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谨以此文纪念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36周年,纪念为
    研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氢弹默默工作的人们……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幕后


  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的青海省,地势高峻,空气稀薄,海拔
在3000米以上,在其省会西宁市西北方向有一个海晏县,4
0年前那里极其的贫穷落后,人烟稀少,几乎没有工业生产,没
有工业品,长年吃的是青稞面、蚕豆面、土豆。

  1959年初开始,在海晏县一片大草原上,极其保密地从
全国各地先后调集了一大批人员,在那里悄然建起一座核武器科
研基地(始称221厂,后称九院即第九研究院)。在不到6年
的时间里,发扬自力更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计名利、艰
苦奋斗的精神,于1964年10月16日做出了让世界震惊的
事业——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

  基地从全国各地抽调人员

  1959年科研基地筹建初期,从全国各地调集了大批人员
,中科院、各大学许多有关专家、学者、科研技术工程人员被抽
调,一些大学毕业生直接分入基地,还有从部队复员转业的官兵
,东北、山东、上海等地四至八级的技术工人。从1959年到
1963年,他们陆续到了海晏县的金银滩。世界知名的物理学
家以及从美国回国的博士、硕士等也先后调到了那里。筹建初期
,条件有限,家属不能随行。

  1959年2月的一天,组织找我谈话,我由公安部调往当
时的二机部九局,以后去了地处海晏县的221厂。

  1959年3月从东北本溪一次就调集了200名四级以上
的技术工人。当时兰州到西宁的铁路还没有修筑,不少河南支边
青年和军工已到了西宁,吃住都很困难,不能再增加人了,就只
得在兰州等待。被抽调人员们都住在七里河兰州工程局三公司的
临时工棚里,睡地铺通铺,非常拥挤;伙食也差,再加上这些技
术工人从没离开过家和亲人,现在一下子调到大西北,都很想家
。那时就组织大家每天学习两小时时事,还组织大家到三公司工
地去参加建筑义务劳动,到五泉山背树苗,到黄河北的白塔山上
去植树,往返好几十里路,全都是步行。

  4月中旬才到了西宁,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星期。刚开始大家
吃了青稞面馒头,都胀肚,不舒服。当时第二机械工业部宋任穷
部长和刘杰副部长也在西宁,在青海剧场向刚调到西宁工作的职
工,作了一次报告,主要是号召大家要艰苦奋斗,建设祖国,安
心在西北工作。后由筹建处把工人分到西宁的一些工厂培训。

  那时,西宁办事处小楼刚盖好,从那里去海晏到221厂还
有一段路程,因筹建初期管理比较乱,没有规章制度,条件很差
,筹建处没有什么汽车,也没有交通运输部门,更别说开班车了
。当时只有三公司有交运科。想去221厂,必须搭车。见到汽
车就拦住和司机商量,司机同意才能上车。有时在西宁办事处小
楼门口等车,一天不吃饭、不喝水,干等一天也等不来一辆车。

  我们几个由公安部调来的同志第一次去221厂就是这样,
第一天没等来车,傍晚仍回到西山湾省人事局招待所住宿,第二
天一早饿着肚子,又走到小楼门口去等汽车,一直等到下午四点
多钟,总算等到一辆汽车,和司机商量后,总算同意让上车了。
但汽车开到海晏县县委门口就停下了,那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
司机说汽车不开了,要我们下车。

  “我们要到二工区和四工区去,能不能请你把我们送去。”
我们一看这情形,有些着急。司机说:“二工区在马皮寺,四工
区在羊场,二工区路很远,我不能送你们去。”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不熟悉,天快黑了,怎么办?”司机
说:“这里是指挥部(是三公司的),你们去找领导吧!”我下
车到海晏县委院子里去打听,找到三公司的副经理、指挥部的总
指挥闫振玉同志,向他说明情况,要求把我们送到二工区去。闫
振玉同意了。到马皮寺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

  马皮寺是一个喇嘛庙,原来有一个活佛和一些喇嘛,旁边是
一个藏民的村庄,有些土房子,马皮寺在藏族地区政教合一,相
当于县级机构。解放后在马皮寺以北1公里处设立了区政府,建
了十来间土房子,区政府旁边有一个百货食品商店,1959年
2月西藏达赖喇嘛叛乱时,马皮寺也是一个叛乱据点,平叛后把
活佛、喇嘛及藏民全都迁走了。

  当时海晏县只有6000多人,自然条件很差,没有工业,
农业只生产青稞、土豆,只能养活他们自身,畜牧业也没有很好
发展。221厂开始建设时一下子就去了三、四千人,这些人的
粮食、副食品和生活日用品全靠海晏县供应,它根本没有能力承
担,而当时又是三年困难时期,全国各地的物资供应都很紧张,
没有供应渠道,物资没有来源。221厂职工的生活条件因此也
特别艰苦,干部粮食定量每月23斤,副食品什么也没有;建筑
材料还什么都没有运到,连一块砖一片瓦也没有,住的是藏民的
土房和帐篷。真是头顶蓝天,脚踏草地。交通运输很困难,粮食
、烧煤、副食、日用品等等一切物资都没有运到。

  而供应的粮食全是海晏县粮库里放了多年变了味的黑高粱面
、谷子面、蚕豆面和青稞面,而且库房里的老鼠多,数量不足,
有的粮食被老鼠吃得剩半袋了,也按一袋50斤发下来。食油定
量虽说每人每月二钱菜籽油,实际平时职工一滴油都吃不到,全
是盐水煮菜,供应的油都给拉粮拉煤的汽车司机和食堂的炊事员
、管理人员吃掉了。甚至有时连盐都没有。

  在艰苦的环境中上马

  开始几年,基地主要是靠小电厂(1500KW)发电,但
小电厂经常发生故障,部件坏了没有备件,循环水管一冻就无法
发电,一停就是一个冬天,一个春天。草原高寒缺氧,食堂没有
鼓风机就无法做饭,所以经常把面发给职工自己做饭。没有家属
随行,大家都是单身,没有锅灶,又买不到,只好用洗脸洗脚的
磁盆当锅,用石头架起来,拣点柴草自己做饭;冬天没有水,自
己用镐头到河里去敲冰块,用铁桶把冰块挑回后用柴火烧,把冰
融化后洗脸做饭;没有菜,有时拔点灰菜,捡点蘑菇清水煮着吃
,有时到草地里去找点儿野韭菜,切碎后用盐一拌就是菜。尽管
基地已发出通知,不准吃旱獭,有些职工还是冒着得鼠疫的危险
去打旱獭煮着吃。食堂里吃一次清水煮湟鱼,就是改善生活了。

  由于生活艰苦,缺乏营养,有90%以上的人都浮肿,指甲
盖中心凹进去。虽然生活这样艰苦,但干部还要参加义务劳动,
如挖两米多深的自来水管沟、修路,步行到团宝山上去割荆条,
割好后每人背几十斤到各自的驻地,盖土房用,当时把这叫做就
地取材。

  记得1962年3月,“五一”节那天下着雨夹雪,我们由
14号楼搬到了二厂区204工号住宿、办公,当时二厂区的2
01、202、203、204工号刚建起房屋架子,内外都没
有装修粉刷,砖墙和水泥都没有干,非常潮湿,所有的门窗都没
有安装,到处漏风,只得捡些油毡纸把门窗钉上,地上还到处在
挖管沟,高低不平,放一张床都没有一块平地,吃饭是在三工区
一队食堂搭伙,主食是蚕豆面窝窝头和青稞面馒头,没有副食。
这里离总厂有4公里路,到总厂办事来回都是步行,没有汽车,
电话也还没有安装。

  1962年10月,中央政治局北戴河会议要求原子能事业
加快发展速度,为原子能事业开绿灯。当时的九局局长李觉同志
要求221厂早日投入科研生产,主要是化工厂和六厂实验场地
,要求化工厂早日提供药柱,六厂实验场地早日进行炸轰试验。
在11月底,201车间和203车间的安装工程全部完成,锅
炉房已向车间供上了蒸汽,科研生产条件已基本具备。

  在12月15日晚上8点多钟,北京工业学院毕业的几个技
术员在201车间内用手提的不锈钢溶化桶溶化炸药,一会儿溶
化好了,达到温度要求,就拿到钢平台上朝放好的模具内浇铸了
三块药柱,那时候的科研生产设备也很简陋。过了两天,六厂派
汽车到化工厂把炸药药柱取去了。12月20日上午10点多钟
,在608工号实验场地打响了第一炮。这虽然是象征性的一发
小炮,但却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它开创了221厂新局面,揭开
了中国核武器科研生产的序幕。

  严格的保密制度

  中国核武器研究事业一开始就受到中央高层的重视与关怀,
九院的事业一直受到总理周恩来的亲自指导,一切重大问题都由
周总理亲自决策,经常得到周总理的指示,他指出九院的事业是
中国人民和世界革命人民利益的所在,使从事九院事业的全体人
员深受鼓舞,意识到自己担负任务的艰巨和光荣。周总理对科研
工作的指示以及在试验中要“周到细致”,“准确及时”,“严
肃认真,一丝不苟,安全可靠,万无一失”等指示,以及毛泽东
主席“要大力协同,做好这件工作”等指示当时成为九院事业成
功的指南和保证。

  九院的工作由于其特殊性,尤其是在50年代末60年代那
种政治环境下,保密是绝对必须的。那时人员调入的政治审查是
按照中央公安部和国防工委制定的一类保密单位人员政治条件审
查的,是最高的政审条件,要求做到人人有材料,个个有旁证,
因此那时的外调任务很重。

  一调入九院工作,首先进行的是保卫保密教育,五、六十年
代的人的组织纪律性也很强,很多人在九院工作10多年了,家
里面的亲人及朋友都不知其工作单位的性质,只知道是保密单位
,邮政地址是XXX信箱。象九院原副院长、世界知名的物理学
家王淦昌及原九院院长邓稼先调来时都只跟家里人说“调到保密
单位”,其他的什么也不讲。等家里知道都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
,并且都是由于其他原因才知道的。

  核武器科研工作中的保卫保密工作是很具体、细致、周密的
,必须围绕科研生产了解掌握详细情况,及时发现问题,及时排
除各种不安全因素,以防止各种事故发生。每次大型实验的安全
保卫保密工作都由专人负责,事先要和有关部门联系,审查选择
有关人员。在正式实验前进行模拟预演,实验前一天和产品装配
车间联系好,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召集有关人员开会,提出安全
保密要求,注意事项,检修车辆,规定车速、车距。

  在正式实验时,有关人员及车辆到总装车间,将产品吊装到
产品车上,这期间要注意保温、防震,安全地运往实验场地。车
队的顺序是:最前面是嘎斯69车开路,吊车排在第二,第三辆
是产品车,第四辆是解放卡车(运吊具、保温),最后是嘎斯6
9车押路。车速因开始时是土路,道路不平一般规定每小时不超
过15公里,后面道路好走了,可加速到20公里。车距一般规
定为50米。

  产品运到实验场地后,吊进保温工房产品支架上,有关部门
就要组织干部白天黑夜值班,从不断人。记得一次在610工号
做596L—65炮实验,27日晚上保卫处的几个干部带领警
卫团一个班的战士在610工号值夜班,因为保密关系,警卫团
的战士不能到停放产品的保温工房和610工号里去,就安排他
们在612机修工号睡觉,有情况才叫他们起来。我们保卫处的
几个人在保温工房通宵值班、巡逻。因前两天刚下过一场雪,天
气很冷,站在保温工房外面,又冷又饿,那时值夜班是没有夜餐
的。大家头上戴了皮帽子,身上穿了羊皮袄、棉裤、大头鞋,却
仍冻得全身麻木,一点儿热气都没有,就像身上没穿衣服似的,
膝盖都打不了弯。下半夜,610工号的铁丝网外面的狼在不断
地嚎叫。第二天大家仍然在保温工房值班,两天一夜没有睡觉。

  在打炮实验时,由于596L—65炮有热核(氢)材料,
飞片打的很远,飞出了以碉堡为中心的半径500M的防护沟,
顿时610工号周围一公里左右的草都被飞出去的弹片烧着了,
草原成了一片火海,交运处出动几十辆解放卡车,把全厂的人送
到六厂区去救火,那时的救火设备也很简陋,经过2个多小时才
把火扑灭。

  在实验过程中,610工号碉堡内,由于596L—65炮
的药量大,实验时碉堡有震动,做完试验以后要出来时,碉堡铁
门被震动后打不开,来接碉堡内人的大轿车开到工号门口,大家
费了好大劲才把铁门打开,在碉堡里的人都穿了白大褂,外面还
穿了一件塑料雨衣,戴了花瓣口罩,头上还戴了一个尖顶的塑料
面具,只有眼睛处有两个洞,能看见东西。我们出碉堡后就往汽
车里钻,因刚打过炮,有8号材料的粉尘降落,为防止污染,全
体人员上车后,汽车把我们拉到代号为623的临时洗消站,进
行剂量检查和洗消。这次实验是成功的,取得了所有的数据,为
出场到新疆基地进行热实验打下了基础,创造了成功的条件。

  第一次核实验完成了!

  代号为“596”的第一颗原子弹试验前,为保证试验的顺
利,做好原子弹试验的保卫保密工作,由解放军总政治部、国防
科委、公安部三家抽调干部组成了21号任务保卫保密小组,在
国防科委办公楼办公。

  保卫保密小组组长是总政保卫部部长蔡顺礼中将,副组长有
史进前少将(总政保卫部副部长)、程诚(公安部四局局长)、
郝苏大校(总政保卫部付部长)。办公室主任由郝苏兼任,下设
三个组:一是人员政审组;二是保密组;三是安全警卫运输组。
小组人员要对参试人员进行政治审查,要经常到各军、兵种去检
查了解参加试验人员的政治思想情况,保密范围的控制和对参试
人员的保密教育情况,进场参试的物资准备情况,物资包装防震
和运输过程中的安全警卫措施,何日起程进场,在哪个火车站装
车,伪装保密措施如何,各单位装车出发时,我们都到现场去检
查了解情况。

  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时,整个厂区的保卫保密工作是由郝苏负
责指挥的,“596”产品的运输情况是这样的:从221厂分
解包装由火车专列运到乌鲁木齐火车站,在深夜用产品车从火车
站运输到乌鲁木齐飞机场,再由经过改装的伊尔--12飞机从
乌鲁木齐机场空运到开屏机场,在开屏机场把产品从伊尔--1
2飞机上卸下来,再装到直升飞机上,由直升飞机运到靶心——
701铁塔下。在铁塔下的半地下室装配车间总装成整球,再用
卷扬机把产品吊到铁塔上。

  为保证产品中转运输的安全,还从兰州军区选调来一个排的
战士,搬运装产品部件的箱子。为做到轻抬轻放,战士们曾用木
箱装上石头,进行模拟搬运试验,在摄氏40多度的高温下进行
训练。

  在正式试验时,所有参观试验的人都集中在离爆心65公里
外的白云岗,“0”前三分钟,背向爆心,“0”后几十秒钟,
就可以转过来看。我看到空中升起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第一次
核试验胜利完成。

  (摘自2000年11月《华声月报》,作者:胡金)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