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1月27日11:27


27集电视剧《绝对权力》分集梗概(21-27)

  第二十一集

  陈百川来镜州后,谣言四起,说郑秉义在齐全盛的问题上搞妥协。偏巧,齐全盛和刘重天两人同时约请他吃饭,关首长以为这种现象不正常。郑秉义只好打消赴宴的念头。 赵芬芳向调查组反映,她儿子钱勇在国外委培一事,全是钱初成打着她的旗号在外面搞的特权,她一无所知。赵芬芳建议调查组对钱初成要一查到底,不要有顾虑。 前王镇发生大面积山 体滑坡,周善本组织干部奋力抢救村民。灾后,赵芬芳跑到前王镇慰问灾民,并让电视台记者对她进行跟踪报道。

  赵芬芳准备按金启明的要求将蓝天集团资不抵债的情况私自曝光。在镜州国际服装节新闻发布会上,赵芬芳似乎无意地透露了蓝天集团要破产的消息,并声称她是按刘重天的指示曝光的。

  正在省城看直播的齐全盛大惊,不顾一切闯进郑秉义的办公室。

  此时,郑秉义正和刘重天谈话。齐全盛问省委和刘重天知不知道赵芬芳私自宣布蓝天破产的消息?刘重天非常震惊,说这完全是赵芬芳的个人行为,他建议郑秉义将赵芬芳拿下。郑秉义指示,由齐全盛和刘重天回镜州处理此事,他同时告诉齐全盛,省委已根据刘重天的建议,解除了高雅菊的审查。齐全盛颇为意外。

  两个老对手坐同一辆车驶向镜州。齐全盛嘲讽地说,赵芬芳把我们俩当作鹬蚌,自己当作了渔翁,又想赶海拾点什么了,七年前她可拾过一次哩!刘重天则冷冷地说:这次恐怕她要失望了。英雄惜英雄,关键时刻二人终于站到了一起。 这时,镜州已出了大乱子。赵芬芳的讲话发表不到两个小时,蓝天集团汽车生产线上的工人停工了,限定时间让市政府做出解释,否则将申请游行示威。

  第二十二集

  蓝天集团三千员工正组织上访,赵芬芳却不理不睬,带着肖兵到星星岛游山玩水去了。

  市政府值班室只好把在医院打着吊水的周善本叫来。周善本一边让秘书联系赵芬芳,一边赶到厂区和工人对话。群情激愤的工人们不听周善本的解释,赵芬芳也不理会周善本的要求,拒不收回自己说的话。周善本忧心如焚,昏倒在现场,被工人们抬到医院抢救。

  听说齐全盛和刘重天要回镜州了,赵芬芳心有顾虑。肖兵却向赵芬芳打保票说,用不了多久,齐全盛和刘重天都要完蛋。肖兵的话让赵芬芳有了底气。

  刘重天推测金启明正在培养新的代言人,而这个新代言人也许就是赵芬芳。他告诉齐全盛,调查组早就盯上金启明了。刘重天说,金字塔集团最近向肖兵的基金会捐了一千万,为赵芬芳铺就了一条通往北京的晋身之路。

  高雅菊被解除审查,让赵芬芳感到意外,难道这两个老对手又走到一起了?金启明帮她分析,也许是他们俩的政治后台达成了某种妥协而使这两个对手暂时走到一起,这种结盟是不牢固的。赵芬芳心里明白只有背水一战了。

  在刘重天和齐全盛一再严厉催促下,赵芬芳只得从星星岛启程,但她相信自己有能力对付这两个在政治上已黯淡无光的男人。

  紧急召开的市委常委会斗争异常激烈。刘重天和齐全盛坚决要赵芬芳收回自己的讲话。赵芬芳顽强对抗,她厉声责问:一个市长有没有对企业发表政策指导性意见的权力?

  刘重天的回答是:这不是一个企业的问题,而是复杂的政治问题,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问题。齐全盛警告赵芬芳:如不收回那个讲话,我将以镜州市委的名义立即向省委汇报,建议撤换镜州市长。

  第二十三集

  赵芬芳被迫服从决定,发表广播讲话,承认自己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只代表个人意见。由此,蓝天集团停工风波得以消解。

  金启明听到赵芬芳的讲话,非常气愤,羞辱赵芬芳,堂堂一个市长,被两个男人整到这步田地。赵芬芳抹去脸上的泪水,请肖兵搞份材料带到北京去。一场生死决战已无法回避了。 不了解内情的高雅菊解除审查后,仍骂刘重天搞报复。齐全盛严厉批评了高雅菊,对刘重天的人格、品德予以高度评价,并决定马上向省委写汇报材料,为受诬陷的对手兼战友刘重天澄清股票受贿案的事实真相。 齐全盛突然得到一盘磁带,上面记录了肖兵与赵芬芳、金启明在星星岛上商议镜州班子的内容。同时,他又收到齐小艳的第二封神秘信件。齐全盛隐约触摸到了黑手,他要刘重天严密监视肖兵这帮人。 肖兵宽慰金启明,他让国家某部委的领导给镜州打个电话,干预一下,金字塔集团重组蓝天科技的方案就没问题了。肖兵当即给北京某领导的秘书打了电话。金启明仍有疑虑,悄悄派曲碧珠查实电话号码。 齐全盛故意让吉向东查齐小艳信的来源,并假意说,要是金启明真把小艳保护起来就好了。他说,白可树死定了,小艳要落到刘重天手上,麻烦就太大了。 调查组突然发现了王国昌的手机讯号,但很快讯号又消失了。刘重天指示全力搜捕王国昌,只要抓到他,案情就能真相大白。

  刘重天的妻子邹月茹记挂着丈夫刘重天,让小保姆陈端阳从北岭县前王镇借了台车,从省城赶往镜州。

  齐全盛对邹月茹的到来非常意外,也非常感动,陪邹月茹游览镜州,并告诉她,刘重天的问题很快就会搞清了。看到发生如此大变化的镜州,邹月茹感慨万千。

  第二十四集

  省公安厅赵副厅长向刘重天报告,云雾山主峰突然冒出来一个通讯班,但他到镜州军分区一查,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通讯单位。刘重天怀疑是一伙黑社会犯罪分子,要求省公安厅连夜查清此事。

  平湖三元集团决定跟蓝天集团进行资产重组。周善本告诉齐全盛,肖兵插手蓝天重组,已通过某领导的秘书打电话过来了,支持金启明的重组方案。齐全盛勃然大怒,说肖兵搞政治诈骗,如果一个领导人的儿子有这么大的能耐,这个党、这个国家就危险了!齐全盛命令镜州市公安局把肖兵扣了起来。

  赵芬芳得知齐全盛将肖兵抓起来了,冷笑着说这个人疯了!金启明却非常不安,他偷偷派金字塔集团的副老总,飞北京摸摸肖兵的底。

  躲在云雾山峰的正是王国昌那伙人。王国昌威逼齐小艳写忏悔书。聪明的齐小艳意识到他们要杀人灭口,坚决不写。正在这时,大批警察从天而至,包围了山峰,齐小艳和王国昌在激烈搏斗中跌落山崖。

  刘重天十分沉重地告诉齐全盛,已找到了齐小艳,只是在解救时出了意外,齐小艳脊椎受损,恐怕再也站不起来了。刘重天问齐全盛要不要去看看。齐全盛伤心地摇摇头,让刘重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肖兵关在拘留所仍很猖狂,指责市公安局搞非法拘禁。审讯的干警向齐全盛报告,据肖兵的随行人员交待,肖兵的确很有能量,是不是把他放了?齐全盛果断地表示:肖兵不能放,你们派人去北京,摸清情况后向我汇报!

  第二十五集

  决定蓝天集团命运的市委常委会召开了。会议一开始,赵芬芳立马发难,指责蓝天集团是垮在齐小艳的手上,要追究齐全盛在蓝天集团破产问题上的责任。齐全盛当众作了深刻检讨。赵芬芳不依不饶,要常委会拿出对蓝天腐败案的处理决定。 刘重天同意了,他让秘书拿来当时任命齐小艳的常委会记录,当场将赵芬芳等人在任命齐小艳时的发言读了出来。赵芬芳当年称齐小艳为人正派,作风扎实,尤其是廉政建设的经验值得全面推广。 听着自己当年近乎无耻的讲话,赵芬芳毫不脸红,还振振有词地说,如果不是一把手内定的事,能拿到常委会上来谈吗?她反问刘重天,你那么高尚,那么敢发表不同意见,结果是什么呢?被迫调离镜州,几乎家破人亡,难道我不该接受你的教训吗?刘重天大怒,质问赵芬芳还有没有人格,有没有政治道德?

  齐全盛被刘重天的人格打动,痛心疾首地检讨了自己当年的错误。

  刘重天提议讨论蓝天集团的重组问题。赵芬芳认为金字塔集团的方案全面,建议让金启明到常委会上谈谈他的重组方案。

  金启明得知赵芬芳为自己争到这么难得的机会,激动万分,认为一个属于赵芬芳和金字塔集团的新时代来临了,他信心百倍地走进市委常委会会议室。

  赵芬芳支持金启明的重组计划,说政府不该再为蓝天集团兜底了。而齐全盛和刘重天不同意,指出金字塔方案是变相侵吞国有资产,坑害股民和社会,双方僵持不下。周善本建议让田健阐述另一个民营企业家伍三元的重组方案。

  常委会形势急转直下,在刘重天明确表态后,绝大部分常委都同意了伍三元的重组方案,并当场做出决定,金启明和金字塔集团被淘汰出局。 赵芬芳见形势不对头,提议在蓝天腐败案没有查清之前,重组的问题应该放后。齐全盛愤怒已极,说赵芬芳前一出叫逼宫,后一出叫摊牌!金启明出的牌太臭了,赵芬芳又想重新洗牌了。

  第二十六集

  被刘重天和齐全盛派到北京去的李副局长汇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肖兵根本不是什么北京首长的儿子,而是一个农民,家族中当得最大的官是村民小组组长。更为重大的收获是,他们在北京老区基金会办公室拿到了赵芬芳通过金字塔集团买官的证据。刘重天和齐全盛感到事关重大,连夜驱车赶往省城。

  这时,金启明也知道了肖兵的真相,感慨万端:赵芬芳作为一个经济大市的市长,他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却都被来自山沟的农民肖兵骗了,而且骗得那么惨,这个错误真不可原谅。金启明再一次紧急清理垃圾,让手下找记者宣传金字塔集团对老区基金会的捐款,同时,销毁有关材料,并在电话里和赵芬芳大谈给老区捐款的意义。

  赵芬芳不明就里,埋怨金启明出尔反尔,并要金启明风物长宜放眼量。金启明不好明说,一再暗示赵芬芳给肖兵的父亲打个电话。

  为防万一,金启明也安排了后事,他把法律顾问找来,开出五百万的支票,要律师通过关系网摆平此事。 金启明的暗示促使赵芬芳了解到了肖兵的真相,这一夜对赵芬芳来说是难眠的,她恨自己犯下一个如此不可饶恕的错误!肖兵是她表哥介绍给她的,而她表哥的县委书记就是肖兵帮着买来的,所以她就掉以轻心了,铸成了大错。 在这个不眠之夜,赵芬芳很孤独,给国外的儿子打电话,儿子却只知道问她要钱,赵芬芳有些绝望了,她真不明白自己这样辛辛苦苦是为了什么,她觉得生命对她来讲实在没什么意思了!最后的疯狂开始了,赵芬芳收受了秘书刘玉为当镜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而送的三十万。 刘重天和齐全盛驱车赶到省城是凌晨四点多,这个时间没法向郑秉义和省委进行汇报,刘重天拉着齐全盛到自己家里休息。就着微弱的灯光,吃着冰箱里的冷菜,两个老伙计又回到了过去并肩战斗的时期。

  第二十七集

  省委常务会议研究决定,对赵芬芳采取审查措施,由周善本出任镜州市代市长。

  赵芬芳的最后一天开始了。清晨上班时,在市政府大门口被一帮来讨工资的群众围住,赵芬芳很恼怒,调来一辆大客车把这群足可以做他父辈的老同志像扔垃圾一样扔到了垃圾处理场。她对办公室主任汇报的工作一概不听,让办公室主任把这些工作全转交给周善本处理。办公室主任觉得不妥,说周善本住院了,这样做不太好。赵芬芳不以为然,责怪周善本太娇气。赶走办公室主任后,赵芬芳关上门,紧张的清理办公室里的东西。

  赵芬芳将自己最后疯狂受贿所得的三十万送到了自己母亲手里,向母亲交待了后事。做完这一切后,赵芬芳想找个地方了结自己的生命,却被跟踪而至的市政法委王书记拦住。

  赵芬芳知道自己被监视。嗣后,她借口上卫生间趁机从市长办公室逃走,在办公楼顶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从医院出来的周善本也开始了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拖着重病之躯,处理政务紧张得像打仗一样。途中遇到了被赵芬芳当作垃圾扔掉的那帮老同志,周善本被赵芬芳这种对人民极端不负责任的态度震惊了,冒着酷暑听取了老人们的申斥,表示要帮他们解决问题,调了一辆公交车来把老同志一一送回家。

  在回城的途中,周善本双目紧闭在车座后,悄无声息的死了。秘书哭着跑到会议室,向省委领导们报告了这个令人痛心的消息。

  又一届镜州国际服装节开幕了,火树银花,一派辉煌。郑秉义偕刘重天、齐全盛等站在市府大楼顶,眺望未来,心潮起伏。他深情地告诫刘重天、齐全盛:周善本同志为我们共产党人树立了一个标杆——怎样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还慎重建议,在权力使用、权力监督上,我们应该从制度上、立法上作些新的探索!

(责任编辑:孙源)
反腐题材热播剧《绝对权力》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