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03-05
第27期

                       




质疑春节联欢晚会
这一张旧船票,还想登上我的客船?

  中央电视台兔年春节晚会已经落下大幕,晚会的成功与遗
憾又成为人们新年议论的话题之一。

  今年的春节晚会有她的闪光点,看得出导演尽了最大努力,
但坦率地说,如今的春节晚会,似乎已经成了一座远离都市的
豪华别墅,虽规模宏大,外表既神秘又漂亮,但内部装饰极为
一般,没有绝活。进去驻足的人不会有过目难忘的心境。

  缘何不给“阎肃们”放假?

  春节晚会最先出场的是被尊称为“策划”的一帮人。今年
央视春节晚会虽说有5位导演杀到阵前,但他们还是没让策划们
放假。

  80年代春节晚会有“策划铁三角”之说,即中国广播说唱
团的赵连甲,铁道兵文工团的焦乃积,空军政治部文工团的阎
肃。当时可谓“铁三角”一出,谁与争锋!到了90年代末,赵
连甲、焦乃积早淡出春节晚会,唯独阎肃先生宝刀未老。今年,
阎肃率年轻的策划徐小帆、王群等人没日没夜地忙乎了几个月,
吃尽了苦头。然而,今年的晚会,唱歌的无非还是伴舞伴锣鼓,
说相声的无非还是没有锋芒的吆喝状,主持人无非还是照本宣
科,开头结尾捣糨糊。

  “阎肃们”那几路拳脚也早已形成了套路,不让“阎肃们
”放假,是剧组的失策。

  是激动得忘了笑还是压根就不想笑?

  春节晚会的“老兵”赵本山与记者就春节晚会成败得失进
行交谈时尖锐地指出,春节晚会最大的败笔是假唱假笑假掌声。

  今年春节晚会,歌唱演员都真唱,但假笑假掌声问题依旧。
春节晚会的现场观众来自四面八方,围圆桌而坐的是嘉宾,坐
观众席上的就是普通观众。在晚会现场,无论是嘉宾或是普通
观众,在演出开始前都被告之要拼命鼓掌、大声地笑。

  在北京,要搞一张春节晚会现场的入场券比登天还难。有
幸入内,就等于让全国人民在除夕之夜齐刷刷地看你一回!这
种幸福,应倍加珍惜开心大笑才对!

  然而,现场的很多观众总是高兴不起来。不知这些凡夫俗
子是过于激动不知怎么笑了,还是觉得节目没劲笑不起来……

  现场的这部分观众情绪调动不起来,摄像就把镜头对准那
些会笑的观众。又让人看不懂了:这些似笑非笑的人哪来的?!
一年就这么一台举国关注的晚会,干嘛总是靳羽西、张宝胜、
黄阿原这些“老面孔”晃来晃去?

  晚会为何操起“机械化作业”?

  如今的春节晚会强调时间的精确性,每个节目精确到演几
分几秒。说是为了演到零点正好敲钟,实际上是腾出时间让更
多的演员出场。结果是扼杀了演员的即兴创作,演员的表演有
很浓的“机械化作业”色彩,喜剧节目的“包袱”是人造的,
随之而来的掌声也是预制的。

  过去的春节晚会,演员即兴表演的例子不胜枚举。如1983
年春节晚会,姜昆、李文华连说了《走错这一步》、《对口词》
、《战士之歌》3段相声,还欲罢不能;李谷一唱了4首歌,观
众仍是掌声不止,她不得不加唱了《知音》、《乡恋》。

  今年的晚会,一人多演的局面彻底消失了,晚会现场就只
有到处抛彩纸、放气球的招儿,可惜了!

  独唱咋都成了“群”唱?

  春节晚会1991年出现了“联唱”的形式,把几首歌串在一
块儿唱。到了1995年,花样又翻新,出现了“歌组合”,就是
把一首歌切开了唱。1998年春节晚会,“联唱”、“歌组合”
的形式换了一种包装,叫“流行风”。今年晚会又变成了“金
曲回顾”,实则还是旧瓶装陈酒。

  能上春节晚会的歌星,虽是独唱能手,但由于没有新歌,
又为在晚会上露露面,便宁愿被塞到“联唱”阵营,结果晚会
的独唱节目就让老百姓原本寄予厚望的大腕歌星给弄黄了。

  今年春节晚会有20多个声乐节目,内地独唱节目就只有“
新面孔”李琼一人演唱的《山路十八弯》。大腕歌星全被弄去
唱合唱,观众看他们在台上晃来晃去,唱着老掉牙的旧曲,无
疑会萌生那种买了旧船票上船的感觉,怎不让人扫兴?

  为何不让赵、倪清静一年?

  今年的春节晚会上忙中出错,《春天的钟》唱完,离敲钟
居然还有30多秒钟时间。当时,赵忠祥在镜头前虽然没有惊慌
失措,但由于准备不足,几乎无话可说。待导演把镜头切换到
大钟下,画面上出现4位小朋友和倪萍时,赵忠祥这才找到话茬,
介绍这几位小朋友。谁知赵忠祥介绍到最后一位时竟想不起他
从何而来,只是说“那个胖胖的小男孩”。令不少观众也跟着
出一身冷汗。

  初为人母的倪萍的表现也今不如昨:口齿不再伶俐,身姿
不再灵秀,笑容不再自然、亲切,不时出错,念白明显底气不
足。

  引导这台亿万观众欢腾雀跃的大戏的赵老师已笑不动了,
为什么还要勉为其难?倪萍这是第9次主持春节晚会,也明显地
出现力不从心之态,为什么就不能让她清静一年?还有周涛、
朱军,正在步赵老师四平八稳之后尘,明显地缺乏个性、朝气
与幽默。

  今年推出了几张“新面孔”?

  春节晚会推出“新面孔”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今年春
节晚会上严格地讲推出了三位新人,他们是唱歌的李琼,说相
声的奇志、大兵。其中奇志年近半百,艺龄也长,能杀进春节
晚会,颇有些大器晚成的悲壮。

  春节晚会进入彩排关键阶段,有关奇志、大兵的传闻比比
皆是,说什么的都有。气得两位势单力薄的相声演员有时不得
不闭门不出,他们在春节晚会上说的段子《白吃》完整说下来
得15分钟,但除夕演出时只让说了5分钟。

  相声《回眸望九》里除了姜昆是“老面孔”外,其余八九
位演员在春节晚会上都是“新面孔”。这个节目腊月二十二被
枪毙,公开的说法是“题材过于凝重”。但传闻还有一说,拿
掉这个12分钟的相声,可力保好几首歌曲。毕竟这个节目“新
面孔”多,容易对付嘛。

  细想一下,晚会中的金曲回顾之一、之二,占了20多分钟,
把这个大腕唱老歌的节目压缩甚至拿掉又有什么不行呢?

  小品缘何没能出大彩?

  兔年春节晚会剧组有一个成功之处就是非常成功地把小品
演员紧紧地团结起来了,几乎没有一个小品大腕“漏网”。

  《将心比心》、《真情三十秒》、《昨天、今天、明天》
是较好的作品。相比之下,《老将出马》情节有些牵强,赵丽
蓉、巩汉林、金珠三人的戏分布不科学。最让人提不起精神的
当属《减肥变奏曲》,让“肥姐”沈殿霞吃力地满地打滚,总
觉得像是演杂耍,格调不高。

  8个小品占了晚会节目的1/5。导演们把观众微笑的希望几
乎全押在了小品上,希望出个大彩,然而这个愿望没有或者说
是没能很好的实现。问题出在哪儿?记者认为,都是先定演员
后写作品害的!

  为何不请内地观众最想见的港台明星?

  每年春节晚会都少不了邀请港台演员,今年的晚会,来了
任贤齐、梅艳芳、曾志伟、沈殿霞等人。但他们是内地观众眼
下最希望见到的港台演员吗?

  北京电视台请到了成龙在该台春节晚会上献演节目。他先
是和几十位操练武功的孩子同台。他唱歌,孩子们习武,场面
很好看,观众掌声雷动。成龙于是用幽默的话语答谢观众,肺
腑之言真真切切。看完这个节目,我就想,中央电视台为什么
就请不来成龙呢?

  看梅艳芳在《床前明月光》中舞动水袖,扭来绕去的样子,
怪吓人的。加之灯光灰暗,阴气森森,不知道导演安排这样的
节目有什么寓意?!

  节目品种为啥没有新名堂?

  今年春节晚会,节目品种呈现严重匮乏的局面,除了歌舞、
相声、小品、杂技之外,没什么新名堂。而往年春节晚会中曾
有过的许多艺术表现形式都不复存在了,比如说哑剧、口技、
快板书、评书、气功表演等。

  今年春节晚会的导演思路明显狭窄,没有设计出人意料的
节目,整台晚会几乎没有起伏。

  今年春节晚会本来遇到了良好的机遇。央视播出的电视连
续剧《雍正王朝》以及各地方台争相播出的《还珠格格》,是
节前全国电视观众的收视大热点。春节剧组本应抓住这个机遇,
为“雍正”、“小燕子”等人设计一个节目,没准儿就会成为
今年晚会的“神来之笔”。

  也许春节剧组也曾有过这个创意,最终缘于设计不出节目
而作罢。倘若这样,那就是更大的遗憾了。

  大场面缘何出不了轰动效应?

  春节晚会在走过的17年中,其自身的发展也呈现出求新、
求精、求变的特征。但不可否认的是,春节晚会在求新求变中,
一味追求大场面,反倒走入了误区。其实,对观众来说,场面
的大小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每个节目的质量如何?1987年以
前的晚会,是在央视老台600平方米的演播室里进行的,不照样
创造了奇迹,创造了一种新的年俗,新的文化模式。1987年至
1997年,春节晚会移至1000平方米演播厅,地方大了,轰动效
应倒减弱了。1998年春节晚会又挪到1600平方米的新演播厅。
今年晚会则是在新扩建的2000平方米的演播厅里进行的。加之
高科技频频运用到晚会中,把晚会包装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但晚会的创意,作品的创作却停留在僵化的、陈旧的、传统的
甚至是封闭的状态中,出不了精品也就不足为怪了。

  北京著名学者张凤铸多年来一直从事电视艺术研究。他认
为春节晚会办得落后于广大观众的要求,主要是存在晚会形式
老化,格局模式化。老演员名不副实,停滞不前。编创队伍缺
乏更新,在小圈圈里打转转以及策划人形成了思维定势,难以
超越等弊端。

  春节晚会终究是有开头而难有结尾的故事。总说观众是“
上帝”,有感而发,想必春节晚会剧组诸位不会装听不见吧!

  (摘自1999年6月26日《羊城晚报·新闻周刊》)

《网络文摘 》 第27期

    下一篇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