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刮痧》:亲情以外的多重追问

    邓安龙  李幽幽

        

        在今年的贺岁片风潮渐趋式微之后,《刮痧》终于没有让人失望,在这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季,带给人们几多温馨,几多思考。 

        对一部艺术作品进行评判,往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参照坐标。然而,对于《刮痧》,我始终想不出它有什么明确或准确的特点,如它的名字,让人陌生又熟悉。许多人都说,它是一部反映亲情的作品,诚然,作品的多处细节刻画与渲染足以让观众泪流满面。然而,我无意中觉得,《刮痧》在寓意一种隔阂,一种文化冲突,一种文化对人性的损害。于是,我试图在文化交流的大背景下探讨亲情的异化,在文明的进步之中追问人性能否复归的问题。 

        鲁迅先生说过,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想,这是基于民族平等、共同发展这个基础的。许大同是寻梦的人,在美国创业八年,总算有所成就。他总结出一句话,美国有许多让人成功的机会。在他充满欣慰甚至骄傲的时候,一连串令人无法理解,无法承受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父亲由于看不懂医药说明书上的英文,给孙子丹尼斯用刮痧法治病。丹尼斯由于头部受伤住进医院,被医生发现背部刮痧的痕迹,误认为是家庭虐待留下的,从而,许大同受到儿童福利院的起诉,被剥夺监护权。美国是讲法治的国家,在刮痧不合法的现实面前,许大同竟然要为“是个好父亲”而寻找例证,这不免有点滑稽,但当你看到听证会后许大同那无望的眼神,你会相信法是多么的可怕。法是文明的产物,是用来维护秩序的,是用来促进文明发展的,然而,人们不禁疑问,为了所谓的秩序,人性人道难道就可以不要了吗?这种追问是自然而然的。故事的结局对此做出了令人满意的回答,法是带有善意的。然而,人为什么会在许大同爬进窗户的那一刻感到心酸与哭笑不得呢? 

        《刮痧》是个悲剧,也是个喜剧,其中有泪,有笑。在与法的“对抗”中许大同“黔驴技穷”。为了能在圣诞夜见到儿子,他沿着墙壁水管爬上了九层楼的窗台。他想用自己的行动来为亲情做最后的辩护,用人的本能来诠释亲情的伟大和不可侵犯。然而,在文明的社会里,这又是多么的无力和脆弱啊! 

        “解铃还须系铃人”。许大同的朋友昆兰,在体验刮痧之后终于明白了这是一场误会,并通过法律渠道让许大同一家团聚。也许,这只能是最好的结局。哭笑不得之中,我们是否该真的做些什么了?   


    《法制日报》 2001年4月1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