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兴奋剂“毁了”意大利足球

      本报驻意大利特约记者  马述强

      4月4日,意大利奥委会药检中心公布了一份对足球队员的抽查药检结果报告。报告称,在1月28日举行的拉齐奥队与佛罗伦萨队的比赛中,有一名拉齐奥队球员的药检结果呈“非阴性”。当天,拉齐奥队中后卫库托称他本人就是“那位球员”,并声明他从未服用违禁药品。翌日,拉齐奥俱乐部召开紧急会议,专门研究此事,队医还请库托仔细回忆了在圣诞节期间的饮食情况。随后,俱乐部主席、教练、队医都表示俱乐部和库托本人是无辜的。
      应库托本人的请求,俱乐部决定允许身为葡萄牙国家队队长的库托于8日回葡萄牙举行一次新闻发布会,向葡萄牙球迷解释此事。4月7日晚,拉齐奥队与帕尔玛队对阵,这是一场决定拉齐奥队能否压过尤文图斯队从而跃升积分榜第二名的比赛。为了显示拉齐奥队不在意库托事件的影响,佐夫在赛前就表示兴奋剂事件不会影响拉齐奥队,将派库托上场。比赛虽然因雨大而中断,但库托果然上了场。
      意奥委会药检中心对库托药检情况的复查工作将于4月20日开始,如果最终结果确认了原结论,库托将是本赛季意大利足球赛场上的第七例药检结果呈阳性反应的球员。4月7日,意大利都灵地方检察院正式向意奥委会索取这7名球员的资料,准备就此立案,以滥用违禁药品罪起诉当事球员和有关的球队。兴奋剂的阴影正慢慢弥散开来,已笼罩住了意大利足球界。
      4月9日,意奥委会药检中心主任博特莱召集运动医学专家开会,专题研究正被媒体热炒的足球界兴奋剂问题。有关人员在筹备这次会议时透露出一条惊人的消息:有35名足球运动员的药检结果微微低于非阴性反应标准,非常接近阳性反应指标。有人因此提出,库托等人未通过药检的情况并不是个别现象,意大利各足球俱乐部球员服用违禁药品的问题可能是集体性的。这种观点一提出,立即得到了许多人的响应。
      拉齐奥队前锋巴蒂斯图塔在谈到库托时说:“这不是件正常的事儿,我相信他自己不会服用有害药物。”拉齐奥队队医曾声明说,队员除日常的饮食外,他经常给队员提供的只是加盐矿泉水和一点维生素。正处于被禁赛16个月处罚中的佩鲁贾队的布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们球员对药物了解太少。我自己就曾经常抓起营养师为我们摆在桌上的各种小瓶子饮品就喝,也有人曾告诫我要当心其中有些东西可能有害,可我没有在乎,很少注意服用品的成份和剂量。对喝加盐矿泉水和服用维生素也是如此,任何东西服用过量都是有害的。”布奇认为,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药检未合格的球员都是“非主动”违禁者。
      对此,意大利官方足球机构未予置评,但意大利足球协会正要求各俱乐部的教练、队医和营养师等立即对本俱乐部球员的饮食和其它营养增补的方式和程序进行检查,明确是否有给球员服用不正当补品的做法,并向足球协会报告。国际米兰队前队医沃尔比认为,意大利各足球俱乐部的队医和营养师大多数是称职的,但不排除其中有一些滥竽充数的江湖骗子。
      此次意大利足球界再曝兴奋剂问题让人想起两年多以前的另一场争论。1998年7月,时任罗马队教练的泽曼披露,各球队队员服用壮体健身药品现象严重,他们服用的肌酸、氨基酸、维生素等看似普通的保健药,经过混合搭配服用后其效果不亚于一些违禁药品。
      泽曼的话当时引发了意大利足坛的一场大地震,意大利官方体育机构和都灵地方检察院都曾对此进行过调查。但当年的争论从一开始起,泽曼就始终处在某种压力下,此事的调查活动最后也不了了之。
      对于此番意大利足球界再度出现的兴奋剂问题,到底只是个别事件还是仅仅冰山一角,意大利舆论众说纷纭。相比之下,认为足坛违禁药品问题是普遍现象的意见这几天正略占上风。泽曼当年曾说:“药品毁了意大利足球,一个俱乐部要想赢球只需两个人,一个药剂师和一个精通账目的会计师。”若真如此,这将是意大利足球的大不幸。▲
        (作者单位:光明日报)
        《环球时报》 (2001年04月17日第五版)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