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01-22
第22期

                       




从《高老庄》解读“贾平凹现象”

  从1978年获全国第一届短篇小说奖的《满月儿》到1984年
获第三届中篇小说奖的《腊月正月》,从1987年获第七届美国
飞马文学奖的《浮躁》到90年代的4部长篇小说《废都》、《白
夜》、《土门》、《高老庄》,20多年来作家贾平凹出版了各
种著作版本达90多种。在图书市场萎缩、发行渠道不畅之时,
贾平凹的作品一直深受读者关注,一版再版。新近由太白文艺
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高老庄》初版20万册,即告售罄,并
发现6个版本的盗版,贾平凹签名售书一天1000本,可见其畅销
程度。这一切构成了名副其实的“贾平凹现象”。

  1月5日上午,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小说选刊》编辑部、
陕西省作家协会、太白文艺出版社联合在京召开了贾平凹新作
《高老庄》研讨会。

  一些知名评论家就《高老庄》创作技巧、艺术特点、语言
风格及贾平凹的思想意识等问题和贾平凹面对面地研讨,解读
《高老庄》,也解读“贾平凹现象”。

  雷达(中国作协创研室副主任):贾平凹的最大特点是最
大限度地回到生活本身,展现出民俗化、民间化和民众化的特
点。这方面由于他来自民间,始终坚持平民视角和平民意识,
另一方面也由于他作为文化保守主义型作家的野史意识。《高
老庄》走出故事性、戏剧性和突发性,而归于日常性和混沌性,
因而使其具有了鲜活性和流动性。

  贾平凹的最大成功就是语言的成就,在他那里,语言本身
成为审美对象。他作品中的方言,鲜活灵动,能粘住人,具有
强大的生命力。

  然而,《高老庄》中也可看出,作者感性丰殷却思想杂乱,
沉湎于民间的东西太多,思想性、深刻性提升不够,因而尽管
《高老庄》昌一部午好的作品,但仍不是他最好的作品。

  白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编审):贾平凹是散文家大于
小说家的一位作者。“氤氲”形容他的作品也许更为恰当,其
风格类似混沌但更具灵性,似行云流水、浑然一体,描写原生
态的生活流,与别的小说大异其趣。

  《高老庄》用的是演绎法而不是概括法。这不仅是小说技
法的变化,更是作者观念的变化,是小说功力老到成熟的表现。
《高老庄》是这一时期成熟和成功的作品。他的写法是当前小
说中的一绝。在《高老庄》中,贾平凹进一步找到了自己。

  肖云儒(陕西文联副主席):对《高老庄》的解读应该放
在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创作链上来进行。从《浮躁》中农民进城,
到《废都》主人公进城后的苦闷,再到《高老庄》主人公返回
高老庄而又急切要离开高老庄,我们读到了痛苦追寻中的贾平
凹。他积极寻找、不断完善自我,但内心的平静没有了,再也
看不到他作品中往日恬静的月亮、石头和水。

  从主题开掘上看,《废都》揭示文化崩溃,在《高老庄》
中则可见文化建构的端倪。可以说,异质文化的冲突、融合构
成了他长篇小说主题的合奏。由此读解贾平凹,在早期的恬静
感中,其文化内涵是交汇的。贾平凹进入西安后,字体由灵性
变为拙朴,其长篇小说链则展现出社会文化冲突中传统人文知
识分子的惶惑。

  阎纲(文艺评论家):陕西土话堂而皇之地进了文学殿堂,
是贾平凹语言成就之一,由此也可看出他确确实实是位大作家。
小说的一切写法、技巧和思想都在语言当中体现。地球上人多
如蚂蚁,他们“忙什么,为什么忙”,这也是贾平凹的痛苦。
从喜悦到伤感、到悲观、到悲愤,如何解释这个问题,是他的
痛苦也是所有智慧者的痛苦。《高老庄》表现了一种新的写法、
新的台阶,但还不是贾平凹的封顶之作。其中如虚实结合的问
题,还需要更进一步地自然、巧妙、融为一体,而不能是两张
皮,仅作一些形式上的穿插。否则会写实失之太实,写虚失之
太虚。

  戴锦华(北京大学教授):《高老庄》有太多点可以进入
评论家的视野,并可用一系列的矛盾对立来表达。我不认为《
高老庄》达到了新的高度和辉煌,但可以从中得到文化解读的
多信息。从20年改革开放来谈一个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我们
可以把《高老庄》放在20年中来看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流浪。
他的作品每一次都是男性主人公出走,人物越来越不可爱,从
80年代至今,最终成为无处可逃的逃亡的男性知识分子,已没
有任何方案可以选择,没有任何社会图景可以向往。《高老庄》
展示的究竟是传统中国还是当代中国?是死灭或获救?小说的
封面也颇有意思,从围墙望出去的是不真实的现代城市的图景。
可以说,《高老庄》代表的是死文化而非鲜活的、现代的文化。
在《高老庄》中,贾平凹表现出比《废都》大得多的勇气。

  孟繁华(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1998年文坛
平静。《故乡面与花朵》、《尘埃落定》、《高老庄》等表现
出多元文化格局的形成。之所以说《高老庄》是1998年文坛大
事,在于小说观念的变化和作者对小说的理解。他试图整体概
括东方文化特征,这是《高老庄》的重要意义。面对今日中国
的现状,贾平凹更从容地揭示出是什么决定今天民间的生活,
从而深入揭示了民间的复杂性。

  (摘自1999年1月16日《中国文化报》作者:徐涟)

《网络文摘 》 第22期

    上一篇 下一篇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