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也说清高

    童大焕

        

      有两种极端的人生,要么不顾一切地疯狂掠夺,为了权力、欲望和金钱敢于践踏一切法律和道德;要么就是躲进小楼成一统,任尔东南西北风。后者常被称为文人的清高。
        而文人真正的清高应该是一种清白和高洁,不随波逐流。无论怎样的世事变迁世潮风云,始终保持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独立、清醒、良知、理性和人文操守,不管得意失意荣辱沉浮,始终保持知识分子起码的独立人格、自由思想、批判精神。文人清高,并不等于要放弃名利,更不是要放弃合法劳动创造的合法所得。贺雄飞先生说:“有一种清高是教授喝西北风孔乙己吃茴香豆,还有一种清高是清清白白拿高稿酬;有一种重利是惟利是图、出卖人格,还有一种重利是按质论价,按劳取酬。”鲁迅先生在北大当讲师时,月薪可以雇100个保姆、买两千斤猪肉,林语堂一生工资、稿酬、版税等总收入相当于今天3560多万元人民币。我们都知道鲁迅曾理直气壮地向报刊杂志索要欠下的稿酬,今天的知识分子更是有了著作权法作保护自己权益的尚方宝剑。
        在清高的旗帜下,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几乎从来都是拙于谋生的,这使他们在极大程度上丧失了知识分子应有的独立和人格。知识分子首先在经济上取得独立,才能保持人格的独立,否则,他就只能被迫依附于他人,政治挂帅时依附于政治利益团体,经济挂帅时又直接依附于富人集团,随风摇摆,其所谓自由之思想、批判之精神自然要大打折扣甚至完全丧失。马克思曾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反映了在这个问题上深刻的洞察力。不该是你的,一分也不能要;应该是你的,一分也不能少——这是多好的清高啊。


    《中国文化报》 2001年4月27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