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一夜情”的代价

    张琢真

        

      一个偶像的破碎

        方芳:女,29岁,营销主管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不在北京,在河北老家。为的是躲避我的先生,因为我得了“不洁”的病,我不能传给他,又不能让他知道,正好我有一个月的休假,就带着女儿回了老家。现在想起那档子事,真是肠子都悔青了。高中时曾暗恋过班上的一个男同学,他是我们的班长,也可以说是一个全才,而且会弹吉他。追求他的女生不少,他好像谁都看不上。后来高中毕业,我们都考上大学,互相留了地址,但从来没有通过一封信。奇怪我却在梦中常常遇到他。

        去年5月公司让我去广州参加一个订货会,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我们在订货会上不期而遇。十年阔别的老同学,相见自然分外亲。那天我们净顾着聊天,上午的会都没有参加。开了五天的会,临结束那天,晚饭后,我们在电梯口,他突然说:“你再留两天,你不是第一次来吗?”他这么一说,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竟然怦怦地跳起来。我极力冷静自己,说:“可能不行吧,要留下来也得跟公司打个招呼。”“现在就打电话!”他把手机递给我,又说,“留下来的两天,所有费用我包了!”我决定留下来和他再叙两天旧。订货会结束,他带我去广州附近的寺庙,吃各样风味小吃。晚上回到宾馆,谈起过去读高中的往事,我们都笑岔了气。我说,那时你在我们女生心目中可是白马王子啊。说到这,他就凝视起我来,问现在呢?我说现在各人都有了自己的白马王子了。他说,我只关心你,你找到了你心中的白马王子了吗?我突然沉默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说我不爱我的丈夫,这不真实;如果说我丈夫就是我理想的另一半,这也不真实。

        “好,不说这些了。”他话题一转,“我带你去洗温泉浴,这里的温泉浴很有名。”在浴池,他又提起往事:“记得吗,有一次你进教室时手里抱着一本《凡高传》,第二天我就从学校的图书馆借了这本书。”他突然撩开我脸额的头发说:“知道吗,那时我就喜欢你了……”后来他把我拢到他的怀里,吻了我。出了浴池,我晕晕乎乎地跟着他回了房间,后来的事就不要说了。

        第二天起来,我似乎清醒了许多。当他还想跟我亲热时,我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如果你早说你爱我,我的历史就不会这样写。我又试探他说,我早就想和爱人离婚……我的话还没说完,他竟一下恐慌起来,立马坐起,说,别这么冲动。你在北京,我在深圳,你还有孩子,还有许多具体的问题。他一说这话,我就知道他的虚情假意,原来我们玩了一场自己欺骗自己的游戏。这样不是很好吗?他劝我。我说我不想当别人的情人(而我心里却在告诉自己,我们恐怕连情人的那份实情都没有)。后来我坚持买当晚的班机回到了北京。

        回来不久,就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去医院一检查,大夫说,让你爱人也来检查一下吧,这病要两人一起治。不言而喻,我得了常贴在电线杆上或大街小巷广告里的那种病。我马上就想到了他,我打他手机,问他身体有异常吗?他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告诉他,自从广州回来,我就得了“那病”。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用一种粗暴的声音打断我的话,说:“你想要钱就直说,请你不要用这种方式敲诈我,你这样做是污辱我的人格……”

        我从来没有得过这种病。肉体的伤害是次要的,让我最伤心的是我多年的偶像被打碎了,上帝给他一个让人心仪的外表,给了他聪明智慧和才情,也同样给了他一颗卑鄙猥琐的心。时间却是一把尖锐的锉刀,任何人在时间面前都将被改变,或容颜、或你的心志、或品行、或你的梦想。我开始觉得世事变迁,人生太不可测了。

        一个永远的忏悔

        苏军:男,35岁,美编

        我和我太太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都留在北京。1992年至1993年我们曾用了两年时间骑自行车自费周游全国,其间经历了不少风险,拍了许多照片,做了大量的文字记录。我们的感情是经过锤炼的。当时有不少报刊报道过我们的事迹。

        经过死亡幽谷的考验,却在风平浪静的1995年我们离婚了。我们离婚的原因同事朋友同学谁也不知道。现在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说出来也不妨,如果大家觉得是个教训的话,就吸取吧。

        1995年6月,我的呼机突然接到一个我很陌生的呼号,一打听,是东北的一个女作者,说到北京出差,希望能见一面。

        和她曾有过一面之交。还是1993年我们骑自行车到东北历险时,她说要采访我们,当时有不少媒体的朋友,我老婆也在场。但我们第二天就离开了那座城市。私下里我们几乎没有一句交谈,以后也再没联系过。只记得她个子高高的,身材很好,脸上的棱角不错。那天的男士们都争着跟她逗乐子。事隔两年,还有漂亮的女人惦记我们,也是男人的一件幸事。我约她到一家烤肉店吃蒙古烤肉。我们从下午6点一直吃到晚上9点,她没有分手的意思,说北京的酒吧在哪?于是我们又去了三里屯酒吧。

        借着幽暗的灯光,她向我吐露了她的心事。她发现她的丈夫跟别的女人好了,并对她有许多的欺骗,她很失望,也很痛苦,因为他们相爱多年。为了她丈夫,她断绝了和一切男朋友的来往,可男人永远不甘心守着一个女人过。丈夫的外遇令她的心情很糟,于是出来散散心,找个人聊聊天。

        那段时间正好太太不在家,怀孕了,在娘家待产。就陪她聊,一直聊到深夜一点多,我看时间太晚了,问她住在哪里,我送她回去。她摆摆手,说你先回去吧,我坐到打烊。我一想,这哪行,如果她心里没事,我可以不管她,她心情不好,你说把她丢在这个地方……于是我说,要不去我家吧,你想聊我们回家再聊。

        当然我这么说不排除男人骨子里那点坏水。她看了看我,半眯着眼,说,不怕老婆跟你打架?我故作轻松:现在我是一家之主。她跟我上了出租车。车上,我们不再说话,似乎都在想将要发生什么。回到家,掩上门,一个在情感中境遇困惑的女人和一个因老婆怀孕而饱受性饥渴的男人在一起会发生什么,都不言而喻了。

        那一夜我们都在疯狂状态,她似乎是在尽情的发泄,把对一个男人的愤怒用她的身体强烈表现出来。

        当我们的身体平息后,她开始抽泣。

        因为太疲倦了,清晨我们才入睡,而且沉睡得连电话铃响都没听见。再后来就听见开门声,小舅子来家取东西了,我老婆已经生孩子了。

        而小舅子看到的这一切,成了三个月后我老婆跟我离婚的无法挽回的事实。我老婆决不容忍在她难产之际,她的丈夫不仅没有陪在她的身边,竟然还跟一个女人在床上鬼混。

        女作者回东北后,没有给我来过电话。我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游离在精神之外的,她不可能爱上我,而我对她也没有更深层次的了解,我们寻求的不过是肉体的男欢女爱,一种生理的快慰而已;或者说对于她,还有一层报复丈夫的快感。但就是这一次小小的游戏,上帝给了我这样重重的惩罚:为了一个和我并不相干的女人,我丢掉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我认了。玩火者必自焚。

        一个黑色的幽默

        顾乡:男,30岁,职业不披露

        1998年我因工作关系去越南,在越南的北部湾待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在海边游泳时遇到一个越南女孩,她的中文说得非常好,她说她有一个哥哥在越南驻中国使馆工作,每年都会带许多中国的礼品回来,她特别喜欢中国的国画和刺绣。她现在在越南的外国语学院读书,希望将来有机会到中国的北京和苏杭一带看看,而最理想的是找一个中国的丈夫。她希望我给她介绍更多的中国文化,并且她流利的中文和她对中国的向往使我感到在异国他乡竟然也有一个红颜知己。

        后来我们经常在海滩见面,我向她介绍中国的文化,她给我说越南的风情。那天晚上,我们在沙滩上玩到很晚,她躺在我的身边,突然问:顾哥,你可不可以娶我?没等我回话,她又说,我没有你们中国的姑娘漂亮吗?她穿着泳装,优美的胴体在月光下呈现出玉一般的光泽。我想越南的女孩竟是如此纯美,她们喜欢一个男人,会直接向他求婚,而中国的女孩却总要把男人弄得精疲力尽晕头转向之后才接受你的爱。我的女朋友就是这样。

        但无论眼前这个越南女孩多么好,你多么喜欢她,你不可能把她带回国———虽然爱没有国界。然而我是男人,我的意志和肉体不可能无视这个女孩向我发出的求爱和通体散发的诱惑。当她的身体紧紧靠近我的时候,我再也无法自控……我们在海风的亲吻和海浪的柔情细语中度过了令人销魂的一夜。第二天,当我们被咸咸的海风吹醒,发现礁石边蹲着一只偌大的海螺,我捉过那只蹲着的大海螺,用含蓄而又多情的语言告诉她:我们的情谊它可以作证,你把它带回去吧,看到它你会想起有一个中国的情哥哥……越南女孩很优雅地将那只海螺翻了个个儿,用一种我在电影或电视里熟悉的镜头:一根手指轻轻滑过我的面额,娇嗔地说,越南的妹妹不要这个,这个东西满海滩都是;越南妹妹喜欢中国情哥哥口袋里的这个……说着,她笑眯眯地从我的上衣口袋里抽出了一张人民币。

        似乎我做贼被她逮着了,我的脸一下红涨起来。我假装轻松地说,钱是个好东西,你喜欢就拿去吧。她伸出五指,仍是一副笑眯眯的口吻,说,就请大哥付2400元人民币吧。从昨天下午6点到今天清晨6点正好12小时,按规矩,每小时的服务费兑换成人民币200元。身上没带这么多钱不要紧,我可以跟你去营地取,我知道你们的住处……

        为了那一夜,我不仅付出了大半个月的工资,还被单位口头警告一次,因为我们内部有一项外事纪律,规定非经请示任何个人不得留宿在外。更主要的是我的一片真情真意却被越南“小姐”当做“客人”宰了一刀。

        《扬子晚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