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廿九龄女子征婚记

    已菲

        

      本文主人公今年不到30岁,她认为既已决定走向介绍婚姻这条路,就应该大大方方的。在经历了一番征婚的波折后,她于去年喜结良缘。 

        一过了25岁,时间便流得飞快。在经历了几场阴差阳错、没有结果的恋爱后,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芳龄29岁了。孑然一身的我,不得不面对爸妈的催促、朋友的询问和灯下独坐的索然。为了对大家有个交代、也对自己有个交代,我决定征婚。 

        媒婆亲友团 劳而无功 

        自从我吐出口风要发动群众找对象而不是单在一见钟情这棵树上吊死后,我的老妈、姑姑、阿姨们,就好像是听到了冲锋号,一下子进入了战斗状态。 

        今天这个领来一个有车有房但没学历的,明天那个介绍一位除了学历什么都没有的,后天又有人介绍离异有子女和离异无子女的。频繁登场的男士让我觉得自己几乎到了捡到篮里就是菜的地步。 

        我耐着性子看人家也耐着性子被人看。看来看去,还真有一个人让我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 

        小姨曾给我介绍了三个我都没见,她热情不减、再接再厉给我介绍了第四个。听说这人外语不错,我答应去见见。 

        第一次见面,我们彼此印象很好,他的中文里常夹杂着一些英文单词,但并不让人觉得做作。接下来的发展很顺利,我喜欢干什么像什么的男人,而他喜欢在事业上有追求的女人,俩人越谈越投机,大有他为我而生、我为他而等之感。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公司有事需要加班,干完活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家与老板家在同一个方向,老板顺路送我回家。我一下车,见他等在门口,心里一阵感动,没想到他却冷着脸道:“老板亲自送你,这关系不一般吧?”我好言解释,他不理,且越说越难听。我也气极了,俩人对吵的时候,他不仅对我狂吼不已,还挥动老拳,我惊讶一向颇有绅士风度的他怎么会这样。还有什么可说的,我断绝了和他的关系。我庆幸这个偶然事件救了自己,同时也有点怀疑,难道真如一些人所说,三十多岁不结婚的男人都有点心理障碍? 

        凭人介绍受挫后,我并没有丧失信心,既然已走向介绍婚姻这条路,就干脆大大方方的。我决定继续扩大征婚范围,我相信,脱离了亲朋介绍的相亲还有一个好处:不欠人情。 

        电视征婚令人却步 

        时下,电视征婚节目遍地开花。在我提出要继续扩大征婚范围后,有好友向我献计:上电视征婚。并表示乐意当我的亲友团。我平时看过几期这类节目,觉得水平一般,滑稽可笑。对某电视台推出的“三女求一男征婚”形式,我尤其不以为然,因为男主角根本就辜负民意。加上又听到一些电视征婚报名人特少的传言,我打了退堂鼓。 

        婚介所山重水复 

        电视征婚不成就想别的办法。我琢磨着商场的专柜是专门销售某类产品的,与此同理,婚介所应该是集中一类具有相同意愿和目标的人的地方。 

        找的第一家婚介所自称“资源丰富”,在这里,我可凭自己的喜好挑选,选好后,每见一位要交100元钱。第一位的条件让我很满意,婚介所的大姐也说:我们俩从面相、属相到星座样样相配。约会的地点是一家酒店的大堂,时间是晚上六点。我准时到达,六点十分仍不见人影,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呼机响了,只见显示屏上显示:“我已看见你,觉得咱俩不太合适,对不起,再见。”我怒从心起,真有种被戏弄的感觉:什么事啊,就算是不合适,也不能让人白等二十分钟,然后连个面也不露。我十分不满,找到婚介所讨说法。婚介所大姐态度极好地安慰我,并表示她那里还有位条件极好的小伙子,想见的人很多,她愿意先让我见。 

        这位的书面条件果然很好,只是年龄只有26岁,我问大姐:“他会不会觉得我岁数大?” 大姐回答:“人家找的就是大的,不喜欢小的。”交了100元钱后,又开始见面。见面的结果让我十分失望,对方的举止、修养与先前的介绍差距特大,说起话来也支支吾吾的。这回,我留了个心眼,悄悄打电话到那家婚介所,接电话的正是那位大姐,我说:自己今年20岁,听人说起那位男士的情况,很感兴趣,想见一见。对方回答:只要交100元钱,马上可以见。后来我才知道,这家婚介所常雇人充当“婚托”,约见人所交的100元见面费中,有50元是付给“婚托”的。 

        既然指名见可能受骗,那就换一个“承包制”的。我找的第二家婚介所实行的是“一包到底”式,就是说只要我没结婚,婚介所会一直介绍下去。交了150元会费后,婚介所向我提供了几份资料,我看中了其中的一份,对方是搞艺术的。婚介所的人直夸我眼力好,说这位男士是位著名歌星的哥哥。我对那位著名歌星不感兴趣,但喜欢搞艺术的人。婚介所告诉我:对方正在国外出差,过些日子才能回来。我表示“愿意等”。三个月过去了,婚介所给我的回答始终是“还没回国呢”,为了安抚我,婚介所提出:先别等那位了,这里有个不错的对象,你先见着。与这个“不错的对象”见了面,对方离我的期望相差甚远。但他却告诉我一个消息:这家婚介所成立的时间不长,资源极有限,全部工作人员只有两个,一个是女主人,另一个是她家的小保姆。果然,不久,我再给这家婚介所打电话时,被一个很粗暴的声音告知:主任出差去了,你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爱告哪告哪。 

        连找两家婚介所,均受打击。有朋友劝我,选择婚介所时,最好找有熟人去过或者口碑好的,自己贸然闯去,难保不受骗。我相信朋友所说,生活中,也确实见到不少人通过婚介所喜结良缘,从此过上幸福生活的。但我还是绝了去婚介所碰运气的念头。 

        报纸征婚柳暗花明 

        几起几落的一番折腾后,我有点沉不住气了:牛郎和织女难道真的遇不到一块了?费了这么大的劲,适婚对象怎么就不出现呢?干脆不信那个邪,弃暗投明,到报纸上招聘老公。 

        我的广告词是这样写的:名校大本,外表冷漠内心狂热,系XY文学社成员。回信地址是一位朋友的。广告登出后不到一个星期,朋友转给我五封信。其中一封这样写的:我对你的表达方式很感兴趣,愿与你先保持一段时间的通信联系……通了三封信后,我们俩都觉得该见见面了。 

        刚好一位朋友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我们一起去看了场电影。看电影的过程中,他几次想跟我议论其中的情节,我都没接他的话茬,我不喜欢看电影的时候说话,因为觉得既妨碍了别人,自己也看不好。电影散场后,想跟他聊刚才的电影,他却发现了一家网吧,拉着我陪他去上网。他又是看信息又是聊天又是打游戏,很投入,而我在一边则很无聊。我不明白,他第一次约人出来,怎么就可以自顾自的上网。出了网吧,我们都不知道再怎么进行下去,只好分手。后来,在电话里又聊了几次,没觉得多好,也没觉得怎么不好。不久,他要去南方出差,时间是一个多月。行前,他问我:能不能给他打电话,因为有个人聊天真不错。那段时间,我一有时间就给他打电话,他每次接我电话都挺兴奋。等他出差回来,我们在心理上的距离明显缩短开始了正式的约会。谈起第一次约会时的情景,他说我以为你没看上我呢,所以就去网吧了。我告诉他:我这个人不轻易追求什么,一旦追求上了,就没那么容易放弃。他说:你的广告词把你描述得挺准确,其实,我当时最感兴趣的是你那个XY文学社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通过报纸广告征来的男朋友外表犹如一个大男孩,虽非名校毕业,但为人善良,热爱生活,对我很体贴。相识半年后,我们决定结婚,母亲说这是命,而我自己则觉得是缘分,现在,我们正在等待我们的龙子或龙女的降生。在有的人看来,我的老公不太配得上我,但我觉得能找到他是我的福气,眼前的一切,让我感到既来之不易又顺理成章。

        《精品购物指南》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