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最后的最后是无痕

    发条

        

      和他分手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从此再也不会爱了,以为自己以后的日子便都只是生存而非生活了,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走出那个阴影了。

        在最初的日子里,我的一切知觉除了“痛”以外都自动罢了工,一想起曾经和他发生过的任何一幕我都会随时随地流下眼泪。过了一段日子,我从这种麻木的痛中忽然醒了过来,取而代之的是恨,恨到无法控制,恨到最好毁灭,恨到不能容忍任何一件与他有关的东西或一句与他有关的话。

        我撕掉了写有他电话的通讯录,烧了所有有关他的日记,删掉了所有他发给我的伊妹儿,我想把他留下的痕迹彻底消除,而我在这样的疯狂中自我催眠。

        不催眠,就毁灭。

        后来,再后来,我便遇到了别的男孩,在无意中开始了新的了解与被了解的过程,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那个男孩已经成了我的男友。

        写到这里我觉得有点偏离了我今天想表达的东西,那么就让触动我写这篇文章的那一幕情景比较唐突地出现吧。

        前几天,忽然在地铁站遇见他,躲无可躲,只好直面。迎上他目光的刹那,我在等待那种熟悉的心痛,等待那酝酿已久的眼泪夺眶而出,等待往事排山倒海地把我吞溺,可是很奇怪,我等了很久,那种痛迟迟没有到来,我的心态影响了我的表情,我的表情说明我在微笑,在微笑中我向他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在寒暄过后,我们友好地道别,望着他熟悉的背影,我忽然间便有些明白了,原来最后的最后不是痛,不是恨,不是毁灭,而是心平气和,是沉稳如水,是淡然无痕。

        这才是真正的遗忘了。

        《上海青年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