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话说《金瓶梅》
        

        顾关元

        《三国演义》是一部历史题材的小说,是根据陈寿的《三国志》及裴注等史料,经说书艺人的加工,历数百年最后定稿于罗贯中。《水浒传》是以《宋史》和《宣和遗事》及元曲中的许多梁山泊英雄故事为蓝本而加工演化,最后成于施耐庵之手。《西游记》则是根据《唐史·三藏法师传》记玄奘往西天取经这段史实演化而成的,是部神魔小说。然而,唯独《金瓶梅》不以史书为依托,而是借小说《水浒传》中描写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把故事引申开来,写的完全是市井平民生活,通过写西门庆的一个家庭来反映社会的黑暗腐败,这在我国小说史上是没有先例的。后来的《红楼梦》写贾家一族的家史学的就是《金瓶梅》的写法。明史专家吴晗早在三十年代就撰文,说《金瓶梅》反映了政治、经济、文化、习俗等等,是一部明末社会史。

        成书于明代的《金瓶梅》,是中国第一部长篇社会世情小说。长期以来人们都把它当作“淫书”,因此被禁。其实这真是冤枉了它。

        《金瓶梅》是因“淫书”而被禁,其实这是个表象。在它之前的《水浒》并非淫书,也照样被禁了。究其缘故,是因为写了封建社会的专制、黑暗、腐败,这才是被禁的实质,它在封建统治者眼中,是一部诽谤统治者的“谤书”,这是长期以来封建统治者不敢道破的天机。

        其实,考查《金瓶梅》的原著,并无淫秽的描写,这些淫词秽语是在吴中刻本中伪称为《金瓶梅词话》之后才有的。如果把《金瓶梅》中的淫词秽语删去,还其本貌,它不失为一部文学性很高的社会现实主义小说。现在有个误会,认为淫秽语多的才是原书,海外的很多出版商打着“足本”的名称,其实就是针对着这种心理而来。

        《金瓶梅》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兰陵笑笑生到底是何许人?300多年来众说纷纭,直到现在还没有定论。据考查,涉嫌的作者竟有12位之多,连李笠翁、徐渭、李卓吾等都被列为考疑的对象,但说法最多的不外兰陵笑笑生与王世贞俩人,不过仅仅因为兰陵笑笑生是山东人,与小说中之方言有诸多相同而论定《金瓶梅》之作者即兰陵笑笑生,显然根据是不足的。

        据《野获编》记载,王世贞作《金瓶梅》乃出于为父报仇。王世贞是出名的大孝子,其父被奸相严嵩所害,史传严好读奇书,王世贞乃著《金瓶梅》,在书角蘸以砒霜毒液,然后将书卖给严嵩,严嵩读完此书,遂毒发而死。这个故事很有传奇色彩,但依然没有确证,仅仅是传说而已。

        近年来,《金瓶梅》研究已在国内外文学及学术界引起广泛关注。但此中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现象,即某些人把它作为“古代性学”和“性文化”来研究。性学固然是值得研究的一门知识,但如果热衷于把《金瓶梅》研究引入此道,而忘了它的谤书的社会意义,这将是舍本求末,会步入歧途的。

        如果洗刷掉《金瓶梅》淫乱的内容,它具有其他古典小说所不备的两重优点,这就是它既有近似于《红楼梦》的言情,又有近似于《史记》的谤书性质。《史记》也是一部“谤书”,但前者是借写世情以暴露之,曲折而委婉;后者则是借托历史予以激烈的抨击,是比较直露的,但两者都是暴露文学。从暴露封建专制黑暗这一意义来讲,《金瓶梅》不逊于《史记》、《水浒》、《红楼梦》。尽管它的历史价值及艺术价值远不及《史记》与《红楼梦》。

        《金瓶梅》是研究明代社会的一部百科全书,它的外文译本,被有关学者认为是世界文学的财富。现在是到了把它解放出来的时候了,使它恢复名誉,摘掉“淫书”的恶名,“质本洁来还洁去”,以弘扬它鲜为人知的“谤书”的积极意义。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1年04月26日第七版)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