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明星

专访《十面埋伏》女主角章子怡:张艺谋说我成长了
  2004年07月09日14:3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7月7日,记者采访完张艺谋之后,又与章子怡相约北京一家安静的咖啡厅。她不再是那个三天两头爱上报纸的小女孩了,谁都知道她成熟了,不仅具有了国际明星的气质和风范,今年更在演技上实现大飞跃,《2046》和《十面埋伏》或许会令你看到另一个不同的章子怡,用她的话说“提供了一个重新认识我的可能性。”

  这一年里,除了作品,大家几乎很少能见到公开场合的章子怡。她太忙,每天都奔波在各个片场之间,甚至很少呆在国内。

  ●我用两个月时间与盲女孩一起做了很多实验,发现在完全漆黑的环境中,世界其实是很集中的。

  ●很喜欢与刘德华那场戏,我们俩再次相见,感情很细腻,还有我俩的激情戏,里面有他对于一个女人的爱和我的矛盾。

  ●我产量不高,一年就拍一两部戏,但我希望每部戏都能有一些新的感受,有所收获,对剧本要求很严。

  ●我不同意别人说王家卫不懂表演让演员胡来,大部分时候他还是蛮清醒的,特别是在细节中。

  ●《2046》里我演的角色个性反差特别大,张导也觉得这是我完成得最好的,他没想到我可以演出那种刺痛人心的内心戏,他没太夸我,但说突然觉得我成长了。

  ●我虽然没有看过《清洁》,但仍觉得张曼玉得奖是天经地义的。中国女演员拿了这个大奖,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十面埋伏》

  很难得有一部电影可以这样充分的表现她的才艺

  记者:有人说这部片导演让你发挥的空间特别大,你认为是这样吗?

  章子怡(以下简称“章):很难得有电影可以充分表现你的才艺,像舞蹈,我有这样一个基础,他们给了我一个特殊的空间,知道我有这种完成的可能性。在酝酿人物时就留有这个平台。导演,如果清楚演员具备某些特殊的才艺,如果角色需要的话,他们都会充分运用的,那就是一拍即合。

  记者:采访导演时他说这次特强调演员的情感,对你来说来自舞蹈动作和内心两方面的戏哪个更难?

  章:合在一起最难。演一个人不是只演外部的动作形体,要控制自己形体以外的灵魂,如能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是最大的挑战。

  记者:你在这次角色创作前体验了几个月的生活,现在对“盲歌妓”的演绎达到了自己的要求吗?

  章:没想过,我不太喜欢设定一个空间,很怕这样做,往往不为人愿。我是做起来很卖命的那种,想得天花乱坠也没用。

  记者:一般眼睛是最能表现内心世界的,这次没有了它的辅助如何表现内心世界?

  章:这也是我为何渴望演盲人的原因。当我把自己当做一个盲人时发现整个世界都变慢了,我用两个月时间与盲女孩一起做了很多实验,发现在完全漆黑的环境中,世界其实是很集中的,完全要凭感觉凭身体与环境的接触,那是你以前不曾考虑的,这是很大的一个体验。我的人物情感世界更集中了!

  记者:这种心怎么通过形体或动作去体现?

  章:这不是一个容易完成的角色,我希望外界都是空的,尽量活在这个人物的情感世界里,我找到一个词叫“人物灵魂”。《2046》过后我接了这两部戏,《2046》也是让我有种悟的感觉,带来了对表演重新的认识,这几部戏对我的训练很集中也很全面,成长的步子相对以前大了很多。

  记者:哪场戏最满意?

  章:很喜欢与刘德华那场戏,我们俩再次相见,感情很细腻,还有我俩的激情戏,里面有他对于一个女人的爱和我的矛盾。那场戏我和刘德华都挺喜欢的。

  记者:你是怎么理解“盲歌妓”和“刘捕快”之间的感情纠葛?是否应对“刘捕快”有种责任感?

  章:是“盲歌妓”不能放弃才酿成悲剧。如果她放弃与刘德华的感情就会跟金城武走了,但她有一种责任,正常的人也是这样。可能感情淡了,但不能说走就走,现实生活也是这样,你会有很多顾虑。

  记者:生活中你也是这种有责任感的女人?

  章:是。

  记者:上次拍《英雄》时你说是在学习,这次成为女主角,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

  章:不能说是某一部戏带给我的,是一个积累,演员的成长是在时间和作品中,我感受很深,从一个不懂得如何拍戏成长到今天看到自己身上的能力去控制一个人物,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积累,这个过程很宝贵。

  记者:再次与张艺谋导演合作武侠片,感觉他与上次有什么不同吗?

  章:他很独立。一个文艺片导演要依赖武术指导,上次是在摸索,这次我相信他完全有自己的想法,包括用袖子击鼓,这看似不可能的事,而动作导演敢于去完成他的想法,令导演更自信。看到他创作力的旺盛,令人钦佩。

  记者:张艺谋导演说他今后会商业艺术两条腿走路,你也希望这样吗?现在接戏有要求吗?

  章:当然有标准,不一定是国际制作,你知道好剧本的选择空间不是那么大,我每拿到剧本都很希望有惊喜!我产量不高,一年就拍一两部戏,但我希望每部戏都能有一些新的感受,有所收获,对剧本要求很严。

  《2046》

  她评王家卫、张曼玉、梁朝伟,张艺谋评她

  记者:当初接拍《2046》时,是与导演合作的新鲜感还是剧本吸引了你?

  章:新感觉吧。没有故事,只知道我演的人物是这样的,但不知道整部片是怎样的。

  记者:对王家卫导演这种“现场给剧本”的拍戏风格适应吗?

  章:适应。我跟他合作的时候很享受,他很放得开,让我自己去做,我学到很多东西。

  记者:你在现场表演时导演会给你一些提示吗?

  章:会,所以我不同意别人说王家卫不懂表演,让演员胡来,当然我们也有随感觉去做的时候,但大部分时候他还是蛮清醒的,特别是在细节的处理上,这使我很受益。跟他合作就大胆地去感受他,把自己放轻松并投入到人物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虽然那几个月很辛苦,每天用六七个小时做头发,再拍十几个小时的戏,但我的状态一直很好。

  记者:他是否让你发现了自己表演中一些陌生的东西?

  章:是,人对自己的认识也不那么全面,不知自己还有什么能力。就像没参加过万米赛跑,你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你用心去试了,你就清楚自己是否有这个能力。演戏也一样,我没演过像《2046》中反差如此之大的人物,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完成,但王家卫觉得你有这个能力,我们不断商量找感觉,我往他的要求走,人物立在那儿,就知道怎么往这个人物里加内容了。

  记者:他会现场表演给你看吗?

  章:他有他的想法,他会跟你说大的感觉,比如他会说“这个人物表面上很骄傲自信其实内心是孤独的”,那你就往这提示上走,但你要表现自信也有无数种方式,再找点感觉,他给你加一点,你自己再加一点,两人不断地填砖,配合胶片和时间,把这个人物垒起来。

  记者:导演的功力对提升你的表演占几成?

  章: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帮忙,很难说占几成。

  记者:面对那么多好戏之人,你是否有压力?

  章:没想过,那时也不知自己的角色,大家都是出于对导演的尊重去的,戏份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把它表现出来。

  记者:梁朝伟说,拍《2046》越拍越有感觉,你觉得呢?

  章:我也是,越来越能找到人物了,刚开始大家都不清楚。

  记者:在戛纳电影节上,昆汀说张曼玉最强的对手就是你,你落败时感受是怎样的?

  章:她的奖来得太迟了,我为她高兴,这是所有华人的骄傲。记得当年的《花样年华》我也是在戛纳看的,我觉得她当年就应该得奖。我还很年轻,还有大量角色没演过,才拍了十部电影,所以拿这个奖还是太早了。

  记者:但从单部作品来说,你的角色与她的比并不一定差。

  章:你知道《2046》是个群戏,我虽然没有看过《清洁》,但仍觉得张曼玉得奖是天经地义的。中国女演员拿了这个大奖,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记者:梁朝伟抱怨自己未得奖,你认为他演得怎样,是否够得奖?

  章:不能说他丢了这个奖就不是一个好演员,评奖人就是这九个或十一个人,这不能决定什么,不是从此将谁打败了,得了奖接下来没好作品或不努力的话也没用,相信梁朝伟还会继续拍好戏。

  记者:张艺谋导演说他在发掘演员表演能力方面不如王家卫,你怎么看?

  章:两个导演的方法不一样。王家卫是在寻找和探索的过程中去完成建立一个人物的;张艺谋导演是早早地就建立了这个人物。而且可能也与角色有关,《2046》里我演的角色个性反差特别大,张导也觉得这是我完成得最好的,他没想到我可以演出那种刺痛人心的内心戏,他没太夸我,但说突然觉得我成长了。《十面埋伏》是在《2046》之后拍的,我当时把很多感觉放到后面的作品里,像开了窍。

  《茉莉花开》、《貉府》

  她认为,不论商业片还是艺术片,只要观众喜欢就是成功的。

  记者:在《茉莉花开》中三个女性是三种人生态度,你更倾向于哪种?

  章:倾向于上世纪80年代的那种吧,“花”就是挺独立的,女人独立了,有自己的生活事业,不依赖于谁。

  记者:这部戏的难度会在于要演三个年纪跨度大的女性吗?

  章:最大难度在于把握三个不同女人的不同性格和相同的地方,侯咏不想要三个完全不同的女人,这三代人即便是没直系血缘关系的女人,但长年生活在一起,生活习惯也会相似,他希望把握不同之处又有相同点,这有难度。

  记者:你对自己的表演满意吗?

  章:我的空间如能再大一点人物会更饱满一些。

  记者:在戏中,“花”最终是选择了生下孩子独立抚养。而没有做过母亲的您,是如何把握这段戏的?

  章:我看了大量的资料!

  记者:《茉莉花开》在上海电影节只获得了评委会大奖,理由是这部片太商业化,不够艺术。您觉得呢?

  章:这部电影看个人角度,在于大家观点不同,不论商业片还是艺术片,只要观众喜欢就是成功的。

  记者:在市场化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您觉得一部电影获得好票房重要还是维持它应有的艺术个性重要?

  章:但很多导演是要表现个性的呀。导演有他的责任,他对市场、制片人要有一些顾虑,影片是要让观众欣赏,这是最主要的。

  记者:刚拍完的《貉府》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

  章:貉是一种动物,对日本人来说是一种特别美好的动物,传统的日本住宅里还有貉的雕塑。这个故事就讲貉的家人、貉的世界,我演的貉公主与人类发生了感情。

  记者:与铃木清顺导演合作的感受是什么?

  章:铃木清顺导演给我的感受最深,他是日本教父级的人物,他的想像力、视觉的创造力都令你惊讶。导演的精力特旺盛,全剧组人员都是晚辈,向他致敬。他开机时说了一句话“你们就像尊重老人一样来拍这部戏就行了”。  记者:《貉府》是歌舞片吗?造型是否很特别?

  章:有歌有舞。对,很特别!很日本的时代电影。

  记者:接连几部戏都唱歌,会考虑往歌坛发展吗?

  章:不会。我唱歌都是为角色服务,是创作的一部分。

  年中总结

  回看前述四部作品,章子怡自己觉得比较踏实,“会给观众一个重新审视我的可能性”。

  记者:在今年已有的作品中,你对哪一部期望最高?

  章:听说《2046》还在补戏,我不知道怎么说,不同风格的作品,有很不同的展现。回看这四部作品,自己觉得比较踏实,会给观众一个重新审视我的可能性,我也愿意听到观众的反映。

  记者:演过几种类型片后,现在还有哪种类型属于你特期望的?

  章:还有很多类型没演过。近几年才慢慢去体验演员创造人物的乐趣,从《紫蝴蝶》开始,去感受那个过程。人好像长大了,自己也有想法了,对整个作品敢去与导演交流。

  记者:人家说《十面埋伏》和《2046》将提升你国际巨星的地位,对此你怎么看?

  章:我从来没想过,我的职业就是演员,努力演好戏是我可以控制的,大家怎么想是旁观者的态度。大家突然觉得我会演戏了,这也不是讲出来的,是做出来的,你做到什么程度大家自然看得见,没必要说太多。

  记者:我们报的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还颁了个奖给你呢。

  章:对,我当时在日本拍戏,王薇帮我领的奖。

  记者:你会看重得奖吗?

  章:演员得奖是个鼓励,让你觉得应该更加努力,对每个人都是鼓励。它的重要性不在于这个奖杯,它像气、像太极,把你推向前进。

  本报记者  谢晓

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徐冬梅)
相关专题
· 电影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