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偷渡路上的三个女人
        

      为了孩子为了发财为了追求虚荣

        各不相同的缘由一样可悲的下场

        当前,境内外黑社会组织操纵大陆女青年偷渡到港澳卖淫的活动十分猖獗,他们偷渡的方式大多是从沿海港口搭乘船只,不法分子主要从珠江三角洲一带的娱乐场所物色人选,或以介绍工作为名,到内地偏远山区、村庄哄骗女青年到港澳从事不良职业,有的甚至还被黑社会安排到新、马、泰等国从事不良职业。

        据法制日报消息,在深圳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的案卷里反映出,偷渡集团为了榨取高额利润,总是在偷渡过程中对偷渡者加以种种迫害。尽管这样,偷渡者们还是义无反顾撞向国门,尤其是在偷渡过程中最容易受伤害的女人,也“前仆后继”而来。女人偷渡为了什么?迷人的钞票?还是优越的生活?……

        阿青:福建人

        档案:偷渡被遣返,亲生孩子被迫送人

        阿青父母务农,家有8姐妹,家里生活相当困难。让阿青觉得最难受的是,自己长到24岁了,还从没给村里的男孩瞟过一眼,哪个小伙子有胆量敢承受“娶一带九”的重任?于是她去了广东东莞打工。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在打工的日子里阿青终于尝到爱情的甜蜜,跟一个湖南小伙子好上了。一年后,两人私下结婚并有一个小男孩。可是好景不长,小孩刚满一岁时,阿青的丈夫就在一次车祸中去世,留下无依无助的母子。遭受命运重重折磨的阿青,心彻底死了,她发誓就是死也一定要让小孩以后过上好日子,于是抱上小孩无怨无悔地走上了偷渡的道路。

        阿青偷渡到了香港,可日子却不好过。阿青试过半夜三更到菜市场为人家做搬运,但由于小孩的啼哭引来人们的注意,她于是无法干下去了;她也曾试过为人家当保姆,可当人家见到她背一个小孩时,谁都害怕,不敢接受。阿青痛苦万分,先是乞讨,住公园、住桥下,但好几次差点被警察抓住。最后,阿青不得不忍辱去路边“接客”,用自己卖身的钱向一位同乡的阿姨租了一间仅10平方米的小房,这样,总算为自己和小孩找了一个安身之处,也让小孩第一次尝到牛奶的味道。

        有一天,阿青与一位男子在家里交易,警察来查房。危急中阿青赶紧把小孩装进旅行袋,用奶嘴塞住小孩的嘴,放在床铺下。当阿青被警察抓走时,她机灵地用家乡话向租屋婆讲述小孩在屋里求她收留,不要供出来,好心的阿姨答应了。

        阿青后来被遣返回内地。在边检审讯室里,当民警问她以后的生活怎么过时,阿青苦笑着回答“不去想”,她现在最想的就是小孩,自己的骨肉在他乡还好吗?小孩以后长大了会不会记住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的?

        阿雪:湖南人

        档案:偷渡途中被轮奸,上岸后又被丈夫遗弃

        阿雪与丈夫结婚后来广州开店,3年间赚得盆满钵满,但两人不满足,总想寻找更大的赚钱途径,听说在香港一个扫地的月收入都有几千元,于是夫妻俩卖了店,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坐小木船偷渡,全部费用30万。

        船到海中央,那位平常亲如兄弟的“朋友”,一改面目,兽性大发,与其他3名船佬一起,当着阿雪丈夫的面,将阿雪轮奸了。当时阿雪与丈夫都被吓呆了,剩下的钱也都被抢去,好在阿雪机智,事先已将5万元缝入内衣里,才得以保存下来。到了香港,那帮“天杀”的把阿雪夫妻扔上岸,狂笑着走了。当时,阿雪与丈夫都麻木了,坐在地上哭个不停,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偷渡会让他们夫妻俩落到如此下场。

        后来,阿雪的丈夫在一家餐馆里找到了活干,阿雪找到了干保姆的活,于是两人就暂时住餐馆里。餐馆女老板徐娘半老,但总是用那勾魂的眼光往阿雪丈夫身上扫,搞得阿雪心里一跳一跳的,但每当一想到自己“不干净”的经历,也就不敢有言语了。对于丈夫经常不与自己同床而睡,阿雪也只能忍气吞声。

        可是悲剧很快就出现,有一天,当阿雪推开自己的房门时,发现自己的丈夫与老板娘在床上缠成一团。当时阿雪就昏了过去,醒过来后,阿雪这一辈子最不想见、最不想听的事实全都摆在了面前:她的丈夫搂着那个有钱的老太婆甩手扔给她1万元,严厉地警告她“该去哪就去哪”。

        阿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间餐馆的,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样走到海边的。她想过死,但隔岸的大陆———深圳,那一片高楼仿佛在向她招手,于是她咬牙决心活下来,要亲眼看着这个没良心的丈夫的下场。于是她向警察自首,被遣返回内地。

        阿林:福建人

        档案:被生父作价1万元卖给皮条客,侥幸逃出

        阿林打从孩童时期起,就知道什么是“过番”(偷渡)。每当村里有“番客”回来,只要有一点亲戚关系的都会提着鸡蛋去套近乎,想让“番客”赏一点手表之类的洋货。即使是破旧的花衣服穿在身上,也表示自家有“番客”,显得有钱、有地位。

        阿林的父亲好吃懒做,眼看别人的生活都一天天红火起来,阿林家却总是一贫如洗。没良心的父亲终于把目光盯在了出落得如花似玉的女儿身上,他想让阿林也跟着别人出国去赚钱,并很快联系到一个叫“花仔”的蛇头。

        在父亲的催促下,无可奈何的阿林与其他5个女孩子一起上了“花仔”的远洋渔船。那天夜里,“花仔”叫大家出来“呼吸新鲜空气”,把阿林单独叫到驾驶室,与其他4名船员轮奸了她。事后,“花仔”还厚颜无耻地说:“你没交钱就想出国,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反正以后你就要做这一行了。实话告诉你吧,你爸已经收了我1万元安家费。”阿林听言顿感五雷轰顶,木呆呆地欲哭无泪,她没想到是自己的父亲亲手卖了她。阿林迷迷糊糊地回到船舱后,好几次想自杀,都被姐妹们劝住了。

        船很快就到达了香港,阿林她们一上岸就被推上了一辆大货车。大货车左转右转,走了很久终于在一幢房下停下来,阿林她们被带上了三楼。第二天,蛇头们为阿林等人进行所谓的“岗前辅导”。当晚,其他姐妹被“马仔”带去各个地方接客,而阿林则由“花仔”开车送到一位“老顾客”家里“开处”。上楼时“花仔”递给阿林一小瓶红的东西,命令阿林一定要在“关键时刻”将其倒在床上。

        嫖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完事后见床上毫无血迹,顿时大发雷霆。阿林见时机已到,便把“花仔”欺骗他的事,添油加醋地讲了出来。这个嫖客更加暴跳如雷,发誓一定要报复,并将阿林狠狠地赶出了门。被赶出门的阿林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没命地向人多的地方跑去,在一家商场门口,阿林终于撞到一位巡逻的香港警察,又惊又喜地她顿时晕了过去……  

        《广州日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