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社会百态
生活时尚
情感话廊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抹不去的美丽——杨丽坤鲜为人知的故事



        杨丽坤这个名字与观众久违了,当它再度出现报端,却是在一则讣告中。曾有多少人,为这个一代影迷心中的偶像早早离开演艺界而惋惜,为她多舛的命运而悲叹。今天,当她不满花甲就已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回忆起她主演的《阿诗玛》和《五朵金花》,人们才知心中那美好的记忆是永久的,再也不会抹去。然而,她离开舞台、离开银幕后的生活,对观众却是一段长长的空白……

        
        遭遇迫害

        1958年拍摄《五朵金花》,1964年拍摄《阿诗玛》后,杨丽坤在全国赢得了巨大的声誉,她在艺术上不断地走向成熟。但是,正处于艺术黄金期的时候,1966年,她遭遇了“文革”,不幸就这样开始了。

        当时,杨丽坤在云南省歌舞团任独舞演员,“文革”开始不久,她就被作为“修正主义苗子”进行批评。“文斗”不算,还有“武斗”,有人把她塞进不能站立的舞台底下关押,并遭受毒打。因怒骂江青,她还被打成反革命。在遭受种种迫害之后,她终于精神失常。然而,迫害者说对反革命分子不能施“仁政”,并称她装病,不让治疗。最终,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她才获得看病的权利。但由于延误了治疗时机,她的病已不可能根治,使得她以后的生活,常在痛苦之中度过。

        可庆幸的是,她活了下来。没有像跳进荷花池以示清白的《阿诗玛》编剧李广田那样,早早地结束生命。经历过那样迫害的人,能够活下来,就是一种胜利。

        
        恋爱婚姻

        唐凤楼是杨丽坤的丈夫,他与杨丽坤的故事是许多人不知道的。

        唐凤楼1966年从上海外语学院毕业,1970年被调到广东,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他在凡口铅锌矿当了一名工人。他与身在云南的杨丽坤原本没有一点关系,是他的一位朋友,将他与杨丽坤联系在一起。

        这位朋友来自云南,也在矿上干活,两人因都喜爱写文章,所以很是谈得来。这位朋友的父亲当时是云南省公安厅的领导,而杨丽坤的大姐夫则是云南一个地区公安局的负责人,两人关系甚好,故朋友对杨丽坤的情况就十分熟悉。朋友有意将杨丽坤介绍给唐凤楼,而杨丽坤的遭遇在唐凤楼的心中也激起了涟漪。

        杨家有11个孩子,“金花”共有五朵,且个个漂亮。杨丽坤排行第九,下有弟妹。为了杨丽坤的亲事,首先出动的是她的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她们分别到广东看望了唐凤楼,在得到姐妹们的认可之后,杨丽坤才在二姐的陪同下到广东与唐凤楼会面,互相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这是1972年。之后,杨丽坤去了大姐家养病,身体状况有了明显好转,她与唐凤楼书信往来,了解日增。

        说起结婚的事,唐凤楼告诉记者,他还利用职务之便,干了违反纪律的事。当时,他当了矿上一个连的干事,保管着连里的图章。为了不让人们知道他与杨丽坤的婚事,他偷偷写了介绍信,而且将杨丽坤也写成是矿上的人,擅自将大印盖上。两人拿着私开的介绍信,去了所在的董塘人民公社登记结婚。办理登记的老伯,并不认识杨丽坤,这事就很顺利地办了。婚礼是在唐凤楼的家乡上海举行的,然后是分居两地。不久,他们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生活就这样平静地过着。

        1978年,陈荒煤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阿诗玛你在哪里》一文,杨丽坤再次被人们记起,并很快落实了政策。同年,她从云南被调进上影厂。两年之后,唐凤楼也从广东调回上海。唐凤楼说:“快30年了,我们的婚姻能够维持至今,完全是因为杨丽坤人好。”“体贴、宽厚、善良,通情达理”,这是唐凤楼对妻子的评价。

        向往艺术

        杨丽坤对艺术有着很高的悟性,她爱听古典乐曲,爱读文学作品。她对重新走上舞台,一直有着强烈的向往。七十年代末期,她曾练习跳绳,藉以锻炼身体。但长期的药物治疗,已使她无望再回到过去。唐凤楼说,她每次看电视时间都不长,因为看到别人在舞台上表演,心中会很难过。

        杨丽坤患的是心因性精神抑郁症,发病时有幻觉,常觉脑中有两种声音在吵架。她原是舞蹈演员,身体很好,但大量精神药物的服用,损害了她的健康。1997年大年夜,她因脑溢血被送进医院抢救,直到年初五才苏醒过来。1998年,因同样的病再次入院,出院后走路不便。去年,因脑梗塞,又住院治疗,此后出现语言障碍。这次,她再次病发,不及抢救,就匆匆离去……

        她是一个艺术家,然而可惜的是,她的艺术生涯过于短暂,她留给我们的作品也不多,但仅这些作品,就足以让人对她久久不能忘怀。

    (摘自2000年07月25日《新民晚报》,作者:项 玮)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