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 ______2000.02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华东新闻
华南新闻
市场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环球时报
讽刺与幽默
中国质量万里行
新闻战线
大地
时代潮
人民论坛
上市公司
证券时报
体育文摘
中国青年报
中国少年报


   

澳门第一家族——“澳门王”何贤

  何贤(1908—1983),广东番禺县人,澳门首任特区行政
首长何厚铧之父。自50年代起,一直是中、葡、澳门三地公认
的澳门华人领袖与代表。

  文\芮立平

  一、 热心的“华人代表”

  疏爽好交游的性格,使何贤社会地位日益提升。因为与澳
门经济局长罗保的关系,他得以与不少澳葡官员结交。后来,
到任的每一位澳葡总督,都很快的成为何贤的朋友。澳葡当局
要把澳门管治好,一定依靠当地华人,特别是象何贤这样的社
会贤达。何贤总是乐于帮人解忧,澳门居民也十分敬重何贤。
何贤在澳门有头有面,有权有势,且处事公正持平,大家有事
都找他帮忙解决,何贤在澳门成了人人敬重的“贤哥”,还有
人称他为“影子总督”,更有人称他为“澳门王”。何贤为人
诚实、办事认真、仗义疏财、乐于助人。有求于他的,他来者
不拒,他乐当“鲁仲连”,善于排难解纷,关心社会。所以,
他一出头,许多事情都解决了。

  由于葡萄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立”,入侵广东、香
港的日军占领澳门,但在广东沿海和香港被日军占领的形势下,
澳门已成为“孤岛”。这就是澳门历史上所谓的“风潮”时期。
这一时期的澳门在当时的国际舞台上扮演了一极为特殊的角色。
何贤凭着他本人的魅力与交际手段,于风潮时期日渐崛起,通
过两起与日寇周旋的事件,成为众望所归的“华人代表”。一
九四三年十二月,日军驻澳特务机关发生内讧。海军系统的特
务把陆军系统的一个小特务打死在荷兰园。日本陆军特务机关
指责澳葡当局保护不周,将澳门封锁起来。澳门因得不到供给
而物价暴升,居民纷纷抢购粮食,一时非常恐慌,澳门政府派
代表与驻守在关闸外面的日军交涉,但被日军拒绝。何贤遂与
高可宁、傅德荫等富商,以澳门“华人代表”的身份前往关闸
与日军代表斡旋。日军本来就没有获得上级授权封锁澳门,此
时正好藉机下台,遂推出日军驻澳机关特务头子黄公杰为代表
与何贤谈判,双方达成协议,日军解除了对澳门的封锁。不久,
澳门葡警又与日军驻澳特务机关代表发生对峙事件。原来黄公
杰在澳门十月初五街东亚酒店长期包了一个房间作办公室,平
日则纠集了一批打手向澳门居民敲诈勒索,无恶不作,连葡警
都不放在眼里。结果黄公杰的打手为争先坐三轮车,殴打了澳
门葡警,引起澳门警察的公愤,立即派员包围了东亚酒店,黄
公杰则调派了数十名特务在酒店内持械拒守,准备与葡警火拼,
双方对峙起来。澳门当时权倾一时的经济局长罗保见势不妙,
想出面解决此事。但黄公杰以他是葡国人,不准进入东亚酒店。
最后葡方没有办法,只好找何贤出面。何贤赶到东亚酒店后,
马上被允许进入酒店展开调解工作,进进出出,向双方表明利
害,平息了一场风波。经过上述两场风波后,何贤便声名远扬,
不但日军视他为“华人代表”,澳门政府与一般市民也都把他
当作真的“华人代表”了。

  抗战胜利后,广东人民要求收回澳门的呼声日高。1945年
10月,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下令进行收回澳门的活动,并于11
月派军队封锁澳门。受此冲击,澳门各行各业都很萧条。何贤
一方面为了稳定澳门经济,一方面为了工人就业,在明知经营
旅业会蚀本的情况下,出资收购了新亚、澳门、国际三家酒店,
独自经营。

  1949年,国民党一些残兵败将逃到澳门,在澳门打家劫舍、
杀人放火,扰乱了澳门正常的社会秩序。当时在澳门市面,有
许多武器流通,何贤决定以高价收购这些枪械,以免被不法之
徒用于破坏社会治安,并将之全部捐给澳门警方,加强保安力
量。

  澳门地方虽小,但较复杂,私人恩怨较多,经常发生冲突。
每当此时,都找到何贤做和事佬。40、50年代,香港有两个知
名教头,一个叫陈克进,一个叫吴公仪,受人挑拨,要进行公
开比武。可是香港禁例又不准举行,便相约到澳门。何贤担心
两败俱伤,设法化解了两派门人的厮杀。1946年,“泰兴娱乐
公司”老板傅老榕被人绑架,危在旦夕,其后人求助于何贤。
经过多次讨价还价,傅终被释放。傅老榕每提起此事,对何贤
的胆识赞叹不已。1961年,何鸿 、霍英东、叶德利、叶汉联合
竞夺澳门赌场经营权,与原业主傅老榕、高可宁两家族矛盾激
化,何贤又被请为“调解人”,双方最终化干戈为玉帛。诸如
此类事数不胜数。何贤除了为澳门群众排忧解难外,1949年后,
又多次化解澳门政治危机,澳门同胞更盛赞何贤为“真正的华
人代表”了。

  何贤还热心慈善事业。除维持镜湖医院的慈善活动外,还
多次向“同善堂”捐助,公供施粥赠药之需。1947年,两广地
区发生严重火灾,在副理事长何贤的主持下,澳门总商会带动
全澳同胞通过多种形式为内地灾民筹募赈款。在他的带动下,
葡萄牙人也大力相助,代理澳门总督还首先捐助3万元。1948年,
何贤把南湾花园的八角亭买下并修缮一新,捐送给中华总商会
附设的阅书报室,并购置了一些图书。50年来,此处成为澳门
规模较大的公众阅书报室。后来,何贤还把卢九花园买来送给
政府,作为澳门居民游览的好地方。故乡番禺县也是让何贤魂
牵梦萦的地方,他经常回乡祭祖,并了解乡亲们有什么困难,
需要哪些帮助,并鼎力相助。1955年1月,青州木屋区大火,2
000多人无家可归,澳门各界成立了“救济青州火灾灾民筹募委
员会”,何贤任会长。他带头捐了55间铁皮屋。

  何贤对澳门的工、青、妇等群众团体开展活动也给予有力
支持。澳门左派工会的福利,很多是何贤出面解决的。他买下
一些房子给工会、妇女会及中华教育会使用或做基金。有的工
人遇到具体困难时,何贤也出面解决。他属下的三间酒店的子
弟读书,都有奖学金,过年、过节都有钱、有物赠送。何贤还
是一个体育迷,历任各团体会长或名誉会长。在50年代,凡有
了体育运动举行,无论奖品及经费,多有何贤捐资。

  在文艺界,何贤为人解忧,慷慨资助,有口皆碑。何贤在
粤剧界很受人们尊敬。何贤喜欢粤曲,闲时还会哼几句。香港
沦陷以后,不少艺人辗转来到澳门,生活无着。在这困难时刻,
何贤先后买下了一间平安戏院和一间国华戏院,自己与班主,
组织粤剧团——“新声剧团”。著名艺员任剑辉、马师曾、白
玉堂和红线女等人都先后得到何贤大力资助。对一些后辈的艺
人,如麦炳荣、凤凰女、潭倩、林家声、吴君丽等也都给予支
持和关心。已故著名电影小生十三哥张瑛,他开创的香港“华
侨电影公司”,也是何贤投资支持的。何贤还支持赞助《澳门
日报》。1958年8月,在以何贤为首的爱国人士的努力下,《澳
门日报》正式出版。《澳门日报》是以“来自澳门同胞,属于
澳门同胞,为了澳门同胞”为宗旨的报纸,坚持爱国主义旗帜,
致力于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宣传改革开放,成为澳门各界人士
的喉舌和澳门重要的文化阵地。

  何贤还一贯热心教育事业。何贤从自己的经历中深深体会
到文化水平低的不便,认识到教育对于社会进步的重要性。因
此,只读过几年私塾的何贤,却是一些中小学及夜校、义学的
董事长或创办人。何贤长期捐助这些学校。1981年,何贤还提
议创立东亚大学(现澳门大学),成为澳门的首所大学。

  何贤爱国爱乡,积极支持家乡的建设,也是有口皆碑的。
1949年11月9日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在香港起义,在何
贤的积极协助下全部器材得以运抵广州。50年代,美国对我国
实施禁运,何贤打破禁运封锁,千方百计为祖国运进不少物资。
在广州,他和港澳知名人士一起大力支持暨南大学复办。他积
极支持广珠公路建设,促进广州和珠江三角洲交通建设的发展。
他还为番禺、佛山、南海、顺德、中山、珠海等地的四化建设
不辞劳苦,积极献计献策,捐款,积极做好穿针引线工作。何
贤不但关心家乡建设,还关心祖国的体育事业,如1956年,我
国为了迎接奥运会,在北京举办全国体育选拔赛事时,何贤积
极支持,组织了篮球队、游泳队,一切费用由何贤赞助。

  二、 中方代言人

  何贤不仅在社会上吃得开,还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
立后,获得毛泽东及周恩来的接见。这和他多次化解澳门的政
治危机的功劳是分不开的。

  1945年8月,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澳门才结束了三年
零八个月的风潮时期,回复正常的生活,不再成为东亚的孤岛。
1945年9月,日本投降不久,国民党派出屈仁则到澳门建立澳门
支部并出任部长。不久之后,国民党港澳工作委员会自香港调
派黄今驹接任,再由李炳石继任,澳门支部的地位便每况愈下
了。因为,后来的两人不但心胸欠阔,还在澳门右派内部画小
圈圈,搞派系,打击异己,令不少右派人士开始离心离德。当
时澳门支部有三位常务委员,除部长外,另外两个常委是当时
的中华总商会会长刘伯盈、与声名逐渐上升的“华人代表”何
贤(中华总商会副会长)。在“枪打出头鸟”的情况下,何贤
在被逐步排挤的情况下,通过镜湖医院值理的关系,与另一个
值理即中共驻澳最高领导人柯麟搭上线路,于1952年秘密投向
中共,成为中共在澳门的最高发言人。由于何贤对国民党在澳
门的人脉掌握得一清二楚,本人又具亲和力,国民党澳门支部
便“大将一去、土崩瓦解”,不少原亲右派人士纷纷随何贤投
向左派,令国民党一时元气大伤。中共在澳门的影响力,也首
次几乎超越了国民党。自此之后,何贤便成为国民党在澳门最
大的敌人,是国民党特务不时想暗杀的对象。何贤生前曾数次
遇刺而大难不死。

  1945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澳葡当局采取了一种
左右逢源、两不偏袒的局外中立的路线。自1949年底到1967年
1月,中共与国民党在澳门都各设有官方或半官方机构。中共以
广东省委设立的“南光贸易公司”(今称南光集团)为最高领
导单位,国民党则在澳门设立中华民国外交特派员公署(后改
称专员公署),并以位于南湾街的国民党澳门支部为最高领导
单位,各自领导亲共或亲台的群众组织,在澳门内部进行各种
形式的斗争。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葡方在新建起的西洋式关闸北方
约十丈处,偷偷地设立了一个岗亭,企图将边界再向北移。19
52年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建国三年了,澳葡当局仍然没有
将岗亭撤回关闸以南。7月25日,驻守岗亭的葡国黑人士兵,与
驻守粤澳边界的我方边防军士兵发生了武装冲突。最先是澳门
黑人士兵向边防军开枪射击,边防军还以颜色,交火之后双方
便互相召集援兵,越打越激烈,足足打了两天之久,各有死伤。
中方除了向澳葡政府发出通知,称葡方不但闯入中国地界,还
首先开火,葡方要负全部责任外,又于8月2日宣布封闭关闸通
道,令依赖中山县提供蔬菜水果粮食供应的澳门,一时便断绝
了生活资料来源。澳葡当局在此强大压力下,很快便告不支,
只好通过何贤等华人领袖与中方沟通。经过20天的僵持与沟通,
葡方接受谈判建议,于8月23日下午5时45分,在澳门华人代表
何贤、马万祺陪同下,由澳门经济局长罗保带着澳门的“道歉
书”,通过关闸到前山与中方谈判。在何贤与马万祺的斡旋下,
中葡双方经过十五轮谈判,除了没登报公开道歉外,其他两项
葡方全部同意,除将岗哨移回关闸南面外,还答应赔偿中方人
民币四万四千三百七十三点三元。这就是著名的“关闸事件”。
在此次武装冲突事件中,由于我方与葡国没有邦交,边防军也
不承认葡方官员的身份,葡方只有通过澳门“华人代表”何贤
与中方沟通。何贤在此事件中,穿梭于关闸两方之间,有时一
天竟三上三落。最后中葡双方获得妥协,何贤的声望遂更高涨,
甚至被一般华人市民尊称为“华人澳督”。

  由于部分葡萄牙人认为澳门于1555年正式开埠,而1955年
正逢四百周年,葡人遂在忽视中国人感情的情况下,于当年3月
开始筹备在该年年底在澳门举行大规模庆祝活动,但是此举遭
到中国人民的抗议。中方不但在澳门亲共报纸上批评澳葡当局,
也趁着即将卸任的香港总督葛量洪以私人性质身份于10月到北
京访问时,表达了中方对澳门四百年纪念这种殖民色彩浓厚的
玩意的不满。当澳葡当局了解到中共高层的意向后,很明智地
以经济困难、花费大量金钱搞庆典不太好的理由,将整个典礼
程序取消,这次开埠四百周年事件遂告结束。事后,港督葛量
洪称赞澳葡当局说:虽然葡萄牙与北京没有外交关系,但我常
常认为澳门政府或者政府中某些人士和中国当局建立的联络方
式或者非正式的接触管道要比我们好。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
澳门政府最高决策机构政务委员会中除澳督及四名官守议员外,
四名非官守议员中,唯一由澳督委任的华人议员(俗称华人代
表)一向由中共全国政协委员、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何贤出任,
以作为与中共当局沟通的桥梁。

  在他亲自经历的大事中,他记忆最深的是发生在1966年的
“一二·三”事件。事情的起因是澳门 仔居民自筹经费修建工
人街坊学校解决子女入学问题,却被澳门当局认为是非法建筑,
并派出葡警拆除。11月15日,前来拆墙的葡警与工人发生冲突,
他们打伤了一批工人,并拘捕了6名工会代表。在事态的进一步
发展中,澳葡政府变本加厉,打伤抗议的群众,并逮捕了现场
采访的记者,局面益发不可收拾。何贤这一次自然也没有闲着。
11月22日,他主持召开澳门各界同胞代表大会,痛斥澳门当局
的种种罪行。11月28日,他更与工商界的巨头们到澳督府请愿。
12月3日,澳门当局竟指使军警向在澳督府门前示威的中国师生
和民众开枪,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一二·三”惨案,有8人死亡,
212人受伤,62人被捕。当时何贤正在大丰银行开会,一听到消
息,立即宣布停会,赶赴医院看望受伤的师生。第二天他又发
表讲话,警告澳葡当局:中国人是不可辱的。澳葡当局必须对
此事负全部责任!次年1月28日,澳葡政府终于“投降”。1月
29日上午,澳督嘉乐庇亲自前往澳门中华总商会,在何贤等13
人面前签署了对澳门人的认罪书。

  1975年1月6日,葡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宣布与台湾
当局中止外交关系,遂使“归还澳门”的谣言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我方并未在同时相对承认葡国革命政府的合法性,反而透
过中共驻澳最高发言人何贤迂回地透露:北京已婉拒了葡国欲
归还澳门予中国的好意,大家应稍安勿躁……。一些港澳观察
家认为,此举是为了怕澳门的不安定引起香港经济的崩溃。不
过还有两个可能:(1)葡国革命政府此时仍由亲苏左派控制,
立场相左,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与葡国建交并非什么急
务。(2)一般来说,我方的立场是,某国必然要先接受一些中
华人民共和国的建交原则,才会与该国建交,并非交还澳门就
了事。

  何贤深深热爱祖国。从40年代到去世,在澳门与大陆关系
上一直起着纽带的作用。他去世后,这一角色由另一华人领袖
马万祺充当。

  三、后继有人

  1983年12月6日,何贤因病在香港去世,享年75岁。12月9
日,何贤遗体在香港公祭仪式结束后运往澳门,在澳门新口岸
码头和广场上,有近万人聚集向归来的何贤致哀,澳葡总督高
斯达亲到码头迎接。当局为何贤举行的祭奠仪式规格极高:各
政府机构下半旗3天;各政府机构停业工作1天,以便各公务员
能够参加仪式向何贤致悼。王光英、马万祺、柯正平、汤秉达、
郑巩、薛寿生、何善衡等知名人士一起为何贤扶柩。中央领导
人叶剑英、李先念、彭真等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发
来致电,慰问亲属,高度赞扬何贤先生的爱国精神和作出的贡
献。他逝世后,澳门人在新口岸区兴建了一个占地12600平方米
的何贤公园,以作纪念。

  何贤一生最佩服周恩来。何贤经常在人前提起周恩来,“
古今中外,这么多国家领导人,这么以国家为重,完全不意气
用事,不管大小事,绝无半点私心,我看就只有他一个。”

  何贤家族在澳门叱咤风云几十年,堪称澳门“第一家族”。
何贤有一个温馨的家庭,先后娶过5位太太,即郭绮文、谭佩贞、
胡燕娇、莫慧珍、陈琼,她们相互之间亲如姐妹。何贤生有六
儿七女。何贤逝世后,其家族代表人物是五子何厚铧,为陈琼
女士所生。何厚铧出生于1955年,曾留学加拿大,获商学士。
他为人谦厚,而年青有为,在澳门威信较高。何厚铧还拥有雄
厚的经济实力。何贤逝世前,他只是一位会计师持牌人。在他
父亲逝世后,他沿着大丰银行常务董事,总经理,银业公会主
席,全国政协委员,澳门立法会副主席及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
会副主任委员等职阶一路上升,成为澳门举足轻重的人物,并
于1999年5月当选为第一任澳门特首。


《大地 》(200002) 第98期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 
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