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淑女的光芒

    王雪瑛

        

        淑女,不只是一个人,作为一个词,它是由许许多多女子的生命演绎的。她们的身影错落地掩映在岁月的光晕中,等待着回忆、想象或者是欣赏的目光……也许是一张眉弯目秀的脸,望着壁炉的文火,静静地想心事,也许是与友人闻着午茶的甜香娓娓细语;也许是在嫩绿的草地上,斜倚一把碎花布伞,痴痴地守望着一个渐行渐远的身影;也许就是秋风长街、落叶满地的季节里,擦肩而过时令人留恋的眼神和背影……

        到底什么是淑女呢?是笑不露齿,裙必过膝,再加温文尔雅,谦恭有礼?是美好女子的指称,还是平淡女子的掩饰?

        古往今来,芸芸众女,总是美女和才女风光无限,惹目抢眼。什么“红颜薄命”、“女子无才便是德”从来就没有吓退过女子们争当美女、才女的心。现代社会的女子拥有了更加广阔的生活空间,美女、才女的魅力更是增值无限,处处放光彩,荧屏内外,书、报、刊中,到处都有她们迷人的身影点缀其间。

        显而易见,美女越来越多了,这不是上苍的恩赐,而是后天努力的结果。即使不是每一个女子都有此奢望,至少美女、才女还是一种对女性的恭维和赞美。

        那么淑女呢?没有大家闺秀的尊贵,没有才女的傲气,没有美女的亮丽?自然不引人注目,有些云淡风清,所以少有人争取淑女的称号,比如我们只听说有美女作家的红火,就不知有淑女作家云云。因为她们不会张口就来:“我是一个漂亮、自信的女人”,或者公开自己的情感经历,当大众的情感顾问,或者以时尚的色彩漂染自己的头发,选择自己的服装,修饰自己的嗓音,全力以赴地成为一个众人目光的焦点,时尚的中心。

        淑女不叛逆,不前卫,不夸张,她们是本色的,低调的,内敛的。在一个强调自我设计、不乏自我炒作的现代社会,不免令人怀疑淑女是不是太缺乏竞争力了?她们是不是只能在古典的生活中,浮出徐徐暗香?

        对了,站在普京身边,经常以简练的淑女装示人的柳德米拉,让我感到了现代淑女的气息。当然这种淑女气质不是简单缘于她的着装风格,更是她内在性情的自然流露。

        柳德米拉作为俄国的第一夫人,初入克里姆林宫,没有官场上的陈腐之气。她深居简出,很少接受记者采访,不是因为缺少表现自我的能力,而是不喜欢张扬自己。她温柔贤慧,但又不唯命是从。在昔日同学的沙龙聚会上,她兴奋开怀地神聊,而不是矜持地作第一夫人状。普京表示,他从不对妻子发号施令。俄罗斯亲昵地将她称为“白雪公主”。

        这位白雪公主一点儿也不缺乏坚强和果断。几年前的一场车祸,她的颅骨、脊椎都受了伤,连续做了几次手术,她硬是凭着一股硬劲挺了过来。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她和普京亦严亦宽,合演了一场默契的对手戏。

        可能有人会说淑女加总统夫人,那是命运的恩宠,非寻常女子可以想象,这样的淑女形象是不是太特殊了,没有什么普遍性?

        其实,对于柳德米拉来说成为第一夫人,只是一个近期的角色,而淑女姿态是她惯常的生活方式。也许现代社会淑女难遇,但并非珍稀到凤毛麟角的程度,只不过无缘相识而已。

        需要说明的是,淑女的平和内敛,从容娴雅,不矫揉造作,不喜张扬,并不意味着丧失自我,平庸乏味,放弃自立,相反恰恰说明了她们内心的开阔和明亮。

        真正的淑女,是一种尊从自我意愿的选择,是气质品位的自然流露。她们并不在意是不是被发现,被认可,她们隐没在茫茫人海中,如同海里的珍珠,沉静中透出典雅柔和的光芒。


    《新民晚报》 2001年5月0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