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 ______2000.01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华东新闻
华南新闻
市场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环球时报
讽刺与幽默
中国质量万里行
新闻战线
大地
时代潮
人民论坛
上市公司
证券时报
体育文摘
中国青年报
中国少年报


大洋图像公司

新华通讯社

丰田

   

愧对方志敏

  文\陈干群

  1999年8月,是闽浙皖赣根据地创建者方志敏诞辰100周年,
也是他就义64周年。

  方志敏永远地走了,然而,方志敏式的清贫不仅没有因为
斗转星移而磨灭黯然,相反,更加光焰逼人。

  一、 婶婶们搜身:方志敏一文没有

  信江8县苏维埃成立后,有人对方母说:“正鹄(方志敏乳
名)当主席啦!抵得知府正堂,好大的官哩!屋里有难处,正
鹄顾不来,花边(银元)总是有的哟,怎不去讨些来?”老人
觉得:“他的饷银当姆妈的理当用得”,于是她第一次也是唯
一一次找方志敏要饷银来了。

  “志鹄,你当主席,都讲是好大的官,有几多饷银一月?
”母亲问。方志敏何尝不知道家里的困难?仅他的学费,从弋
阳县立高级小学到考入九江南伟烈大学就读,连本带利,父母
就欠债达七百元之巨!可革命的钱不能用啊。他只得对母亲说:
“姆妈,我是当主席,可当的是穷人的主席,哪里是官?饷银
嘛,将来会发,现在没得发。信江苏维埃刚建立,革命才有个
起头,我们每日的饭钿才七分呢!”

  这位通情达理的老妈妈听了,说:“晓得了,晓得了。姆
妈这一趟没白来,明白了仔是当穷人的主席,我苦心也舒心啦!

  方志敏那些受苦受难的婶婶们,也曾向他讨过盐钿。他说:
“我身上要是有,婶婶们都搜去。”婶婶们真搜了。可翻过衣
袋一看,一文没有。方志敏解释说:“我管的花边是不少,几
十万几百万也有。不过,都是革命的花边,一个铜板也动不得。
要是我拿革命的花边来给婶婶们买盐,这穷人的主席我还当得?

  方志敏的妻子缪敏被捕了。妻兄缪镇东四处奔走,打通了
县衙的关节,答应出四百大洋保出。可向妹夫要钱,妹夫竟摇
头说:“哟,哪能拿出许多钱去送给那批贪官污吏呢?”其他
同志要给:“缪敏是为革命坐的牢,这四百块应该出。”方志
敏仍坚持:“我们的钱不容易得,要尽量节省。四百大洋留下
来,可以做许多事。”所幸,朋友们营救其妻子出了狱。

  这就是方志敏。身为8县苏维埃主席,竟拿不出一分钱给母
亲、婶婶买盐,更不拿钱营救妻子。他在公与私之间,泾渭分
明,又是何等高尚的情操。

  在对待革命整体利益与个人家庭之间的关系上,方志敏严
于律己,不徇私情,是个光辉典范。在我党领导的革命队伍里,
特别是在艰难斗争岁月里,这样的典范有许多许多,这正是我
党有号召力,有凝聚力的重要因素之一。今天,我们在庆贺改
革开放不断取得进展的时候,又不无忧虑的是,在我们党内的
干部中,有那么一些人,利用职权,假公济私,巧取豪夺。拿
方志敏这面镜子照照,不知他们有何感想?

  二、 方志敏也特殊:两次吃白米粥

  寒冬腊月,方志敏穿着一件薄薄的破棉袄,从弋阳去参加
贵溪县苏维埃代表大会。冷得瑟瑟发抖的方主席,令身穿新棉
袍的代表们于心不忍,要给他换件新的。但他不同意,夜里去
补那件破棉袄。代表将新棉袄送来,他反复给来人讲“要节省,
要减轻群众负担”的道理,执意不收。一旁的警卫员实在看不
过去了,说:“当个苏维埃主席,穿件索索抖的棉袄,人家都
看不过,收下了又有什么了不得?”

  “当苏维埃主席,更得事事注意。一不留意,就不是我一
个人的事!”

  “这有什么好留意的?你怕上歪一寸下歪丈,可你一分一
厘也没歪!为救人丢了袄,换件新的难道不应该?”

  “应该是应该,但不换更好。”

  “有什么好?”

  “你自己去忖?”

  警卫员不讲了,自个去忖这个理。只是,理忖通了,眼泪
流出来了:志敏同志是宁肯自己不讲理,拼着命做模范啊!

  方志敏发现自己两次吃白米粥而大家吃米糠和野菜煮的粥,
就叫警卫员告诉伙房:“大家吃什么,我吃什么,不能特殊。

  “什么特殊?”老管理员叫了起来:“要讲特殊也得!他
得了劳碌命,生了肺痨病,就是比旁人要特殊一点。哪个要敢
为这事‘民主’,提意见,我把意见焙焦了叫他吃下去!”方
志敏感激这位老同志,但仍然把粥端回去,和大家一起吃糠咽
菜。

  方志敏高小毕业那年得了肺结核。此后,吐血不断,一直
没有好好治疗过,休息过。这一切,都是为了省下钱,挤时间
多做工作啊!方志敏还患有严重的痔疮,行军不便,但他一次
还是把马让给了八十三团四连伤员陈天佑骑。

  人民公仆是个什么样子?方志敏就是榜样。

  三、 蒋介石出价:方志敏可以当国民党江西省主席

  1935年1月,国民党悬赏八万大洋缉拿的“著匪”方志敏,
在怀玉山陇首村敌封锁线

  上不幸被捕了,从此时到他就义,度过了6个多月的“囚徒
”生涯。

  国民党为了震慑革命群众,先后在上饶、弋阳、南昌策划
了三次“庆祝生擒方志敏大会”,并押方志敏“示众”。“示
众”算什么!对方志敏来说,每一次“示众”,就是一次宣传
党的主张的机会。在南昌豫章公园,方志敏戴着脚镣手铐站在
“示众”的铁甲车上,向观众高声讲话:“同志们,同胞们!
……我们中国,……国已不国,民不聊生,只有实现共产主义。

  敌人把方志敏从玉山县押至上饶的途中,剥去上衣,绑在
十字架上,用烧红的铜块,一次又一次朝他身上烙去。烙一次,
“嗤”一声,一股肉焦味,直到方志敏昏迷,不省人事。到了
上饶,又在他的双脚枷上了10斤重的脚镣。不仅如此,生活上
的折磨同样令人发指:给他吃发霉的米,里面尽是稗子、谷壳、
砂子;每天只给两碗水,洗脸、漱口、饮用全在内。非人的折
磨,使他本来就患有的严重肺病和痔疮,又连续发病两次。

  从727团麻子团长到蒋介石,一批又一批政客、说客,天天
聒噪,劝降不断。被“动员”来劝降的故交、朋友、先生、同
窗,有的许以荣华富贵,有的晓以生死离别的利害关系,还有
的以人生之道、夫妻之情来说教的。最后是蒋介石出马,说:
“方先生,你很有才干,我希望你报效‘祖国’作事,我还要
倚重的。”当年我党在上海的秘密工作人员吴奚如在《关于蒋
介石企图软化方志敏同志的情况》中说:“要他在报纸上登一
脱离共产党的告示,蒋即给方志敏同志以国民党江西省主席职
位。”

  一面是酷刑和死神,一面是高官和厚禄,何去何从,只在
一念之间。然而,“我方志敏不爱爵位!也不爱金钱!”“头
颅可以断,信仰不可移,气节决不丢。”他所爱的,只有党,
只有革命事业。他顽强地领导了狱中斗争,教育和团结了一个
个革命的同情者。在昏暗的牢房里,他在死神随时敲门的情况
下,不顾身体虚弱和咳血,利用敌人要他写“供词”的纸和笔,
奋笔疾书,写下了《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可爱的中国》
、《清贫》、《在狱致全体同志书》、《我们临死前的话》等
13万多字的文稿。他把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化成了情与血的
文字,献给了党和人民。

  四、 方志敏遗著:“愈苦我愈快乐”

  “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
困难的地方!”这是方志敏《清贫》中的最后一句话。事实正
是如此。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他积极投身于学生运动和
农民运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同立三路线和王明路线进行
了坚决而不懈的斗争,创建和发展了工农红军和赣东北根据地。
在根据地全盛时期,地跨闽、浙、皖、赣4省边界的52个县,加
上游击区,人口2000多万。根据地在方志敏的领导下,党的建
设、政权建设、军队建设、经济建设等方面都蓬勃发展,人民
群众的生活大大改善。

  毛泽东同志曾高度评价方志敏创建的红军和根据地。《星
星之火,可以燎原》中指出:“朱德毛泽东式、方志敏式之有
根据地的,有计划地建设政权的,深入土地革命的,扩大人民
武装的路线是经由乡赤卫队、区赤卫大队、县赤卫总队、地方
红军直到正规军这样一套办法的,政权发展是波浪式地向前扩
大的,等等的政策,无疑义地是正确的。”毛泽东又在《关心
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中说:“赣东北的同志们也有很好
的创造,他们同样是模范工作者。象兴国和赣东北的同志们,
他们把群众生活和革命战争联系起来了,他们把革命的工作方
法问题和革命的工作任务问题同时解决了”,“他们是革命战
争的良好组织者和领导者,他们又是群众生活的良好的组织者
和领导者”。1931年11月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再次充分肯定了赣东北苏维埃的各项成就,授予红十军一面奖
旗,奖给方志敏一枚银质勋章。

  根据地由弋横而信江,继而赣东北、闽浙皖赣,从无到有、
从小到大、红十军从无到有、由弱变强,后来调到中央苏区组
建为红七军团,这都是方志敏对中国革命的贡献。然而,这一
切,又无不同他乐于清贫不畏艰难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方志敏
在遗著中写道,面临艰难困苦的时候,“我总是独自细声的自
语:吃不得苦,革不得命;愈苦愈要干,愈苦我就越快乐。”
清贫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就是在于它是无言的宣言书,
无言的动员令。它向千千万万的劳动大众宣布:共产党人是人
民的公仆,而不应该是骑在人民头上的官老爷。

  五、 方志敏的取与舍

  方志敏的清贫观及其实践,在我党我国革命的历史上,堪
称典范。他从1924年入党到

  1935年就义,十几年中,历任党的县委书记、特委书记、
省委书记、军区司令员、红十军政委、闽浙赣边区苏维埃主席、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团委员、党中央委员、抗日先
遣队总司令,真可谓“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权力大矣!然
而,他一生清贫。他不幸被捕时,两个“国方士兵”从“上身
摸到下身,从袄领捏到袜底,除了一只时表和一支自来水笔之
外,一个铜板都没有搜出。”其家产呢?“去年暑天我穿的几
套旧的汗褂裤,与几双缝上底的线袜,已交给我的妻子放在深
山坞里保藏着——怕国军进攻时,被人抢了去,准备今年暑天
拿出来再穿。那些就算是我唯一的财产了。”其“清”、其“
贫”,不用说今天没有,即便是在方志敏时代,也是罕见的。

  方志敏没钱吗?个人没有,但他“经手的款项,总数在数
百万元”。经他批准,两次就给中央苏区送去金子350两。

  方志敏何以“身价八万”、袋无分文,甘愿清贫?《方志
敏自述》中说:“我对政治上总的意见,也就是共产党所主张
的意见。我已认定苏维埃可以救中国,革命必能得最后的胜利。
我愿意牺牲一切,贡献于苏维埃和革命。”《清贫》中写道:
“矜持不苟,舍己为公,却是每个共产党员的美德。”他在《
死!》中陈言:“为着阶级和民族的解放,为着党的事业的成
功,我毫不稀罕那华丽的大厦,却宁愿居住在卑陋潮湿的茅棚;
不稀罕美味的西餐大菜,宁愿吞嚼刺口的苞粟和菜根;不稀罕
舒服柔软的钢丝床,宁愿睡在猪栏狗窠似的住所!不稀罕闲逸,
宁愿一天做十六点钟工的劳苦!不稀罕富裕,宁愿困穷!……
我能舍弃一切,但是不能舍弃党,舍弃阶级,舍弃革命事业。

  方志敏的清贫,出自他置身的特殊年代,已经无需后人效
法。斯人远去,其言其行在今天的许多人——先烈的继承者们
看来,已经恍如另一极上的一个亮点,遥不可及。重温方志敏,
身为后来者的我们反躬自省,或许不需愧疚,而是自问:我们
还有愧疚的资格吗?


《大地 》(200001) 第97期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 
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