时间做后期。我真正担心的是现在有的剧组在创作时的草率,重拍《红楼梦》不能像现在拍现代剧一样,三天一集,一部长20集的电视连续剧一个月不到就拍完了,这样显然不行。此外,从服装到道具以及布景,现在如果没有大规模的资金投入来做这件事,恐怕也难,与其不能超越还不如不为。”

  重拍《红楼梦》步伐(链接)

  2001年8月本报率先披露: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北京文化艺术音像出版社同时向国家广电总局申报重拍《红楼梦》,杨伟光、张和平两位大腕分别挂帅,争夺重拍权。

  2001年9月《每日新报》报道:广电总局为新《红楼梦》选“婆家”的论证会举行。

  2002年4月新华社报道:取得重拍权的中国电视家协会组织召开了重拍《红楼梦》筹备工作会议,著名红学家冯其庸、文艺评论家李凖等专家学者参加了讨论。

  2002年11月《北京青年报》报道:新《红楼梦》编剧先定黄亚洲,他表示次年一月能拿出初稿,新版共40集,强化宝玉、宝钗、黛玉爱情悲剧。

  2003年8月本报报道:新《红楼梦》大型海报亮相首届广博会,该剧由中国视协、中影集团等联合投资拍摄,陈凯歌任艺术总监,总编剧黄亚洲、王扶林等任顾问,总导演未定。

  为了告别的聚会(娱论)

  再见,是重逢。电视剧《红楼梦》的主创重逢在北京,用眼泪与欢笑回首她们不能重来的青春,每个红楼明星20年不同的人生,划出了中国一代青年在社会转型时期的成长轨迹。

  在中国长篇电视剧发展初期,以王扶林导演为首的电视人拍《红楼梦》的设想是大胆的。因为当时的中国仍未走出计划经济时代,物质水平的滞后意味着要让这批致力《红楼梦》的电视工作者付出今日难以想象的艰辛,于是理想燃烧的激情成就了这部至今仍未被复制的电视精品。《红楼梦》播出时,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期,这批从“大观园”走出的年轻的红楼明星们,经历前所未有的磨练,成为今天我们阅读的人生传奇。这传奇没有粉饰,只是直面现实的甘甜、酸楚甚至惨痛。在今天,户口对于农村青年来说未必是困扰梦想的尴尬,火车对于城市少女来说也不是最迅达和昂贵的交通工具,我们个体价值与能力被社会的认定,远远超过20年前。这就要求我们如今的年轻人,做出更多可供20年后回首的经典,这也是如今回顾红楼明星人生传奇的现实意义。

  再见,也是告别。我们不能在回顾的温情中丧失创造力,只有新的创造才会让人始终前进。

  这次聚首,红楼明星的话题更多集中在自己的后代身上。“柳湘莲”与“香菱”夫妇因为供养出国读书的女儿,如今又来到北京重新当起了影视圈的“北漂一族”,自己生命的延续促成了他们二次创业。不知今天的电视剧创作者能否在无数新生代观众的期待中,早日开始重拍《红楼梦》的创举?

  在各地电视台复播近700多遍的《红楼梦》,今天已远远不能满足当代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审美需求,甚至不能满足电视台播出的基本技术要求。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何时上马?再次被大家关注。也许,我们今天缺的绝不是资金和技术,而是20年前的那种勇于创新的执着,那种对中国文化精粹的忠诚与自信。

  告别了20年前的红楼明星,我们期待20年后新世纪的红楼明星们再聚首。倘若20年后,让你流泪的还是那批上个世纪80年代红楼明星,那眼泪绝不再是一种由衷的感动,而是有愧的悲悼,悲悼在物质生活进步的今天,电视文艺工作者创造力的丧失。

  (杨劲松)

  特别提示:《红楼明星20年后再聚首》将于12月19日、26日分两期在CCTV-3《艺术人生》首播。

  刘姥姥再进大观园(现场播报)

  参加完前天晚上《艺术人生》的节目录制后,红楼明星们昨天重游了当年《红楼梦》的拍摄地点———大观园。

  《红楼梦》中有“刘姥姥进大观园”一回,扮演刘姥姥的演员沙玉华昨天又进大观园。她说:“大观园变化太大了,当年可不这么热闹,也没有现在这么漂亮。”最让“姥姥”感动的是,当年她排戏睡的床今天依然完好无损,“20年呀,它没怎么变,我却老了!摸着它我就想流泪。”

  怡红院是《红楼梦》中宝玉的住处,扮演贾宝玉的欧阳奋强环顾四周低垂的绿柳以及馆内的陈设后感慨万千:“拍完《红楼梦》后我就再没来过,重游故地让我恍若回到从前。”他介绍说,当年拍摄《红楼梦》时这里条件比较差,除了几株树木外,院里的一些风景都是临时搭建的,“不排戏的时候也在此度过,完全把它当家了。”

  距离怡红院不远处就是潇湘馆。馆内伫立着林黛玉的蜡像,陈晓旭透露蜡人的脸是按照她的脸型做的。摸着自己的下巴,陈晓旭自言自语:“那时我很瘦,下巴很尖,现在可是胖多了。”

  当年的电视剧《红楼梦》成就了四对夫妻,他们是:“柳湘莲”和“香菱”、“平儿”和“贾芸”、“探春”和剧中主摄像、“贾琏”和化妆师。

  据“平儿”介绍,由于怕影响拍戏,导演王扶林当时明确提出不准剧组人员在拍摄期间谈恋爱。“第一年没有人越轨,第二年就不行了,开始在背地里谈开了。怕传出去不好听,我们都是心动大于行动。谈了一年多恋爱,我们竟连手都没牵一次”。“香菱”的回忆说:“大多时候是递纸条,约会的场所也只限于大观园,所以我们一直把大观园作为我们的媒人。”

  《京华时报》(2003年12月8日第A19版)

  “袭人”袁枚,现任广东电视台制片人。
  本报记者  赵轶昕  摄
  为女儿求学,“香菱”陈剑月又做“北漂族”。
  本报记者  赵轶昕  摄
  “探春”东方闻樱是《省委书记》等热播剧的制片人。
  本报记者  赵轶昕  摄
  “平儿”沈林告别扬剧舞台,南下广东做影视。
  本报记者  赵轶昕  摄
  时尚“姥姥”和海归“板儿”。
    本报记者  蒲东峰  摄
(责任编辑:宋丽云)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